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85章 谈心

回档1995 第85章 谈心

  

黎江虽然不喜欢和乔佐聊天, 但是乔佐一直跟黎舟兴致勃勃的说话,黎少爷心里有点不痛快, 总是要插上几句话, 挡在前面去回答乔佐的问题。

接连几次, 乔佐笔直的脑回路就产生了误解, 他觉得自己好像和黎江关系变好了许多。他甚至在用了几分钟去反思自己以前对黎江的态度, 觉得其实这人挺“热情”, 就慢慢把黎江也划到朋友范围之内。

乔佐和他们聊了一会,就说起了寒假的安排。

“你们还能出去玩, 我就惨了,整个寒假要在港城,你不知道我奶奶现在每天都给我打电话, 等回去之后肯定也每天都要管着我不能出去玩, 就算出去也是去祭祖什么的,我们家比较传统的啦,过年的时候有很多亲戚走动的。”乔佐拿了一颗苹果在手里上下抛着玩儿, 叹了口气一脸无奈,“舟哥,你们什么时候去打球?”

黎舟道:“过几天吧,黎江有几个同学有空了可以凑一场。”

乔佐也喜欢打球, 问道:“球鞋准备了吗?”

“嗯, 黎江刚送了我一双。”

谈到鞋子乔佐就来兴趣了, 等他看到黎舟的新鞋之后,眼睛亮了一下道:“舟哥, 你有这双鞋啊!我当时等不及这一版的,买了红白色撞色那款。”他拿起来看了一下,一直夸它,“果然还是这双好看,舟哥你看这里,它最特别的地方就是鞋子后面拉环上面印了一句 ‘I’m Back’,是去年乔丹回到赛场的宣言,是不是很酷?”

黎舟点点头,他还是刚看到这行字。

黎江略微皱眉,问他:“你也有这双?”

乔佐得意道:“我买了全部!市面上有的新款,我全都有啊!”

黎江听到,只啧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在室内也玩儿不了别的,黎江还记得大哥想要下棋,就去找了一副棋盘过来,摆在那要和黎舟一起下棋。

乔佐也想加入,黎江牢牢占住一方位置对他道:“这是两个人的比赛,你在旁边当观众。”乔佐还想说话,黎江拿了一枚棋子,迅速道,“观棋不语真君子,懂?”

乔佐:“……”

黎舟道:“我下的不是这个棋,我们来弄一个新棋盘吧,可以好几个人可以同时玩儿的那种。”他四处看了下,让黎江找了新的纸板和工具过来,自己画了一张,比起有灵气的线条,这种中规中矩的格子线,是黎舟最熟悉的,也是他做得最熟练的。

黎舟在那画了一个新棋盘,黎江看了一会,过去帮忙,问道:“哥,你要做大富翁那种,可以购置土地和商铺的?”

黎舟道:“算是吧,不过还想改进一下,你帮我做一些‘交易币’,游戏里用,金额随意。”

黎江道:“好。”

乔佐觉得很新奇,也凑过来一边帮忙一边问了规则,黎舟小声跟他说了一遍,比电脑单机游戏要简化了许多,而且地名也写了他们熟悉的。乔佐听到要交易花钱,顿时有些犹豫道:“啊,可是我奶奶说不可以赌博哎,赌钱不好啦,我有个堂叔就是去澳门赌钱输光了……”

黎舟画游戏棋盘的手都顿了下,抬头看向他。

乔佐奇怪道:“怎么了?”

黎江道:“你傻不傻,这是游戏币,谁让你赌真钱了?”

乔佐有些疑惑,又坐下来看了一会。

黎江问他:“没玩过电脑游戏?”

乔佐沉吟一下,道:“我哥不让我上网太久,说对眼睛不好。”

黎江嗤了一声:“保护的可真好。”

乔佐没听出来,心有戚戚道:“哪里好,我哥管的太多了,你都不知道他平时在家里有多啰嗦。我还是喜欢你和舟哥这样,一年就寒暑假见面,多好啊,在一起就可以玩,别的什么都不管。”

黎江:“……”

黎江被他戳到痛点,还得忍着一句都不能说,看他越来越不顺眼,偏偏乔佐神经粗大简直像是给自己套了一层守护盾牌,一点都没听出黎江话里的讽刺,还安慰了黎江几句。

一旁画图的黎舟都忍不住笑了。

棋盘很快就做好了,因为比之前那个大很多,就放在了地毯上,三个人盘腿坐在那一起玩。

黎舟拿了一个笔记本随手放在一旁,示意他们开始:“你们两个先来,我对游戏还有一些想法需要再完善一下,一边玩一边记录好了。”

乔佐拿着骰子摇了摇,兴奋道:“看我的,一定走很远!”

黎江倒是没急着玩,笑了道:“那最后也要有点奖励才好,最后赢的可以提一个要求好不好?”

