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三观不正 > 分节阅读_27

三观不正 分节阅读_27

  

包厢?」

「要!」

忙人谭CEO周六的晚上有空,问傅大分析师想去哪里消遣消遣。这算什么?约会吗?好酸好矫情,琢磨半天,傅磊没好气地说:

「我只想去网吧。」

「行,我也想去。」

「你不嫌那里烟雾缭绕,肥猪流横行,地痞小流氓扎堆?」

「不瞒你说,自从那一次在网吧见到你,每个周末我至少要抽2个小时到各种网吧查看网游市场第一线的情况。所以,现在我已经很习惯网吧了。」

「就不怕误了你打高尔夫球的时间?」

「你真的以为我喜欢那个?在美国的时候,无论是老板还是客户,普遍都是40、50岁以上的,除了陪他们打高尔夫,还能干吗?狂徒这边,公司里大部分都是35岁以下的职员,面对的更是30岁甚至25岁以下的市场,我的心态自然也变得年轻起来。」

去到网吧,却只剩下封闭式的情侣包厢。傅磊甩出烫了金边的会员卡,连同谭彦的身份证扔给网吧前台登记,然后只得硬着头皮在一众公会小弟们的注目礼下,摸进平时请他去也不去的--情侣包厢。说包厢,就是一个木板隔出来不到5平方的狭小空间,两台电脑和刚好可以容纳两人的红沙发几乎占据了全部的面积。条件虽然一般般,却很受20岁以下的年轻情侣的欢迎,一起玩网络游戏几乎成了时下最流行的约会方式。

「我操,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肥猪流小屁孩喜欢这种包厢了。两台电脑带空调和沙发才20块一小时,比酒店的钟点房便宜多了,速度快的可以打两炮!」

「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这沙发,难道不是为了......妈的,网吧老板绝对没安好心。就差没在桌上放一盒保险套,注明10元一次了。喂......你看什么看,老子只是说说......」

谭彦作势要把他压倒在沙发上,吓得傅磊忙往角落里躲,身体缩成一团蜷在角落里。

「真像猫。」

「你TMD敢乱来,这里是老子的地盘,外面都是老子的弟兄,我只要叫一声......」

「那你叫啊。好啦,唬你玩的。」

「你找死!」

「偶尔在这里做一次也许会很刺激哦!」

「下流胚子。」

「傅磊,明明是你挑起来的话题。怎么又怪到我头上了?」

傅磊识趣地闭嘴,启动游戏,不再理在桌子下面用右脚缠着他左脚的变态男人。可没过一会,他的眼光就不由自主地被旁边谭彦屏幕上的内容吸引住了,靠,市面上怎么可能有他傅磊没见过的游戏?

「谭彦,这是什么?」

「商业秘密。」

「秘密你个大头鬼,都能在网吧进入测试服务器的游戏,不是beta,起码也是alpha测试了。」

「上一季财报里提到那个新的网页游戏,去年青城开发的网页游戏让狂徒年终赚到盆满锅满,今年我们继续加大了自主研发的力度。这玩意,投入少、见效快、运营成本低,和养猪一个道理。」

「你可别让投资者听到你的养猪理论。我说......给个帐号。」

「傅大分析师的架子可真不一般。」

「你要怎样才肯给?」

「我想做。」

「你TMD......谭彦,你听我说,你好歹是全美前十名的名校MBA毕业,在这种肥猪流和地痞流氓出没的地方......有失身份的事我相信你是不会做的。一个帐号对CEO大人来说算什么?喂,你手放哪儿?不会真的要......」

看到男人两手空空从裤袋里摸出一个薄薄的圆环状物体,还有--便携式的润滑剂,傅磊绝望了。TMD,这种东西到底是谁发明的,拖出来奸了再杀杀了再奸反復一百遍啊一百遍。

「如果你配合呢,我们快点做完,就拿新帐号给你玩游戏,现在你先玩我的帐号吧。」

背对着男人坐在他大腿上,眼前是谭彦的电脑屏幕,一个陌生的游戏把傅磊全部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他一手握鼠标,一手按着键盘,接着谭彦刚才的战斗继续玩。男人以手臂环住他的腰,手指在仔裤拉链的位置不断揉捏着,没一会就把仔裤褪到脚踝处挂着。

