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烈驹 > 第50章 情深几许b[2更]/b

烈驹 第50章 情深几许b[2更]/b

  

【第五十章·情深几许】


    池聿胸有成竹、胜券在握地等着陆斐然的回应,早先他也是想过要用浪漫的方法追求陆斐然的,然而知道陆斐然被包养之后,心境就有了点变化,那他也不必多认真了。反正他只是对陆斐然的皮囊一见钟情而已,估计也不会长情太久的。一个出钱,一个出色,是再公平不过的交易了。


    陆斐然真心有种听不懂人话的错觉,他匪夷所思地看着这个自信满满颐指气使的男人,正要回话,忽的瞥见池聿身后一个气冲冲走过来的身影。陆斐然怔了一下,紧张地肩背就僵硬紧绷,拔高声音,好像是在对池聿说话,“你做什么?!这是在公司门口!”


    邵城知道陆斐然是骂给自己听的,没敢继续走过去。


    陆斐然觉得池聿至少不是他们公司的,就算被追求,也不过是引起一些桃色绯闻而已,假如被人晓得他和邵城的关系,那性质就不一样了,他在公司是决计无法待下去了的。无关邵城,陆斐然是真的想要好好对待自己的工作,在事业上有所发展的,就算他大概一辈子都到不了邵城的高度。


    于是邵城不再靠近,只站在不远处,装成是在等别人的样子,隐约关注着这边的动静。他想着万一要是池聿敢对陆斐然动手动脚,他就是拼着暴露了被陆斐然责骂也是必须得上前去的。


    陆斐然看邵城不再走过来了,稍微安心一点。


    池聿看他的神情,转头瞧见了邵城,再转回来,若有所思地说:“哦?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的关系吗?是觉得不光彩,还是就算哪天分手了也不会被人知道?”


    陆斐然打断他:“我们不会分手的。”


    池聿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邵城这个人我也略有了解,包养小情人确实是他干得出来的。我记得以前有段时间他换人换的特别快,每次带出来的人都不一样。难道你是认真的?还是觉得他对你是认真的?”


    陆斐然肯定地说:“是认真的。”


    池聿笑他天真:“你是真相信世上有浪子回头这件事吗?大多数人只会成为浪子猎艳史的其中一个成就而已。大概是邵城对你说了什么甜言蜜语吧,你居然会信?像我们这种人,年轻的时候玩玩,到了合适的年纪就得找个门当户对的结婚生子。当经济基础不平等的时候,真的以为彼此的关系是平等的吗?而且你还是个男人,换成是女人的话,说不定还能母凭子贵,凭着孩子进门,虽然这种可能性也很小。不过你如果答应我的话,除了名分,我可以给你很大的自由和帮助,你现在正好也年轻,等过几年我们和平分手了,你也差不多有了事业和经济基础,可以慢慢爬进上一层的阶级。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不是吗?我也不会像邵城那样,说好听话哄骗你,那样太虚伪了,在商言商吧。”


    陆斐然气得笑了。


    池聿没怎么样,那声笑却像是一块烧红的碳掉在邵城心头。


    邵城大致听到了池聿说的话,他恍惚记起了,很久很久之前,他也是这样和陆斐然说的。不,那时的他比池聿还要恶劣,他甚至没有池聿说的这么明白,只是单纯地打算玩玩陆斐然而已,也没考虑过之后的事。实是愧天怍人。


    陆斐然说:“我不知道你关于‘包养’的定义是什么,但在我看来,我和邵城是正经地在恋爱。我虽然不富贵,但没有贫困到要出卖自己的*和青春。我有一百块,那我就给他五十,在你看来五十微不足道,可这是我的二分之一。我爱他,我也知道他爱我。”


    “你不了解邵城,你凭什么把邵城归成和你一样的人?什么玩意儿!”陆斐然气得肝疼,他一激动,本来就因为手术变得沙哑的嗓子更加破锣难听了,“你根本不知道邵城有多好!我年纪更小的时候就向他表白了,那时他虽然喜欢我却还是拒绝了我,那时因为他有作为成年人的道德底线和坚持,他考虑了我的不成熟,希望我能分辨清感情,这是他的正直;后来我再说喜欢他,他又一次拒绝了我,让我好好考虑社会和家庭的影响,希望我能有普通人的生活,不必遭受歧视和白眼,这是他的温柔;现在我们在一起了,他已经和我商量过结婚的事情了,还想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先说服我的长辈,他怕我会被伤害,想要一个人负担责任。——些所有事情我都是知道的。自始至终,他都不是用钱来追求……”