黎舟点头同意了:“可以,但不能太过分。”

“就是行驶一个小特权。”

“好。”

黎舟是想做一套飞行棋相关的小棋盘游戏,打算做成塑料平价品来推广,小英雄干脆面接下来打算出“三国卡”,比起水浒英雄来,这些卡里有太多武将角色,也有太多故事,简单的三国角色飞行棋效果应该不错。

黎舟把东西设计好,开始观察记录。

但是他有点低估现在游戏对青少年的影响力了。

乔佐从刚开始入门到完全投入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他运气不错,但是对面的黎江一直在计算着步骤,连扔骰子都带了技巧,比起这个一腔热血的傻小子,黎江赢的不要太多,哪怕是到了后面黎江开始有意放水,乔佐还是输了很多。

乔佐捏着手里的最后一张“交易币”,他棋盘上的地皮都已经卖光,现在面临破产了,有些失望道:“刚才不应该卖掉旺角,我都不知道它升级之后可以收这么多过路费,太可惜了。”

对面的黎江看了一眼他手里那张可怜巴巴的“交易币”,知道这傻小子已经彻底没钱了,他也不想陪玩了,这东西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也只有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乔少爷才会玩个小游戏都这么兴奋。

黎舟拿了本子低头认真记录,棋盘上也更改了几处,做了标记。

黎江看了他大哥一眼,尤其是他旁边放着的一小叠“交易币”,视线多在上面停留了一会。

乔佐最后一张钱不舍得拿出去,放在一旁道:“我去下洗手间,舟哥先别开盘,我还要再想想要不要买那块地。”

他出去之后,黎江也跟着站起来,道:“我也去。”

黎家住的房子很大,乔佐在三楼走了好一会才找到洗手间,进去解决了个人问题,一边洗手一边还在纠结地皮。他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黎江,有些奇怪道:“你也来尿尿啊?”

黎江道:“不是,我来找你。”

乔佐更奇怪了:“找我干什么?”

黎江问他:“你想不想继续刚才的游戏?”

乔佐纠结道:“想是想,但是我没钱了……”

黎舟道:“我可以贷款给你。”

“你有这么好?”乔佐狐疑。

黎江倚在门口那,抬眼看了他道:“有条件的。”

他招招手,乔佐犹豫着凑过去听了。

黎舟在房间里等了好一会才看到他们两个人回来,这次乔佐和刚才出去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兴高采烈,衣兜里也鼓鼓囊囊的全是“交易币”,拿出来摆在那道:“来来,舟哥我有钱了,咱们继续!”

乔佐这次贷款成功,运气好的像是开挂一样,一连吞并了黎家兄弟几处楼盘,连起来之后收益加倍,钱越来越多,先是打败了黎江,紧接着又把黎舟的最后几处商场也都收了,兄弟两个相继破产,乔佐成了人生赢家。

乔佐拿了一部分钱给黎江,笑嘻嘻道:“给,之前你借我的,现在双倍还,我就说我运气很好的吗,这次肯定能赢!”

黎江收了钱之后,放在一旁道:“好,那现在我的钱是排在第二位的,也算赢了大哥,对吧?”

黎舟在笔记上又记录了一下,点头道:“对,也算你赢。”

乔佐才不听他们这些,还要再乘胜追击,再开一盘。

黎江笑道:“哥,你记录好了啊,要认赌服输。”

他们在楼上玩了一下午游戏,等到晚上的时候,乔岩来黎家拜访了。

乔岩过年要带着乔佐一起回港城去,他们和黎家关系不错,加上之前在绿岛市的时候黎舟对他弟弟乔佐也多有照顾,他这次是特意来拜访和道谢的。

黎老在客厅见了他,笑着和他说了几句,他对乔家这位年轻人还挺喜欢,难得不骄不躁,是个稳重的孩子。

乔岩笑道:“说起人才,我倒是觉得绿岛那边的陆虎臣真的不错,这次在那边我和他接触的比较多,尤其是在工地上的时候,有他在那边,我就觉得特别可靠,听说他以前还跑过船,一定和我爷爷特别聊得来,当初我爷爷也是一条船慢慢跑出了现在的家业。”

黎老点点头道:“是,他是个老实人,而且直来直去的,脾气也很对我胃口。”

乔岩笑道:“要是他不是和这边有亲戚,真想让他来我们这里,我们这边还有些船运业务,也是急需要人管理整顿。”

刁明山坐在一旁陪同,给乔岩倒了一杯茶,一边喝一边开玩笑道:“挖人可不行啊,我们公司每年被挖走的就够多的了,再挖走我们老爷子的心肝宝贝这可使不得。”

乔岩点头笑道:“不会,怎么敢。”

“乔少如果觉得他人不错,以后如果有船的话想着他就行。”

