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一拜天地 > 第1 章:秦淮的秦,书墨的书,秦书 ...

一拜天地 第1 章:秦淮的秦,书墨的书,秦书 ...

  

夜色浓稠,夏日的夜里仍然带着太阳的余温,空气中充满了氤氲的青草味道,地上萤火虫划破夜色,天空苍穹之河闪闪流动,皎白月光映衬着一张苍白的脸,饶是还在昏迷,少年的眉头仍旧紧紧蹙起,蝶翼一般的长睫毛沾着泪珠微微颤动着,如同身陷梦魇。

梦里如若身陷地狱,浑浊的酒气,暴虐的碰撞,被撞在石头上的嵴背,被迫抬起的双腿。

“不要!我是男人,你,你放开我!”他步步后退,那个穿着军装的伪军却仍旧一脸猥琐的笑,将他的手死死折在身下,“你他妈闭嘴,要不是皮相不错,军爷至于找上你一个带把儿的!”

还有许多手在自己身上摸索,混乱中有人骂骂咧咧地催促着,“狗日的快点!又不是你一个人要玩,兄弟们都还等着呢!”

“妈的,一个男人你们也争着抢着,八百年没见女人了还是怎么着?”

伪军们的话愈发不堪入耳,秦书浑身颤抖着,困兽一般挣扎着,手指甲死死地扣在地上,最终齐根折断,终于昏了过去,昏迷不清的时候恍惚听见了枪声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大片大片的血腥味里,有靴子踩在落叶上的声音渐行渐近,那个人在他面前驻足良久像是在仔细打量些什么,“女人?”

“!”秦书勐然睁眼,浑身的疼痛早已麻木,他像是被什么人紧紧地抱在怀里,下意识就要挣扎,却被抱得更紧,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满是调笑,“小姐莫要挣扎,从马上掉下去了,爷可不再救你一遍。”

马蹄声嘈杂中,夹着一群人放肆的笑声,一个人在附近问,“三爷,你这样可就不仗义了!兄弟们花了好大功夫才从那群伪军手里给你抢了个女人,是要留着当压寨夫人的,你可千万别真把人弄丢了!”

“你他妈满嘴乱跑什么火车呢?你看三爷宝贝嫂子的样子,像是舍得吗?”另一个男人回了一句,骑在马上的马匪笑的愈发猖狂。

秦书下意识朝上看,正好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那个人轮廓极是深邃,英挺的眉眼不羁地上扬着,饶是夜色里,也感觉得到这个人灼热的目光,男人正对上秦书的眼睛,顿了两秒,旋即痞子一般笑起来。他天生带着一股邪气,穿着一身黑色短打,上衣衣领随意地敞开着,露出大片结实的肌肉,秦书被他充满侵略性的外表吓到了,挣扎的时候却牵动了身体某一处的伤口,刀绞一般的疼痛传来,疼痛混带着不堪一齐袭来,眼泪终于不受控制。

秦书自小家教极严,江南书香门第的公子,自小便知道沉敛方是大家之道,哭也不出声,只是咬着唇,将本就凉薄的唇瓣咬的发白,眼角通红,雾蒙蒙一片。

水三原还想继续逗逗他,见他委屈模样,就要出口的那些话突然都打住了,愈发觉得属下们的声音刺耳,朝他们呸了一口,“都给爷闭嘴!”

他这句话说的狠,下属们放肆惯了,听他上了脾气也不在意,倒是秦书微微发起抖来,水三眸色一暗,声音放轻,“你别怕,爷叫水三,刚才欺负你的人已经被处理了,你现在很安全。”

民国二十六年(1937),举国动荡,战火已然在沿海烧的如火如荼,西南腹地却仍旧平安,上海苏州接连沦陷之后,大批的难民涌入西南腹地,这片土地终于也不能苟延残喘装作一副盛世安平模样,路上随处可见尸殍饿骨,散兵游勇趁乱抢劫的事情也是常有。

苏州沦陷,秦书和父兄逃难到西南,一路上下来,终于只剩下他孤身一人,险山恶水却遇见一群伪军。

想来也是躲不掉的事情。

秦书不说话,水三见他不那么抵触了,又施施然补充道,“万事讲究个公平,总不能我自报了家门你却没个表示,好歹说说名字吧?”

水三低头打量着“她”,不得不暗自感叹这个人生的好皮相,长眉细眼,淡色的薄唇,下巴尖削,本来清清雅雅一副面貌,偏生在右眼角一颗红色的痣,平生几许妖孽,漂亮的有些刻薄了。虽说头发短了些,衣服也是一身长袍,但如今世道混乱,女扮男装也并不少见。

三爷心中喜欢口中便忍不住调戏,“啧啧,好久没见着这么好看的女人了!”

“你才是女人!”秦书的脸涨得通红,自然感觉到了水三直直打过来的目光,有些无奈地咳了两声,觉得他好像误会了什么。“秦淮的秦,书墨的书,秦书。抱歉,我不是女人,怕不能给你做夫人了。”

秦书把声音放的很轻,带着南方人的软糯,钻进耳朵里,挠的人心头发颤,甚至带了三分愧疚,但却干净的让人心生敬畏,秦书审时度势,觉得现在自己孤身无助,不能和这帮莽夫硬碰硬,还是得装可怜。

令他疑惑的是,听到这句话,土匪并没有太大惊愕,只是沉默了片刻,将他更仔细地打量一番,云淡风轻地哦了一声,随后又挑唇笑的邪气,再开口愈发认真语气,“爷希望你认清现实,今儿弟兄们都看见了,你已经不是女孩了,确实已经变成女人了……”

“……我!是!男!人!”秦书觉得自己刚刚瞎了眼才觉得这个男人很有压迫感,这简直就是个大写的智障啊!秦书觉得多说无益,果断地把水三的手放在了自己胸前,“你摸!”

水三有些忸怩地捏了捏,那一瞬间秦书明显感觉到他抖了一抖,秦书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安全了,谁知下一秒水三又反问他,“谁说压寨夫人只能是女人了?”

一旁的小弟们明显都支棱着耳朵听自家寨主和美人聊天,闻言赶紧帮腔,“这是三爷的山头,是要压寨夫人还是压寨少爷,自然是三爷说了算!”

另一个声音狂笑,“我说怎么胸平成这样!哈哈咱们黑灯瞎火没看清楚,把个男人扛回来了!”

秦书再次慌了神,想挣扎却被水三箍得紧紧的,二话不说就对着他的胳膊招唿下去,水三吸了一口冷气,像是动怒又像是开心地说,“若是见血了,爷可是要你赔的。”

危险的感觉扑面而来,还没等秦书反应过来,就被咬在了后颈之上,那里神经极其敏感,秦书几乎是下意识地哽咽一声,无助却带着莫名的诱惑,随后水三在他耳边轻轻补充一句,“完了,爷好像硬了。”

“混蛋!你耍流氓!”秦书的脸腾地红遍,到底是个小少爷,怎么比得上不怎么要脸的山大王

水三看他恼羞成怒,竟然笑了起来,快鞭打马,马吃疼跑的快了起来,一道痞气的声音传的极远,“回去拜堂喽!”

松涛起伏,四野辽阔,那是鲜衣怒马,最好的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