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嫂子抱紧我 > 第30章 一生爱你千百回

嫂子抱紧我 第30章 一生爱你千百回

  

我的一个旧电话本,在我从嫂子家搬出来的时候,落在她家,现在想找个电话号码,所以我到嫂子家取。!!

我到十楼,从电梯里出来,走到拐角处,听到嫂子在门口和一个人说话,我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你放心吧,这点资料晚上就能给你翻译出来,明天上班给你带着。”嫂子说。

“那太谢谢你了……娅淑,我腊月二十六就要结婚了。”那个男人说。

“听说了,我红包都准备好了!”嫂子开朗地说。

“其实,其实,我很喜欢你……但我没勇气……”

“哎,你吃错药了吧!我可一直把你当好哥们的,你别误解一些东西呀!呵呵——”嫂子笑得很无邪。

“我说的是真的!可是我……”

“行了吧你!马上结婚了的人了,你怎么还像小孩儿啊!你这个人呀,从小就是被家里人宠坏了,总这么幼稚,胡思乱想什么呀。在单位,你跟春儿是我最谈得来的朋友,你可别把关系定位错了。好了,赶快回去吧!”

“我就是想说出来,憋在心里很长时间了……”

“现在你说出来了,行了吧!真有你的,快回家吧你!”

“哦,那我回去了。”

我急忙退到步行楼道里,透过门上的玻璃,我认出了那个男人,他正是那次把醉酒的嫂子送回家的那个人,他们还一起带小宝去过京郊度假村玩。我一直认为嫂子对他有那个意思呢,原来不是这样!

我靠着楼道的扶梯,点燃一支烟,裹了一下大衣。我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似乎我在努力让自己什么也不要想。楼道里光线极暗,我却感觉这是一个好的环境。这里没有人来,没有喧嚣和浮躁,一个人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灵魂是自由的。尽管这里是一个被人们遗忘的小角落,但在这里的人是真实的,没有伪装。在阳光下的人们往往沐浴阳光的只是一个躯壳,而他们的心灵却在黑暗中独行。所以,在这里我很踏实,能认真地找寻真实的自己。

我一连吸了三支烟,然后大口做了几个深唿吸,走出楼道,又回到现实中。

我敲门来到嫂子家,电话本她已经给我找出来了,保姆陪小宝在楼上玩儿。

“你,你一直想这么过下去吗?”我鼓了很大勇气才说出这句话。

“要不然呢?”嫂子问。

“再找个好男人吧!你这样太孤独。”我轻轻地说,那声音好像只有我自己能听到。

“呵呵,好男人!什么是好男人?夏丰是好男人吗?我在学校的时候,他是怎么追我的,你最清楚了。我想吃糖炒栗子,他都能深更半夜跑小半个北京城去给我买。可现在呢?我不会再相信有什么好男人了!”嫂子冷笑了一下说。

“你一个人带小宝很不容易的……”

“现在挺好的呀,累是累了点,但没其他烦心事了,生活也变得很简单。”她真的满足现在的生活状态?我看不出来。

“倒是你和高菲菲应该差不多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嫂子问。

“呵,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呢,事业无成,先想什么结婚啊?”

“事业发达了,婚姻就幸福了吗?”嫂子的意思很明显,她是在说我哥和她,“现在男人让女人没有一点安全感!”她又补充了一句。

“我就不会……我不是我哥……”

“谁知道呢?”

“我和他性格从小就不一样!”

“那高菲菲应该会很幸福。”

“哦。”

我从嫂子家出来,清冷的空气迎面扑来,我清醒了许多。刚才我都说了些什么呢?我竖起大衣的领子,仰头看了看苍白的天空,似乎又要下雪了……

加班到晚上9点钟,吃过外卖后,周嵩说:“我们去喝酒吧,好长时间没有去后海酒吧街了”。

看他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也没有回绝。

夜晚的后海,一去白天的古典与矜持,到处充溢着时尚与躁动。水里的光影与岸上的虹霓,是用灵魂碎片随心所欲拼凑起的浮华,在这个积满历史风尘的角落里尽情地妩媚着时代的风骚。这大概是后海酒吧街的与众不同之处。

今天,最妙的是一轮皓月悬在深邃的天空,水中月与空中月相映成趣,这给后海增添了几分诗意。

这是一个静吧,我和周嵩坐到一个能看到水的窗子前,周嵩点了几瓶啤酒。

“怎么?今天哥哥你是不是心里又不痛快呀?”我用戏谑的语气问周嵩。

“操!好像成了周期性的了!莫名其妙地感觉心里堵得慌。”

“哈哈,你是不是和嫂子的周期性重合了啊!”我开着玩笑。

“你小子来点正经的行不行,这个氛围不适合开玩笑。”周嵩今天居然如此严肃、正派。

“怎么不适合开玩笑呢?”

