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REMIX(混音人生) > 第 25 章

REMIX(混音人生) 第 25 章

  

 他走进来,这个事件的发生没有给我过渡的时间,所以一切感觉、遐思和执迷的念头一瞬间都迸发出来,我没有办法全顾及到,只能维持着与平时无差的表情和肢体动作,站在那儿,这是我最擅长的。


    他身旁有他的同伴,其中一个我还有个粗浅的印象,是那个姓周的助理,另外几个则是见都没见过的、气质非凡的人,要说我长时间在酒吧工作,三教九流的人都遇得到,并不至于被分散太多注意力。我端着盘子从他们身边经过,听见后面何故的声音:“哎哟,最近来得挺勤快么宫少。”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答。


    “呸,你他妈把老子这儿当正经地方啊,由不得你坑蒙拐骗啊我告你。”何故笑着啐他一口,我把酒和小食给客人端去,单手提着空盘子回到吧台,还没走近就被他伸手拦住。


    我一下子就不敢动了,他一手环抱着我的肩,另一只从胸前横着搭过去,因为彼此的身高差,显得有种别样的亲昵。


    他给了何故一个眼色,不知是调侃还是认真。


    “这小家伙借我一会儿。”他眨眨眼,“误工费我给。”


    我被他推到角落的座位上,手指紧扣着圆桌的边缘,看着这上面我亲手摆放的小台灯和水草,他在对面问我,喝什么?


    我说,长岛冰茶或莫吉托。


    好。他扭头对何故伸出两根手指,两杯薄荷苏打。


    我:“……”


    玻璃杯呈上来了,我能近距离观察到的只有他拢着杯口的手,坦白的说,这并不是一双清秀的,富有观赏价值的手,筋脉凸出,有压抑的力量感,虽然白,但称不上细腻,我甚至能想象到掌心触摸到皮肤时砂纸一样的粗糙。


    然而——我极少用到这个词,性感。


    非常性感。


    包括他在伸手时带动衣袖后撤,那朴素而矜持的白色衬衣袖口之下,手腕内侧暗色调的纹身。


    我不太自然的吞了口口水,觉得背上有点出汗,但还在可以忍受的限度。


    这谈话只有我们两人听见。他朝我晃晃左手掌心里抓着的东西,同时向我伸出右手。


    “成绩单。”


    我翻翻口袋,把那折成两折、皱巴巴的纸片递过去。


    这是一场公平可信的交易。神奇的是我们可能在一开始都没有把它当做真实的东西,但我们确实都这么做了。


    “嗯……”他看着我的成绩单,我紧随着他的目光,不可抑制的感到忐忑,甚至超过了我在等成绩时的那种心情。


    他会给我什么?


    一杯苏打水?一个手机号?还是一句带着笑意的空谈,“我逗你呢小孩儿。”


    无论哪个都可以。


    因为我真正想要的,这一刻就已经实实在在的得到了。


    他“哗啦”一声合上了那张纸,露出出乎预料的满意表情,但又不想我因此骄傲,所以故意收敛了些。


    “考得不错。按照约定的话,”他把那玩意儿抛给我,“这个送你。” WWw.5Wx.ORG 


    我两只手去接,模样大概有点儿蠢,抓住那东西的时候,我还有点愕然,钥匙?


    怎么会是钥匙?


    我猛地想明白了这背后所代表的东西,但还是有点难以置信,问都问不出口,“这是……”


    “你的新家啊。”他淡淡地说。


    我震惊了。


    尽管有发懵的时间作为缓冲,我还是接受不了,“什么……房子?”


    不过是考了个尚能入眼的成绩,他就给了我一套房子?


    这早已远远超出狗屎运的境界了。


    看他的眼神却是无比的理所当然,好像这件事就应该是他份内的。“是啊?”


    “你不早知道了吗,我,房东。”他喝了口苏打水,“所以你家出了这个事儿,我有连带关系。”


    “虽然两方都蒙受损失,但解决基本问题还是当务之急,”他说,“我作为东家,肯定要负一部分责任吧。”


    他的话条理分明,不仔细推敲几乎找不到破绽。


    我都快信了。


    “不,”我摇摇头,“这不是重……”


    “重点是。”


    他直截了当的打断了我的话,把成绩单递还给我。


    “重点是你听话,而我高兴。”


    明明是一杯冷水,我喝下去的时候却连嘴唇都滚烫,手里攥着那把钥匙,硌得手心生疼。


    “这两天我会找人联系你妈妈,把交房的各项手续给她。”


    他喝光了杯子里的水,起身作势要走,不忘像先前那样,用手搓揉我的头发。


    “屋子整理好了记得请我去做客喔。”


    我始终不能轻信这件事。


    在我一直以来所接纳并奉行的价值观里,等价交换才是最可靠的,因此交换中存在的一点点不公平,都是有可能的侥幸。


    这个道理我后来才明白,有些人给你,并不是因为他慷慨,而是因为他拥有。


    因为他有很多,这种富裕既不超出他能承受的限度,也不亏欠于他渺小的付出,这对他来说就像餐前的甜点,像那层多余的奶油,而他赠与你是出自一种绅士风度,一种相伴着修养和情操的美德。


    这叫纨绔。


    而等我那天晚上心事重重的回到杂货店,把这串钥匙给了夏皆,她的反应不逊于我,只是在一阵含义复杂的沉默过后,她问我,你怎么会认识宫隽夜这种人的?


    我说,什么?他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