大叔,你好

大叔,你好

作者:大江流 分类: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时间:2019-11-12 14:19 人气:222

大叔,你好简介:

姜晏维将霍麒吓了一跳,自己却跟没事儿人似的了。霍麒毕竟心细,而且作为一个长辈,有些事不能不多想——这小子说话实在是太暧昧了。


    他开着车,把这些天跟姜晏维相处的过程想了想,就想到了那天姜晏维窜上来亲他的事儿。他当时觉得有点不妥,但因为孩子太激动了,也没觉得是大事儿,毕竟,亲个脸而已。今天再仔细想,就觉得似乎姜晏维跟他的身体小动作有点多了。


    他用余光看了看姜晏维,这小子坐在副驾驶座上,正乐颠颠地向外看风景,他也不老实,一会儿就转回头来了,正好跟霍麒的目光碰在一起,然后立刻咧开了个笑容,特别阳光。


    就这么一个对视,霍麒嘴角不知不觉又有点上扬,这孩子的笑容太有感染力了,就像小太阳一样,看着就让人心情自然好起来。


    他想了想打听道,“维维有朋友了吗?”


    “没有,”姜晏维可不觉得霍麒这是关心他感情问题,他这事儿比谁都敏感,心里就觉得八成是刚才那句话太露骨,霍麒察觉到了。他面上还跟个没事人似的,说道,“太幼稚,跟他们谈不到一起去。”


    霍麒忍不住有点乐,“你才多大啊,还嫌弃别人幼稚。”


    “那当然,”一说起这个,姜晏维特有理,“你不知道那群人,学习就努力学习吧,还得耍个心眼。要不明明上课恨不得全身都长满了耳朵,下课却告诉人家,哎呦我睡着了没听见,要不恨不得夜里点灯熬蜡到天明,白天就号称自己是天才从不学习,上课不是睡觉就是带着别人玩。真是的,太幼稚,寻思大家都是傻瓜就他一个人精啊。”


    霍麒彻底被他逗笑了,“不是你考不过人家才编排吧。”


    姜晏维直接把脑袋扭过来,看着霍麒说,“我才不呢。小爷我努力就努力,不努力就不努力,才不稀罕遮遮掩掩的呢,又不是学表演的,也不嫌累……唉唉唉,别开了,商场快到了,你停一下,咱买东西啊。”


    霍麒扭头一看,前面就是商场了,他问了一嘴,“买什么?”


    “泳裤啊。”姜晏维立刻回答,“哦对了,我都忘了给你说了,明天我安排了泡温泉,我泳裤都在家里呢,这不得现买一个,我可不想回去见郭聘婷。”


    霍麒这才知晓姜晏维明天的目的地。这就要说秦城的地理环境,因为周边是丰富的石油天然气产区,所以蕴藏着大量的地热资源,秦城周边县市的温泉是十分出名的,大大小小的温泉馆不下数百个。一到了冬天的假期,秦城早上出城都要堵车,全是去泡温泉的。


    他现在充分怀疑姜晏维的动机,一边往边上变道,一边问他,“怎么想起来泡温泉了?你们小男孩还喜欢这个?”


    姜晏维就用他那双眼睛特无奈地瞥了一眼霍麒,恨铁不成钢地说,“哎我说霍叔叔,你别天天小男孩小男孩的行不行,你是多老啊。”他要是想不好理由,怎么可能带霍麒去玩,“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温泉多舒坦啊,能泡池子能按摩,能唱歌能搓麻还能做spa,你跟个工作狂似的,不得歇歇啊。”


    霍麒算是被他直接塞了一口狗粮,这小子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可暖人心简直信手拈来。他挺感动的说了句,“谢谢啊。”


    只是这小子不能夸,一夸就上天。


    姜晏维丝毫不客气地说,“谢我就帮我送我一条泳裤吧,我上学没带卡,现金八成不够。”他骗人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他一个大富翁,手里握着大笔的现金,每年理财的收益都够他花上好几年,怎么可能让周晓文和张芳芳请客?还不都是他来,卡肯定是随身携带的,这不是,想要霍麒一件礼物吗?


