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79章 亲戚

回档1995 第79章 亲戚

  

市里负责接待的人看了半天, 找不到插话的机会,等着乔佐一副“我在专心玩小鸡它们怎么这么可爱”样子的时候, 他们连忙过去介绍了自己, 又问道:“乔少现在要不要去码头那边?你家里人已经在那等着了……”

乔佐摇摇头, 大大咧咧道:“我不去啦, 我在这里吃。”

接待人员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也只能跟着留下两个人在这里陪着。

中午的时候陆老大按薛海龙之前说的,给码头那边送了两桌上好的饭菜, 他自己没往上凑的意思,只在家里做让人做了一桌家宴,招待了家里这些小朋友。

大厨师就是陆老大的徒弟, 之前已经给黎舟他们做了两天饭了, 手上花样多的不行,瞧着像是一个莽夫,但是刀工竟然还特别好, 几道鲁菜做的想当地道,鲍鱼炖鸡、油焖大虾、糖醋鲤鱼、豆腐箱……最后主食给他们做了两种,一道炝锅面,一道锅子饼。

乔佐沉迷于豆腐箱, 一个人吃了小半盘, 特别满足。

黎舟盘子里没多少虾壳, 但是虾仁却不少,旁边的黎江动作夹菜剥虾壳动作利落, 黎舟每次低头都能瞧见有自己喜欢吃的菜出现在盘子里,看了一眼旁边的弟弟,想想也没说什么,提筷继续吃了。

黎舟吃着虾仁的时候,也会看一下身边的弟弟。

他看的次数多了,黎江也察觉到了,问他道:“哥,怎么了?”

黎舟慢慢吃完,摇头道:“没有。”

黎江又低头剥虾去了。

过了一会,就听到旁边的人低声道:“我觉得你现在这样,挺好的。”

黎江手上动作顿了一下,剥虾壳的动作更快更好了,跟受了鼓励一样,整只虾都是全尾剥出来,完美的像是艺术品。

他把这些都给了黎舟,“哥,你吃。”

黎舟:“……”

黎舟盘子里还有四五只虾,他吃的速度都没弟弟剥的快了,不过旁边的男孩只是沉迷在剥虾中,并不是很在意他是否全吃了,好像只是做了这件事就特别快乐。

黎舟想想,小少爷这次来了之后就一直想照顾自己,好像是青春期小男生都会这么做,想通过角色对调来证明自己能照顾人,迫切想要长大吧。他午饭吃了两盘虾仁,其他都没吃多少,吃完饭还夸奖了弟弟一句。

这句夸奖立刻让男孩眼睛亮了,跟着道:“我晚上还给大哥剥虾仁。”

黎舟笑道:“不用了,这两天吃的够多了。”

对面十四五岁的男孩点点头,不过很快又卷起袖子立刻道:“那我去楼上看看,我记得昨天卧室有点乱,我去收拾。

黎舟都没想到一句夸奖效果这么好,小少爷跟充满了电一样干劲十足。

黎舟不好让弟弟一个人干活,自己也跟了上去,还没上楼梯就被乔佐叫住了,乔少爷吃的餍足,脸色红润,跑过来的时候脸上还带了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道:“舟哥,我能不能再在你家玩一会?”

黎舟惊讶道:“你不着急回市里吗?”

乔佐使劲摇头,看了一眼那边客厅那些人,带了点不乐意道:“我不喜欢那些人,他们介绍的朋友也一点都不好玩,不是问我老豆在干嘛,就是问我家里其他人,老是问这些隐私性的东西好烦……只有那个叫薛姗姗的女生不问,但是她是女孩子嘛,我不想跟女生玩儿。”

黎舟看了客厅那边,猜到那些人给乔佐介绍的“小朋友”也是高干子弟,听着乔佐这么说,也难怪他今天来岛上的好差事能被薛海龙抢了,忍不住摇摇头笑了,对乔佐道:“可以留下,不过要跟你家里说一声,知道吗?”

乔佐连连点头。

黎舟指了指一楼一侧的房间道:“这个客房空着,你可以午睡一会,等下午起来让黎江陪你一起打游戏。”

乔佐期待道:“舟哥,我可以把小鸡带进房间去吗?”

