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嫂子抱紧我 > 第18章 胖嫂的委屈

嫂子抱紧我 第18章 胖嫂的委屈

  

公司承办的一台大型晚会终于落下帷幕,晚会明星闪耀,节目精彩纷呈,特别是舞台设计极尽现代与时尚,彩幕、彩帘、水概念等新兴舞台要素被有机地纳入到晚会之中,演出效果震撼全场。。。为这台晚会,我整整准备了两个月的时间,投入了百分之二百的精力。特别是从这周一到周五连续五天,我和周嵩忙得四脚朝天,每天晚上12点之前没回过家。尽管很累,但这台晚会对我们公司的业务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我俩都拼命地干。

周六上午,别人都没上班,我到公司加班,对这台晚会进行工作总结。

中午12点多,我的工作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倒上一杯浓浓的绿茶,跷着二郎腿,享受着这段时间以来难得的轻松。

突然,我听到外边办公室有人走动,我急忙起身到外面去看,居然是周嵩的老婆胖嫂。

“嫂子你怎么来了?”

“夏宇就你一个人在吗?周嵩不在吗?”胖嫂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

“他没来过,上午一直是我自己在,怎么,你找他?”

“嗯。”胖嫂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神情落寞。

我赶忙给她倒了一杯水,她拿过去一口气就喝完了。

“你没打他的手机吗?”

“打了,打了一上午!手机关机了!”胖嫂递给我杯子,意思是还想喝水。

“那一定是没电了,就半天工夫不见人,嫂子你也不至于急成这样吧。”我有点调侃的味道。

“夏宇,昨天晚上你们是几点回家的?”

“晚会10点结束的,我和周嵩大概12点的时候就撤了……”我突然觉得胖嫂的话不对劲,“难道周嵩他昨晚没……”

“嗯,到现在一直没回家!我还以为你们忙得太晚,住到宾馆里了呢。呜呜——”胖嫂说着就哭了起来。

“嫂子你别哭。”我拨通了周嵩的手机,果然还是关机状态。

“昨天晚上,我看着他开车走的啊!”

“夏宇,你说这不急死人吗?他一个大男人,再怎么恨我也不至于玩失踪吧……”胖嫂一边抽泣一边说。

“周嵩不是这种人啊!你们这几天吵架了?”

“嗯,三天前吵了一场。”胖嫂用纸巾擦着眼泪。

“周嵩也和你吵架?这小子劝我的时候还一套一套的呢,你们怎么回事啊?”

“唉,你也知道,夏宇,周嵩娶了我是委屈了他,我这外表我自己还不清楚,她娶我就是为了事业,我爸不是能给他投钱吗?可我想,我嫁给他,只要我对他好,日子也能过下去。谁让我喜欢他呢!可自从结婚后我就发现,两个人一起生活没想象的那么简单。”胖嫂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

“我还以为你们生活得很幸福……周嵩是个很好的男人……”面对胖嫂突如其来的哭诉,我却不知说什么好。

我把胖嫂劝回家,我答应她找到周嵩后马上给她打电话。

想不到周嵩这样一个对朋友赤胆忠心、对下属体贴入微的男人,他的后院一点也不太平。难道真像别人说的那样,周嵩是为了钱才娶的胖嫂?我怎么想也不太可能,因为周嵩的为人我清楚,他绝对不是把钱看得很重的人。也许胖嫂说的是对的——为了事业,这个公司没有她老爸一千万的风险投资是不可能做到现在这种规模的,而周嵩的确把事业看得比他的命都重要。我记得他对我说过,男人可以没有爱情,但不能没有事业;可以没有爱情的甜蜜,但不能没有事业的成功。难道这小子早做好这种准备了?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周嵩终于开机了。

“靠!你在哪儿呢?你知不知道嫂子都快急死了!”我噼头盖脸地问周嵩。

“我在宾馆呢。”周嵩若无其事地回答。

“你们两口子吵架,你也不能彻夜不归玩失踪啊。我们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再找不到你,嫂子就要报警了。”

“我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我就是太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周嵩口气轻松。

“你说得倒轻巧,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们能不急吗?你给嫂子发个短信也好啊。”

“你放心吧,我马上就回去了。”

“哥,不是我说你啊,你和嫂子吵架你也不能去住宾馆啊,你这样嫂子她怎么想?”