    霍麒又不小气,一件泳裤而已,自然点了头,然后他就后悔了。


    两人直接上了顶层专门卖泳装的专柜,姜晏维在前面逛,霍麒在后面跟着。可姜晏维只看不伸手,营业员就挺热情,还过来问,“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


    听见姜晏维说,“哦,我叔叔要送我一条泳裤。”他还提要求,“要那种又帅又酷的,他喜欢那样的。”


    营业员忍不住就笑了。


    霍麒那张脸,上千人的公司大会上没红过,这会儿彻底红了。他皱眉头说,“你老实点,”然后又瞧了瞧姜晏维看了半天第一条拿起的泳裤,竟然是三角的,颜色还是特风骚的亮光绿,霍麒只觉得脑袋疼,“这件不合适,换一件。”


    姜晏维左看右看,“挺好的啊,多性感,这颜色我喜欢。”


    霍麒直接拍他脑袋一下,顺手把那件放回去了,然后拿起旁边一件纯黑色的四角泳裤,让营业员开票。姜晏维显然不满意,霍麒就一句话,“我付钱就这样的。”他都不能相信,让姜晏维穿着那件泳裤在他跟前蹦跶是什么样。


    掏钱是大爷,姜晏维想要人家礼物就不得舍弃点爱好,他只能忍了。


    只是回了车上,一路上拿着那条泳裤是左右看不顺眼,这跟他身上的大裤衩子有什么区别?霍麒偷偷瞥了他一路,后来看他实在是不喜欢,只能安慰他说,“男人选泳裤不是看颜色和样式的。”


    “那是看什么?”姜晏维立刻问。


    可霍麒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调戏吗?好在到家了,他把车开进了车库,来了句,“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姜晏维那叫一个郁闷。


    今天保姆回来了,不用外卖,回来就有热饭吃。两个人吃了饭就开始各忙各的,霍麒在楼上书房处理公务,姜晏维就在自己的小客房做卷子,等着门一关,他就给周晓文打了个电话,问他,“你说,男人选泳裤,样式和颜色不重要,还有什么重要?”


    周晓文是老司机,一句话回答道,“当然是本钱啊。”


    “什么本钱?”姜晏维一边翻卷子一边问,今天这卷子可难度大,听说是湖北那边来的,简直疯了。


    就听见周晓文一副你是白痴的口气说,“就是你老二。”


    姜晏维顿时惊呆了,抓着电话就在想,他霍叔叔这是在调戏他?然后就乐了,把卷子一扔,他直接在床上打了个滚,乐坏了。


    周晓文说完就起了疑心,接着问,“哎,你问这个干什么?”然后就听见电话里姜晏维乐的嗷嗷嗷的叫了两声,然后就挂断了,急的他呦。


    当天晚上姜晏维上楼给霍麒检查卷子的时候就兴奋得要死,结果正碰上霍麒打电话,他眉头紧皱,他依稀听见一句,“来就来,我没有义务接待。”好像又是跟他妈的事儿。


    姜晏维等了一会儿,眼见没有挂电话的趋势,都十一点了,只能挺遗憾地下楼去了。他就不知道了,霍麒他妈怎么想的,他就遇上了两次电话,没一次痛快的。他想着霍麒那副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既替他生气,又替自己生气——这些家长脑袋里是怎么想的,自己的亲儿子,就不能心疼一点吗?


    想起了他爸,又没能继续被他家霍叔叔调戏,姜晏维心情肯定不好。不过一进屋听见铃声响,他就乐了,他妈来的电话——他妈的铃声是专门设的,用的是原先他妈唠叨他时,姜晏维不耐烦录下的一段话,那时候特烦,现在特亲,没事儿他就听听。


    他直接就扑床上了,接了电话就问,“哎呦,于静女士,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


    他妈最近出国考察项目去了,两个人得有半个月没通话了。于静是那种特爽快的人,“我不打你是不是不告诉我,搬出来住了?”