「原来你没穿内裤,难不成你早就想......」

男人的手在股沟周围游走,故意不肯碰暴露在空气中的欲望中心。

「想你大爷!」

「想我的小弟弟还差不多。」

「你TMD要做就做,少说废话!要是我打完这一关之前你还没做完,老子可没兴趣陪你玩下去!」

「好。不过,要是做完一次你还没打通这关,我就再做一次,直到你通关。」

「有种就来啊!」

话刚说完,性器已经被男人的大掌握住,直接的刺激让傅磊小声地惊叫出来。

「你专心游戏吧,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

想要强忍住欲望却在男人熟练的抚弄之下迅速勃起,快感越来越明显,傅磊不停地喘息着,已经很难再集中精力于屏幕上的游戏。这时却感觉身后一凉,男人的两根手指在润滑剂的帮助下直接插入,不断搔刮着他身体深处除了谭彦没人知道的快乐源泉,前面变得更硬,后面......则随着男人插入的频率而主动地收缩。他难耐地扭着身体,尽量前倾,想要远离那手指的控制。可是一侧腰却被男人用手臂紧紧地箍住。忽然男人松开手,身体惯性地前冲,可是双脚已经几乎站不住了,前方的欲望被紧紧地捏住,男人恶质地不让他先释放。

「傅磊,慢慢地坐下来。」

从男人低沉的嗓音,傅磊知道坐下去等待着他的将是什么。可是如果不坐下去,游戏帐号......

「嗯嗯......谭彦,你要是不给我弄个白金VIP帐号,我绝饶不了你!」

「白金、黄金、钻石、VIP,你想要什么都有。」

那个火热坚硬如铁的东西正抵在双丘之间,傅磊横下一条心,勐地向下一坐,把男人吸纳进去的瞬间,前面的欲望再也忍不住了,射出的白色浊液溅在电脑显示屏上。

「这么快,可是我才刚刚进去。傅磊,我听游戏设计师说这一关很难很难。」

「你......快点。」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男人自下而上的顶弄中,傅磊摇摇晃晃的身体连维持平衡都很困难,更别说要专注于游戏。只要一抬头看到那被他自己弄脏的屏幕,他就羞得无法在游戏中继续下去。本来想叫男人快点结束,可是却换来更凶勐地进攻。身体像被暴风骤雨打落的树叶,陷在男人怀里再也无法动弹。无奈那凶器却在他体内越战越勇,好几次他明明咬紧嘴唇却还是抑制不了破碎的呻吟泄出。

「再大声一点,会被外面听到噢。你也知道,木板的隔音效果很差。」

存心要作弄他的男人,这样说着却越发用力地贯穿他的身体。不规矩的手抚上他的胸膛,隔着薄薄的T恤玩捏着那两颗小小的突起。刚发泄的身体敏感得根本经不起任何挑逗,完全沉溺于快感中的傅磊知道他今天又遭算计了。

「谭彦......啊......」

「游戏通关了没有?」

「没......没有......」

「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输了......」

迫近高潮时,谭彦拧过傅磊高高扬起的头,迫使他和自己接吻,也把他无法抑制的呻吟吞下腹。只觉接纳他的甬道勐地缩紧,傅磊又射了,他也在无法控制的快感中到达了顶点。

「Rudy老大,今天才玩了一个多小时,你就要走啦?」

「唔......我今天有事。」

「周末也有事?」

「你们这些死高中生、死大学生,哪里知道社会人的辛苦。我先走了,改天找你们玩。」

和谭彦一前一后离开网吧之后,傅磊还是听到有几个小鬼在门口嘀咕:

