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81章 来访

回档1995 第81章 来访

  

一直停在那紧锁车门的奔驰车, 忽然从内打开了车门。

从车上走下一个大概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穿了一身做工考究的长羊绒外套和西装, 高大俊朗, 他走下来之后看到陆老大微笑了一下, 伸出手去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跟他问好:“陆先生好, 我是乔岩。”

陆老大也跟他握了手, 有些过意不去道:“您好, 您好!我这是,哎, 都怪我没管教好下面……”

“无妨,前两天还要多谢您招待我弟弟。”

“令弟是?”

“乔佐。”

陆老大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乔佐的大哥, 我说呢, 刚才没认出来,现在看着是长得挺像啊!”都是认识的那就好办了,陆老大心里踏实了一大半, 客气邀请道:“今天的事儿是个误会,乔先生有没有时间,要不留下来一起喝个茶吃个饭,我跟你好好解释一下, 也道个歉, 今天这事都怪我, 手下做事不周,我替他们跟你道歉。”

“吃饭就不用了, 晚上还约了人有事要谈。”乔岩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微笑道:“喝茶可以,那我就在这跟陆先生讨一杯茶喝了。”

对方给足了面子,陆老大自然是热烈欢迎,带了人进去好茶招待。

阮三没跟进去,瞧着港商进去了,这才拽了许广财过来压低了声音咬牙道:“财叔,您今天这事儿怎么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啊?我师父刚才脸都黑了,要不是车开得快,半路他都差点把我踹马路上去!”

许广财把刚才跟陆老大说的那事儿又跟他重复了一边,听得阮三脸色也是不好,眉头突突直跳:“那帮王八蛋!”

许广财道:“阮厂长,你自己说,我今天要是不抢,是不是便宜了那帮王八蛋?”

阮三迟疑一下,勉强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也不能明抢啊,您跟我打个招呼,回头我偷偷把人弄来也比这样抢好……”

许广财道:“哎,这不是时间不等人吗,咱们也没办法,小刘他们几个技术员开车还挺利落的。”

阮三看着那边拍照的记者还在,这会儿已经掏出小本在采访那几个技术员了,疑惑道:“财叔,这记者挺专业的啊,您还认识晚报的人呢?”

许广财道:“我不认识啊。”

阮三惊道:“那这是哪儿找的?”

许广财笑呵呵道:“哦,就在二厂门口嘛!我接上他的时候,他说接了通知要过来采访,我一合计,这不顺路正好来咱们厂子,都不用特意去找人发报,那记者说了,说‘邱城食品厂’给的钱让来做采访,拍港商来厂指导的照片,既然都是顶着咱们食品厂的名字,他徐友德能张冠李戴,我也能将计就计呀!”

阮三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目瞪口呆道:“啥?这记者也是您老抢来的啊?!”

许广财道:“哎呀,这话就不好听了,阮厂长你看啊,他们都统一叫‘邱城食品厂’了,那也甭管一厂还是二厂,留下采访我们一厂也是应该的嘛!”

“不是,财叔你这……”

许广财振振有词:“而且这也是阮厂长你自己平时说的啊,机会摆在眼前,人人平等,吗!”

阮三:“……”

他确实说过这话,但也就是说说,他都没动过手呢,这帮文化人下手可真够稳准狠的。

许广财态度明确,要不要港商的投资再说,他们也不是很在乎,就是想抢一下试试。

“陆厂长还认识那港商,这挺好的,其实我抢人的时候就想好了,这事是我的错,我认,但要再来一次我还这么干。等会我自己找陆厂长领处分去,老头子之前从厂长一路降职,最后还去门口看过大门,什么活儿都干过,只要咱们厂子还要我,干啥都行!”

