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88章 守护

回档1995 第88章 守护

  

“阿尔茨海默”, 又叫老年痴呆症。

在那个年代,很少有人提起这种疾病, 治疗的方式更是稀少, 黎老为人谨慎, 在出现早起症状的时候就去了国外治疗, 一年多了, 他努力过, 但是依旧无法阻止病情。

他还活着,大脑还在运转, 但是无法控制记忆的流失。

黎老在国外的一年多里,是他病情最严重的时候,他积极吃药配合治疗熬了过来, 也想了很多。他是七十多岁的人了, 早就到了退休的年纪,其实最想求的是一个自在,但是他没有办法去自在, 他背负了太多东西,他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旗帜,一个标杆。

他不能倒下,他必须站在这儿, 立在这儿, 至少要撑到外孙长大, 撑到周围的虎狼不敢觊觎。

他为周围的人想了一切,想好了安顿女儿的事, 想好了两个外孙的将来,也想好了公司一切事物,还出手帮他们铺平道路,他想了一切,惟独没有去想自己。

这世上最难过的,不过于英雄迟暮。

昔日杀伐决断的一个老人,坐在这儿记录着每天的日程、按时吃药,想尽一切办法维持自己的健康,尽量活得体面,像个人,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在衰败,几年之后,求死不能。

老人选择了“活着”,他亲手把自己送进一个墓穴,哪怕他知道数年后他将浑浑噩噩,连最基本的体面都维持不了。

“我这次去国外看了医生,但是这个病,真的没有办法。”

“外公没多少时间啦,黎江他得赶快长大。”

“你是个好孩子,听话懂事,对谁都好,就算是江心远对你不好你也拿他当父亲,外公没有办法,外公要防着他啊。”

“前两年的时候,我原本打算让你们妈妈离婚,后来又没再提过,明山以为我是舍不得那些钱,怎么会呢,钱是赚不完的,我舍不得的是曼曼和你们。江心远要跟曼曼争孩子,就是要她的命,如今我又病了,只能撑着等你们再大一点再说。”

“你走的时候,我没有拦着你,留在这个家里也未必是好事,但是你弟弟和你不一样,那是他的亲生父亲,人心都是肉长的,怎么会不疼呢?”

“他性子固执,和曼曼很像,我真担心他也想不开把自己折腾病了啊。”

“我小心把女儿养了这么多年,她好不容易才想开,黎江才多大?我怕他想不开,想歪了,外公只有你们了。”

……

老人轻声跟他解释,黎舟努力去听,但是这些字他每一个都能听见,却无论如何都组织不起来,视线几次模煳,他咬牙坚持让自己清醒着听下去。

“医生说这是一种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刚开始不算严重,但是也说不准以后会怎么样,或许等以后外公就不认识你们了,再过几年话都说不利索,吃饭也不会自己吃,那时候就变成一个废人喽……”老人摸了摸他的脑袋,带着无奈苦笑道,“外公老煳涂了,就什么都不会了,所以外公得躲起来,不敢让人瞧见。”

黎舟盯着眼前那一片衣角,眼泪滚落下来。

几乎是在老人开口的那一刻,他一下就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外公避而不见,不是他不想见自己,是不能。

他比老人更清楚,这一躲究竟是多少年。直到老人去世,他都从未听说过一分半点的消息流露出来。

外公很好,他一直把他们都保护的很好。

他从来没有在外面见到过外公任何狼狈的样子。

他永远是他心里最厉害的人。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老人永远都是嵴背挺直,像一座山一样屹立不倒。

黎舟心里酸涩,小声喊了一声:“外公。”

黎老轻声应了,“原来不打算让你知道,不过你既然今天特意回来,我想着你也是猜到了一点,外公把这些都讲给你听,你自己知道就好,先不要告诉你妈妈……”

“是她让我来问的,妈妈她先看出来的。”

黎老有些惊讶。

黎舟抬头看着他,老人一头白发纹丝不乱,和他印象中的外公一样,他看着老人认真道:“外公,妈妈比以前好很多了,她没有那么软弱,您跟她好好谈一谈,她可以接受的。”

“曼曼她……”

“外公,您不能瞒着妈妈一辈子,她早晚有一天会知道。”

黎老坐在那好一阵,长叹一口气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黎老自己感慨了一阵,比起其他人,或许他才是最合适告诉女儿事情真相的那一个,他担心完女儿,又看到外孙低头肩膀微微抖动的样子,心里也有些难过,但是他能做的也只是伸出手去拍拍他的后背,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道:“小舟不能再哭了啊,再哭就像是花猫一样,一会等你妈妈和你弟弟回来要笑话你了,来来,赶紧去洗把脸,一会外公还有好东西给你。”

黎舟知道老人是照顾他,听话的去洗了一把脸,冷水泼在脸上,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分不清脸上是水还是泪,只剩下一双有些红肿的眼睛。

他在洗手间待了一会,等平復了心情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黎老书房的桌面上摆了一碟蝴蝶酥。

黎老招唿他过来,笑着道:“本来让人准备了想等你们听完音乐会回来吃些小点心,你回来的最早,这份儿是你的,咱们小舟先吃啊。”

