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REMIX(混音人生) > 第 65 章

REMIX(混音人生) 第 65 章

  

我无法控制自己换气的频率,心跳得杂乱无章。


柔和的灯光从我正上方直打下来,镜面反射了一部分,另一部分被幽深的瞳孔所吸纳。


我不承认,抑或是不愿为了无用的矜持而否定和违抗那份吸引,想要回应,语言或肢体所能传达的东西却终究有局限,我想自己已经被囚禁在了这个被掌控的身体里,完全堕入他手中了。


他在我唇角厮磨,亲吻却迟迟不肯落下来。


正当我心生动摇,就被一阵恰逢其时的敲门声打碎了快要成形的欲望。


“老流氓!!敢在我更衣室里乱搞看我不活撕了你!!!”


……


真是强有力的一记打击。


去柜台付全款的时候我一路低着头,没有勇气直视狂翻白眼的裁缝老板。


“衣服挺合身的。”


宫隽夜摸摸下巴,笑眼狭长地瞧着我。


“手感也不错。”


我是该回去修身养性,学会不要在诱惑面前迷失心智。


离开裁缝铺,把装着西装的手提箱放在车后座,宫隽夜问我,晚上吃什么。


我没怎么想,提议带他去我常去的那家店喝粥。


鉴于闹市区停车位难找,我们把车停在步行街外的地下停车场,再慢慢散步过去。


白昼与夜晚的交替时段,漫天都是绛红的火烧云,路灯还没亮起来。我们俩走得步伐均匀,他垂在身侧的手总不时的碰到我的小臂,偶尔毫无动机的对视都让人一阵快乐,找不到缘由。


晚上六点,粥铺一楼坐着不少刚下班的白领,几桌穿制服的青年聚在临门的角上,有说有笑。


我们俩走进去,找了对面的位置,桌子窄窄的,擦得锃亮干净,墙上贴着年代久远的画报。


店主和服务生都看我面熟,笑颜和悦地递上菜单。我点了一小锅粥和一份毛蟹炒年糕,他又添了一笼烧卖。


等上菜的空余时间里,我跟他说起费娜邀请我去配唱的事。


我对既得的东西时常会冒出这种基于自卑的隐忧,思绪更是被纠缠了一路。大约是得来太不费功夫,让我觉得欠缺有凭有据的实感,仿佛下一秒这些就化作泡影,成了空欢喜一场。


不过幸好,如今我身边有了可以诉说的对象,哪怕不是事无巨细的同他分享,我知道他会在这样的时刻扮演好经世者的角色,给予我中肯的建议。


可见我一直对他有种盲信的仰慕,小时候就是;尝试着向他诉说这种困扰,心中也不是没有忐忑。


“嗯……”


我说的过程中他听得很专注,手指轻叩桌面,“老实说,在你来之前我特地找人调查了费小姐……不是猜忌,这是我的行事准则,你知道。”


我点头。


“她没说谎,是要找你合作,值得信服。”


他看了我半晌,伸手摸我的额发,“对自己有点儿信心,你能比现在做得更好。”


粥和炒年糕端上来了,他挪开手,嘴里嘶嘶呼呼的,“好烫。”


“你当心点。”我刚捉住他的手腕,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不堪入耳的谩骂,还有女人的惊叫和肢体冲突声。


看样子是有混混在街上打起来了。


要说这种景象在整片旧城区都屡见不鲜,我以前居住的那条街治安相对好些,这边则是三两天就要生出些事端,管事儿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情况宫隽夜应该比我清楚。


他背对着大门,回过头朝外看了一眼。


粥铺里其他的食客也被吸引了注意,随后便埋头凑在一起,窃窃地说,吃完快走啦。


像是对应他们的话,打架的人就近抄了店里的板凳投入混战,服务生是个胆小的年轻女孩,敢怒不敢言,行人也都尽量绕远了走,唯恐惹祸上身。


我不知道坐在我对面的男人想干什么,他逆着光,拿手机靠在耳边,继续喝粥。


“喂。”


电话接通了,他放下勺子,用筷子头扎了一块圆滚滚的年糕,“你们大哥呢。”


“给他带个话,离他二百米远的地方,有几个闹事的麻烦他处理一下。对,现在。”


他又吃起烧麦,趁热剥开透亮的面皮,咬了一口合着肉馅儿的糯米。


不到一分钟,两辆厢型车横冲直撞的豁开人群,成两面夹角把厮打着的混混围在中间,车门轰然撤开,钻出几个手持砍刀的彪形大汉,那几个互殴的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摁倒在地,一顿暴打,半死不活的拧着脖子塞进了车里。


宫隽夜还在喝粥。


他看上去异常的清新脱俗,不理会尘世的纷扰,吃得斯文,吃得雅致,吃得物我两忘。


我被这种超然的意志力深深震撼了。


不愧是道上混的男人,下盘真稳。


两车人扬尘而去,小型交通拥堵也恢复了正常秩序,我们临桌的人都看傻了。


宫隽夜吃饱喝足,开始专心伺候我,夹了一块卖相肥美的毛蟹到我碗里,说,“看你瘦得,来年得把你喂胖点儿。”


我沉默地望了他一眼。


“那你跟我一起吧,相互监督好好吃饭。”


“成。”


说是三天之内给费娜回话,事实上在回家途中我就拿好了主意。


宫隽夜在我的事情上也没想介入过多的干预,但我从心底里坚信,我不怕输,不怕错,不怕跌落,因为他会接住我。


下车前我吻了他,给丢弃在更衣室里的妄想做一个补偿,技术仍显拙劣,但比上次老练了些。


他很欣慰,意犹未尽地揉揉我的嘴角,“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教你哦。”


“……我不想学。”


我站在人行横道上,晃荡着手提箱,“你回去吧,我在这儿等夏皆。”


他手撑着座椅,看了我一会儿才说,晚安。


我立时没说得出话,光觉得心一下子就软了。


“路上小心。”


——假如能给理想的生活多增加一个定义,我希望睁开眼之后,闭上眼之前,每天都能见到他。


喜欢。


只是喜欢还不够。


我把手从车窗里抽回来,想目送他离开。


身后忽地响起一个女人熟悉的呼唤。


“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