“船的话家中正好有几艘,陆厂长如果有意,欢迎他来港城看。”

晚上黎家摆了家宴招待客人,饭菜花样繁多,但是从楼上下来的三个男孩都吃的不太多,两个在不停小声在那说话,另外一个捧着碗吃了两口就要回楼上去,心思完全不在吃饭上。

乔佐匆匆吃了一碗饭,小声道:“大哥,我吃饱了。”

乔岩在外面不好拘着他,点头道:“好。”

乔佐又道:“我还想玩儿一会。”

乔岩不好回答,一旁的黎老听见笑道:“当然可以,黎江他们平时也没什么小朋友一起陪着玩,难得你们玩得来,一会吃饱了就一起上楼玩吧,没事。”

乔岩客气了几句,连声道谢。

他这边还没谢完,就听到自家傻弟弟又磕巴道:“那个,要不大哥你先回家去吧,我今天晚上就不回去,我住这。”

一旁的黎江抢在前面道:“好,住下吧,欢迎。”

乔岩:“……”

乔岩当着黎老的面不好说什么,弟弟都这么要求了,他如果当众反驳也不好,毕竟是青春期少年,看着有点傻其实自尊心挺高的,他犹豫一下还是同意了。

乔佐就眼巴巴的看着一旁的黎家兄弟,显然在等着他们吃完饭,还想上楼去玩游戏。

晚饭后送走了自己打个,乔佐就高高兴兴地跟着上楼去了,他玩儿的特别嗨皮,通宵不肯睡,简直网瘾少年。

黎舟终于知道为什乔佐家里人不让他玩儿游戏了,这孩子没什么抵抗力,看到新鲜的游戏就忍不住一直玩,一直玩。

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黎江咳了一声,道:“乔佐,很晚了。”

乔佐道:“你先别买我这块地,我还想升级……哎,黎江你说什么?”

黎江问他:“你困不困?”

乔佐刚说了一个“不”字很快就被他的眼神弄得迟疑起来,犹豫道:“好像有点困,对,我困了,舟哥现在很晚了,要不我们休息吧。”他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环视了四周道,“我能不能睡在这里?我睡不惯客房,想睡这个房间。”

这房间是黎江的,黎舟刚想给他别的建议,就听到坐在一旁的黎江竟然点头答应了。

“可以。”

黎江收拾了东西,就出去了,房间让出去的很痛快。

黎舟看了看他们两个,一时都有点怀疑下午吵架的不是他们了,他们俩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黎舟收拾了笔记本,很快也回了自己房间休息,他作息规律,没一会就安稳入睡。只是半夜的时候,又迷迷煳煳地被热醒了,伸了手在后面摸索了一下,果然又摸到了同款的睡衣布料,这人太熟悉,他闭着眼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怎么又过来了?”

“乔佐睡我房间,我也睡不惯客房。”

“那我去客房……”

后面的男孩抱着他,闷声道:“可我还想和大哥一起睡“我今天赢了,大哥说了可以提一个小要求的。”

黎舟就懒得再管了,次数多了,简直要成了习惯。

过了一会,后面的男孩又小声喊他“哥哥”。

“怎么了?”

“哥,我喜欢一个人。”

“谁,班上的同学?”黎舟来了点兴趣。

“……不告诉你。”

弟弟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有点不高兴。

黎舟有点羡慕他这种青春期的烦恼,他还没体验过这种滋味,看起来挺有意思。

男孩抱着他,小声问道:“大哥喜欢过谁吗?”

黎舟认真想了下,道:“唔,没有。”

“那大哥一定不懂。”背后的男孩抱着他,不肯让他回头去看,拿脑袋抵在他后背那叹了口气,“反正就是,想他知道,又不敢让他知道,看不到的时候就特别想见他,但是真的见到对方的时候又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

“怕……他看不起我。”

“怎么会,你这么优秀,对方肯定会喜欢的。”黎舟安抚他。

“大哥也这么觉得吗?”后面的男孩声音略微振奋了一点点,带着惊喜。

黎舟道:“嗯,不过你现在还小,谈恋爱的事情可以等两年再说。”

“我知道,我会慢慢来。”

晚上简短的谈心结束,黎江也没有多缠着他聊天,好像刚才说的那些就已经足够了,翻身过去很快就睡着了。黎舟倒是多想了一会,他是真的有点好奇,以前的小黎总可从来没有传过绯闻八卦,即便有也是当面直接拒绝,摆出一副六亲不认的态度,他实在好奇这个初恋到底是什么样子。