书房桌子上,摆着的是一碟蝴蝶酥。

黎舟在书房吃了一碟点心。 这是他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蝴蝶酥,但是慢慢吃下去的时候心情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涩。

黎江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黎老神色如常,和平时一样下楼陪他们一起吃了饭,只是提前回来的黎舟没有出现在餐桌上。

黎老对此解释道:“小舟他有点不舒服,先上楼去休息了。”

黎江晚饭也吃得匆忙,吃完又去厨房要了一小碗粥自己端着送了上去,黎曼看着也想上去,却被黎老留下了,他用手帕轻轻擦了手,道:“曼曼就不用去了,小舟没事,黎江会照顾好他,你跟我来一下书房,我有些事跟你说。”

黎曼点头应了,跟着老人去了书房。

楼上,卧室里。

黎江端了粥走进去,他脚步很轻,但是黎舟还是听到了,哑声道:“黎江?”

黎江把碗放在一旁,走过去道:“我没出声大哥都知道是我?”

“嗯,我能听得出你脚步声。”躺在床上休息的人眼睛上搭了一块浸湿的手帕,似乎在冷敷,带着一点鼻音对他说道。

黎江听到这句话就唇角上扬,坐在一旁抬手轻轻试探了一下他额上的温度,无意中碰到手帕微微皱眉道:“怎么这么凉?我去换一块。”

黎舟握住他的手,躺在那忽然开口道:“对不起。”

黎江有些疑惑。

黎舟过了一会,才缓声问道:“那个时候,生气吗?”

黎江看着大哥主动握着自己的手,又看着他眼睛上搭着的手帕,心思微微动了几分并没有怎么听清他说的话,“嗯?我什么时候生大哥的气了?”

“……我是一个叛徒的时候。”

黎江想了一会,才恍然明白过来笑了道:“大哥还记得啊,夏令营的时候我随口说的气话,别放在心上。”

黎舟喉结滚动一下,他是叛徒。

这么多的东西,都丢给弟弟一个人。

他自己背起行囊逃跑了。

黎江看他沉默,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抬手拿开了那块手帕,看着他认真打量,大哥的眼睛有点红,但是并没有他预想中的泪水,但他只是这样微微拧着眉头的样子,黎江就觉得自己心都跟着疼起来。

他用手轻轻擦过黎舟眼下尚还冰凉的小片皮肤,而对方闭上眼睛垂下睫毛,微微抖动的睫毛扫过他的指尖,这让黎江有些分不清是痒在手指还是在心上。

“这一年多,很辛苦吧。”

黎江几乎是用了全部的自制力才从他那双唇上移开视线,在听清大哥说的话之后,略微想了一下就明白过来,“外公跟你说了?”

黎舟点点头,“说了。”

黎江松开他,坐在一旁认真想了下:“刚开始的时候很辛苦,也很生大哥的气,不过后来就不生气了。”

黎舟转头看向他,男孩也在看他,比起他双眼微红狼狈的样子,弟弟却轻笑了一声,伸了手过来戳了戳他的脸颊道:“因为太辛苦了,就觉得我自己来就好,所以就不生气了。后来你给我写信,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还送我礼物,过生日的时候赶回来看我……我特别高兴。”

男孩凑近了一点,额头抵着黎舟的轻声道:“哥,你不用想那么多,我可以的,我长大了。”

黎舟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点鼻音:“我跟外公说了大话。”

“嗯,都说什么了?”

“我说我陪你长大。”

男孩移开一点,带着一点笑意但视线认真地看了他道:“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外公不想你回来。”

换了其他时候,这一句话就会让黎舟退缩,但是现在他不但没有退,反而点点头道:“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缠?”

“知道。”

“我情绪上来的时候,会不听话,会给你添麻烦,你知道吗?”

“没有。”黎舟凑近了一点,额头重新贴着男孩的,“黎江没有给我添麻烦,家人之间不叫麻烦,你是我弟弟,我会照顾你,保护你。”

黎江握紧了手,他眸子里明暗交替几次但是又慢慢压了下来,长睫毛抖动着眨了几次,慢慢开口道:“哥,如果我以后做了很坏的事,我是说,我不是一个好弟弟了,你还会陪着我吗?”

“嗯,我会陪在你身边替外公和妈妈管教你。”黎舟熟悉上一世的弟弟,已经功成名就的小黎总除了脾气坏了些,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认真想过之后又道,“其实我觉得,你现在就很好。”

黎江看着他,“好在哪里?”

“能跑能跳,很健康。”黎舟分开一点,眉宇间舒展开一些,像是放下了心结,认真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黎江看了他好一会,黎舟都觉得有些奇怪了的时候,小少爷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扶着他重新躺回去,“大哥也说了,健康最重要,结果今天你就生病了,还说什么照顾我,还是让我先照顾你吧。”

他端了粥过来,一勺勺喂了黎舟吃了之后,又给他重新拿了一条手帕过来覆在眼睛上,凑近了一点道:“哥,你今天哭了对不对?”

“没有。”

“你说要替外公管教我的,外公可不让你教我撒谎。”

“……只一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