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 > 第28章 同房

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 第28章 同房

  

 距离十二中不远处的某烧烤店里, 此时正坐着满满一桌子的学生,他们虽然同坐一张桌子, 却明显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拨人, 且一个个神色各异,似乎有些尴尬, 又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这时候有十二中的学生在场,就会认出这正是他们学校最出名的两大对立(划掉,曾经的)团体, 重点班的林遣和他的朋友, 以及后进班的郑凭轻和他的小弟们。


    而见此情景的十二中的同学大概也会“呵呵”一声,露出被欺骗感情的表情来吧。


    要知道这两个小团体当初在学校里可是出了名的水火不容, 他们一同出现的场合大概率会发生冲突, 十二中的学生谁没吃过他们的瓜,拉过他们的架。


    没想到不过短短一个暑假不见,这些不靠谱的男同学, 居然说和好就和好了!


    这让那些曾经真情实感为他们站过队加过油的同学们情何以堪!


    不过, 十二中的同学们并不知道,其实两个小团体的成员自己也还是茫然的。


    这是高三第一次月考结束的下午,十二中很贴心地把考试时间安排在周六,让高度紧张的高三同学考完可以休息一天。


    而这两帮人会一起出现在烧烤店里, 还得从开学第一天说起……


    那一天……那突如其来生硬转折的一天的事就不需要重复了, 当时董铭恩为了膈应林遣, 故意让他请客,没想到林遣爽快地答应了, 然后月考前几天,林遣又主动提起这事来,并把时间定在月考结束当天,说让补课小组的同学们一起放松一下并联络感情。


    得知要和对方团伙联络感情的小组成员们:“……”


    扪心自问,难道我们不是只是互相利用的塑料补课情吗?


    此时坐在一张桌子上,大家依然心情复杂。


    眼看着两位大佬的感情日渐升温,并开始往形影不离的趋势发展,甚至坊间还在流传着他们两个公主抱的照片,两个小团体由爱生恨的传说也在学校里逐渐传开,事到如今,不管哪边的人都已经没有底气辩解他们真的不是朋友,他们其实只是互相利用罢了。


    甚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难免偶有怀疑,自己是不是和敌军在天长日久的相处中产生了不该产生的感情?


    不过,也有人的心情复杂得很不一样,坐在董铭恩旁边的苟新豆同学全程安静如鸡,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我是谁,我在哪”的气息。


    他如果早知道董铭恩不怀好意地邀请他一起去“吃大户”的大户是林遣的话,他绝对打死都不会来的。


    董铭恩有些扭捏地看了许瑶几眼,轻咳几声掩饰内心的尴尬:“点餐、点餐。”


    因为月考临近,董铭恩他们几个最近终于有了些许紧迫感,认真地看了几天书,并破天荒地主动向补课小组的老师们求教。


    不过让董铭恩困惑的是,每次他找许瑶问问题的时候,许瑶虽然解答得很用心,但过程中总是时不时用奇怪的眼神瞄自己。


    好像有点期待,又有点幽怨。


    导致董铭恩不得不检讨自己问的问题是不是真的太愚蠢了。


    后来董铭恩憋不住偷偷和娄星光诉苦,才发现原来娄星光也有同样的烦恼,说他问江庭俊问题的时候,江庭俊也一直用怪怪的眼神看他,好像是一种既期待又心酸的感觉。


    于是大娃和二娃两人陷入了深深的对自己的智商的怀疑中……


    尤其是期间八班的张凡凡也过来问了几次问题,还重新划了复习重点,认真刻苦的态度让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董铭恩他们产生了一丝丝惭愧。


    此时对着许瑶,董铭恩还有些心虚,默默地菜单递给许瑶:“你先点。”


    许瑶瞄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接过了菜单。


    董铭恩:“……”又来了又来了,都考完试了为什么还用这种眼神看他!


    许瑶点菜十分豪迈,还没等其他人提意见就飞快点好了超额的份量,等他点得差不多了,董铭恩又对服务员道:“再来一打啤酒,冰的。”


    郑凭轻忍不住皱眉:“高中生喝什么啤酒?”


    董铭恩懵逼:“老大,你自己不也喝吗?”


    娄星光接道:“你不是常说喝醉才好吗……”


    郑凭轻:“……”再次被迫回忆放浪不羁的高中生涯。


    郑凭轻面不改色:“现在起不准喝了,高考完再说。”


    董铭恩:“……”高考真是泯灭人性。


    林遣见他们几个委屈巴巴的样子,想了想,说道:“要不就喝这一次吧,接下来就要等到高考后才能喝了。”


    男朋友发话,郑凭轻自然无条件附和,于是勉为其难道:“那行吧,只此一次。”


    董铭恩欢呼一声,继续去点啤酒了,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苟新豆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瞄了郑凭轻一眼,正好看到郑凭轻把头靠到林遣颈边问:“你呢?老样子?”


    苟新豆:……啊,眼睛有点痛。


    林遣还没回答,坐旁边的许瑶耳朵先动了一下,没想到郑凭轻现在和阿遣说话都能用上“老样子”这种词了。


    许瑶心中哼了一声,有些不服,决定用行动证明自己依然是最了解林遣的发小,于是当即起身:“阿遣,我去给你拿瓶可乐!”