许广财最后总结了这么一句,去找记者忽悠去了。

老头一张嘴打遍天下没碰到过对手,死马都能说成活马,忽悠一两个记者简直不在话下。

阮三被他这个软钉子弄得不上不下的,说也说不得,拦也拦不住。他抬头看了一眼楼上会议室的方向,心里直打鼓,他师父发起火来一巴掌能把他拍地上去,他现在也不敢上去伺候师父了,琢磨了一阵,还是溜过去看许广财忽悠小记者了。

至少这里安全啊。

阮三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觉得还是打渔好。这边太复杂了,以前在海上人少清净,捞着鱼就开心半天,哪儿跟现在一样成天提心吊胆的啊!

没过多久,刁明山也听到消息赶来了。

他来的时候身边还跟了一些市里的人,二厂的徐友德也在其中,神色焦急。

等赶到厂子会议室的时候,陆老大和乔岩已经喝完了一壶茶,两人聊得气氛不错,有说有笑,看到他们进来,还招呼他们一起坐下喝茶。

刁明山是修炼成精的老狐狸,这会儿眼睛一转就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笑着走过去坐下道:“真巧,我昨天还和乔佐说,回头让咱们两家的人见个面认识一下,怎么今天就来考察厂子了?乔少既然对大项目动心,其余的厂子也该留点机会,给我们这帮老头子发挥一下,呵呵。”

乔岩见了他先喊了一声刁叔,他曾经和家里长辈一同在G市见过黎老爷子,对老人身边的这位军师非常客气。黎老这两年不常出来主事,家里继承人又还小,在外说话的都是这位刁先生,在外他们都要敬上三分。

两家都是认识的,之前的误会陆老大也跟乔岩提了两句,刁明山坐下之前两个人就聊得不错,这会儿刁明山坐下当说客,自然化险为夷,气氛瞬间和乐融融起来。

乔岩也不想在当地和人起冲突,他们乔家想要拿下大项目,在当地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要好的多,他为人处世圆滑,整个人都和和气气的。

刁明山看了后面一排人,问道:“我听了半天,好像今天这事也不算什么误会,乔少要来参观的先进厂子就是这边没错吧?”

市里的大领导是半路开会被带出来的,并不知道下面做的事,问道:“是这样吗?”

挨着徐友德的那个人已经额头冒汗了,“这个……”

刁明山笑道:“一定要想清楚,千万别弄错了才好,要真是参观走错了厂子那乐子可就大了,我们是外地人不认路没什么,还真没见过当地人带错路,李书记您说是吧?”

坐在那的领导点点头,脸上笑得也有点僵,但是肯定道:“刁先生说的没错,我回头就让下面的人查查看,一定弄清楚。”

话已至此,没有再会转的余地。

徐友德脸色蜡黄,大冬天里就冒了一身冷汗,把棉衣里面贴身的衣服都浸湿了。

他升级的机会算是彻底泡汤了,怕是二厂的位置也要没了,一切都没了。

一壶茶喝完,在场的除了徐友德和他那位朋友,都有说有笑。

刁明山老奸巨猾,临走的时候还让陆老大陪着自己和乔岩一起在厂子大门口合影留念。

旁边的记者愣了一下,很快就开始兴奋起来,捧着相机过来疯狂拍起了照片!

这是什么?这是明天的头条新闻啊!

港城、G市两大龙头企业参观邱城食品厂——不,参观马猴羊食品有限公司的新闻,可想而知有多受重视!

报纸第二天果然大字报登了出去,配上合影非常醒目,有不少失业在家的人已经开始打听这家厂子了,而有些人则是刚刚知道,原来在电视上一直投放广告的“小英雄”品牌是自己城市的。

陆老大留在邱城市忙碌的时候,黎舟在岛上已经住了三天,准备回了上学了。

高中课业紧,大概要等到月底临近过年的时候才放假,黎舟还要回去在学校念大半个月的书,对此最不能接受的人不是黎江,是乔佐。

乔佐下午赶过来的时候,听说黎舟明天就要去学校,一脸失望道:“啊,明天就要去学校啊——”

黎舟书包都已经放在一旁了,点头道:“对。”

乔佐特别不情愿道:“非去不行吗?可不可以请假呀……”

坐在一旁看书的黎江抬手就扔了一个纸团过去,冷眼看着他道:“别碍事,闪远点。”

乔佐不服:“我也是来做客的,大家都一样啊,你赶我干什么!”

