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大BOSS步步紧逼,居然将我逼进民政局…… > 第459节

大BOSS步步紧逼,居然将我逼进民政局…… 第459节

    她问吴嫂,吴嫂只是哭,也不肯跟她说夜子羽的情况,害得她心头慌乱到极点,她害怕……夜子羽会突然消失在她的面前。
  那种害怕突然让她的身体没有由来地颤了一下,她为什么会那么害怕,要是夜子羽真的出了什么事,获益的人是她才对,她不由再在他的套锁下生活,她可以过自己的想要的日子。
  心如同经历了千回百转一般,到最后她还是没有答案。
  到了医院,她快速地朝夜子羽的病房走出,夜子羽,你不会有事的……
  站在病房门口,夏若雪抬手迟疑了几秒,才推门走了进去。
  病房里亮着两盏白炽灯,她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夜子羽,他安静地躺在那里,病房寂然无声,只有他在。
  她慢慢地靠近他,他的脸色苍白,吊瓶挂在他的头顶,旁边的仪器显示屏上红线起起伏伏,她只看一眼,便转移了视线。
  “夜子羽?”夏若雪小声地叫了他一声,夜子羽没有回答她。
  她不再出声,而是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病房有暖气,他的手比她的手还要暖和,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温暖她。
  眼眶干涩,鼻子微微发酸,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要我躲到什么时候?”黎狱冷着脸盯着十一,语气特别的不友善。
  十一连忙赔不是,“总裁抱歉抱歉,可为了我家小夜子,您忍忍吧,这时候出去会打扰他们的气氛的,好不容易才把夏若雪带过来的。”
  黎狱额头突跳,如果他能早一步离开,哪里需要跟十一躲在卫生间看戏。
  “咳咳……”病床传来一阵咳嗽,夜子羽终于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的唇虚弱地动了动,夏若雪见他醒来,连忙问道,“要喝水吗?我给你倒。”

  夜子羽点头,夏若雪又快速地去帮他倒水,慢慢地递到他的嘴里,刚喝了几口,他又骤然咳嗽。夏若雪慌得把水放到桌子上,把她轻轻地抚着他的胸口,冰凉凉的声音也不由缓和下来,“好点了吗?”
  “嗯。”他的声音像灼了火般,嘶哑得可怖,夏若雪忙又把水递过去给他喝。
  “你为什么要关机?”喝了两大杯水后,夜子羽的喉咙总算恢复了不少。
  夏若雪微垂着头,想到在接他电话时那边女人的声音,她的心又不由得微凉,想对他冷言冷语,可迎上他那一缕受伤的眼神时,她的心微微软了下来,小声说道,“我怕打扰到你和别人在一起。”
  声音虽轻柔,杀伤力还是挺大的。
  夜子羽在心里把十一凌迟了一百遍,都怪十一出的馊主意,说这样能激起女人的妒忌心,让女人意识到她是在乎自己的,可他还没等夏若雪意识到这一点已经被她无情地挂了电话。
  她这样的语气他听不出妒忌啊……难道这丫头真的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吗?

  第361章 番外:黑帝的囚宠26  考虑到只有两个人,夏若雪做的菜不多,有清蒸鱼,有可乐鸡翅,有番茄炒蛋,有红烧牛肉,还有一份排骨汤。
  陈烨现在会在哪里,还在J市吗?想到陈烨,夏若雪一阵难以纾解的愧疚,如果她能等到他来,如果在可儿家的院子里,她烧毁了他的紫龙玉坠,所有的一切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她是神经病,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
  夏若雪迷茫无神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她突然又捶打着他的胸口,“为什么你们都要来烦我,我讨厌你们,讨厌这个世界。”
  路小米形容得真贴切,她就是木头人,没有感情的木头人。她连自己都不爱,该拿什么去爱别人。
  第362章 番外:黑帝的囚宠28  “宝贝,你要相信我,我是清白的。”夜子羽想要支身起来解释道。
  夏若雪见状,她过去扶他,扶正后,她急速想要把手抽回来,却不料被夜子羽另一只手拉扯下来,夏若雪始料未及地跌进了他的怀里。
  “夜子羽,别乱动,你现在还在打着点滴,手会流血的。”夏若雪看着他那只还在打点滴的手皱眉,这个男人永远都那么任性,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
  夜子羽把针头拔掉,双手搂着她,把下巴搁在她的发顶,邀功般笑嘻嘻道:“这样就不会流血了。”
  夏若雪对他的行为无言以对,她挣了一下,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我有事。”夜子羽岂会让她轻易离开,他苦着脸说道,“我胃疼,喉咙痛,头痛,全身都不舒服。”
  “那你还拔掉针头?”夏若雪眉心轻蹙,声音里有了训斥的味道,见夜子羽一脸的委屈,她才缓下语气,“我去把医生叫来。”
  夜子羽不让她走,“宝贝,你比医生更实用,抱着你哪里都不疼了。”
  “……”夏若雪瞪了他两眼,她又不是什么神仙灵兽,夜子羽一脸的憨笑,他一张英俊的脸还是略显苍白,狭长的凤眸也有了一丝倦意。夏若雪没有由来地心尖一疼,她没有反抗,安静地待在了他的怀里。
  “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你那些女朋友呢?”夏若雪倚在他的怀里,不可否认,她还是很介意。

  夜子羽轻轻地捏了她粉嫩的脸颊一把,嗯,这小女人又瘦了,他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我的女朋友只有你,未婚妻也只有你。”
  “我在电话里明明听到有其他女人的声音。”夏若雪低着头,质问的语气中不由得染上了几分娇憨。
  夜子羽微怔,他贴近她的耳边,笑着说道,“去谈生意免不了女人和酒,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不碰就是了。”
  这下轮到夏若雪露出惊诧的表情,她用怀疑的眼神盯着他看,夜子羽捧着她的脸,蹭了蹭她柔软的红唇,“宝贝,嫁给我好吗?”

  夏若雪皱眉,分不清他到底只是想玩玩,还是在说真话,虽然他这话在J市也说过,可她总觉他在骗她,也许她连自己都不相信,又凭什么去相信别人。
  在她发愣的空档,无名指传来丝丝沁凉的感觉,夏若雪感觉到那是什么,下意识想要偏过头去看,夜子羽的吻却压在了她的唇上。
  他的吻很霸道,很重,像一座移动的大山,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每次当她以为她要死了的时候,他又及时地松口,没等她正式喘上一口气,他又快速压下。
  夏若雪被他吻得气喘吁吁,夜大少爷却贼贼地舔了舔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夏若雪羞红了脸,恼怒地白了他一眼,害她白担心了,这个男人哪里像有病的样子。
  “喂,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住院的?”夏若雪别扭地把脸转过去,不情不愿地问道。
  “喝酒喝太多了,胃抽筋。”夜子羽老实地回答。
  “……”为什么现在她有种想把他从八楼扔下去的冲动,喝酒喝到胃抽筋,还好意思把她叫来医院服侍他?喝酒喝那么多,活该受罪。
  听他说完后,她才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比平常要重好几倍,一时间,她又是心疼又是气恼,她知道他有胃病,因为他每次喝了酒之后都会吃几颗胃药。
  明明知道自己喝不了酒,逞什么英雄?
  “活该。”夏若雪看了他一眼,有些愤愤地吐出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