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当年万里觅封侯 > 45、45

当年万里觅封侯 45、45

  


    钟宛不是不想早早去见郁赦, 他实在是被绊住了脚。


    宣璟打上门来了。


    昨日林思替他往城外跑了一趟, 林思怕钟宛心急, 没套车,自己骑马走了个来回, 纵然身子好也累着了, 转过天来起的晚了一点,这边刚起了床, 外面宣璟就已经进府了。


    林思披上衣服就窜进了钟宛屋里。


    “你……”钟宛也头疼, “躲着算什么?不去跟他说清楚?”


    林思眼睛发红,摇了摇头,比划:殿下不一定是为了寻我,就算是,我也没脸再见他。


    “你占了人家便宜, 你当然不好意思!”说是这么说, 钟宛一向护短,不会逼迫林思什么,低声吩咐,“去宣瑜院里。”


    宣璟最多闯一闯钟宛的院子, 宣瑜那边, 尤其是宣从心那边,他是不会擅闯的。


    钟宛整了整衣冠,迎了出去。


    钟宛把林思的事在腹中打了几个来回,备好了应付宣璟的话,不想宣璟开口先大怒道:“造谣郁赦的事, 是不是你做的?!”


    钟宛被问懵了。


    时隔多年未见,钟宛怎么也想不到,同宣璟重逢时先要辩驳这件事。


    钟宛按着规矩要给宣璟行礼,宣璟恼怒道:“你少来这套!”


    钟宛叹口气,也懒得行礼了,摆摆手让人给宣璟上茶,尽量带着点儿下位者的谦卑,“不知四殿下说的是什么?我这些日子闭门不出,并不知道外面出了……”


    “别跟我装!宣琼让人扣了顶黑锅摘不下来,现在来找我的麻烦,同父皇告了一状,说是我在他府里安插人手,说是我在隔岸观火,引着他和郁赦鹬蚌相争。”宣璟气的要跳脚,“我思来想去,这事儿多半就是你做出来的!”


    钟宛:“……”


    事是钟宛做的不假,但钟宛只做了个“十五”,前面那个“初一”是谁的手笔,钟宛是真的不清楚。


    钟宛真心实意道:“我确实不知道。”


    “你以为我信?”宣璟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郁赦房里的事,也就你知道,不是你说的还能是谁说的?”


    钟宛闹心,这么多年过去了,宣璟怎么还是这么蠢?


    钟宛一边想着怎么尽力客气的把宣璟轰出去一边客气道:“郁小王爷那些隐秘的事,我无从得知。”


    “呵……当初他买了你去,跟你不清不楚的在一处住了半年,你现在说你清白谁信?”宣璟鄙夷的看了看钟宛,“你那个毛病是不是还过人?自己有就算了,还能传给别人,弄的……弄的别人也那样!”


    钟宛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外面……宣璟带来的人并不多,把他扣下打一顿不难,就是事后不好料理。


    钟宛决议不跟脑子少根筋的人计较,一笑:“或许真能传人,那殿下在我这呆着,怕也不好。”


    宣璟警惕的看了钟宛一眼,皱眉:“你少看我!我跟你们不一样!没那毛病。”


    钟宛点头:“希望是吧,殿下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谁问你了!我已料到是你做的了,我这是来申斥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担,少推到我身上来!”宣璟气不打一处来,“我跟宣琼可不一样,他忌惮着郁王府这个外家,我可不怕!”


    钟宛看着宣璟,替他演的累,钟宛还惦记着去见郁赦,十天才能见一次的,由不得这么耽误,叹气道:“殿下……你特意来一趟,到底是想说什么?”


    宣璟被钟宛说破心事,一时哑口无言,勉强喝了一口茶后才皱眉道:“林思呢?快点把他交出来!”


    钟宛眸子微微一动,道:“前几日,他确实来了一趟。”


    宣璟眼睛一亮,钟宛继续道:“但没落脚,他同我说,他言行失当得罪了殿下,被殿下轰出来了,然后就走了。”


    宣璟呆了:“去哪儿了?”


    “不知。”钟宛反问,“殿下不是说不想再见他了吗?”


    宣璟语塞,含混道,“他知道我那么多事,我怎么能放纵他乱跑?”


    钟宛点头:“那无法了,他当时失魂落魄,前言不搭后语的,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就走了,并未告知我要去哪儿。”


    宣璟疑虑不定的看着钟宛:“真的?”


    钟宛坦然道:“不瞒殿下,我也在寻他。殿下若找到了他请告诉我一声,也让我放心。”


    宣璟沉默片刻,烦躁道:“等找着再说吧。”


    钟宛看了宣璟片刻,道:“殿下,当日,你曾要赎我出狱……”


    “你可别多想!”宣璟忙高声道,“我那会儿年轻!脑子一时犯浑才起了那糊涂念头!我可一点儿都不想碰你!就算买了你,八成也是把你打一顿,再给你个安身的所在就罢了。”


    钟宛莞尔:“我知道,我一样领情。”


    宣璟悻悻,“我当时真的就只是一时兴起,银子还没筹好,先被我母妃教训了一顿就算了,过后又被郁赦质问,我招谁惹谁了……”


    钟宛倏然看向宣璟,“郁小王爷质问殿下?”


    “啊。”宣璟鄙夷道,“疯子从小就是疯子……”


    钟宛心跳微微加快,道,“还请殿下细说。”


    宣璟厌恶的看了钟宛一眼:“我做什么要说他的事?”


