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嫂子抱紧我 > 第38章 她的脚被烫伤 (1)

嫂子抱紧我 第38章 她的脚被烫伤 (1)

  

腊月二十九上午,周嵩要陪胖嫂回山西看望岳父岳母,我开车把他们送到机场。!,!周嵩给两位老人买了两行李箱的东西,胖嫂的嘴笑得像月牙儿一样。

送完他们,我也去商场给高菲菲的父母买了一些礼物。给她爸爸买了一条羊绒围巾、一个飞利浦电动急速剃须刀,给她妈妈买了一套雅诗兰黛护肤品、一条精致的纱巾。

到高菲菲家,她正收拾行李。

“你想得可真周到,我什么都没给他们没买,嫌麻烦,回去直接给钱。”高菲菲看到我带来的礼物很高兴。

“哎哟,这两条围巾真是太漂亮了!广院毕业的人审美就是不一样啊!我爸妈看到了还不得高兴死,我老妈比我还喜欢倒饬自己呢。”高菲菲把我带来的礼物,都一个一个打开包装看。

“老年人都爱漂亮,你老了以后还不定怎么打扮自己呢。”我说。

“那时候,你要是也能给我买雅诗兰黛的润肤品,我会很幸福很幸福的……”高菲菲一副陶醉的样子。

“你也太容易知足了吧!”

“其实,女人本来就挺容易知足的,她们一点都不贪婪。只不过,很多时候男人会忽视她们的存在……”

高菲菲收拾好后,我们到下面的面馆吃了点东西,我就送她去机场。

“夏宇,其实我挺不想走的,想留下来和你一起过年。可我一年都没见到父母了……”在车里,高菲菲的头靠在我肩上有点失落地说。

“你不是初五就回来了吗?说得这么伤感,好像生死离别似的……”

“呸,呸,你的乌鸦嘴!”高菲菲用手轻轻打了我嘴一下。

“对对,该打,瞧我这张破嘴。我恭候大小姐早日回京。”大过年的,我说刚才那样的话是不吉利的。

“夏宇,我不在这些天你会想我吗?”在机场安检口,高菲菲深情地注视着我的眼睛问。

“你能不能来点新鲜的呀?这大厅听女人们这句话都听出趼子了。”我笑着对她说。

“女人都知道这句话很傻,对方就是不想也得说想……”

“那你还问?”

“哦,这么说你是不想了?”高菲菲对着我的脸虎视眈眈的。

“想,能不想嘛。想得肯定睡不着觉!”

“你是看片子看得睡不着吧!”

“哟,你还挺了解我嘛!”

“成心气我是吧?”高菲菲拧着我脸上的肉,狠狠地说。

“哎哟,你别老这么暴力野蛮好不好?怎么就没点江南水乡的温柔呢?别拧了,别拧了,会破相的!”

“相公,小女子要走了,您一个人可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别让奴家在外边惦记着……”高菲菲兰花指放在胸前,拿腔拿调地说。

“洗手间在哪?洗手间在哪?”我急切地问。

“怎么了?”

“我想吐,实在受不了了!”

“吐吧,现在吐吧,你这个坏小子!”

就这样我把高菲菲送上了回杭州的飞机。

大年三十上午,我来到公司,来处理今年最后的一些事务。

忙完后,已经到中午12点多钟。此时,爆竹声正浓,此起彼伏、甚嚣尘上,让人的心不得片刻安宁。

小时候家里穷,总是盼望过年,因为过年有新衣穿,有肉吃,有炮仗放。后来,不知道何时我开始讨厌过年。每到过年,心里就莫名其妙地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味道,感觉时间流逝得太快,而自己总是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煳里煳涂的就又是一年。小时候把放炮仗当成乐趣,现在却认为那声音是摧残,在这种极度喧嚣的环境里,心情会烦乱不堪;尤其是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浓烈的火YAO味儿,我总会想起林林总总的失意、落魄的往事,总之找不到积极向上、开心开朗的感觉。