    姜晏维一听就知道,他妈肯定给周晓文他妈打电话了,两人是闺蜜,常年互通有无,他和周晓文没少为这事儿挨揍。


    他嘿嘿地笑着说,“嗯,觉得没意思,不跟我爸玩了,他自己闹腾去吧。我要好好学习了。”


    于静才不听他瞎扯,“为什么啊?不是说什么都不肯走吗?非要让他不舒坦吗?受欺负了?”


    姜晏维一听就知道,周晓文他妈真够义气,没说他挨打的事儿啊。姜晏维摸了摸头上的纱布,已经快好了,其实也没多厉害,他爸吓坏了,包的比较厉害而已,要不他也不能去泡温泉。


    “没事,”姜晏维随口扯了个理由,“这不是姜宴超出生了吗?那家伙特能哭,又病多,再说,郭聘婷她妈他姐姐又老过来,看着烦。”


    于静又不是傻子,他儿子什么样还不知道,“受委屈了吧。不受委屈肯定不会搬出来的,不说妈也知道。”


    就一句话,姜晏维的眼圈就红了。他妈跟他爸就是不一样,他不说他妈都知道他委屈,他都把反讽的话说成那样了,他爸也不过给他来了个电话,被拦了就没音了,彻底让他在霍麒家住下了——吃饭的时候霍麒告诉他的。


    可也不能让他妈担心啊,一个女人要不是为了争口气,明明有不少钱,干吗还跑国外做基建?本来就够操心的,“没事,我都十八了,谁能欺负我。我今天还当街骂了郭聘婷她姐一顿呢,把她气得脸跟猴屁股似的,穿着高跟鞋就跑了。特爽!”


    于静一针见血,“她都找到学校里去了?她想干什么?我过几天就回国了,看我回去不收拾她们!”


    “别!”姜晏维也不想让她担心,“我都不搭理她们了,你搭理她们就是给她们脸。妈,不用管,我爸那儿有的乱呢。”他就不相信,郭玉婷没心思,没心思跑他这儿卖什么好啊。


    于静是有主意的人,见他不愿意说,就不说这个话题了,又问他。“怎么跑到霍麒家里去了,为什么不去你姥姥家住?我打电话给你姥姥,她说你小一个月没去了,都不知道你搬出来这事儿。是不是你舅妈又说什么了?”


    肯定是说了啊。二十多天前吧,就是郭聘婷还没砸房子的时候,他找了个周末去看他姥姥——他姥姥生了一儿一女,开始是自己住的,后来年岁大了,就搬过去跟他舅舅住了。


    他姥姥和姥爷开始就没看上他爸,嫌弃他爸没文化。他舅舅也跟着这么想,娶了个老婆更绝——表面上看不起他家经商没文化,暗地里又想要占便宜。他妈什么人啊,看的清清楚楚的,只是不说而已,两家这么处着还行。可后来离婚了就不一样了,他妈分了多少钱,可是没跟他舅舅和舅妈交底,而且离婚后就去北京了,他们就以为净身出户了,被赶走了。


    姜晏维去那儿,难免就要听到些许难听话,譬如他舅妈那天就教育她闺女,“还是要好好学习,别想什么嫁大款的事儿,没文化就是没文化,哪天出轨了落不下一点好,一把年纪了还得吃自己,想再嫁啊,六十岁的都不好找。”


    姜晏维就把桌子掀了,现在想起来还挺解气,他舅妈头顶着半盘西红柿炒鸡蛋,掐着腰在那儿骂他,“姜晏维,你疯了!我是你舅妈!”


    姜晏维回答他,“我妈还是你债主呢!对啊,她没钱,赶出去了,你当亲嫂子的为什么不还钱,拿来啊!”他舅舅买房子,买的是他爸公司的房,打了个七折还借了一百万,没还呢!


