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REMIX(混音人生) > 第 23 章

REMIX(混音人生) 第 23 章

  

 在茶餐厅前台结账的时候,我钱都数好了,又被李谦蓝抓着手按了回去。


    我左手还拎着给夏皆带的虾饺,被他抱住往门口拖,于是顶上我位置的人变成了乔馨心。她依然是那张精致无暇而又面无表情的脸,等服务员找钱的间隙扭头对我比了个“V”字。


    我哭笑不得。


    跟李谦蓝站在路对面等着,他咬了根牙签,手勾着我的肩膀,“轮流请客啦。”


    我最后还是选择了不说话。


    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


    深秋时节,夜里风大,乔馨心出来门的时候被吹散了头发,她裹着外套一路小跑过了马路,跟我们一并朝我家的杂货店那条街走。


    今晚我跟夏皆只能暂时住在那边了。店里面有两个背阴的小单间,平时一个用来休憩一个用来摆放杂物,在先天条件不足的情况下,如今它们终于派上了用场:一个旧沙发一架钢丝床,足够撑起一个遮风挡雨的家。


    然后明天我又要上学,打工,有写不完的作业和挣不够的钱。


    我都不敢想明天的事儿。


    而生活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不管你今天是妻离子散还是一败涂地,只要你还活着,只要你还剩下一条贱命,日子就会无休止的继续。


    像车轮不断碾过你所能承受的底线,直到你永远的留在了某一天。


    所以长年生活在这种隐忧之中的我对任何幸福的时刻都很敏感。比如现在。我总是第一时间察觉到它的存在,拼命从中汲取一点点快乐,藏好,等到我快撑不住的时候拿出来回味。


    走着走着李谦蓝忽然说,咱们仨还没拍过照吧。


    我和乔馨心点了点头。


    他掏出手机,我们三个人在人行道上站住了,调整好位置,我和李谦蓝站两侧,由中央的乔馨心拿着手机,举高了。


    “看镜头看镜头。” WWw.5Wx.ORG 


    路灯的光芒从斜前方打过来,我微眯了眼,看见我们三个的脸被框进镜头里。


    “咔嚓。”


    ——这是我留给今天的东西。


    第二天傍晚我回家,换下校服准备去打工的档口,听夏皆说她跑了一整天,瞧上了三处不管是地段、价钱各方面都算合适的房子。其中一套出租阁楼,一套单人公寓,一套老式民居。公寓那套相对环境舒适些,离学校也不远,是目前最值得考虑的,但每三个月的租金比另外两个都高了将近一千块,这让她有些拿不定主意。


    “不如把这个店面转出去吧。”她在我一边看着表一边往嘴里塞泡面的时候说,“我换个别的工作,这钱起码能救急。”


    像我们俩这种离奇的关系,举目无亲,遇到困难连个接济的人选都没有,什么事儿都得靠自己。


    “你先找着工作再张罗这事儿吧,万一工作也没合适的起码能撑几天。”我说完这句话就含了一口漱口水,手里拎着我的背包站起来,走到门口,没法说话就冲她摆摆手。


    “去吧。”她说,“注意安全。”


    我家里的情况何胖子是知道几分的。


    听说出了这个事儿之后他也想借钱给我,但我自尊心作祟不想欠他人情,就没要。


    他拗不过我,看我这两天状态实在是不好,什么淡都没心情跟他扯了,九点刚过,就大发慈悲的表示要放我走。“回去歇歇吧。”


    吧台底下的灯光很亮,我揉了揉眼睛,看见不远处坐着的一个人。


    也可能是我真的太累了,浓重的疲惫都毫无保留的显露在脸上,中和了本应出现的意外和惊讶。他跟我四目相对,或许是不想打断我跟何胖子的对话,竖起食指在嘴唇上碰了碰,示意让我先别吱声。


    这边何故还用他蒲扇似的大手来回揉搓我的脑袋。


    “还是个小孩子呢,”他说,“别把自个儿作践坏了。”


    我想我这时候的表情应该不怎么好看,连那个人也都看见了吧。


    我还一直以为我早就长大了。


    往外面走的时候我眼角余光看他跟了过来,也不敢回头张望,唯恐泄露内心的局促。


    酒吧隔壁是一家早已关门的服装店,门口有两排长长的台阶,我不受控制的停在那不走了,想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和他说几句话。


    说什么呢?我不知道。


    好像刚才那个累得只想回家一头睡死的人不是我一样。


    我也不懂这样的行为有何意义,但他出来了。


    “嘿,”他稍稍抬起眉毛对我一笑,“又见面了。”


    我也无声的笑了笑。咧嘴的幅度不太大,大概看起来有点饱含苦楚。


    他今天应该纯粹是出来消遣的,穿得很随性,白色T恤搭了件针织材质的西装,烟不离手,银色的铁盒从西裤口袋里露出一角。


    我问他,我能抽根烟么?


    隔壁酒吧的嘈杂声衬托得这个角落格外寂静,在无法分心的状态下,他身上一丝一毫的小动作我都能发觉到。


    他明知我只是个任性的新手,却仍然原谅了我。


    我从他手里接过烟叼在嘴上,擦亮打火机,在点燃的瞬间猛吸了一大口。


    他站在台阶上看着我把脸挡在左手衣袖里,眼泪迅速地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