「那个人好像狂徒游戏的CEO。」

「你怎么知道?」

「我在妖气山的访谈里见过照片啊。」

「你看得没错?CEO会到网吧玩?」

把自己塞进车里快速逃离事发现场,傅磊一想到刚才作为缓兵之计的"口头招降",就没来由的火大。

「帐号。」

「ID:Rudy。密码:AlexandRudy。注意区分大小写。」

「喂,你刚才那个帐号在哪个服务器?」

「Gamma服务器,怎么了?」

「谭彦,你就等着吧!刚才是我让着你,三天内我绝对要率领军队把你的城市夷为平地!」

谭彦不敢把游戏达人的话当作耳边风,交代了内部测试服务器的工作人员,在后台为他的帐号多加了一些金币和资源以换取更多军队,以防万一......没想到三天后午休时,他在办公室再次登陆游戏的时候,守卫虚拟城市的部队同样全军覆没,虚拟帝国的所有财富已被血洗一空。战斗报告里清清楚楚地写着,攻击方: Rudy;来自:Gamma服务器;方位:41/14。

「你回来啦!呐,登录游戏了吗?看到你的城市了吗?」

「看到了。」

傅磊坐在阳台上吃西瓜,看到谭彦回来就兴高采烈的扑到他面前,得意洋洋地炫耀他在虚拟游戏中了不起的战绩。

「怎么样?还敢不敢和我赌?」

「我很高兴。」

「谭CEO,你就别装了。」

「我说真的,我很高兴。因为公司的新游戏得到了傅大分析师的认可,那么认真的钻研了三天三夜,说明是个不错的好游戏吧。要是烂游戏,怎么能入你的法眼?我可以通知市场部提前推出这款游戏,有你的确认我绝对放心。」

「烂游戏,烂得没救了!」

「喂,是谁说过分析师是冷静的旁观者?实事求是,我的傅大分析师。」

「哼,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心服口服。我要秒杀、我要奸尸、我要......」

「傅磊,你怎么看网页游戏市场的前景?」

还未脱去西装的男人,突然一本正经起来。傅磊知道这个男人长得好看,却也不自觉地打量了一些穿着背心短裤一副邋遢样的自己。但是要谈工作?他才不会输!他故意在谭彦面前晃了一下手表,按下计时功能。

「500美元一小时的傅大分析师咨询时间开始......」

「谭某洗耳恭听。」

「网页游戏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玩意。早在互联网还不甚发达的拓荒时期,就有了以文字和图片作为简单互动的游戏MUD,那就是网页游戏最早的雏形。游戏开发、电脑硬件以及网络传输等等技术发展到今天,可以支持任何画面华丽设计復杂的多人同时在线游戏。明明有更好看也更好玩的游戏,为什么要玩不那么酷的网页游戏呢?网页游戏生存在市场的夹缝中,抓住有消费能力却没有大量时间的办公室用户,打开浏览器不用下载客户端就能玩。只要能针对目标玩家人群设计出合理有趣但不那么復杂的游戏,白领阶层会很乐于为游戏买单。对于以往网络游戏不擅长表达的策略类游戏,网页游戏同样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平台。网页游戏的慢节奏,很适合将一些经典的非即时策略游戏转为在线的形式。这样又可以吸引一批骨灰型玩家。网页游戏完全置于浏览器之中,还可以很容易地和游戏社区的多种功能结合起来,甚至可以再造一个以游戏为基础的"交友"平台。男性玩家比拼为女性玩家买道具,运营商的口袋就会鼓起来。」

「这是个好主意。」

「不过网页游戏也不是十全十美的灵丹妙药。有你们一家做网页游戏赚了大钱,就有无数小公司跟风涌进,鱼目混杂,参差不齐。别忘了网页游戏只是网游大市场中的一块小蛋糕,盘子只有那么大,并不是无限量的金山银山。用高水平的游戏培养一批高素质的玩家,不要重蹈国内现在2D游戏大行其道3D游戏反遭冷遇的闷亏。其实我并不是全盘否定你们狂徒以前的精品策略,玩家们不会永远停留在低质的2D游戏中,高质的3D游戏始终是大方向。中国的网游市场太年轻了,十年不到已经有十家海外上市公司,没有哪个行业的发展像网游如此疯狂。现在确实有失去方向的危险,但我坚信终有一天好的游戏会得到市场的认可。 Quality over quantity.」

「傅磊,虽然你一直说自己是旁观者,不过我听得出来......你很喜欢这一行。」

「我喜欢的是游戏本身,至于这个被妖魔化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