黎江笑了一声,收回视线继续看书,“我和你可不一样,你是外人。”

乔佐蹦起来跟他掐架:“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是内人吗!”

“随你怎么想,笨蛋。”

“你说谁笨蛋?!”

“谁接话谁就是。”

……

两个人小学生式吵架又开始了,一句话能掐上半天,黎江烦乔佐的心思都摆在脸上,巴不得他赶紧走,但偏偏乔少爷受了他刺激越战越勇,恨不得掳袖子上去跟他打一架。

一直到黎舟把那一纸箱毛茸茸的小鸡端出来,客厅两个人在一阵“叽叽”的叫声中都安静下来。

黎江不动声色往沙发那边坐了坐,乔佐看得眼睛都直了,掐架都忘在脑后,等黎舟把纸箱放在那之后就乐呵呵地蹲在一旁看那群小鸡。

黎舟给了他一块饼,“今天没有小米了,喂这个吧,这是用小米面做的饼,一样的。”

乔佐接过来掰碎了撒在纸箱里,立刻一群小鸡上蹿下跳地开始抢东西吃,乔佐看见了制止了两次略大的那只抢食物,但是看到它蹦到自己手指上来努力吃饼的时候,忍不住哈哈笑了。

黎江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拿着书坐远了点。

一箱小鸡成功把争吵现场控制住,客厅里除了它们的叫声和乔佐偶尔发出的笑声之外,也跟着安静了不少。

黎舟去楼上拿外套,他明天一早要去学校,从岛上走太远有些来不及,今天傍晚会提前过去住在市里。

他刚上去收拾了一下,衣服还没找到,就听到楼下又传来男孩们的争吵声,夹杂着黎江的愤怒声音,大声在喊他。

黎舟走下来之后,就看到弟弟拿着书已经站到沙发上去了,而他对面的乔佐正一手拿着饼一手捧着一只小鸡走过来跟他争论,脸都憋得通红!

黎江挥着书不让他靠近,恼怒道:“你简直脏死了!哥,你快让他走,让他离开咱们家!”

乔佐脸色通红,扯着嗓子也在抗议:“你说谁脏啊,我、我就是……吃了这么一点而已!”

“你还敢说!”黎江更愤怒了,指着乔佐对他哥道,“哥,他吃鸡饲料!!”

“这是饼!舟哥说这个是熟的,人当然也可以吃啊,而且我就只是尝一口!一口!”

“你走开,脏死了!”

……

黎舟被他们吵得脑仁疼,拦在中间道:“行了,黎江下来,去楼上反省。”

黎江不敢置信,看着他道:“哥?”

黎舟道:“因为你对客人没有礼貌。”

“……”

黎少爷愤愤不平,但还是拿着书从沙发上走下来,穿上拖鞋上楼去了。

黎舟又伸手对乔佐道:“饼给我,没收。”

乔佐一脸委屈的把饼递到了黎舟手里,在对方的提示下,又擦了下嘴角的饼渣。

傍晚的时候,乔佐跟着黎家兄弟一起回了市里,船上有人在看低空飞过的海鸥,但是乔佐对此毫无兴趣,裹着厚厚的围巾趴在一边看着海面,想的都是黎家那一箱颜色嫩黄的小鸡仔。

“舟哥,为什么不带它们一起来市里呢?这边也有暖气呀,不行我买个空调送你嘛。”乔佐小声哼唧道。

黎舟摇头,“我要上学,家里没人照顾。”

乔佐道:“我可以去照顾它们啊!”

