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三观不正 > 分节阅读_5

三观不正 分节阅读_5

  

?狂徒就没一个会做游戏的人!现在才考虑从开发入手,太晚了。国内成熟的游戏开发团队,各个都名花有主,早就被别的上市公司用期权戴上了金手铐,挖墙脚你就别想了。至于国外的开发团队,我怕你买不起。」

「结论是不治之症?」

「你玩过3P吗?」

男人斜过来的眼神,有些严肃,傅磊忍不住笑了出来。

「打个比方,那么认真干嘛?3P的诀窍是让三个人都满足,如果其中一个人的独占欲太强,3P就不好玩了。现在占你们收入90%的这款游戏,还有一年代理合同就到期了。每家投资银行都很关心,你们什么时候能续约。可是我知道,制作商并不想和狂徒续约;因为狂徒去年红杏出墙,和BA Entertainment有了一腿,BA收购了狂徒20%的股份并把最好的网游作品签给狂徒,还把你派到中国当CEO,一付要将狂徒收至麾下的架势,原配当然不开心咯。两家制作商都想控制狂徒,哎,你夹在中间还真是辛苦了。」

「满脑子的下流东西。」

「你不下流为什么脱光了衣服和我睡在一起?」

「我只是纯粹想......和你聊天。」

「噢,那我们继续。所以我的建议是你去找点古代春宫秘籍,中国的也好,希腊的也好,埃及的也好,学一学3P......」

被男人掐住喉咙压住身体,不是很大力,可是太过靠近的唿吸和心跳,还有同性皮肤的触感,都构成了陌生的压迫感。以前在床上的对手都是女人,哪怕是壮实的俄罗斯大妞,也不敢这样对他。奇怪的是,傅磊并没有觉得恶心,反而有一种冲动,想要翻身把谭彦压在身下,让他也尝尝被人俯视的压迫感。

「有本事就和我赌。」

「赌什么?」

「第二季度的财报。我们分别写一个数字封在信封里,代表净利润的增减百分比,然后交于律师保管。等到八月份正式公布财报时,打开看谁猜的更准确。」

「赌注是?」

「谁猜得准,谁在上面。」

「你不怕我有优势?现在第二季度已经过去一半多了,我对公司具体营收数据的了解,肯定比你清楚。」

「谭彦,你忘了我是谁?小看我的实力,会让你输得很惨。」

「改成把写数字的纸条封装在安全套包装里,我就同意。」

「一言为定。」

趁谭彦松开的瞬间,傅磊准确地抽出压在他枕头下面的支票,一个翻身就下了床。转过头,展露出售货员小姐"谢谢惠顾"式的笑颜。谭彦光着身体,没有追出去,隐约听到楼道里发出欢快的口哨声,然后随着电梯达到的铃声而消失了。谁猜得准,谁在上面。光是想想刚才压在傅磊上面的感觉......当晚做了什么梦不记得了,第二天起来却不得不洗床单。

除了身体,谭彦开始觉得这个无节操又嚣张的分析师,真的很有趣。

第二季D

因为老板不在,傅磊难得过了十几天耳根清净的日子。没人催他写报告,大把的时间都花在游戏竞技场的排名争夺战,和2V2搭档Alex的配合渐入佳境,虽然他们打的场次不算最多,可是胜率一直保持在全区前三名。等墨远夫妇从爱琴海度蜜月回来,已经到了必须交第二季报告的六月份。同机抵达的还有墨近,婚礼结束后,他死活赖着不肯走,哥哥嫂嫂的甜蜜二人之旅也变成了三人行。诡异的是新娘出奇的大方,竟然同意了这个荒诞的要求。傅磊看着墨远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笑得意味不明,有好戏看他从来不会错过,哪怕对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兼合作伙伴。

这天被墨远叫到公司,黑着脸逼问报告的进展,傅磊嬉皮笑脸没个正经样,只说月底期限之前一定交出来。

「你认真点!上次人家花五万美元让你写一份专属报告,你居然一页纸交差!你好歹有点职业道德啊。」

「现在美元又不值钱,他花五万买我一张纸,所以才决定在财报公布前抛售狂徒游戏的股票,及时止损超过一百万。一张纸怎么了?一张有用的纸,胜过几百张没用的废话。谁不知道我傅磊......」

谈话被手机铃声打断了,墨远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不得不转身走过窗边接起电话。

「什么?你迷路了?」

......

