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三观不正 > 分节阅读_15

三观不正 分节阅读_15

  

更像一把有机玻璃尺,看似是直的,实际上却韧性十足,可弯可折。

在谭彦的职场规划中,担任一家网络游戏上市公司的CEO,显然不是他最终的归宿。在到达职业人生的顶点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当作垫脚石当作高升的跳板。假如再次跳槽,换了别的行业,他和傅磊之间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虽然谭彦明白私生活和工作不该混为一谈,可是这段到现在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实实在在是靠工作连接起来的。除了公事,他不相信任何人的承诺,也没给过任何人承诺。如果现在不抓牢,谁也不知掉以后会怎样。

他想见傅磊,现在就想。

车子停在傅磊公寓的底下停车场,刚走进电梯,手机就响了。很意外,以为他一直在负气,来的路上还琢磨着见了面什么样的说辞比较好。傅磊,总是一次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

「你大学是不是念法律的?」

「没错。公司网站的管理层简介里写得清清楚楚。」

「我有点事想问你。」

「噢?我的律师执照已经过期了,咨询费可以少收你一点。」

「MD,谭彦,你现在给我死过来!」

「那你得先打开门啊。」

傅磊一手拿着电话,错愕地看着站在门外的谭彦。已经接近星期六的午夜了,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带着颇有玩味的笑容,慢慢地靠近......

「你怎么......?」

「心有灵犀。」

「嘘......让我听听看,你的心跳跟我是不是同样的频率。」

男人十指交缠把他按在玄关的墙上,弯下身把耳朵凑近他胸前,隔着一件卫衣,心跳无缘无故地变快了,急促得好像要从胸膛跳出来。好奇怪的感觉,傅磊使劲推开了粘力惊人的不速之客。

「真恶心!」

「上床的时候,也没见你说恶心啊。」

「呸!这种酸掉牙的话,你还是留着和你的小情儿说吧。少来恶心我。」

谭彦也不生气,他只是在想如果现在告诉傅磊近一年来只和他一个人上过床,那张漂亮的脸上又会露出怎样的可爱表情。

「你不是有法律问题找我咨询么?说吧。」

打开上次找到黄酒的冰箱,谭彦不客气地拿出一罐啤酒。轻车熟路的样子好像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你学的是不是美国的法律?」

「傅磊,这个问题就好像"你是不是同性恋"。」

「美国的遗产税税率是不是很高?」

「这个......克林顿政府一直支持遗产税,税负一度高达55%,而且起征点只有65万美元。不过布什上台之后,为讨好富人阶级大力消减了遗产税,税负逐年下降,起征点也逐年上升。好像今年的起征点已经到300万美元了,税负降为45%。遗产税说白了就是富人税,高税负是公认的。不过各界政府的态度差别很大,搞不好明年希拉里奥巴马之流当权,又会变呢!」

「对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你还挺年轻的啊,比我还小五岁。」

「又不是我。那富人为了避税是不是都去买巨额保险了?」

「没错,美国的保险商最喜欢的就是行将就木的富豪们。一个人买个几亿美元的人身保险,那是常事。可以说人身保险是唯一合法避税的方法,实质就是富翁们把财产的一部分当作保管费送给保险公司,这个比例肯定比遗产税低。保单受益人往往也是遗产继承人,这样就达到了逃税的目的。」

「那对投保人有没有什么要求?」

「当然有!越早买保险,保费越低,到时候受益人得到的赔付也就越高。」

「反正一样是死,为什么早买的保费低呢?」

「傻瓜。亏你还自学CFA成才,货币的时间价值懂不懂?30岁身体健康家庭健全时买保险,保险公司可以用这笔钱做几十年的投资,获取投资收益。如果60、70岁才买,说不定没几年就翘辫子了,保险公司赚不到什么油水,保费当然很高。」

「CFA和保险又没关系。原来是这样......」

傅磊小声嘀咕着,像是明白了什么一直困扰的迷题。

(注:CFA,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全球认证的金融分析师资格。)