更难忍受的是,按照中国的传统习惯,尤其是在北方农村,过年时要出去转着圈拜年,整个一个村子几乎都要转到。倒不是怕费脚力,我是厌恶那些人假惺惺的吹捧!“夏宇,你和你哥可是村里最了不起的人”,“你家儿子以后可是要当大官的”,“在电视台一个月能挣几万块啊”,“要给你妈在北京买大楼了吧”,如此云云,那种泛着酸气、话里套话的语言,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从小,我就不喜欢别人当面夸我,因为大多数都不是诚心实意的。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虚伪,会影响我心灵修炼的质量。我不是超凡脱俗的,但在内心深处不曾被污染的那片天地里,灵魂才可以自由飞翔。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个可供心智修炼、休憩的地方……

又一年过去了!这一年中,我身边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让我浮躁让我安静,让我心酸让我快乐,让我黯然让我阳光,让我失落让我蓬勃,五味杂陈,这也许才是真实的人生……

明天又会怎样?明年又会怎样?该去的会去,该来的会来,自己认认真真地做人,脚踏实地地生活,力争上游地工作,其他的一切顺其自然吧。

我正在办公室的窗前沉思的时候,手机响了。

又是小宝,过年了,小家伙向我拜年吧。

“叔叔,你在哪儿呀?”小宝问我。

“我还在公司呢,你呢,中午吃什么大餐了?给叔叔留下点没有?”

“我还没吃饭呢……我们刚从医院回来。”小宝的语音有点低沉。

“怎么了小宝?谁病了?”我急切地问道。

“妈妈的脚被油烫伤了。”小宝说着哭了出来。

“啊?什么?被油烫伤了?她现在在哪儿?”

“刚从医院回来,她在床上躺着呢……”

“小宝,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我急急忙忙地下楼,开车,直奔嫂子家。

大过年的,这娘俩儿太可怜了。我知道嫂子肯定不会回老家,因为她老家已经没有至亲的人了。她妈妈是上海到湖南“上山下乡”的知青,后来嫁给了长沙郊区的一个农民,也就是嫂子的爸爸。80年代初,她妈妈就回到了上海,不久就跟她爸爸离了婚。嫂子跟着爸爸长大。后来,她妈妈嫁给了一个**,以后就极少和他们父女联系。而嫂子的爸爸前年已经去世,所以嫂子现在除了小宝,几乎没有一个亲人了!

来到嫂子家,小宝给我开的门。

“叔叔——”小家伙见到我,一下子扑到我怀里抽泣起来。

“小宝,乖,不哭。你是男子汉不要在妈妈面前哭,知道吗?”我紧紧搂着小宝,其实心里比他更难受!

小家伙懂事地点点头。

“保姆阿姨呢?”

“她回家过年去了”小宝说。

我领着小宝来到楼上的卧室,嫂子正在床上躺着,一只脚缠着纱布。

“你怎么来了?”嫂子有些吃惊,她说着坐了起来。

“我不来能行吗?你瞧瞧你大过年的!究竟怎么弄的?”

“我炸鱼时,不小心把油锅打翻到地上,油正好浇到我的脚上……”嫂子现在的表情还很痛苦,肯定很痛吧。

“天!那你自己怎么去的医院啊?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

“我叫的120救护车……”嫂子低着头说。

“亏你还想得起叫120来,你俩就想这么过年吗?你都走不了路了,你们吃什么呀?”

“冰箱里有饼干、面包……”嫂子把头低得更低了。

“哎,陈娅淑,你们就吃这个过年吗?你愿意,小宝还不愿意呢!你真是气死我了!你明明知道我在北京没回老家,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呢?你把我当成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吗?”我有点激动,但还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大过年的,不想麻烦别人!”

“我是别人吗?我是小宝的亲叔叔,我是你的亲师弟!”

尽管她依旧低着头,但我还是发现她开始流泪。我感觉自己刚才太冲动了,但看到她这个悲惨的样子,我不由自主!

于是,我们都没再说话。

小宝默默地靠在床头,伸出小手给嫂子擦拭脸上的泪水。

这一幕让我心碎……

“高菲菲呢?回老家了?”沉默了一会儿后,嫂子轻声问。

“嗯,回家了。”我使劲抿了抿嘴。

然后我出来,给她倒了一杯热水端过去。

“烫得很厉害吧?”我问。

“嗯。”

“多长时间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