大概是个美人。

黎舟琢磨着,慢慢也睡了。

****

比起黎江这一点小小的烦恼,乔少爷那简直是中二期行走的麻烦。

乔佐晚上自己睡在黎江房间里,棋盘没收,一个人分别饰演三个角色自己和自己玩了一晚上,通宵玩游戏的下场就是——他起晚了,耽误了航班。

旁边手机拆了电池,无绳电话也拿到一旁,反锁着房门,一直四仰八叉地睡到上午十点多。乔家的保镖怎么敲门都没反应,差点要去爬窗户看看乔少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乔佐睡饱了八小时才起床,他不迟到才怪。

乔岩亲自来接了弟弟,车子一直停在楼下,乔佐被保镖几乎是扛着下楼,脸上的表情都要哭了:“我跟舟哥他们道个别。”

保镖道:“不用了,他们去了隔壁。”

乔佐还是不死心:“是隔壁的玻璃房吗?我也想去看看。”

“大少还在外面等,来不及了,下次再去看吧。”

“那让我打个电话问问他们,我就问问棋盘能不能带回去玩……”

“你昨天没回去,大少就已经很担心了。”

……

乔佐也觉得委屈,他昨天不回家,那是他跟黎江做的交易啊!

也不知道黎江怎么想的,贷款给他的前提是让他留下住一晚,还指定了房间,他要不是“交易币”不够了,肯定……肯定要玩痛快了就回家了嘛!

乔佐离开之后,黎家暂时也没有了什么客人前来拜访,黎家兄弟又恢復了往常的平静日子。黎舟每天会给陆老大他们打个电话聊上几句,陆老大和叶红玉也忙,但是每次接到他电话的时候都特别开心,尤其是陆老大,恨不得每天像是汇报日常一样把遇到的事都跟儿子说一下。

“儿子,等寒假结束的时候爸爸去接你啊,你等着我。”

黎舟问:“我妈呢?”

陆老大道:“这边都是大事,离不开她,我去接你就行。”

他说的理所当然,黎舟笑着答应了,“好,我前两天去商场看到一件衣服很适合妈妈,给她买了,到时候一起带回去。”

那边笑道:“哎,好,记得多买两件,爸给你打钱!”

黎舟点头道:“好。”

乔佐也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不过是问棋盘的几处细节画法,他自己在家心痒难耐,琢磨着也画了下来,在家里和保镖一起玩儿,“舟哥你放心,我不外传的,就自己玩!哎你不知道他们有多笨,我每次都赢的好轻松啊,昨天赚了一个亿哈哈哈!”

黎舟和弟弟也会玩一下棋盘游戏,一般都是黎江赢,偶尔他也赢一两次,但是次数很少。

黎江赢了之后只有一个条件,跟平常的那些怀揣暗恋的少年一样,他喜欢找人倾诉——大多数时间都在哥哥的房间里,具体一点,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躺在一张床上。

黎江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

他可以这样光明正大地看着大哥诉说嘴里的喜欢,去告诉他自己有多痛苦,他像是一个卑劣的坏家伙,每次听着大哥拍着他的肩膀说“以后会好的”“会的,对方也会喜欢你”之类的话,他整颗心都会越陷越深。

像是给自己编织了一张谎言铺成的网。

细细密密,把那点最见不得光的心思紧紧包裹着藏在深处,巨大的白□□上,站着的是毫不知情的大哥。

有的时候大哥的眼神太干净纯粹,他心脏就会被扭曲的感情弄得抽痛不止,但是他又变态一样享受这种痛苦。

黎舟坐在书房看书,被一旁的弟弟盯着看了一会,有些奇怪道:“怎么了?”

对面坐着的男孩怔愣了一下,很快又趴在桌面上继续看他,懒洋洋道:“我想多看看大哥。”

黎舟奇怪道:“看我干什么?”

对面的人笑了一声,弯起眼睛来道:“因为现在的大哥最宠我啊。”

黎舟拿书轻轻敲了他的脑袋一下,“说什么傻话。”

“是真的啊,年纪小的时候受宠也是应该的吧,等我长大了就不能撒娇了。”黎江看着他微微笑了一下,认真道,“也不能再和大哥一起睡了。”

黎舟觉得哪里有点怪,但是也没察觉出来,随意点头道:“对,等你长大了,外公他们还需要你照顾。”

“嗯。”

过年的那天,黎家布置得非常喜庆热闹,黎老给女儿和两个外孙都发了红包,拿他们当小孩一样,这边习俗是结婚之后不收红包,但是老人不在意这些,让黎曼也拿着讨个喜气。

只是吃饭的时候,外面有燃放烟花爆竹的声响,大概就在附近燃放的,声音有些响,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来的突然,黎曼手上的汤勺都差点掉了,被黎江笑了一阵,而对面的黎老则是怔愣了一瞬之后,沉默起来。

他脸上的笑容还未收拢,怔住的样子显得有些僵硬,换了平时黎舟可能不会看出什么不对,但是黎曼跟他提过之后,他视线落在老人那双茫然的双眼上,也觉得有些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