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烈驹 > 第50章 家长问题b[1更]/b

烈驹 第50章 家长问题b[1更]/b

  

【第五十一章】


    池聿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


    在陆斐然郑重声明之后,不管是花还是送花人都暂时不见了,“我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他肯定不会再来了吧。真是莫名其妙,他为什么会看上我啊?”


    我当年也是这样对你一见钟情的啊。邵城想,并没什么不可能的。


    “但愿吧。”邵城说,尽管他隐约觉得池聿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毕竟他和池聿是一类人,他了解池聿的心态。


    这时,邵城忽然收到奶奶的求助电话:“完了完了,邵城你赶快过来。老家这儿。”


    “怎么了?”邵城问。


    “你爸把苏护工打了,推了一把,苏护工头撞在桌子边,我带她去医院了,缝了三针。”


    邵城:“……”


    邵城和陆斐然说了一声,急匆匆赶过去。苏婉贞现在伤口已经处理过,倒不是特别触目惊心,虽然还是让邵城觉得邵丰益丧心病狂了。邵城一琢磨了一路也没琢磨出邵丰益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


    “他还要把苏护工辞掉!”奶奶愁眉苦脸的,“我不知道他是又怎么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找了这么好的护工照顾他,苏护工做的多好啊!”


    邵城想了想,也实在想不通,“我去问问苏小姐——”


    苏婉贞听了邵城委婉的问询之后,点头平静地说:“我知道是为什么。邵老先生也并不是无的放矢地乱发脾气的,还是事出有因的。”


    “那是为什么?原因可以告诉我吗?”邵城问。


    苏婉贞回答:“前天你们不在的时候,他向我求婚了,而我拒绝了。”


    邵城:“………………”


    这要是真的,他爸现在这个状态还能想着这方面的事,邵城是真心敬佩他了。


    邵城转头去问了邵丰益:“爸,你为什么要辞了苏护工?你知道找到一个那么好的护工有多么麻烦吗?都多少护工被你折腾走了……”


    邵丰益讥讽他:“连给父亲请个护工都不肯,你也真孝顺。”


    “就是因为苏小姐工作的好好的啊,你一直以来也很满意她,我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辞退她。你总得给我个正当理由。”


    邵丰益沉默了好半晌,“我就是突然讨厌她了。”


    邵城:“是因为她拒绝了你的求婚吗?”


    邵丰益拉下脸,沉声说:“不是。”


    邵城:“……看来是了。”


    邵丰益怒目圆瞪:“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吧?邵城,现在看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很高兴?”


    邵城试图安抚他:“爸,您这是何必呢……”


    邵丰益气愤地说:“她要是不想答应,那以前为什么对我那么好?说了不,第二天还照常来照顾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这女人太奇怪了。”


    还是你现在下半身瘫痪了还想着给我找新后妈比较奇怪吧?邵城在心底默默地想。“那是人家的职业操守,她是专业护工,当然要照顾你。”


    邵城去和苏婉贞斡旋谈话。


    苏婉贞倒很平静:“由你们决定吧。我是去是留都没关系。”


    邵城比较好奇一个问题:“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拒绝了我爸的求婚吗?虽然他现在样子挺糟的,但我们家还是很有钱的,比你辛辛苦苦给人护工要好多了。”


    苏婉贞说:“邵老先生只不过是因为伤病而产生了移情。而且,我也并不喜欢他。然而作为护工,我还是会坚持我的工作的。”


    邵城挺佩服她的,“你真是个好人。不过你知道我爸现在的情况,倒不是挑你刺,而是为了保护你,我想,你真的不方便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工资我会按照我们之前签的合约给你,剩下还没到的半年的工资和奖金也都提前给你,当做我们的感谢。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给你帮忙找新的客户。”


    双方都表示了满意,邵城很快把工资都给清了。苏婉贞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小箱子,现在似乎也只准备带个小箱子就离开。然而临走时,邵丰益突然跑出来,说不想辞退苏婉贞了,要求苏婉贞留下来。


    邵城警惕地说:“爸,你想做什么?我不会放纵你让刑事案件发生的啊?我们家够乱七八糟了,难道又要上社会新闻?”


    邵丰益说:“那只是个意外,我没有真的想害她的。你们现在为什么把我想的那么坏呢?”


    因为你现在很孤僻阴暗啊!邵城还是不松口,“不行,太危险了。”


    邵丰益不理邵城了,他直接面朝苏婉贞,语气柔软下来,“婉贞,之前的事是我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能留下来吗?”


    苏婉贞迟疑着,把提在手上的行李箱放了下来,“好的,邵先生。”


    邵城无言以对,“爸,下回你再闹着要辞退护工,我可就不管你了啊。”


    邵丰益嗤笑:“说的你好像真的有多孝顺天天关心我一样。”


    “我要去花园,婉贞。”邵丰益说着,别过头,眼角也不给邵城一个,像是眼不见为净。


    苏婉贞走过去,推他的轮椅,安静的一言不发,她之前也没什么遗憾悲伤的情绪,现在也没有留恋喜悦。邵城觉得她就像一口无波的古井,半点动静都没有,叫人揣摩不透。


    邵城目送苏婉贞推着父亲的轮椅的背影,邵丰益背对着他们,故意说给他们:“有些人是天天盼着我死吧。婉贞你说是不是?我现在这人不人贵不贵的,还不如死了呢!呵呵。”


    邵城觉得自己每个月有两天上赶着去给人骂,真挺贱的。


    他回去以后和陆斐然说了自己的郁闷。


    陆斐然安慰他:“久病之后心理扭曲了吧……唉……”又想起一件事,“我以后也要和他见面吧?”


    邵城不敢想象自己到时将要和路斐然结婚的事告知父亲之后,父亲会作何反应,他都怕陆斐然会有生命危险。“这事还是我来安排。”


    一般来说,爱上和自己相同性别的人之后,想要修成正果,最大的难题就是双方家长。刘女士是不在意,陆爷爷是努力在理解,他俩各自最爱的亲人并不成问题。邵城唯一能想到的阻碍就是自己亲爸了,且不容乐观。不过他觉得迟早能解决的,毕竟现在父亲在家也没有决策权了,再不高兴,也轮不到他做决定。


    陆斐然又说:“周末的时候一起回去看我爷爷吧,这次我们一起回去,有空吗?”


    提到陆爷爷,邵城就觉得上次跪青的膝盖仿佛又开始隐隐作疼了,“……当然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