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三观不正 > 分节阅读_8

三观不正 分节阅读_8

  

然都空了出来。两个人点了四个冷菜四个热菜,开始吃的时候窗外已经可以看到灯火璀璨的江边夜景。这家口味淡化的川菜馆傅磊一直都很喜欢,再加上肚子真的饿了,也懒得理会坐在对面的人有什么企图,大快朵颐,吃得很爽。

低头吃菜时也想过一会由他买单,别搞得自己好像被谭彦当作女人似的:吵架,不对,是打架之后就请他吃饭和好。抬头一看,侍应生已经把谭彦的信用卡送了回来,男人潇洒地在账单上签了字,然后继续笑眯眯地,不对,是色迷迷地看着他。

「得意什么?让你见识一下老子的信用卡!」

两张卡同时甩在餐桌上,这下轮到傅磊傻眼了。那是两张奥马哈第一国民银行发行的相同系列的信用卡,主题是傅磊常玩的那款网络游戏,信用卡上印有不同的游戏角色形象,他的卡上面是Rudy的游戏角色,而谭彦的卡上面则是Alex的游戏角色。

「真的?是你?」

「抱歉。我玩只是为了更深入地了解狂徒运营的游戏本身,后来实在太忙,没能陪你打完上一季竞技场的比赛。不过我请工作人员把那套你想要的装备寄过去了,你还满意吧。」

「我说呢,S3装备怎么可能会从天而降?原来是我遇到游戏公司的老板了。」

「你......生气了?」

「争冠军还不就是为了争装备,一样的。我干嘛生气?」

「你该不会觉得感情受伤害了吧?」

「笑话。谭彦,哪怕你是游戏公司的老板,不过我照样有资格教训你:你--不配玩游戏。」

「难道你就没有因为工作需要去玩游戏的经历?你那么多游戏分析报告怎么写出来的?」

「你根本不懂游戏的精神:纯粹追求快乐,摒弃了一切功利性。像你这种不懂游戏内涵靠一身装备横行的家伙,还好意思说了解游戏?我凸!」

留给谭彦一个竖中指的手势,傅磊独自回家了。他也不是真的生气,要知道现在网游公司的CEO们,有几个真正是会玩游戏爱玩游戏的人?肯去尝试已经算不错的了。一个个职业经理人,却连最基础的职业准则都达不到,明明不懂游戏,却在一边大放阙词,这种人傅磊见得多了,绝大多数过不了多久就因为失败而销声匿迹。比起那些人,谭彦已经好很多了。也许是他要求太高,也许他根本就不该指望国内网游公司的老板们哪一天能够真正懂游戏。

其实刚才说的,大半是气话。Alex&Rudy搭档2V2的时候,在游戏里获得的快乐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只是其他人看不见摸不着。 Alex那身极品装备在战斗时的确帮了他们不少忙,可是到了后期,两人配合日趋默契,职业和技巧的互补性越来越明显,优势也不再局限于一套好装备的超强属性。上赛季的最后一周,如果拼到底,完全有希望凭实力跻身官方排行榜的前五名。

舍不得的,不甘心的,是游戏里那个Alex。傅磊回家后,上了游戏,在聊天频道里大吼一声「兄弟们,跟我去新服务器开荒!」于是顺理成章地把在原来那个服务器叫Rudy的帐号删了,去了新服务器从小号练起,照样自得其乐。没什么大不了,没什么放不下,不就是玩么?

第二天狂徒停运两款游戏的消息正式发布,不出所料引发了业界内的大讨论。和傅磊熟识的几家财经报纸的记者纷纷打电话向他讨教一些"业内权威人士"的观点。

「狂徒游戏此举可以看作是他们执行下一步战略谋划的第一枪,付出的代价虽然不小,但我认为"割肉"的举措对改善狂徒下一季度的财务报表,有着正面的影响。」

晚上美国股市开盘,少不了又要对投资客户解答这次变动的疑惑和股价的趋势,弄得傅磊一整个信息疲劳。正想找个人半夜去喝酒,手机上显示牌友苏昱修刚刚好有来电。

「搞什么啊?叫我出来当电灯泡。Sui,你太不够朋友了!这这这......」

过了凌晨2点还在营业的,是一家美式台球馆兼酒吧。客人只剩三三两两,以为可以和老朋友喝酒聊天吐槽的傅磊,却意外地看到第三个人在场--身为另一家网游上市公司的总裁,林晟并不是陌生的面孔。