    他妈原本的话说,养着你姥姥姥爷呢,要是对他们好,就不要了。可现在凭什么给了钱还受编排?他就不受这个气。这不是就僵了吗?


    所以他出来的时候,考虑周晓文家都没考虑他舅舅家。


    不过这事儿,他也不想让他妈难受,就随便说着,“我舅妈做饭,恨不得数着米粒下锅,油水太少,我哪里吃得惯啊。这不正好霍麒一个人住别墅,我不就跟过来了吗?你知道你儿子的,受不了苦,都是你养坏了。”


    于静被嘴贫的有火也冒不出来了,笑骂了句,“天天伺候你还伺候出怨言了。行了,你顺心就行,等我回去再看看怎么办?老麻烦霍麒也不是个事儿。”


    姜晏维才不着急呢,他哄他妈那叫一个溜,到时候他也有办法,就不提这事儿了,接着叮嘱他妈,“你别管我了,万事小心点。”于静笑着说,“你妈会计出身,别看没周晓文他妈管的这么明显,这些年我什么不懂?放心吧。”


    这点姜晏维倒是信。


    母子俩又腻了一会儿,姜晏维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准备再上楼,结果保姆就说霍麒已经回卧室睡觉了,他只能挺遗憾的也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也没见,霍麒一大早就出了门,好在还知道让保姆给他留了口信,“带好药拿的东西,中午我去学校接你。”


    姜晏维这才有点乐,不过还是挺担心的,霍麒他妈又找了什么事啊。


    一上午上课,姜晏维就有点魂不守舍,周晓文专门换到他旁边问那个泳裤的事儿,姜晏维被他烦的不得了,只能给他装傻充愣,“我就看网上说的,问问你。”


    周晓文要是能被他骗了才怪,“哪个网,我去看看?另外,你下午干什么?没事干就陪张芳芳吧,她逛街没找到人。”


    姜晏维也察觉出周晓文这是发现什么了?靠,要是霍叔叔有这雷达就好了,也不用他天天琢磨。不过对付死党他有的是办法,他祥怒道,“你懂事不,我俩都掰了四五年不说,张芳芳明显喜欢你,元旦你把我俩凑一块,这要搞事情啊!”


    这事儿周晓文一直不愿意面对的,他真觉得张芳芳不合适,一是太熟下不了手,二是太小他不喜欢妹妹。不过因着提了这个话题,他也没心情往下说了,可算放了姜晏维一马。


    等着一放学,姜晏维就窜出去了,霍麒果然在校门口等着呢,他直接上了车,一边催着开车,一边还看了看霍麒的脸色,又是平时的模样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事——他觉得霍麒是那种有事自己扛着的人,不会表现在脸上的。


    可这种事又不好问,就比如周晓文都不怎么主动提他爸的事儿,只能忍着了,他寻思着,晚上玩的高兴点,起码能轻松轻松。温泉酒店的地址他已经发给了霍麒,离着不算近也不算远,两个人就开着导航过去了。


    等着到了地儿,霍麒才发现,姜晏维手笔不小,直接租了个别墅。这地方是仿古式建筑群,地方倒是不算大,但装修精致——红砖绿瓦,古意盎然,有露台可远观山景,两间卧室都可以泡温泉,还有个专门的户外泉眼,专门砌了个池子,正汩汩地冒着热气,两边都种了翠竹,颇有一番精致。


    霍麒还在看,姜晏维进了屋就撒了欢,冲着霍麒说,“不行,我要去泡泡,学习学得我膀子都酸了。我住左边,你住右边吧,记得快点出来啊。”说完,他就往自己屋子里窜,进屋就把外套给脱了,顺便翻行李找他的新泳裤。


    结果就听见有敲门声,一回头就看见霍麒站门口呢,给他扔了个黑色的泳帽过来,“把你脑袋罩上,省的进水。”