黎舟道:“可以,不过记得把箱子放在暖气片旁边,它们怕冷。”

“哎!”

乔佐转身回去,喜滋滋地去搬装了小鸡的纸箱,一堆毛茸茸的小东西看到有人靠近立刻叽叽地叫起来,乔少爷一颗心都要化了,搬起来就要往客房去。

市里接待的人看到他过来,下意识就站了起来,他们饭也吃过了茶也喝过了,看到乔佐过来就问道:“车就在外面,咱们现在走吗?”

乔佐一脸茫然,捧着一箱小鸡道:“不啊,我不走。”

对方愣了下,道:“乔少还不走吗……不是,我是说时间也不早了,现在回去还可以回酒店休息下。”

乔佐道:“不用啦,我住我朋友家就可以。”

他说着就径直去了客房,路过对方的时候脸上满是笑容,还有一阵叽叽声传来,像是自带音效一样,特别神气。

他这边一走,市里的人就看向薛海龙,薛海龙也是不明所以,转头就看向陆老大笑道:“陆老弟认识乔家的人?你怎么也不跟我早说一声,你看我这两天招待的手忙脚乱,早知道就先去问问你。”

陆老大道:“我也不认识他,是小舟他们认识。”

薛海龙好奇道:“小舟怎么认识的?”

陆老大大大咧咧道:“嗨,就是之前送他去G市参加了一场夏令营,说是夏令营认识的朋友,都是学生,玩得来,咱们也不懂现在小孩都玩啥,随他们去了。”

市里的人也知道乔家在G市投了上千万,听见他说心里差不多对上了,默默感叹陆老大的运气。

薛海龙好奇道:“什么夏令营,参加有什么条件没有?我家里还有好几个孩子,正愁暑假没地方让他们去玩儿。”

陆老大道:“这我也不太懂,都是刁先生帮着办的,要不你们问他吧。”

刁姓不常见,刁明山坐在那笑呵呵的介绍了自己之后,市里接待的人一下就站了起来,“您就是刁明山刁先生吗?哎呀这可真是太巧了,我们今天还开会说要筹备几天后的招商引资会,正准备给您送邀请函,怎么都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您……”

刁明山笑着让他们坐下,客气了两句。

一旁的薛海龙已经有些傻眼了,他以为自己和市里有些关系能提早知道一些消息,但是万万没想到陆老大竟然和来绿岛市的这几位富商都有交情,看起来还不是一般的好。他看了看刁明山,又转头问到:“陆老弟这位刁先生和你是?”

刁明山抢在陆老大之前笑着开口道:“陆厂长和我们老爷子有些亲戚,这不过寒假了,我家小少爷就来这里走动下。”

他话说的含煳,但是这一句“亲戚”出口,在场的人都震住了。

G市黎家,哪怕是远亲这样的关系也足够了,更何况刚才他们吃饭的时候可是都看到了,黎家那位小少爷一直在剥虾壳,动作想当熟练,关键是陆家的儿子也吃得习以为常,一点都没觉出哪里错来啊!

陆老大是个双标党,他照顾老婆孩子的时候恨不得橘子都把橘络去得干干净净,但是瞧见别人互相夹个菜都觉得娇气,这条双标理论一直延续到黎舟身上,诠释一下就是,所有照顾他儿子的行为都是正常的。

所以他也没觉出啥错来。

刁明山那边看了十几年他们兄弟吃饭,大少爷以前还捧着小碗一脸认真的喂弟弟吃饭呢,也没觉出什么不对来。

他们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弄得周围的其他人一愣一愣的,尤其是市里的人,他们原本都没考虑陆老大的厂子参与,一来是新厂,再来不管效益多好终究是个私企,但是现在他们心里已经改了想法,决定回去之后就给陆厂长也送张邀请函来。

乔少爷不走,市里的人也不好提前回去,陆老大和薛海龙就坐在那陪着。

陆老大和其他人不一样,在家里不怎么爱说公事,没聊两句就谈到了孩子们身上。这个话题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共鸣,不过其他人几次想插话,都被陆老大的嗓门压了下去——他刚把儿子找回来,当了一年的爹,新鲜劲儿和热情都没下去,说起来特别兴奋。

