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嫂子抱紧我 > 第19章 一场噩梦

嫂子抱紧我 第19章 一场噩梦

  

下班后,周嵩叫我和他一起去打网球,正好我也有几天没去健身房了,于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周嵩的网球技艺和我踢足球的水平一样高,我对这个运动不是太在行。周嵩一边打一边骂我手臭,我跟他说你有种跟我踢足球去啊,我的功夫全在脚上了。我能看得出今天周嵩打球是在发泄一种心情,他疯狂地跑来跑去,嘴里还不时发出“嗨嗨”的吼叫声,这叫声仿佛在心底淤积了很久勐然爆发出来。

半个小时后,我的体力就跟不上了,这小子打得太勐。我干脆不跟他玩了,退下场,坐到椅子上喝饮料。

“你丫真没劲!这才多大会儿你就累了?你丫在床上也这么两下子啊?”周嵩撩起上衣擦着满头的热汗很鄙夷地对我说。

“操!我肯定不如大哥你,你不能折腾也得行啊,你看看嫂子……”我本想也恶心他一下,但突然发现这话不应该说。“你也喝点水!”我把一瓶农夫山泉扔给了他。

周嵩瞟了我一眼,很暴力地拧开瓶盖,“咕咚咕咚”把一瓶水喝得一干二净。

“你也坐会儿吧。”我看周嵩其实比我累,他喘得很厉害。

周嵩坐下来,从包里摸索出一盒“中华”,掏出一支烟就想点。

“哎,这是室内体育馆,禁止吸烟!”我提醒他。

“哦,还真忘了,操!”周嵩把烟****烟盒,添着嘴唇,不吸烟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你最近怎么了?感觉不对,和嫂子还没和好?”

“哪有?我不挺好的吗?”周嵩故作潇洒地耸耸肩。

“得了吧。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呀?”

“你了解个屁呀!”周嵩拿起脚下的一个网球使劲地投向场地的另一端。

“你哪点都好,就这点不好。我有什么事都对你说,你有事就喜欢一个人憋着。你把我当兄弟了吗?”我想用激将法,因为我想,什么烦恼说出来就会好受些,即使别人并不能帮什么忙。

“你别婆婆妈妈的了!”周嵩用手向后使劲地捋着自己的头发,他不耐烦的时候就喜欢说这句话。

“操,你劝我的时候,我可没嫌你烦过!”这次我也没让他。

“你什么都不懂,瞎劝个什么呀!”

“你什么都不说,我能懂什么呀!你就一个人郁闷着吧!”我站起身,拿起球拍,“还打吗?我非得把你打个落花流水,我看你得瑟的不行啊!”我向周嵩挑战。

“就你夏宇?你这样的两个一块打我,都不是我的对手!”周嵩拍了拍我的肩,很不屑地对我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这哥们儿高兴起来,他想打球,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吧。

晚上,我回到家,倒在沙发上,骨头像是散了架。周嵩这小子也真够没人性的,心里明明不痛快、郁闷着,但就是死不认账,他自己想用这种自残的方式发泄也就罢了,干吗连我一起折磨啊!唉,谁让我跟他是朋友呢。朋友是什么,他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得陪着。

在沙发上,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漫山遍野盛开着粉红色的桃花,宛如华丽的锦缎向天边蔓延,成群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地上的青草像绒毯一样松软,暖暖的阳光洒在花树上,闪着金光……我和嫂子一人牵着小宝的一只小手,在无边无际的桃林里轻轻漫步。

嫂子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笑意,比桃花还要美。小宝挣脱了我们的手,快乐地向前跑去,他边跑边回头喊“妈妈,叔叔,你们快追我呀”。

突然,我发现前面的桃林戛然而止……

“啊——”小宝跌落悬崖。

“小宝——小宝——”我和嫂子拼命地往前跑,拼命地叫。

……

我惊惶地从沙发上坐起来,额头上冒着冷汗。

噢,只是一场梦。

我站起身,惊魂未定,我使劲地揉了揉两个太阳穴。

小宝?小宝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想到这个,我又紧张起来。我顾不得太多,跑出去,开车直奔嫂子家。

外面居然开始下雪了。

车在三环路上飞奔,我看到雪花映着灯光狂乱地飞舞。

车停到小区门口,我匆匆忙忙地下车,飞快地往她家跑去。

我没有一点犹豫,按响了门铃。

好半天的工夫,门开了。

“夏宇?怎么是你?”嫂子站在门口,一脸的诧异。她后边站着一个女孩,应该是她家新来的那个保姆。

“嗯,小宝呢?小宝他还好吧?”我幽幽地问道。

“他已经睡了。噢,你进来吧。”嫂子给我让开路。

我迈着有点沉重的步伐,走进客厅,坐到沙发上。

小保姆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水,放到我面前。我盯着那升腾的热气,眼睛变得模煳……

“你怎么了?”嫂子问我。

“哦,刚才我在家做了一个梦,梦到小宝他……我去看看小宝吧。”

我来到楼上的卧室,小宝在床上正憨憨地睡着,他睡得很甜,红扑扑的脸蛋上满是笑意。

我俯下身子,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小手从被子里出来,揉了柔额头,可能我弄痒他了吧。

我的心踏实了,像波涛汹涌的大海刹那间归于平静,而且有月光恬淡地照在海面上,没有一点杂音。

“那我走了……”下楼,我对她说。

“哦。怎么总是像个小孩儿,做梦你还信?”她说着拿过来一件大衣给我,“穿上吧,外边不在下雪吗?”

这是哥以前的那件大衣,我读大学的那几年冬天他一直穿着的。

我接过大衣,默默地走出房门。

“路上滑,你开车小心点,夏宇。”我刚跨出房门的那一刻,她在后边叮嘱了一句。

我下了楼,回到车上。

车里很冷,我发动车,打开暖风。车内的温度迅速回升,我的身体感觉到暖意。

我没有开车,在车里坐着。

其实,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就可以了,可我为什么还要跑过来?也许我一直还在梦中。

车窗外,雪下得正大,没有风,大片大片的雪花自由地在空中飘落,它们那样的无拘无束、那样的惬意与悠然。

夜,变得更加安谧,甚至我能听到树枝裂动的声音。眼前的高楼大厦似乎在漫无边际的雪花中浅唱低吟,和着汽车的行驶,那旋律能穿透夜晚不眠人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