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三观不正 > 分节阅读_11

三观不正 分节阅读_11

  

看最新EVA剧场版DVD的傅大分析师,脖子都懒得扭一下。

「我做攻,你做受,真刀真枪干一次。报告就卖给你。」

这两个词,傅磊是从游戏公会里的一个可爱的小女生那里学来的。小女生听说他对"这个"有兴趣,热情地向他介绍了BL是什么,耽美又是什么;末了还扔给他一部「纤细型筋肉型大叔受美攻型巨根型,不管你喜欢什么类型都有的」GV。在谭彦来之前,他刚刚看完不一会,倒没有什么生理上的不适,不过他深切地体会到要彻底打败谭彦,一个同性恋,的最好办法,就是在床上征服他。

「这生意......你想上我,还要我出钱?不合情也不合理吧?」

「爱买不买,好走不送。」

第三季F

「九月 天高 人浮躁」

手机铃声响起,傅磊不赖烦地看了一眼外屏显示的号码,就直接按掉。眼前忽然一暗,谭彦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点了一下头。死到临头还那么嚣张,傅磊在男人想要再靠近的时候伸脚绊了他一下。

「浴室在左边,先去洗干净。」

九月的阳光依然毒得要命,暑气一点都没有消散。傅磊趁男人洗澡的空隙,爬起来走到阳台上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他没想到谭彦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男人和男人做那件事......似乎很费劲。反正他不怕,GV里演的他都看明白了,触类旁通,应该和女人做也没多大区别,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同性恋么?他就不信搞不定。没过几分钟,下午的骄阳就让他热得难受,房间里有空调,还有一个在他浴室里洗澡的男人,说不出的浮躁,不知道该怪这天气还是怪那个不请自来的家伙。

空调设在22度,脱了衬衫和西服,刚刚好不冷也不热。傅磊的浴室是非常单调的美式风格,没有宽大豪华的浴缸,空间大东西少,倒是很适合两个人一起......谭彦笑着摇头止住自己脑内18禁剧场的幻想。他打量着浴室里的瓶瓶罐罐,每一种都拿起来闻一闻,开始和那天亲密接触时傅磊的味道匹配起来。他用的沐浴液,他用的洗发水,他用的须后水,他用的香水......光是用想下身就觉得硬了。随便冲了个凉,因为没有人提供换洗的衣服,只好拿浴室里仅有的一块浴巾往腰间一围,他就这样半裸着身体打开了门。

站在窗口的傅磊听到动静,一转身就被吓了一跳。他手忙脚乱地拉紧窗帘,房间里暗了下来。可是近在眼前男人健硕的裸体无论如何都忽略不掉,他以为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只是幻听。

「谁让你用我的浴巾了?」

最讨厌和别人共用物件的傅磊,脱口而出之后才后悔不已,因为光脚朝他走过来的谭彦的腿间似乎已经......

「噢,你不喜欢啊?那就拿掉好了。」

「不是不是,你别......」

「还是说你对男人硬不起来?那我来先帮你一下好了。」

白色的浴巾掉落在地板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可是傅磊脑内却像炸开了锅,轰的一下血气全往脸上冲,他不敢低头,所以谭彦直接覆上那里的手,他也没办法拒绝。

「你喜欢在哪里做?玄关、厨房、起居室、衣帽间还是......」

男人声音平和,听不出什么起伏,就好像在问去哪里吃饭一样普通。之前闭关写报告禁欲了将近十天,而刚才看GV就觉得稍微发热的身体忽然被施以直接的抚慰,傅磊一下子慌得乱了阵脚。

「床......到床上去。」

微湿的头发贴在耳侧,露出饱满的额头,男人露出迷人的微笑,傅磊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容婧曾说过「Alex的确很帅」。看着男人的脸居然失了神,后背碰到熟悉的床单才意识到被剥光了衣服,而谭彦又压在他身上了。