    说到这,陆斐然卡了一下,“呃,是我追求他的。……好吧,关键不是这个。关键是,他就算再喜欢我,也总是先考虑我。就算有时候他的做法出现了一点偏差,不过我依然能感觉到他的真心。他对坏人不会视而不见,而是正义果敢;在我奶奶去世的时候,是他一直陪着我让我振作起来;他明明准备拒绝我,但为了我的高考……啧,算了,高考的事就不提了……”


    陆斐然总结说,“你之前问我邵城出的是什么价钱?那我可以回答你,邵城给我的是他的爱,全部的爱。他甚至每每越过自己,先考虑我。你那样轻松的就说什么要出两倍的价钱,你确定你出得起?你连他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陆斐然讥诮地笑了一声,“还有其他的问题吗?没有的话,恕我不能继续奉陪。也请池先生你不要再继续浪费送花了,地球上多少人还喝不起水呢,这些辛苦浇灌出来的花是很珍贵的,你知道种出一朵这么漂亮的花需要耗费多少心血时间吗?”


    池聿被他这一长串地给镇住了,说不出话来,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眸中感兴趣的神采却越发明亮了,“陆斐然,等等。”


    “没什么好等,我的身旁已经有邵城了。我们会一辈子走下去的。我不会和你说再见的,我不想再见到你了。”陆斐然冷冷说,不再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陆斐然风一般快步走了半条街,总算是稍微纾解了一点胸口的闷气,站在他和邵城约好的路口等着。


    没过多久,邵城的车出现,缓驰停在他的面前,降下车窗,“上车吧。”


    陆斐然做到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


    邵城心情复杂,轻轻说:“我都听见了。”


    这时候陆斐然算是意识到刚才他冲动地都说了什么,那是把邵城都夸成一朵花了。


    邵城问他:“……我在你心里原来有这么好吗?”


    “才没有呢。”陆斐然立即反驳,脸颊发烫,“我为了打击那个姓池的,就挑着你好的说,还给你修饰夸张了一下。你不要太得意,以为自己没有毛病了。”


    邵城:“嗯。”他安静地听陆斐然说。


    陆斐然:“你每次有些重要的事情不和我商量,觉得对我好就做主了,这点我就很不高兴。”


    邵城:“嗯,我改。”


    陆斐然:“你对于‘对我好’的定义也有很大的偏差,毕竟我们到底是两个独立的生物个体,你怎么知道我会高兴不高兴呢。我知道以前你把我当成不成熟的小孩子,就是现在你还是觉得我不如你成熟有经验。但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告诉我啊。我是比你小很多,我刚毕业刚进入社会,唉,刚才池聿说的有些话也不是全无道理的。确实,我们好像是门不当户不对,但我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在你身边,和你般配得起。”


    邵城却像在叹气:“是我配不上你,我瞻前顾后、优柔寡断,还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你能忍受我,已经是世界上最宽容善良的人了。”


    陆斐然直接凑上去亲了他一口。


    邵城:“……”


    夜风从车窗的缝隙间流泻进来,浸着深深凉意。让邵城的脑袋也一点点清醒下来。


    邵城感慨,其实他上辈子完全也就是池聿那样的人,并没什么资格好鄙夷池聿。伤害别人的人,不被人用同样的手段伤害过,永远是无法体会到自己曾经有多过分的。他以前竟是有这样狂妄可恶吗?而且他是不是在陆斐然还没原谅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原谅自己了呢,觉得自己已经补偿的够多了……他是不是……有卑劣地为自己的付出感动呢?


    邵城忽然很随意似的地问:“假如我也和那个池聿一样,一开始用强硬的手段和钱财来追求你的话,你还会爱上我吗?”


    陆斐然斩钉截铁地说:“当然不会啊!”


    邵城沉默了片刻,“如果我那样做了以后,再附小做低、费尽心机地讨好你补偿你呢?你会原谅我爱上我吗?”


    陆斐然想了下,回答:“不会。……你问这个做什么?”他转头看邵城。


    邵城没有回头,专注地看着前方,像是在凝望着某个遥远的地方。那是一片漆黑的夜色,深不见底。


    他轻声说:“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