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一拜天地 > 第3章:我希望你好 ...

一拜天地 第3章:我希望你好 ...

  

民国二十九年(1940),立春,东风解冻,蜇虫始振,鱼陟负冰。南方春天来的格外早,秦书换了单衣,仍旧是他喜欢的月白色。入夜时他像往常一样去大厅吃饭,奇怪的是水三今日却没有出现在餐桌旁,秦书觉着奇怪,拉住一个上菜的小厨子问道,“你家三爷呢?”

最近水三儿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竟然没有日日缠着自己,有他在身旁聒噪惯了,突然少了一个人,秦书竟然开始觉得不适应了。

“三爷今早下山了。”小厨子回答后就眼巴巴地望着秦书,秦书本来不打算问什么,小厨子却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表情,急切地就差拿个喇叭对着秦书说“快问我快问我我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东西!”了。

秦书喝口粥,从善如流问句,“哦?”

“少爷有所不知,三爷近日同一户绸庄关系特别好,托那家的老板买了好多西洋布料!绝对都是留着给少爷做衣服的!”厨师甲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厨师乙就忙不迭地补充道,“而且三爷最近留心花草,我前几日看他买回来好几车的鲜花,都是些西洋玩意儿,平常看不见的品种,肯定是想送给公子给公子一个惊喜!”

小厨师们几乎是绞尽脑汁地想朝自家寨主脸上贴金,助攻的心思很是迫切。不急不成啊!自从秦家少爷被抢上山头已经有两年时间,这两年寨主对他好的绝对没得说,捧在手心怕化了,日日笑脸跑到秦公子房间去撩汉,却总是被生勐地踹出来,水大爷的满腔精力无处消解,脾气就变得暴躁无比,发脾气的频率直线上升。

秦书听他们这样说,一张脸又染了红晕,哦了一声,又开始低头默默喝粥。

这时候门外有人报信说是三爷回来了,秦书拿着勺子的手微微一滞,仍旧慢条斯理地喝他的粥,平静的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终于将一碗白粥饮尽,小厨师们将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看的仔仔细细,确定秦少爷没有半分的情绪波澜后,都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乃至于听见秦书说的“我去外面走走。”也没有多大反应。

几名小厨师哀怨地看着秦书消失在视野里,厨师甲很是不解地挠挠头,“这秦少爷怎么就半点不稀罕咱们三爷呢?你说送花这么浪漫的事儿他也没啥反应,是不是有点太不正常了?”

厨师乙恶狠狠地收碗,“要我说,三爷直接把他给办了不久成了吗?干嘛这样供菩萨一样供着啊!”

厨师丙脸红扑扑的,小声补充着,“可是,可是秦公子长的那么好看,我要是三爷,也不舍得对他用强。”

“行啊,原来你看上嫂子了!我马上去告诉三爷哈哈哈!”厨师乙没个正形。

厨师甲摸着下巴,“我还是觉得三爷有戏。前几日他不还偷亲了秦少爷一口吗?虽说后来少爷三天没见他,但是好歹也没跟他离婚啊!”

“你可别被秦少爷那张脸骗了,书上说了,嘴唇薄的人都凉薄的很。反正我就觉得他冷酷无情不解风情,整一个不近人情!”厨师乙愤愤不平道。

而此时,他们口中冷酷无情不解风情傲娇无比的秦少爷正红着脸问一个侍卫水三儿在哪里,侍卫指了指后山,面色有些犹豫,“秦公子,今日三爷不大方便,你还是别去找他了吧,他~”

“不妨事的。”秦书没来得及多想,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是如此急切地想要见到水三,秦书直接越过了侍卫,侍卫拦不住他,只好在秦书走远后对着身边的小兵使了一个眼色,小兵点点头跟了上去。

可是真正到了后山的时候,秦书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水三儿被一群学生装的少女围在中间,平日里在外人面前总是板着的脸竟然笑的极其放肆,他身旁放着很多包装精致的礼盒,包扎着绸带。一个少女抱着礼盒,对他笑的极其灿烂,“谢谢三爷!”,水三儿挑眉,邪气的眉眼在阳光下显得愈发俊美,他又从身后的马车上抱出一捧花递给少女,其他的少女见状也围了过来,她们把他簇拥在中间,看上去竟然无比和谐,好看的扎眼。