    钟宛压着火,“若我得着林思的消息,我会马上派人告知殿下。”


    宣璟脸色一僵。


    宣璟捏着鼻子回想了片刻,同钟宛说了,又道:“你说说,他这疯病是不是从小得的?寻常人能做出这种事来?我从早就跟我母妃说了!他从小就不对劲儿!我还要跟父皇说,可父皇偏心,不听……”


    钟宛没心思应付宣璟了,他起身,魂不守舍道:“殿下放心,一旦有林思的消息,我就……我就马上派人告知殿下。”


    宣璟不满钟宛突然给自己下了逐客令,但一想自己还有正事要做,没跟钟宛一般见识,冷哼了一声就走了。


    钟宛在院里找了两圈,寻不着林思,估计他躲了,没再找他,让仆役同宣从心交代了一声,自己出了门。


    郁王府别院,钟宛一下了马车就被人迎着催着请进了内院。


    “钟少爷你可来了。”冯管家急了满头的汗,小声道,“世子从早上开始时不时的就问几时了,方才不知怎么了,又问了一次时辰后,突然动了怒,那眼神都不对了,恍惚间……世子突然问,还有没有寒食散。”


    钟宛心头一紧,“你没给他吧?!”


    “当然没有!府里早就没那种药了,我们王爷当日来回查了几次,京中也早就没卖的了,但那药不少大夫都会配,世子要是想要,必然能弄来。”冯管家苦道,“钟少爷,世子有两年没吃过那东西了,你可别折腾他……这比以前还疯可不行。”


    钟宛皱眉:“府里突然来了人……我知道了。”


    冯管家退下,钟宛自己进了书房。


    郁赦在看书。


    郁赦右手拿书,左手搭在书案上,左手食指快速的敲动桌面,似在焦虑什么。


    钟宛轻轻吐了一口气,低声道:“世子。”


    郁赦左手掌心按在书案上,不动了。


    郁赦头也不抬,面色如常,沉声道:“来的这么早?”


    钟宛嘴角微微挑起,心里却疼了下。


    钟宛想了下,道:“原本想更早来的,可四殿下突然来我们府上了,没法子……耽误了一会儿。”


    不知是不是钟宛的错觉,他感觉郁赦眉头舒展开了一些。


    郁赦依旧看着书,问道:“宣璟找你做什么?”


    钟宛自己坐下来了,道:“前两天有些关于世子的流言,四殿下觉得是我传出去的。”


    郁赦淡淡道:“不是你。”


    钟宛哑然:“世子知道是谁做的了?”


    郁赦合上书,“你手疼吗?”


    钟宛右手上还缠着白布,郁赦皱眉,将桌上的一个小瓶子往前推了推,“伤药……大约比你府上的好。”


    伤药旁边还放着叠好的白布,钟宛一并拿了。


    钟宛坐下来,自己拆了右手上的布放在一边,单手拧开药瓶,他左手没右手灵活,洒出了不少药粉。


    郁赦远远的看着。


    钟宛不甚在意,往右手掌心撒了些药,落在了身上不少,药粉散出一股苦气,钟宛打了个喷嚏,郁赦不满的看了过来。


    钟宛抖开干净的白布,用牙咬着一头,左手拿着另一头,一道道的往右手上缠,一不小心牵动了右手的伤处,钟宛吃疼,皱眉“嘶”了一声,郁赦忍无可忍一般,起身走了过来。


    钟宛想笑不敢笑。


    郁赦拍开钟宛的左手,自己给他包扎,钟宛看着郁赦,想起了宣琼方才说的话。


    七年前,钟宛吃药装病时,同郁赦冷战了数日。


    那些日子郁赦脾气也不大好,整日冷着脸,在宫里遇见了宣璟,宣璟那个不会看人脸色的傻子偏偏凑到郁赦跟前,阴阳怪气的问他同钟宛如何了。


    郁赦起初没理会,宣璟非要嘴欠,同郁赦说:“你要是玩腻了,就把他给我,大不了我折半银子给你就是了。”


    少年郁赦勃然变色。


    宣璟头回见郁赦这么生气,吓了一跳,以为他要跟自己动手了,但郁赦没有。


    当日,听史太傅讲课时,在被问到“伦常乖舛”何如时,十五岁的郁子宥起身,当着众人的面,走到宣璟面前,怒斥宣璟不兄不友。


    郁子宥义正词严,掷地有声,将宣璟骂了个哑口无言,史老太傅都惊了,忘了自己今日要讲些什么。


    钟宛抬头看着郁赦,小子宥,你当日还敢说你没动心。


    郁赦让钟宛将手腕搭在他手心上,低头替钟宛包扎好,一脸不快:“行了。”


    钟宛微微活动了下右手手指,郁赦缠的不松不紧,刚刚好。


    钟宛想着那个一本正经的小少年,心里一阵阵抽疼。


    “世子……”钟宛抿了下嘴唇,轻声道,“今天,不亲吗?”


    郁赦没料到钟宛突然就说这个,愣了。


    钟宛清了清嗓子,低头摆弄自己右手上的白布。


    钟宛低着头,听郁赦不可置信的从牙缝里一字一顿的往外挤:“青、天、白、日……”


    钟宛闭眼咬牙,完蛋,又说错话了。


    钟宛尽力表现的自然点,不等他说话,郁赦似无奈似愤懑道:“钟宛……你吃不够是不是?”


    钟宛没绷住,耳朵倏然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