「不是自夸,我技术很好,保证你满意。」

眼看唇就要落下来,傅磊头偏到一边,男人刚好吻在他敏感的右耳后,那是平时连理发师都必须小心翼翼处理的地方,被人一碰就像触电一样难受。

「啊......等一下。」

「有什么吩咐?」

「你......你和那个什么嘉杰做过没有?」

「做过怎样?没做过怎样?」

「我不要别人用过的物件。」

「看不出你还有"处男"情结啊?放心好了,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平时都是在上面的,第一次给你,怎么样?感动吧?」

「我是怕你有什么病!」

「你家有安全套吗?」

傅磊挣脱了男人的怀抱,坐起身从放在床头的包里摸出一个没用过的套子。男人也跟了过来,从背后再次抱住坐床边的傅磊,腰肢果然和谭彦目测的一样纤细,柔韧的触感则更佳美妙。

虽然第一次,傅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弟弟被另一个同性熟练地穿上雨衣。一个简单的动作被男人分解成若干磨人的步骤,男人的双臂环抱在他腰间,双手在他性器上灵活地活动着。不像女人那样柔软,反而有些粗糙的手心把那层薄薄的橡胶套了下去,一瞬间曾经有过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来。湿热的吻继续在右耳后厮磨,酥痒的感觉迫使傅磊不断地向后躲,却让他和男人之间的接触越来越紧密,顶在他后面的硬挺也越来越明显......糟糕!

「说好了......你是...受」

「嘘,等一下。」

谭彦扳过傅磊的脑袋,迫使他用扭曲的姿势和自己接吻,包含浓浓情欲的吻不容抵抗,舌尖扫过他口中的每个角落,逼得他无从躲闪。手上套弄的速度也逐渐加快,还以为隔套子会影响效果,可是感觉到在手心突突跳了一下的活物,正是傅磊即将释放的前兆,谭彦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还是那么快那么敏感。

「放开......我不要先......」

「如你所愿,来吧。」

一直怀抱自己的宽厚胸膛和热度忽然消失了,傅磊转身看到"大"字型躺在床上的谭彦,门户大开,一副任君品尝的姿态。只差一点就要解放的傅磊却完全不得章法,面对毫不抵抗的男人,他早就忘了GV里那些准备程序,只是扑过去,费劲地抬起男人壮实的大腿,想要插入紧闭的后穴却始终无法得逞。越是急越是进不去,傅磊羞红的脸蒙上一层薄汗,无法发泄的情欲折磨得他难受极了。下身在男人大腿之间胡乱磨蹭着,结果两个人的性器都被男人握住,对方惊人的热度透过那层橡胶,让傅磊感觉到被救赎一般,很快他释放在男人熟悉的节奏中。

「嗯......啊...」

高潮之后的傅磊像被抽了气的充气娃娃整个倒在男人身上。好舒服,这个肉垫好舒服,触感和温度都完美无缺,傅磊一动也不想动。他甚至没有注意到男人只是顶端渗出一些蜜液,还在硬硬地抵着他的小腹。

「再来。」

谭彦扶着傅磊瘫软无力的腰,将他压在身下,像是得了有趣的玩具般又去捏他刚刚释放过的性器。

「刚才你没插进去啊,我要让你再硬起来。」

傅磊听了这话,只差没羞得在自家地板上钻个洞躲进去。当男人再次含住他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躲避了。刚刚弄脏的套子已经被扯掉了,温暖的口腔让那次在谭彦办公室里被掠夺到无法抵抗的体验瞬间苏醒了。

「呜...不要...不要这样......」

哭腔让男人暂停下来,双手撑在床垫上,顶灯让他的身体落下一个巨大的阴影,把傅磊整个人都笼罩住了。

「你怕我吗?」

「不是,不要......不要用嘴。」

「为什么?可以让你很快再硬起来。」

男人不由分说地再次低头,卖力地用舌技讨好傅磊,口中的东西果然很快又恢復了元气。不时抬头偷瞄他难耐的表情,湿润的眼角红得让人好好疼爱,紧绷的身体也是一片潮红。

「真像家里蒸的大闸蟹。你等下......」

这次谭彦没有逼到最后就放开了,沉溺其中傅磊根本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之后,冰箱里的佐餐用黄酒居然被他找到了。

