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REMIX(混音人生) > 第 33 章

REMIX(混音人生) 第 33 章

  

周二傍晚,我和李谦蓝、乔馨心一起翘掉了晚自习。


    因为三个人同时请假实在太像团伙作案了,我们干脆省略了这个繁琐的步骤,直接跑。


    决定要逃课的时候我还屡次向乔馨心确认,学霸女神,你这是要加入坏学生的行列了吗?


    她背着吉他混杂在学生里看着有点儿显眼,闻言从身后挤了挤我,低声说,快走。


    李谦蓝一声不吭的时候倒是正经得很,逃课都逃得特别风度翩翩。


    我们三个跟做贼一样混进了放学的初中部里,被初中生们夹着稀里哗啦的涌出了校门。


    今晚就要登台比赛了。


    只一想到这个事实就让我胳膊上汗毛都立起来了,但凡体毛再旺盛点儿,坐在粥店的刚开的空调下面,那就是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么隆重的事儿,之前本应该吃个大餐什么的,我们却还是选了最喜欢的海鲜粥,而且听何胖子说开嗓之前不能吃太油腻的,免得影响发挥,粥这种口感温和无刺激的食物正合适。


    两分钟前他还发短信来说,已经在酒吧等着我们了,一小时后一起出发去黑礁19号。


    我又开始紧张了。


    明明李谦蓝拿乐筱雅那个事儿挤兑我的时候还没这么绷的。喝进嘴里的粥还是和往常一样好喝,米粒煮得又软又糯,海鲜的咸香都融进去,我却一点儿滋味都没咂摸出来。


    “你就那么不喜欢人家啊?”李谦蓝还在对面叼着一条螃蟹腿数落我,“至于让人家一路跟到酒吧拽着你哭么。”


    “夏息我这些年一直觉得你……怎么说呢,在这方面尤其的冷感,”他皱着眉毛,好像被烫了舌头,“不是你活不活泼爱不爱说话这方面,这是性格,你就是对男女关系好像没什么概念。”


    “是啊,我不喜欢女的嘛。”我说。


    “啊?”饭店里太热闹,他俩都没听清。


    “我说,我不喜欢的人,也没有非要表示出喜欢的必要。”我把空碗往前面一推,伸出两根手指指着自己的眼睛,“谦蓝你跟馨心在我眼里是一个物种,懂么。” WWw.5Wx.ORG 


    乔馨心被噎了一下,用手里的纸巾掩住嘴。可能我突然把她跟男人这种五大三粗一身毛的物种划为同一阵营,让她有点难以接受。


    “而且有我妈那么个绝世美女天天在眼前晃,我真未必看得上咱们班那些小姑娘。”


    说完这句话,我看他俩手里都提着东西,就顺便去柜台把钱结了。等找零的过程中他们已经吃好了走过来,李谦蓝在后面拎着我的书包,附和道,“也是。”


    “这么说你喜欢年纪偏大点儿的啊。”


    我想了想,似乎是挺有道理的。


    “嗯。”


    到了酒吧刚过六点半,何故看上去在那儿坐了好一会儿了,盛在小茶杯里的观赏盆栽被他亵玩得有点蔫儿,三个人扯开凳子往他面前一坐,他歪头看看,冲我们推过来三小杯酒。


    我们仨都一愣。


    店里最小号的杯子,女孩子也能一口喝掉,并且玻璃杯口抹了一小撮细盐,这种喝法我不陌生。


    见我们都等着他的下文,他摆摆手,“酒壮怂人胆,喝。”


    这句话正中我的死穴。我顺着他的手看了眼时间,心一横,端起杯子一仰头灌下去,喉咙倒是没太大感觉,酒一滑到胃里,便从一个中心点呈辐射状向周围蔓延,体温也跟着向上攀升,可又不到火烧火燎的地步,不难受,有点飘忽的舒服。


    效果拔群。


    那两人喝完的反应也跟我差不多,我可亲可敬的老师何故先生豪迈的站起来,搂着我们三个的肩膀往外走,吼了一声,“征服星辰大海去吧!”


    我莫名其妙的被他喊得热血沸腾。


    他开车带我们去黑礁19号,这次比赛的场地,就位于夏皆打断我的腿也不让我去的红灯区。


    我坐在后座把耳机塞上,选了一首旋律最风骚的歌,小号声一吹起来,我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压制不住。


    热。


    兴奋。


    嚣张。


    坐在另一边的乔馨心把校服外套脱了,里面是一件黑色T恤,有点腰身的款式,平时根本没见她穿过,这样一看她身材出人意料的好,瘦而不柴,有种骨肉匀停的味道。


    下面是短裤和马丁靴,她脱了衣服把吉他放在腿上,解开了在学校里规规矩矩的马尾辫,黑发像泼墨似的散落下来。我对她比了比拇指,“好看。”


    “你刚还把我当男人。”她耿耿于怀。


    “……我收回。”


    李谦蓝还在副驾驶临时抱何故的佛脚,“何老师……我好像忘了混音器怎么用了……”


    “那你现在跳车吧!”何故握着方向盘吼回去,“爸爸脸大也不够你丢的!”


    我闭上眼睛听了一会儿歌,那驱不散的燥热还没下降的意思,偶尔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窗外,七点多的天色泛着浓烈的酒红,搭配着耳机里的爵士钢琴,有种让人沉醉的美妙。


    下车的时候,李谦蓝说我走路姿势都变了,每迈一脚都带着拍子。


    我对他笑,即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往嘴里塞了个泡泡糖,动手把帽檐转到后脑勺,顿时就有一道光掠过我眼前,和第一次的时候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只有我不是那时的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