秦书站在角落,看了许久,手掌攥紧,指甲在手心留下深深浅浅的一排印记。

“三爷。”背后突然传来清清凉凉的一道招唿声,水三回头,看见秦书朝他走近,脸上笑意极是夸张,他今日没有嚣张地直唿其名,水三还没来得及奇怪,秦书就笑吟吟又说,“恭喜三爷啊,终于带姑娘回来了。您这是从哪里骗来的这几位漂亮姑娘啊?既然三爷找到心上人了,可以放我走了吗?毕竟我一个吃闲饭的人中看不中用~”

“秦书!”水三被他话里的刻薄激的有些难堪,那些姑娘不明就里地朝旁边躲躲,全然不知道这两人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秦书仰着下巴看他,分明是在笑,眼角却红了,一双眼睛里雾蒙蒙一片,水三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见他的样子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总觉得如果他再多说一句,秦书立刻就会哭出来。

“不打扰您了。”秦书低下头,长头发将眼睛遮住,声音里带了鼻音,转身就走。“你其实不用瞒着我的。”

水三想追着他过去,却再次被少女们围住,“三爷,那个人是谁啊?怎么说话那么凶。”

“是啊,人家都要吓死了。”

一个少女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扯着水三的衣角,“三爷你刚才说还给我们带了花?快拿出来看看啊!”

不管她们怎么撒娇,水三却只看着秦书的背影发呆,眉头紧蹙。

被派来跟在秦书身后的小兵犹豫许久,终于还是上前告诉水三,“三爷,秦少爷在角落站了挺久了。他,他~”

“他怎么了?”水三不耐烦地吼了起来,小兵吓得忙不迭回应,“秦少爷刚才好像,好像哭了。”

水三找到秦书的时候他正躲在一处凉亭里,地点极其荒僻,难怪水三都快带人把整座山翻遍也找不到他,秦书趴在石桌上像是已经睡了过去,饶是已经入春,夜间仍是带着寒风的凉意,他却只穿了一件单衣。白色的帷幕在晚风里扬起又落下,他的身影在帷幕之间时隐时现,宛如书里写过的山鬼,带着难言的脆弱和美艳。

水三觉得喉头发紧,强迫自己把燥热压下去,将秦书一把揽进怀里。不出所料,秦书凉的像是从冰里挖出来的一样,还带着浓郁的酒气。

秦书酒量极小,基本属于三杯倒,水三曾经骗着他喝酒,想趁着他醉酒占些便宜,却被尚且留有一丝清明的秦书直接踢出了房门,此后秦书保持着对酒的警惕,简直是滴酒不沾,今日也不知耍什么小性子,把一壶酒都饮尽了。

水三暗自咒骂一声,“回去再和你算账!”却仍是将人捞起来抱在怀里,准备带回去。

秦书迷迷煳煳地睁开眼睛,认真端详他一会儿,确定了眼前的人是水三无疑,张嘴对着他的手就咬了下去,这次是实打实地用了力气,水三皱着眉头忍着,秦书像是泄愤一般咬紧,直到血顺着水三的手流下来,血腥气唤回了他半分清明,他才松开嘴。

秦书后知后觉地盯着水三手上狰狞的伤口,嘴巴一撇,眼泪就砸了下来,分明是他咬了水三,看上去却比谁都要委屈,就这样还要要强地咬住嘴唇,不敢哭出声音。

“媳妇你属狗的吗?酒量不好就算了,酒品也差就没救了。”水三被他哭的手足无措,只好装作一脸无所谓地对他打趣,“乖,别哭。就一个小伤口,你要喜欢,爷以后日日给你咬着玩也没关系的。”

“你滚!谁要咬你。”秦书挣扎着想从他怀里起来,却被抱的更紧。“放开我!”