「我先示范给你看好不好?」

「吃蟹佐黄酒。」

「你好好学着,要这样......这样......再这样......」

被情欲左右的身体,已经无法分辨男人放了几根蘸满黄酒手指进去。像灵巧的蛇不停地探索着从未被开发过的内部,说不上难受,也没有想到反抗,只是浮躁,不知道到底怎样才算是解脱。

「傅磊,我要先开动了。可以吗?」

「唔......啊......你说...什么?」

「吃今年的第一只大闸蟹。」

还来不及思考男人的话是什么意思,身体已经被贯穿了。剧痛让傅磊立刻清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双腿大开,被男人架在肩上,GV里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一幕真的发生了,而且被使用那个地方的人--竟然是他自己!

「你!啊......给我滚出去!」

「我怎么滚啊?」

「啊啊......你,没戴套子?」

「第一,我今天身上没有带;第二;你家没多余的套子了;第三;我考虑过你刚才用的那个,结论是太小我用不了。」

男人粗大的肉刃在被充分开发的小穴里被紧紧包裹着,忍不住用力地菗揷起来,每一次都把傅磊顶得溃不成声,小小的呜咽慢慢变成带着哭腔的呻吟,在谭彦急缓交替的律动中高低长短起伏。绝对是第一次,这个扬言要作"攻"的家伙,看起来既没有攻过又没有受过。他紧窒的内壁就像处子一般,让男人享受到极致的快感,无法控制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谭...彦......我绝不饶过你。」

「傅大分析师,是不是这里?」

「你......啊啊,那里......FUCK YOU!」

「你喜欢莋爱的时候爆粗口吗?不过我确实在FUCK YOU啊。怎么样?」

疼痛逐渐消失,有陌生的快感从身体深度在男人的顶弄中袭过全身。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将要被过激快感完全吞噬的恐惧感就像在他体内不停侵犯的凶器一样真实。偏偏意识是完全清醒的,好可怕,他清楚明白这个男人是谁在干什么,可是身体无法做出任何抵抗,相反随着他的动作又一次濒临爆发的边缘,然后和他一起攀上灭顶的高潮。

傅磊完败。房间里弥散着男人的汗水、黄酒和米青.液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没有喝酒,也没有春药,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强上未遂为什么最后会变成反攻以及合奸。噢,这些词也是游戏公会里的小女生告诉他的。

「别伤心了。其实那份报告我已经和墨远商量好买下了,付了你们通常开价的两倍。相信我,你没有亏本。」

「老子伤心个P!」

「还是你在悼念你的童贞?」

「信不信老子灭了你?!」

「傅磊,虽然我不像你有"处男"情结,不过我承认"处男"的感觉真的很棒,那么紧窒那么热情那么销魂......」

一个深深的牙印落在谭彦颈间,他吃痛得轻哼了一下,随后又笑了。

「我在你身上留下那么多痕迹,你还我一个也是公平的。」

伴随着咒骂声,洗衣机绞床单的水声,傅磊清理现场时砸黄酒瓶泄怒的玻璃破裂声,谭彦迎来了三十年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次日落。

第三季G

现代人的联系方式有多少种?当谭彦试过手机、电话、电邮、IM都找不到人之后,他可以确定傅磊从他的视线范围消失了。他没有问墨远,虽然男人和男人上床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要说因为这个而吓跑其中一个当事人,未免太过私密了。

下班后开车到傅磊家楼下守了一会,起居室的灯忽然亮了。

「你是......」

「啊!我认出来了,你是我哥婚礼上的伴郎。」

「嗯,我叫谭彦,来找傅磊的。请问他在吗?」

「他回美国去了,我是偷偷拿了备份钥匙过来住的。」

「这样......他回美国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他走的时候很不开心的样子,问他也不说为什么。」

"吃大闸蟹"那天,后来傅磊黑着脸把他赶出门是真的,但是也没觉得会闹到卷铺盖走人这么夸张。一个人开车回家的路上,谭彦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