黎舟笑道:“可你过几天就走了,那么小,送来送去的在路上会受凉生病的。”

乔佐讪讪道:“也是。”

黎江坐在另一边挨着大哥,和乔佐保持了一定距离,就这样乔佐靠近的时候他还时不时拧眉,露出一副勉强忍耐又嫌弃的样子。

乔佐大大咧咧也觉察出来,黎舟看了弟弟一眼,黎江立刻告状:“大哥别和他坐那么近,他脏……”后面几个字没说出来,就被黎舟捏了脸颊一下,教育道:“对客人要有礼貌。”

黎江:“……”

黎少爷觉得自己能和乔佐在一艘船上就已经对他非常客气了。

乔佐下船之后,就被人接走了,他身边的保镖一直跟着,虽然话很少,但是在路过人群的时候都会挡在乔佐一侧,尽量替他避开周围的人。

黎舟看了他一眼,在弟弟走在前面的时候,也伸手握住了弟弟的手腕,“慢点,等等我。”

黎江愣了下,紧跟着耳尖泛红,脚步也跟着放慢了不少。

黎舟抓着他的手腕一直走到人渐渐少了,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他低声道:“你回去也跟刁叔说一声,让他给你找个保镖跟着。”

黎江把手揣进衣兜里,悄悄握紧了回味刚才那一丝温暖,不在意道:“没事的,我就在这陪着大哥,不像乔佐那样乱跑。”最后一句加重了一些,即便乔佐人不在,也没忘了趁机上眼药。

黎舟想了一会,认真道:“还是找一个吧,这边没什么事,但是G市发展太快,钱多了出事的也多,安全第一。”

黎江点点头,道:“好,我听大哥的。”

他们走了一会,在快看到陆家的车的时候,黎江忽然从后面跑了两步抱住了黎舟,轻笑道:“哥,你担心我是不是?”

黎舟点头道:“有点,你回去之后要注意安全。”

黎江笑了一声,对他道:“哥,你背我过去,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黎舟背过年幼的弟弟无数次,但是黎江读初中之后就很少让他背着了,这会儿他背起来也还算熟练,背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少爷走了两步,对方就从他背上下来了,估计也就是意思一下,跟黎舟咬着耳朵小声说了。

黎舟愣了下,没听懂,“不走了?”

黎江点点头道:“对,要再住半个多月吧,等大哥放假,我跟外公说好了,这次我来接大哥去过寒假。”

黎舟哭笑不得,但是看着弟弟一脸期待的样子,也说不出什么来,点头道:“那就跟以前一样,先住在这吧,正好家里小客房也收拾好了,你要是不想自己住隔壁,就睡过来。”

黎江立刻道:“我睡客房。”

上了车之后,黎舟给陆老大那边去了一个电话,那边事情忙,听着还有些嘈杂,只说晚上回来的很晚,让他们兄弟两个自己去饭店吃,照顾好自己。

那个饭店是陆老大徒弟开的,这两天大厨在陆家精心做了几顿饭,很是赢得了大家的好评,那边二楼最好的一个包间常年给陆老大留着,现在腾出来做了黎家兄弟的小餐厅,随便点菜还不用给钱的那种。

黎舟带着弟弟过去吃了晚饭,他和叶红玉长得相似,来这里的次数又多,每次都被直接请进包间,黎江也跟着享受了一下刷脸的待遇,点了几道清淡些的菜,和大哥一起吃了。

黎舟等待期末考试的这大半个月里,黎江一直陪在他身边,白天的时候也很少离开家里。

黎江偶尔会用一下大哥放在书房的电脑,但也摆弄不了多常时间,和在家中的时候不同,他已经不需要再找一些其他娱乐来打发时间,在这里整个空间都是大哥经常活动的地方,留下很多痕迹,足够他津津有味地看上半天,有些时候翻看大哥看过的书,瞧见那一个小折角,他也会跟着认真读完那一页,光是想着他们读过一样的书,品味过一样的文字,就让他唇角上扬。