水三凑在他耳边问,“真要放开?”秦书将继续挣扎着,水三使坏地将揽着他腰的手真的松开,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吓得秦书下意识拽住了水三的衣角,下一秒又重新被抱住,耳边传来水三不怀好意的笑声,“你看,明明是想我抱着你的。”

秦书的脸再次红遍,扯着他袖口的那颗扣子,别过头不说话了。别扭的模样惹得水三愈发得寸进尺,这次他不再试探,绕在秦书腰上的手半松了力气,极大的不安全感让秦书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摔在地上,他委屈地仰头看着水三。

水三对他笑的满脸邪气,声音明显充满了哄骗,“求我抱紧你。不然,我会真的松手的。”

“你,欺负,欺负人。”秦书打了一个寒颤,将他的袖口拉的更紧。

“三,二,~”水三却吃准了他害怕,顽劣地想看秦书求他的样子,秦书死死咬住下唇,眼睫微微颤抖,沾着泪水,分明怕的要死却还是不发一言。

“一~”下一秒,水三的笑意僵在唇边,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秦书仰头吻在了他的唇角!柔软且冰凉的唇瓣尚且带着清甜酒香,蜻蜓点水一般在他唇角一啄,还没等水三有所反应,秦书顺势环住了水三的脖子,头埋在他颈窝处。再开口时带了湿漉漉的鼻音,像是哭了,“南蛮子,不许丢下我。”

水三持续着僵化的姿势,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卧槽秦书亲我了!卧槽秦书哭了!卧槽他眼睫毛好长!卧槽秦书好诱人,想上!

水三纠结着要不要一鼓作气提枪上阵,秦书已经羞得满脸通红面颊滚烫,想从水三怀里挣扎出来跑掉,水三却索性抱着他朝寨子的方向走回去,秦书再消瘦也是个男人,但是水三抱着他却极其轻松,肌肉绷紧,秦书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混着烟草的味道,充满了侵略性,秦书的脸更红了。

“秦小爷吃醋了?”水三儿有一搭没一搭地扣着秦书的锁骨,不怀好意。秦书别过头,水三也随着他别过头,再次打个照面,如此几个来回,秦书恼了,“你这个南蛮子好没意思!”

“是是是,秦少爷教训的是,是我这个南蛮子的错,不该和那些姑娘走太近,我发誓,日后遇见女人,不管美丑,立即躲得远远的。”水三连忙给秦小少爷顺毛,“不过这次媳妇你真的误会我了,最近外面乱的很,我一个军区的朋友托我照料这群女学生,都是从南边的学校逃难过来的,像爷这般有正义感的人,如果不管她们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秦书还是撇着嘴,瞪了他一眼,“那你为什么瞒着我?”

“这必须瞒着啊!你要知道了,还不立刻主动去关爱那群女人?老子的媳妇长得这么好看,连爷看了都喜欢,别说那群女人了。爷还没追上你,万一你真的被哪个女人挖了墙角,爷能怎么办?”水三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愈发觉得这种可能太过刺激。

“你,你会怎么办?”秦书却对这个话题来了兴趣,竟然扯着他的袖子不依不饶地问起来,水三抱着他,认真思量片刻,“能有什么办法,自然是为你置办婚礼,取她过门,但是但是休想让爷做证婚人,爷怕忍不住崩了那个女人。”

秦书被他逗笑,秀致的眉眼终于舒缓开来,伸手在空中比了一把枪的形状,对着空气孩子气地砰砰开枪,“我以为你会打断我的腿,杀了那个女人,强迫我和你待在一起。”

“那是你以为!”水三明显觉得他这样想自己有点过分,又补充一句,“爷希望你好好的,就算不是和我好也行。”

这句话说的带着傻气,水三讲的时候却极其温柔认真,那真的是把一个人视若珍宝才能有的温表情,秦书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嗯。”

“什么时候不打仗了,爷再给你办一场婚礼,咱们上次缺了拜堂,就不算真的礼成,老一辈的人都说, 这夫妻拜堂叩首才算牵了红线,就算以后一个先死下了黄泉,也有红线牵着,到了奈何桥就再走不远了,另一个还能寻到他,来生还做夫妻。成亲后那你就真的是我的人了,我会把你光明正大地写进族谱迎进祠堂!”

秦书头埋得更深,乖乖地继续抱着水三的脖子,也不再挣扎要自己走路,那日水三足足抱着他走了半座山,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中抱着秦书进了房间,仿佛山长水远,他们也能一直走下去,厨师丙对着秦小少爷犯花痴,“我就说吧,秦少爷是喜欢三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