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REMIX(混音人生) > 第 18 章

REMIX(混音人生) 第 18 章

  

    立秋之后,我把每天跑步的时间缩短到一个小时,因为在日渐转凉的气温影响下,我发现自己不得不妥协于对睡眠的依恋。


    而自认为明察秋毫的夏皆女士,惊觉我进入了“总是感觉累”的亚健康状态,在一个我按掉闹钟依然头朝下睡到整点的清早,捧住我睡眼惺忪的脸,深情地向我表达了一位母亲的担忧。


    她说:“你他妈不要去打工啦为娘又不是养不起你!”


    我被一口倔强的春卷噎得喉头哽咽,沙哑而伤感的回答,妈我真的没关系,我自己知道辛苦和不辛苦的区别,我长大了,你可以少操一点心。


    更何况我才刚准备跟何胖子学B-BOX,要断也不能断在这儿啊。


    我现在处于入门阶段,已经能唱一些节奏简单的说唱,很多是搭配抒情女声作为副歌的,并且我很庆幸自己为数不多的天赋技能点都加在了模仿上,听三五遍歌词就能照葫芦画瓢,何胖子表扬了我进度可观,然而细节处经不起推敲,还是要脚踏实地的练舌头。


    我真怕他有一天掏出一本绕口令大全让我照着念。


    还好他没有。他只是在某次听我哼了一段歌后,评价:“先练发音,不要急着炫技。对节奏的把握程度还不行就别想着玩儿那个难的,你觉得说唱最核心的是什么?”


    我说,帅。


    他的表情明显是想打我,但他出于尊老爱幼的人道主义精神,忍住了。


    “是快而不乱,是力量和韵律的结合。”他说,“你要把每一个字每一个单词经过最紧密的排列唱出来,还要保证拍子卡得准,这一点熟能生巧,你勤学多练就肯定做得到。这个道理适用于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事,比如开车,摊煎饼,和搞对象。”


    我对最后一点表示怀疑,时刻警惕着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死胖子灌输不良思想。


    “至于那些有技术含量的唱法,也许后面我可以找专业的教你。”何故说到这里有些洋洋得意,“哥哥我这圈儿不是白混的,多牛逼不敢乱吹,但有真本事的人还是认识几个的。”


    我情绪有些激动,仿佛自己一只脚已经快要踏进那个光怪陆离的圈子里,事实上我不过是个前途惨淡的高中生,数学再也没考过及格,不知道还有几年才能真正熬出头,过上我想要的生活。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唱歌,兼顾学习,另外要孝顺你妈。”何故似乎一眼就洞穿了我所有侥幸的想法,他在这种时候才会显出符合年龄的体贴和深沉,“你们这个岁数嘛,我懂的,才华撑不起野心,毛还没长齐那心思比天都大,与其在落差里钻牛角尖儿,不如专注于眼前的东西。”


    老实说,这胖子还是挺可爱的。


    没几天就到了乔馨心去试音的日子,星期天晚上他们俩和要打工的我一块儿去的,这次坐的是吧台,我在配果间帮忙装果盘也不知道他们聊些什么,何胖子向来具有一种笼络青少年的魅力。我在后台还能听见何故跟李谦蓝说“人家一叫我何老师我就觉得我是个演□□的”,人群的嘈杂和唱片的音乐声始终保持在一个让人不会觉得太吵的频率,气氛正好的时候,我听见何胖子被扩音器放大了一倍的声音。这让我想起第一次来看他个演的那天。


    “各位兄弟姐妹晚上好,相信您呐,有些是这儿的常客,有些是头一回来的朋友,我是这家老板,在这儿跟您问个好。”


    “其实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只是有个小姑娘说想留在我这儿唱歌,我就做主让她现场试个音,您要是喜欢就鼓鼓掌,我就让她留下来,以后您再光顾,也算是添个节目;不喜欢您也甭起哄,小妹妹啊脸皮儿薄。好,下面我就不说话了。”


    我和打杂的姐姐对看一眼,想放下手里的果盘出去看,可手里的芒果还得切完了;就在我急急忙忙脱下一次性手套往外跑的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霎时间大厅里一静,是那种突然抓住人心跳的静。


    下一声尖锐而脆弱的吉他过后,就是她的世界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


    交换你微薄的悲喜


    告诉你一些可能性


    填满你生活的缝隙”


    乔馨心不是那种把悄悄话和八卦当饭吃的女生,平时连话都不多说几句,我甚至不曾猜想过她唱歌是怎样的声音。


    只是开口的瞬间我就被扎进那种莫大的震惊中动弹不得,她父母是教古典音乐的,因此她的唱法摒弃了流行的花哨,更接近美声的发声方式,难以想象——她把这种嗓音糅合进了摇滚。


    “你的心原本平静


    原本不以为意


    现在你爱恨决堤


    眼前一切成为执迷” WWw.5Wx.ORG 


    我看着台上用双手抱紧话筒的女生,她的侧脸被雪亮的灯光一打,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


    她对气息的控制力远高于我,歌词中每一句长音短音都纯净而圆润,仔细听辨仿佛含有细砂般柔滑而又颗粒分明的质感,我想,台下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拒绝这样的嗓音。


    只有惊艳。


    直到灯亮起来才有人想起要鼓掌,她却只是鞠了一躬,从支杆上取下话筒紧紧攥在手心里,低头走入灯光照不到的黑暗里。


    我看李谦蓝也傻了,人家走到了跟前都不知道递一杯水。我拉住站在我几步开外的何胖子,说,这事儿不成也得成啊。


    何故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他说你看呐,有些人的人生,注定是站在台上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