「Rudy,你好。」

「林晟,我跟你很熟吗?」

「你......」

「我什么我?你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媳妇娶进门,媒人扔过墙"。要不是我当时多么热心地向Sui推荐你们公司,他会给你投资?你后来能成功上市?你们现在能成一对?你现在倒好,Sui全心全意帮你出谋划策,本来就是大忙人,现在更没时间和我打牌了。Sui,你倒是说句话啊!难不成你现在嫁鸡随......」

「你啊,又练嘴皮子。」

林晟把苏昱修挡在身后,满脸堆笑地接了傅磊的话。

「是是是,傅大分析师,您是我的恩人。」

「干嘛?今天是谈私事还是公事?私事,我就不奉陪了,在这儿当电灯泡我可没兴趣;公事,从现在开始计时,我有明码标价咨询费500美金一小时。」

原来林晟和苏昱修这么大半夜急着找傅磊,确实有大事商量。据林晟透露,持有狂徒游戏20%股权的BA Entertainment,最新完成的一款网络篮球游戏正在寻找国内的代理运营商,并且已经初步和林晟的公司谈了一些合作意向。鉴于林晟一直专注于运营自主研发的网游,并无代理游戏的经验,对此事林苏二人都觉得十分蹊跷。

「我不明白,既然BA已经把狂徒当作战略投资伙伴,为什么还要把旗下的游戏签给别的公司?难道BA现在对狂徒很不满?」

「而且他们问了很多关于政府关系的事情。」

「你们上头有人嘛。我知道,年初刚从地方调任中央的新闻出版总署雷副司长,是林晟的老朋友了吧?」

「傅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生意找上门,只要能赚钱,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呃,你应该也知道吧。BA去年投资时高调签给狂徒的足球游戏,到现在还没通过新闻出版署的审批。这次又来一个篮球游戏,我怕......其中有诈。」

「林晟,你真的变了很多。当年那个冲劲十足把Sui迷得神魂颠倒的小男人,已经变成熟老练了嘛。哈哈......」

「喂,跟你说正事!」

「Sui,你就这么帮他!唉,算了。林晟,那个足球游戏没拿到批文不假,不过你应该再研究一下为什么没拿到批文。」

「对啊,我就是想不明白这个,明明是很绿色很健康很和谐的游戏啊,为什么?」

「暴力、涩情和政治,你们觉得哪个最容易被咔嚓?」

「暴力?」

「涩情?」

「都错了,是政治。足球游戏设定中不仅有俱乐部对抗的模式,还有国家队之间的比赛,其中......有一个"台湾队"。BA那群民主党的美国人,不可能在政治问题上单独对国内妥协进而修改游戏。这样的游戏,就算狂徒有通天的政府关系,也不可能通过审批。我猜狂徒不敢对BA披露实情,BA看到的结果就是游戏测试不断地被延期,接二连三的不满,于是就准备为新的游戏找别家代理。他们全然不知,新的篮球游戏因为只提供职业俱乐部对抗模式,根本就没有政治这个大麻烦。」

手头的游戏不得势,新游戏又有可能失手。事态已经严重到再不出手干涉,就可能危及狂徒存亡的地步。傅磊连夜给谭彦发邮件,说明今晚与林苏二人面谈得到的重要信息。他告诉自己,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全他作为分析师的名声,他在刚刚交给客户那份狂徒下半年的新游戏和股价预测报告中,给予了狂徒不少正面的评价,并且认为年末股价的支撑点将高于现在的每股21美元至少30%。