“行了。你小子把你的事搞顺熘就不错了,还劝我?我心里有数。”周嵩有点不耐烦。

我没再说什么,因为我根本不擅长劝人,况且我在周嵩面前一直像个弟弟,我劝他我也说不出话啊。希望周嵩能把握好自己的婚姻,别像我把感情搞得很糟糕,我也认为他肯定能调整好,因为我相信他有这样的能力。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懒洋洋地睡着懒觉,手机的铃声把我吵醒,是高菲菲的电话。

“夏宇,咱们中午去吃湘菜吧?”那丫头很兴奋地说。

“你不是不爱吃辣的吗?”

“那是以前,怕吃辣的长痘。”

“现在就不长了?”

“现在长也没什么关系了。”

“怎么呢?”

“我不都名花有主了吗?就是长了痘你能说不要我?”

“切!脸上长痘,亲着恶心——”

“你满嘴的烟味才恶心呢!你赶快把烟给我戒了,现在还有几个男人抽烟的?”

“这又转移话题了。你不是说去吃湘菜吗?去哪儿吃?”

“去传媒大学北门吧。我每天下班的时候看到那附近有几个湘菜馆,都特火……”

“换个地方吧。那里的湘菜馆都比较小,我知道东直门附近有一个……”

“就去那边吧。那边学生多,今天我特想回忆一下大学时代的生活!”

“那咱们去北外学生食堂吃多好啊!”

“北外太远了,就去传媒大学北门吧。”这丫头态度坚决。

没办法,我只能答应她了。我说过,小事我一定要依着她。用她自己的原话说是,好男人不能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和女人计较。

我的确不想去那里吃,因为那里有我太多的回忆,有些尘封的记忆我不想再去触碰它。这点高菲菲恐怕也知道,但她执意要去,肯定有她的想法。女人想得就是比男人多,而且随时动着自己的小心眼。在感情上,女人更是一种不理智的动物,再事业型的女人也一样。

传媒大学北门,我读本科的时候这儿还是煤炭管理干部学院的正门,后来被广播学院合并,就成了传媒大学的北门。这个大门的对面,也就是朝阳路的北侧,有三家湘菜馆,生意都很火暴。

高菲菲问我,以前经常在哪家吃。我说那家店好像已经搬到西门口去了。这丫头就要求我开车前面带路,来到西门口附近的湘菜馆。

老板居然还能认出我,他极为热情,和我寒暄了好半天。

“看来你上学的时候经常光顾他的店啊!你说你一个东北人,怎么这么爱吃湖南菜呢?”落座后,高菲菲对我发着感慨。

“我同学中湖南人多呗,老跟他们出来吃。”我也没有多想什么。

“现在你是不是一顿不吃辣的就特难受?”

“还真是这样!”

“哦!可我就不是太能吃辣……”高菲菲若有所思地说。

我突然明白了一点什么。

“你喜欢吃清淡的,我知道。这也没问题啊,你点几个青菜,不放辣椒的。”

“不行,我还是学会吃辣吧!”

我感觉高菲菲比以前心思重了。

“你崇拜**吗?”高菲菲看着饭馆墙上的**挂像问我。

“一般吧,我最崇拜周恩来。”我一边吃着菜一边说。

“为什么更崇拜总理呢?”

“我喜欢他办事的作风和人品,而且他能坚守爱情,始终不变……”

“哦,这样的男人是挺难得的,一辈子都爱着一个人……”

“别发感慨了!快吃菜,你不想锻炼吃辣吗?来,快吃。”我给高菲菲夹了一块肉,放在她口中。

高菲菲是不是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可能我太敏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