    说完,霍麒就走了。


    姜晏维将找出来的泳裤和泳帽放一起,那叫一个郁闷,都是黑的,连个点亮都不带,别说性感了,穿上比黑乌鸦强不到哪里去。


    他坐那儿瞪了半天,结果也没招,好歹是霍叔叔的一番心意,人家还想着你脑袋有口子呢。只能套上了。这颜色是不怎么提亮,穿着没点特色,可搁不住他长得不错,高三天天窝在家里不踢球了,皮肤恢复了本来的白色,看着还能过得去。


    姜晏维在镜子面前来回照了三圈,心里安慰自己:“就算是乌鸦,你也是只好看的乌鸦。”才出了门。


    路过霍麒房间的时候,他还敲了敲门,高声提醒霍麒,“哎,别磨蹭了,快换衣服。”


    然后才下了楼,一个猛子扎了进去,游动了起来。


    霍麒在屋子里正跟霍青林对话。昨天他妈说有个南省的考察团过来,已经打好招呼,要去霍麒的公司,让他做好接待工作。这种事情一听就是霍青林策划,否则,商业考察团一般都是过来进行投资的,他一个做地产又不是做实业的,来他的公司干什么?


    他妈是一向希望他跟霍青林能够处好关系的,自然是鼎力相助。他虽然明确拒绝了,只是他妈并不气馁,留了句话,“反正是去定了的,这是有任务的,不愿意也不行,你就好好做就是了。”


    霍麒直接挂了电话,结果今天,霍青林又打了过来。


    他都不知道霍青林的脸皮怎么变得这么厚?上次两个人已经拳脚相向了,这次居然还敢打过来。他原本压根不想接,可后来又想这人实在是得寸进尺,他若是不拿出点颜色来,总是要被这样烦扰,便接了电话。


    霍青林自然还是那套说辞,我对你抱歉,我是想补偿之类的。霍麒半句话未吭,只听他讲,然后就有了姜晏维喊他出来那句,霍青林似乎极为敏感,立刻就反问道,“是姜晏维?他还跟你住一起?换什么衣服,你们在一起了?”


    别的霍麒容忍,可将姜晏维扯进去他如何能愿意?他直接指名道姓地说道:“霍青林,不用在我面前装这副模样,你明明知道,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我忍着你,只是因为我妈在你们家里。就像当年你整我,一个原因。我并不喜欢所谓的浪子回头戏码,也对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不感兴趣,不要再试图插手和控制我的生活,打探我的行踪和我身边的人,否则,费远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吗?别惹我!”


    他说完便挂了电话。


    顺便往楼下一看,姜晏维就跟条白鱼似的,已经在池子里翻腾起来了。他真是服了这小子,脑袋不要了吗?还敢扎猛子。他摇摇头,换了条一样的纯黑泳裤,下了楼。


    姜晏维好容易撒欢,玩的是挺高兴的,然后就听见后面有脚步声,他便从池子里伸出头来往后看,结果一眼就瞧见了他霍叔叔就跟身上发着光一样走了过来,瞧瞧那脸,瞧瞧那胸肌,瞧瞧那腹肌,瞧瞧那他没见过的人鱼线,再瞧瞧泳裤里包着的……


    他愣了愣,忍不住说,“叔叔,你泳裤不错啊,挑的挺好。”


    南省,霍青林不敢置信地放下了电话,费远的死,霍麒为什么要跟他提这个?霍麒知道什么?


《大叔,你好》最新章节

第1章 你懂个屁。
第2章 我家,我家
第3章 五十大板
第4章 两个家庭
第5章 砸场子
第6章 回光返照
第一面
第8章 白玉老虎
第9章 磨牙棒
第10章 炸了
《大叔,你好》最新章节抓取成功,请享受阅读的乐趣吧^_^
《大叔,你好》最新章节抓取失败,可能是网络或源站出错,请稍候重试

《大叔,你好》章节列表

聚点小说网温馨提示
本站作品是网友上传,小说版权归作者;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大叔,你好》是大江流的优秀作品,如果您发现了大叔,你好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大叔,你好》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大叔,你好》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大叔,你好》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