薛海龙坐在那也跟着点头,他是在场唯一家里有女儿的人,因此很有些得意,“我就跟你们不一样了,哎,操心啊,你们不知道家里有个小棉袄是暖心,但是她这么一出去我这颗心就提起来了,不是担心她饿着了就是担心冻着了,女孩嘛,就得富养。”

陆老大道:“老哥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男女平等都多少年了,要我说,这男孩也得富养。”

刁明山坐在一旁喝茶,心里跟着点头,他觉得陆老大这话说得对,多给点钱才能提高眼界,这不他年初给了小少爷十万,现在股市里滚了小百万,就这还是他知道的,他不知道的小金库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陆老大还在那说:“我每次月初的时候给我儿子生活费,我就想多给点,孩子懂事啊,都不要。”

刁明山觉得心里像吃了一颗柠檬,他给小少爷钱的时候,每次慈爱问一句“够不够”,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不够,再来点”。他想旁敲侧击打听小金库的时候,小少爷捂得紧啊压根就不告诉他,简直痛心疾首!

薛海龙道:“那还是不一样,女孩儿嘛终究是要小心养,男孩就不一样了,撒出去让他跑自己都能长大。”

陆老大严肃道:“那不能,我得看着,我们小舟各方面都特别优秀。”

薛海龙礼尚往来,夸奖了一下道:“小舟是不错,今天站在那瞧着一表人才,老弟养的好啊,听说成绩也不错,姗姗以前就是小舟他们那个学校的,也读的实验班,当初还是班上第一呢。”

陆老大也吹捧了一下他家孩子,但还是坚定立场道:“姗姗是不错,不过比我儿子还差了点,我上次去开家长会的时候听老师说了,小舟的成绩是全校第一。”

薛海龙道:“哪里差!我女儿也好,当时也是全校第一啊。”

他们在海边说话大嗓门惯了,自己这么争论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市里的人瞧见连忙打了圆场笑道:“都挺好的,没想到你们两家的小孩这么有缘分,都是实验班还都是第一,成绩好又长得好,真是郎才女貌啊。”

他们随口说了一句,对面刚才斗得厉害的两个傻爸爸忽然开始沉默,过了好一会陆老大才沉声道:“这个吧,小舟今年高二,我们做父母的也没什么能帮他,只能努力配合学校和老师的要求,学校规定的严格啊,不允许早恋,我也觉得这个早恋不太好……”

薛海龙更是提防起来,附和道:“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姗姗现在读大学了,但毕竟还是学生吗,学生就应该以学业为重,努力学习报效祖国,肩上的责任重啊。”

两边傻爸爸都警惕起来,觉得对方是看中了自己家儿子(闺女)有多好,努力张开羽翼护着自己家小孩,生怕他们早恋,也怕对方看上自家心肝宝贝。

刁明山在一旁看热闹,他家小少爷还小,他现在一点都不担心。

不过听了一会也觉得有点奇怪,好像这两家不是要攀亲啊,怎么听着“攀比”的意思更强些?

陆老大这边房子宽敞,准备了客房给大家休息。

薛海龙都没敢把闺女留在这边住了几个小子的小楼上,亲自带着去了前院的小楼,找了客房让女儿休息。

薛姗姗刚才虽然坐在小书房看书,但是她爸刚才嗓门那么大,她在书房都听见了,到了客房之后看到薛海龙还在那给她拿暖手的东西,忍不住笑道:“爸,要是有一天我嫁人了,你会怎么样呀?”

薛海龙低头把小热水袋倒好水,擦干净了递给她:“问这个干啥……拿着暖手,一会冷了跟我说。”

薛姗姗抱着小暖水袋又问:“哎呀爸,你说嘛!”

“说啥?”

“就我嫁人了,你会不会哭呀?”

“不会!”

“啊,你为什么不哭啊?”

“烦死了!你为什么嫁人啊?!!”

薛家父女日常对话,薛姗姗笑眯眯的,对面的薛海龙已经气得眼睛都泛红了,想着自己养了二十几年的眼珠子有一天被个傻小子接走,就鼻酸。他坐在一会,还是气得肺疼,起身道:“你睡会吧,爸出去抽根烟。”

薛姗姗道:“别抽啦,你答应我和妈妈戒烟的。”

薛海龙憋屈道:“……那我去喝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