「往南,再走一个路口就到了。」

「你注意看,路对面应该有一家东亚银行。」

「小心一点,晚上回家吃饭。」

不用猜,傅磊知道那一定是墨近打来的电话。能让墨远时而皱眉时而微笑的人,除了那个强行借住在他家的宝贝弟弟,再无他人。对于二人世界的插足者,墨远的默许和夫人宋晓洁的大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具体情况傅磊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宋晓洁在一家欧洲投资银行做事,因为工作常年要当空中飞人,年纪比墨远还大三岁。职业女性三十几岁结婚倒也不奇怪,只是这个宋晓洁居然丝毫不介意小叔子住进她的新家,还口口声声说两百平的房子如果只有两个人住就太空旷了,而且一家人本来就该住在一起,怎么能让还没工作的墨近出去花钱租房。天知道她的年薪远比墨远还多,钱对她而言根本不是问题。

墨远的手机刚合上不到一分钟,又响了。

「还没找到?」

「你现在在哪里?」

「什么?你不知道你在哪里?看一下离你最近的路牌。」

「行了行了,你站着原地别动。我二十分钟之后来接你。」

这下傅磊笑得更开心了,不用听老板训话,还能看到老板拿电话那头的人没办法的窘样。

「你别得意,三十号交不出报告,我抽你的皮。墨近这个死小子,怎么路痴成这样?到中国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真是怪事。」

看到墨远抓了车钥匙急吼吼往外赶的样子,傅磊心下了然。从小玩藏宝游戏就很擅长确定方位的墨近,又怎么可能真的是路痴?葫芦里卖的迷魂药,大概只有这个平时精明干练的哥哥墨远才会被他蒙蔽。也好,墨近缠老板缠得紧一点,老板对他的管束自然就放松了。

晚上傅磊难得换了新款的运动装和球鞋,背着堆在角落里大半年没动过的网球拍出了门。他一直觉得在客厅里用Wii打球比去运动场里打球好玩得多。若不是约见的对象是个大美女,又是工作需要,他才不肯这么折腾。

「Daphne,好久不见。」

Daphne,顾君兰,美籍华人,是一家上市网游公司的CFO,也是业内响当当的美女经理人。第二季度她任职公司的网游表现非常抢眼,作为重点研究分析的对象,傅磊非常乐意和顾君兰聊一聊公司发展的最新动态。投资国内网游行业的几乎都是国外机构,因此无论成功融资或境外上市的公司,往往都倾向于聘用更熟悉国际资本规则的外籍人士管理财务。而傅磊的美国国籍,让他在业界相对容易地结识了许多这样握有实权的人物,这些人脉资源也成为他独家的优势所在。

傅磊和顾君兰私交不错,中间还有一层关系:傅磊的牌友苏昱修,恰巧是顾君兰的大学学长。之前傅磊曾想对顾君兰下手,结果发现对方实在是太厉害的角色,玩不起;眼睁睁看着如此令人垂涎欲滴的大美女,也只能当生意上认识的半个朋友。不过能和美女聊工作,也算一件愉快的差事。

在预定的室内场地打了半个小时的球,长时间缺乏身体锻炼的傅磊就有些体力不支。幸好,今天主要是来谈工作的,网球只是助兴而已。两个人坐在隔网旁边的休息区,一边喝果汁一边聊天。该透露的,不该透露的,遇到顾君兰这样精明的主,傅磊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尽可能挖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对了,狂徒游戏今年空降的CEO,你接触过吗?觉得怎样?」

「谭彦?很低调,外表看不出来,像是闷声做事情那种人。」

「低调?我怎么没看出来......」

「噢?你和他已经认识了?傅磊,你动作就是快。」

说曹操,曹操就到,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换了白色T恤短裤一身运动装扮的谭彦,和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有说有笑地走进旁边的一块场地。只见那少年也穿一套白色的球服,映衬得整个人看起来纤细均匀而不至于太瘦。隔了半个球场的距离,那张笑意盈盈的脸,让傅磊觉得刺眼。

这个狗改不了吃屎的谭彦!