「婚姻状况也会影响保费吗?」

「何止婚姻状况,疾病史,是否居住在危险区域,是否有极端的宗教信仰,这些都是购买保险之前进行投保人风险评定的要素。一般主流社会认为已婚人群比未婚者生活更稳定更少风险,但是我不这么认为。」

「我知道了。原来真的有人会为了这种事情而结婚,我操!」

「谁?」

「我现在只是怀疑,还没有证据。反正......那个女人绝对有问题,墨远也有问题。」

「你是说墨远的妻子?」

「我找人暗中调查她,她和墨远结婚实在太可疑了。闪婚不说,让小叔子参加蜜月旅行,还把小叔子留在家里住,我听墨近说他们结婚不到三个月就已经分床睡了......」

「啧啧,傅磊,你这可不是一般的八卦。」

「我是看不下去了!哎,不说了,这两兄弟都有病,瞎折腾!」

「你怎么会想到遗产税和保险?」

「我刚回国办了手续,我妈逼我签的,成为她保险合同的受益人。那些保险公司的人和律师烦烦死了,任何一个条款的调整都要打电话找我确认。」

「你母亲......?」

「这次查出乳腺癌早期,说明年想来中国养病。」

「抱歉。」

「没什么。生老病死,我妈看得很开。这不,连保险和遗产税都考虑周全了。而且这病只要医疗条件恰当,能活很多年。」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死小孩,那你父亲怎么看?」

「我......没有父亲。」

「对不起。」

「你急着道什么歉?我是找你问法律问题的,没叫你来怜悯单亲家庭长大的小孩。美国的单亲家庭多了去了,看我活得多滋润:什么好酒好菜吃不着?什么漂亮小妞泡不到......」

「你再说一遍。」

被男人用力掐住下巴,傅磊不得不仰着头和谭彦对视。那种眼神,混杂着被挑衅之后的愤怒,以及......好像被压抑许久的情欲。傅磊用力想推开男人的压制,却被从沙发上拉起来,一路扭打着最终被扔到了床上。这个床很硬,好像是在他离开那段时间里新换的,说起来他还没跟自作主张住在他家的墨近算账:一定是墨近把他之前心爱的超柔软的床扔掉了。他压根不知道,因为谭彦喜欢睡硬床,就骗了当时住这里的墨近说新床是他托人订购的,于是光明正大地把他原来的软床换掉了。

男人健硕的身体压了过来,傅磊觉得自己挣扎的样子就好像要遇到歹徒的女人。他又羞又怒,也顾不得什么形象问题,手脚并用拼命地想要挣脱谭彦的束缚。

「谭彦,你别过来!你TMD再敢压老子,只要我还剩一口气,死也要爬到电脑前写一条利空消息发出去,你就等着明早起来看到你们公司的股价狂泻乱跌吧!」

傅大分析师的恐吓,在男人为他买的床上变得毫无威胁。

虽然没有想过要赔礼道歉什么的,但谭彦来之前也曾为怎么与傅磊和解而伤了一番脑筋。没想到傅磊完全没有一点想要和他谈关于那次"吃大闸蟹"的前因后果,他粗神经?不可能,他的刁钻刻薄根本就是本性难移。还是他默认了合奸?想到这里,谭彦就无法忍受他那张不听话的嘴说出诸如「泡妞」这种令人讨厌的词。