    遗憾的是林遣虽然重新拥有十七岁的身体,内心却已经是一条贪生怕死的养生灵魂,连忙阻止他:“不了,我要柠檬水。”


    正好郑凭轻同时和店员说道:“拿一壶柠檬水过来吧。”


    许瑶:“……”


    许瑶自暴自弃地继续往冷饮柜的方向走:“我自己喝。”


    苟新豆同学内心对许瑶产生了淡淡的同情,充满怜悯地给他递台阶:“我也要一瓶可乐。”


    董铭恩一巴掌拍他肩膀上:“喝什么可乐,跟我们喝啤酒。”


    许瑶内心不由得一阵心酸,走到一半又拐了回来:“那我也喝啤酒吧。”


    董铭恩他们一开始接受林遣的请客还有些别扭,内心也不是没有想过来了以后就走个过场算了,但是他们经历了一个月枯燥沉闷的补课生涯,好不容易放风了,又是美味当前,最终没能把持住,不多会就真香真香地吃了起来。


    而且大概是怀抱着这是高考前最后一次喝酒,一定要喝个痛快的想法,他们几个都是敞开了喝,中途叫服务员加了几次啤酒。


    重点班的几个人本来都是不喝酒的,但是许瑶率先加入了他们,最后不知怎么稀里糊涂都喝了起来。


    等两个喝着柠檬水的养生中年灵魂反应过来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们的小伙伴已经全部喝高了,万幸他们中没有酒品特别不好的,只是一桌子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混着坐,不复开场时候泾渭分明的样子,曾经水火不容的两拨人勾肩搭背,嘴里叽里呱啦各自说着胡话。


    董铭恩给许瑶讲述自己的童年悲惨故事:“有一次放暑假我不想做作业……就、就故意把暑假作业丢了……结果、呜——还没开心两天,我妈……我妈给我买了一份新的……然后,我的班主任听说我作业丢了……专门又送了……送了一份过来……呜呜呜——那个暑假、我、我做了两份作业……”


    迷茫的许瑶并不能理解他的痛苦:“两份、份暑假作业……不是、不是一下子就、做完了吗?”


    董铭恩脑袋磕到许瑶脖子上:“……哪有、哪有那么快……”


    说着语气又委屈了起来:“你……为什么老是那样看我……是不是、是不是鄙视我做题、做题慢……”


    傅宜飞也喝得迷迷糊糊的,听了个话尾,复读机一样重复道:“慢……太慢了……”


    许瑶却不承认:“谁……谁看你了……”


    董铭恩突然倔强:“你有!”


    他说着努力模仿许瑶的眼神,然而混沌中的他并不能复制许瑶眼神的精髓,最后变成了呆呆地瞪大眼睛盯着他。


    神奇的是醉得神志不清的许瑶居然读懂了他的眼神,控诉道:“我给你补、补课……为什么、为什么你不送我礼物!我、我心里不平衡……”


    董铭恩茫然:“啊……?”


    苟新豆稍微好一点,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过时不时摇晃自己的脑袋:“假的,一定是假的。”


    林遣和郑凭轻对视一眼,两人同时:“……”


    林遣道:“让他们这样子回家,我觉得不妥。”高三学生在外面集体喝醉,尤其是重点班的几个可都是家长眼中的乖宝宝,这样回去父母估计要疯。


    郑凭轻也对这些不懂节制的年轻人很无语,想了一下道:“都带我家去吧,跟他们父母打电话说今晚不回去了。”


    林遣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于是两人逐一打电话告知了小伙伴们的家长,亏得他们两个在家长中都是有口皆碑的人物,没有受到什么怀疑,随后叫了车,把这伙醉鬼集体运送到郑凭轻的大房子去。


    也幸亏郑凭轻家里大,成功地接收了这么多人,就是这些醉醺醺的家伙不好搬运,中途还有手舞足蹈的,有吐出来的,把屋子搞得一片狼藉,好不容易把人搬进了房间,林遣和郑凭轻都累得不轻,把他们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危险之后就不管他们了。


    郑凭轻倒在沙发上翻白眼:“真是上辈子欠了他们。”


    林遣笑道:“可不是。”


    郑凭轻哼了一声:“不管他们了,我们也去休息吧。”


    林遣点头,问道:“我睡哪个房间?”


    郑凭轻摊手:“现在屋里就剩一个空房间了。”


    林遣很冷静,看着沙发问:“那么,我们谁睡沙发呢?”


    郑凭轻也很冷静:“一起睡沙发也行。”


    还补充:“反正叠着睡,空间也够。”


    见他这么坚决,林遣也不勉强,施施然道:“那就一起睡房里吧,希望你别后悔。”


    ……


    隔天一早,许瑶的生物钟让他悠悠转醒,他茫然地看着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以及虽然不陌生但是却让他大吃一惊的……床伴。


    他和娄星光正躺在一张床上。


    许瑶:!!!!!


    还在宿醉状态的他把娄星光摇醒:“醒醒,这是哪里?”接着又慌慌张张地跑出房间,看着陌生的环境,许瑶整个人都是懵逼,他一边按着跳个不停的太阳穴一边去敲其他房间的门:“你们在里面吗?这是哪里啊?”


    “江庭俊——傅宜飞——潘启博——你们在吗?”


    “阿遣——你在哪里?在吗在吗?”


    许瑶的大嗓门成功把沉睡中的其他人唤醒,房间门一个个打开,大家或衣衫不整,或形容憔悴地扒着房间门探出头来,董铭恩还打了个隔夜的酒嗝,睡眼朦胧地说:“一大早的,吵死人了……”


    许瑶头痛欲裂:“还睡呢,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啊?”


    他这一说大家才注意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一时茫然,不由得面面相觑了起来。


    这时最后一个房间的门打开,林遣神清气爽地走出来:“别慌,这是郑凭轻家里。”


    许瑶:“……”


    紧接着郑凭轻也从门里探出头来,脸上顶着两个惊人的黑眼圈,充满怨气地说:“请你们安静点好吗,我一晚上没睡呢……”


    其他所有人:“……???”


    刚从厕所出来的苟新豆:!!!!!


    还好他上完厕所了,不然还不得尿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