这大半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

乔家确定参与市里跨海大桥的建设,而薛海龙也如愿接到了一部分工程,他自己做不完,就推荐了陆老大一起,陆家正式参与其中。

陆老大无力再管食品厂的事,带人去承接工程。

阮三在二厂管理困难,撂挑子跑回码头网了一天鱼,当天被叶红玉连人带鱼都抓回了市里,叶红玉雷厉风行,撤回了在二厂的资金和技术员,资金补偿不上的就以物抵偿,搬了一批设备回来,彻底和二厂划分了界限,明确不会收购邱城市第二食品厂。

而就在她搬设备的时候,发现二厂的人偷偷拿了陆家放在仓库的物资去贩卖,被叶红玉带人当场抓获,上了当地晚报,二厂的厂长徐友德公开道歉引咎辞职,并在辞职当日被带去审查。

至于阮三,留在一厂食堂里把网来的鱼一条条杀了洗干净,老老实实做了一天饭,给师娘送鱼汤过去的时候更是一声都不敢吭。

陆老大和叶红玉这个冬天收获很多,但也非常忙碌,他们两个对黎舟去G市过年的事也都赞同,毕竟看着现在忙碌的样子,他们就算把儿子留下,估计也是要带到工地上一起守岁,还不如让儿子去那边。

陆老大有些舍不得,但也点头答应了,并按照惯例偷偷摸摸往黎舟包里塞了一捆钱。

黎家不缺钱,但陆老大觉得这钱还是自己给心里才舒坦。

黎舟考完试那天,陆老大和叶红玉亲自开车去学校接了他,带着他和黎江两个人去饭店吃了一顿,当做提前庆祝,顺便给他们送行。

陆老大中途出去了一趟,好半天都没回来。

黎舟有些疑惑,想出去找找,被叶红玉按着手留下了,叶红玉笑道:“没事,他中午喝了点酒,出去醒醒酒。”

等过了一会,陆老大回来的时候神色如常,只是带着点鼻音,叮嘱道:“儿子,你在外头自己多注意,有事儿给爸打电话,想家了也记得给我们打电话,爸去接你。”

黎舟应了,但是陆老大视线跟他对上就躲开,只看到他眼底带着点血丝,也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怎么的,那么高大的一个人坐在那愣是看出了几分可怜。

他们晚上要去工地,刚开始什么事都要人盯着,陆老大把他们兄弟两个送回家,又匆匆走了。

黎江脱了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带了几分好奇道:“哥,今天晚上陆叔是不是出去哭了?”

黎舟认真道:“没有。”

“可我怎么看着他眼睛有点红?”

“你看错了,他从来不哭。”

黎江半信半疑,但大哥这么说,他也耸耸肩没有再问下去。

家里只有他们两个,黎江翻了一个录像带出来打算和大哥一起看,但是没一会门外又响起咚咚两声敲门声。

黎舟以为是陆老大他们又回来拿东西,开了门却发现门外站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头发略微有点长,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细边的眼镜,一双眼瞳孔颜色较浅,带着点琥珀色的光泽,看到黎舟之后就漾开一抹惊喜,笑了道:“黎舟,这么巧,你也在啊。”他举了举自己手里的图纸,“我来给你爸送商铺那边的图纸,他在家吗?”

黎舟认出他来,是之前给陆家设计房子和商铺街的那个建筑设计师,当初薛教授推荐来的海归大才子,听说在国外拿了不少奖,这次也帮了陆家不少忙,请他进来坐下,倒了茶道:“沈教授坐,我爸他们出去了,这两天比较忙,您把图纸先放这吧,我转交给他们。”

沈艺博笑道:“好,其实我这次来还有点事想问问你……”

他话还未说完,就看到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从黎舟的房间里走出来,很随意的穿了双拖鞋,挽着衣袖问道:“哥,我睡衣你放哪儿了?”他瞧见来了客人,走过去站在一旁道:“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