「你忘了,今晚是星期六,股市......已经休市了。」

「放开!放开!!我操!」

「傅磊,如果只是身体,你跟我都不是讲节操的人。别急着否认,你的身体并不讨厌我。你不是想上我吗?等我们把技术练熟了,我答应一定让你在上面,好不好?」

「谭彦,你这个死同性恋!放开我,放开!!」

「警察说遇到暴徒,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切忌反抗或激怒对方。你还是学不乖?」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压在他正上方的男人,宽厚的肩膀投下了笼罩他全身的灯影。被钳制住的双手就算再用力挣脱,却在男人狡猾的舌尖碰到右耳根时,所有的反抗都无济于事。身体敏感得不像自己的,皮肤仿佛有了记忆力,男人的手指和嘴唇滑过的所留下的触感和温度,全部都记得。以往和女人上床时,从来没有发觉到的身体的每一个小秘密,都在男人毫不留情地抚弄下完完整整地曝露出来。虽然处于被动的角色让他在心理上一直难以接受......不想承认却不得不低头,他的身体从头到尾都没有抗拒过谭彦。狂风暴雨般袭来的快感让他总是难以抵挡谭彦的进攻,该死的,是他的技术太好?衣物总是在他来不及思考的时候就被剥光了,乳首被咬住不停玩弄,分身在技巧熟练的揉捏套弄之下已经弄湿了对方的手指,已经......快要不行了。紧闭的双眼溢出点点泪光,不敢去面对让他认识到这可怕事实的男人。

「真的讨厌吗?」

那根本不是吻,是啃、是咬、是吮,是充满极致挑逗的勾引。被撑开的大腿内侧也遭到的无情地攻击,下身被舔弄得到处都是湿哒哒的,男人忽然抬起身和他交换了一个充满了分辨不清到底是谁的味道的吻。然后用硬得吓人的性器顶着他同样勃起的部位,一点点向后,抬高了他的腿,在被湿润的秘穴口不断地磨蹭着。

「讨厌我,就推开我。」

「真的只是身体吗?」

谭彦拉开傅磊因为无法抑制眼泪而遮住眼睛的手心,轻轻地抚摩着他红红的眼角。

「如果这样想能让你比较容易接受,我不介意。」

傅磊咬牙切齿又有些不甘心的样子,映在谭彦同样烧红的眼眸中:这个家伙,没有一点觉悟,这副诱人的模样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看到。

「要是让我痛了,我绝对不会饶过你!就算砸了自己之前的招牌,我也要把利空狂徒游戏股价的消息传出去。」

「我不会给你那种机会的。你是职业操守一流的分析师,实事求是,不正是你的立足之本吗?」

「你以为我不敢?」

「你不会,因为我会让你对狂徒游戏的变化哑口无言。」

「什么变化?」

「想提前知道吗?那就来诱惑我,说"请侵犯我"。」

「谭彦,你这混蛋!啊......」

谭彦早就已经忍无可忍,完全地插入让傅磊惊叫出声,而后又羞愧得捂住嘴巴。

「你没戴......」

「因为我想射在你里面。」

「你少得寸进尺!唔......嗯......你TMD轻点,老子要被你捅穿了!」

「这么粗俗的话你也讲得出来?」

「谁有你粗俗,嗯啊......」

身体被翻转,背后位让谭彦可以侵犯到更深的地方。傅磊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个男人折磨死了,可是快感也同样的强烈,每一次被撞到体内的那个点,都会有不可思议的奇妙感受。不知不觉间他开始迎合男人的动作,腰部高高地抬起,完全听从身体的指引,反正......只是身体,没关系,只是身体的沉沦。再一次射在男人手里的瞬间,傅磊忘记了所有的羞耻,可以和女人做的事情,只要有同样的快感,和男人做也无所谓。

在几乎耗尽体力的性事之后,傅磊却一点也睡不着。他顾不得像要散架的身体,摸到床头的烟和打火机,趴在床边开始抽烟。

「就算事后烟,也该由我来抽吧?」

「放你X的狗屁,这是老子的家,老子的床,老子想抽烟就抽烟。」

「纠正一点,这个床是我买的。睡硬床对人的嵴椎有好处,而且做的时候比较舒服。」

「你!......」

「谭彦,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只是身体的话,你何愁找不到比我好看比我听话的男人?你千万别说已经爱上我了,我会吐的。」

「用主席的话讲,和你斗,其乐无穷。」

「你真的没救了。」

「我看你也没好到哪里去。会不会,以后都要靠后面才能高潮?」

「滚!下流坯子!」

「别说得好像你是良家妇男一样纯洁。」

「那我们要斗到什么时候?」

突然两个人都没了声音。谭彦掐灭了傅磊的烟头,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他,那动作简直温柔得不像话。

「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