狂徒不能输,谭彦不能输,他自己更不能输。

第三季C

八月,整座城市热得冒烟。

傅磊坐在超过50人的教室最后一排,几乎感觉不到中央空调吹的冷气。讲台上的墨近,居然穿着衬衫西裤在认真地讲课。这个英语口语培训班里,有一大半的学员都是女性:准确说是从高中女生到OL都有。据说不少学员见过墨近之后,都强烈要求加入他所授课的班级。金发碧眼的洋鬼子,NND,就是有市场。傅磊很想左手拿墨近的半裸出浴照右手拿墨近一周不刮胡子的照片,站在教室门口叫卖,十块一张,肯定热卖;头上再挂一张墨远墨近兄弟的亲昵合影,一百一张,也不愁没人买。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十来个"热爱学习"的女学员立刻冲上讲台,把墨近团团围住问这问那,傅磊掏出手机对准墨近拍了一段视频,准能又敲老板墨远一笔竹杠。反正天热,吃点醋,酸的能解暑。

「我说你就真的准备这么混下去?」

「当老师是正当职业,怎么叫混了?」

「噢。我是怕你哥有意见,嘿嘿。」

「他能有什么意见?早上出门比我早,晚上回家比我晚,几天没见着人影了。」

「他躲你躲成这样?这个缩头乌龟墨远!」

「我就要看着他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大不了就是一辈子。」

「诶,你怎么有空来听我讲课?你不是傅大分析师吗?」

「最近被一个公司闹心,烦!走走走,今晚哥请你吃点好的。」

带墨近出去吃饭,跟带小孩似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很容易就吃到心满意足,也不闹腾;只要不提他哥,这没心没肺的娃笑起来比幼儿园小朋友还纯真。什么也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烦恼,单蠢真TMD好。对比之下,就算在这种轻松的时刻,傅磊还是放心不下,谭彦那个对网络游戏一知半解的空降兵,到底能不能顶事?

「三十岁的男人......都是混蛋!」

「嗯,没错......混蛋!」

「玩什么闪婚,才结婚不到三个月就分床睡,搞什么飞机?」

「玩什么游戏,才玩了不到三个月就AFK,搞什么飞机?」

(注:AFK原意是Away From Keyboard,引申意为离开游戏。)

傅磊和墨近拼酒拼到最后,收拾残局还是墨远。把两个醉醺醺的家伙分别搬到客房里,隔壁妻子宋晓洁的房间紧闭着门,去日本出差又是半个月。墨远正准备关上门,却听得傅磊在喃喃地说着什么:

「谭彦...你这只三脚猫......到底有没有本事玩?你别走,混蛋!」

不知道是醉话还是梦话,墨远也没放在心上。

隔天收到了谭彦的邮件,问他们公司除了提供投资咨询和行业分析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服务种类。墨远不明白他的意思,反问之下,谭彦才说出想请傅磊去一趟美国,作为董事会的特别顾问跟他一起谈生意。墨远笑着他当老板的倒是没意见,收费有提成就行。

「不过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罪了他,喝醉了还不忘骂你几句。」

「傅磊骂我?」

「你啊,还是找他亲自谈吧。他脾气是扭了点,总归是讲理的。」

从傅磊给他发来提醒的邮件,谭彦一边安排调整手边的行程,一边掐算时间。估摸着傅磊就快失去耐心的时候,才亲自找上门。既不会让他下不了台阶,又能测验一下他到底有几分诚意。鱼儿上钩,从一开始就是迟早的事。

「董事会特别顾问?谭彦,你想害死我也不至于用这么狠毒的一招吧?」

「此话怎讲?」

「作为第三方独立分析师,倘若与所研究分析的公司产生任何利益关系,我写的报告就会变得一文不值。这么简单的常识,你装傻可说不过去。」

「好,既然被你识破,我就直说了:我想请你陪我去一趟加州。」

「理由?」

「我知道下周在埃尔文有一个游戏试玩大会......」

「我可以......」

「你当然可以自己去,不过其中有一个备受期待的神秘游戏,只有十位从现场签到证里抽中的幸运来宾,才有资格参加试玩。你也不想失望而归吧?我可以保证你会是那十个幸运儿之一。」

「我需要做什么?」

「每天当我谈判结束的时候,希望在酒店的房间里能看到你。」

「陪聊天?有网络有电话,只要你不去火星,都很方便;陪上床?我价钱很高,而且不喜欢在下面。」

「不如等从美国回来,狂徒发布第二季度财报的时候,我们再来分上面还是下面。」

「谭彦,我不明白为什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