“你听这音乐……”

这时,我注意到酒吧里正轻轻流淌着一曲女人的歌。我仔细听听,好像很熟悉,但想不起是哪首。

“是首老歌吧?”我说。

“嗯,《一生爱你千百回》……梅艳芳唱的。”周嵩淡淡地说。

“哦,怪不得这么哀婉回肠呢,原来是来自遥远天堂的歌声啊。”我还是有点诙谐地说,因为我实在有点不适应周嵩今天的状态。

“歌词写得很经典,你好好听听……”

日夜为你着迷

时刻为你挂虑

思念是不留余地

已是曾经沧海

即使百般煎熬

终究觉得你最好

管不了外面风风雨雨

心中念的是你

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要你看清我的决心

相信我的柔情

明白我给你的爱

……

“呵呵,港台的流行歌曲,哪首不是这个风格的?”我说。

“这首不一样,这首老歌特别有味道,对,有意境……”周嵩沉醉在歌曲中。

“切!我看你今天有问题,肯定是想起哪个小妹妹了,从来没见你这么婉约过!”

“哀婉一回也挺好,总豪放会太累。”周嵩和着音乐旋律轻轻点着头。

“我猜想你现在处于以下三种状态中的一种,第一,一不小心喜欢上别的妹妹了,俗话说的外遇;第二,和老情人旧情復燃了;第三,和老情人一直藕断丝连。哥,今天就咱兄弟俩在,你就实话招了吧。”

“你可真俗!俗不可耐!”周嵩显出一副知音难觅、唯我孤独的样子

“哎,你让我听这首歌,这首歌就是这么俗的,难道你是为了三个代表,还为了科学发展观……”

“操,跟你丫就没共同语言!”周嵩瞪了我一样,对我嗤之以鼻。

“那你对着外边水里你的影子喝吧。”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周嵩身临其间一般地朗诵起李白的《月下独酌》,我都没好意思打断他。

“你今天不会叫我来陪你发神经的吧?这是你周嵩吗?我现在可是被你弄得毛骨悚然的!”

“呵呵,你陪我发回神经怎么了?我以前不也陪你发神经吗?”

“我跟你喝酒,会借酒把心里话都掏出来,说出来了心里就畅快。你可倒好,净弄这些悬的,又是作词又是赋诗的。有屁就放出来,再臭也比憋着好受!不就是为某个女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知道你结婚了,想蠢蠢欲动吧,又会感觉对不住胖嫂,顶不住舆论压力,那你就别动歪心了,好好待着!”我是让这小子给逼急了,噼里啪啦地就说了这一大段。

这个时候,我的确又想起了高菲菲,难道周嵩他真的喜欢高菲菲吗,否则为什么对我这么难以启齿?可能吗?他们之间平时根本看不出有这个意思啊!

“你是我兄弟,我烦的时候你就得陪我为所欲为知道吗?我说什么你都得听着,你还别问东问西的。谁让你是我兄弟呢?我怎么不找别人呢?”周嵩这有点不讲道理了。

“算我倒霉!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一个耳朵听,一个耳朵出就行了。”我无可奈何。

“呵呵,这还差不多。”周嵩拿起酒瓶仰头喝酒,在他仰头的同时我居然发现两颗泪珠滴了下来。

靠!不会吧,怎么可能!坐在我面前的是那个每天放荡不羁的周嵩吗?他到底是怎么了?如果他爱的果真是高菲菲,那他为什么要把高菲菲介绍给我?又是那个卑俗的解释,他为了胖嫂的钱?但我始终不承认,周嵩是这样的人。唉!这个周嵩把我搞得都如此烦乱。

“兄弟,这几个月你在公司做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我得敬你一杯!”周嵩终于转换了一个话题。

“呵呵,那是有哥作的悉心指导。”

“行了吧,你别这么矫情。咱哥俩得好好把公司做得更大!干杯——”

后半场,周嵩的调子就变了,和我说说笑笑,这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