「真巧。」

「哟,原来谭先生喜欢纤细美少年系。」

「我不像傅先生有这么多朋友,一个人来打球,还好这间球馆提供陪练服务。」

「于是你就找了这么个可人儿?」

「我是男人,当然也要找个男人当对手。和女人打球,岂不是有胜之不武之嫌?」

趁捡球的时机,两个人在场地相邻的地方聊了起来。谭彦用球拍指向顾君兰坐的休息区,面带微笑地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唿。哪怕作为同行业的竞争者,这也算是基本的礼貌。

「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可笑可笑。」

「那你要不要和我的陪练打一盘试试看?」

「好啊!」

「嘉杰,你陪这位傅先生打一局,他说很欣赏你刚才的ACE球。」

放你娘的狗屁!傅磊刚才根本没仔细看两个人的对局,可是一被谭彦挑衅,他就忍不下这口气。那个被叫做嘉杰的陪练师却完全搞不清状况,跑了过来和傅磊问好。运动后红扑扑的脸上洋溢着少年特有的青春气息,不算很俊,可是一副乖巧的样子很好看。

「你好,我叫林嘉杰,左手持拍。请多多指教。」

6:1,一盘下来结果是傅磊惨败。原来林嘉杰是附近一所体校网球班的学生,以前拿过全国少年赛的前三名。他是为了赚学费才到球馆当兼职陪练,一个小时收费200块,除掉球馆老板的抽成,对穷学生来说也算一笔不菲的收入。傅磊那三脚猫的功夫,自然不能和林嘉杰比。无论是发球、接球、上网攻击、底线防守,统统不是人家的对手。林嘉杰一看就不是以力量取胜的选手,几记内角线位置及其刁钻的ACE球,却让傅磊吃了大苦头。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看中了嘉杰,他的水平是这个球馆最高的。」

「谭先生过奖了。这位傅先生基本功不错,若勤加练习,定能打得一手好球。」

左一个嘉杰,右一个嘉杰,叫得真肉麻。两人在他面前一唱一和的情景,倒真觉得挺般配的。见鬼!傅磊不是输不起,就是不服气,输给一个毛头小子,输给一个被谭彦叫得那么亲昵的毛头小子。

「傅磊,我要先走了。」

回过神来才听到顾君兰已经被他们晾在一边很久了,连忙赶过去赔不是。听不出顾君兰是不是真恼了他,只说下次有机会再见。想亡羊补牢送美女回家,结果人家自己开车来的--新版的斯巴鲁Tribeca系列,比他那辆破切诺基贵了不止一倍。傅磊顿时像蔫了的黄瓜,只得目送顾君兰从停车场离开。妈的,这种女人果然不能随便下手。

谭彦又打完一盘准备离开时,刚好看到傅磊一副没精神的样子回到场地边收拾东西。他故意和林嘉杰一起并肩走过,方向是球馆内的公共浴室。转过头,不出意外对上了傅磊追过来的眼神,那其中包含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谭彦虽然心急着想弄明白,但是他也不介意再等一段时间让对方自己水落石出。

第二季E

墨近赖在傅磊的房间里已经好几天了,傅磊想尽各种办法赶他走。同样是吃牛肉喝牛奶长大的,可两人身高体型的差距就放在那儿,墨近足有190公分高,而傅磊不过175公分......嘘!这还只是对外透露的官方数字。在第N+1次失败之后,傅磊投降了。

「你不走,我走。爷怕了你!」

「墨远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

「你这是撒娇给谁看啊?在我这装可怜没用,你那几滴猫尿得让你哥看见才管用。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把喜欢的人抢回来。」

「你去哪?」

「爷爱去哪就去哪。呆着吧你!」

其实家里还有空房间,让墨近住几天也不是问题。只是傅磊习惯了一个人的自由自在,日夜颠倒,想玩就玩,想睡就睡,半夜三更精神来了赶两篇报告。他从不带女人回家,但也没想过让男人住进来。况且还要对着墨近哭丧的脸,时不时找他探讨什么"感情问题",想想就头疼。想来想去,还是去网吧和游戏公会的弟兄们玩来得痛快。

常去的是一间超过400台电脑的连锁网吧,专门有高配置的游戏区,傅磊每次和公会的朋友出去玩都在这里指定包机。25人对25人的副本,人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