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76章 打鸟惊山

回档1995 第76章 打鸟惊山

  

陆老大听了也是一脸惊喜, 不过还是将信将疑问道:“大桥的事儿可是说了好几年了,一直都没弄成, 今年会不会也只是喊个口号?”

薛海龙道:“不, 今年是真的, 港商都已经来了, 我跟了两三天了这还能有假?陆老弟好运气啊!”他说着拍了拍陆老大的肩膀, 啧了一声带了羡慕道, “你码头上那片地我也是一直看着,实话不瞒你, 我当初可是眼馋的够呛,大桥十有八九要落在你那片地界上,今天还有专家一起过来看了, 十个里八个都说那边是最合理的。”

陆老大笑笑没吭声。

薛海龙还要说话, 忽然就听到一阵电话铃声,陆老大起身去接了个电话,没两分钟立刻就拿了外套出来急匆匆道:“山上出事儿了, 我去看看!”

薛海龙也吓了一跳,“出什么事儿了?”

陆老大沉着脸道:“说东山那边有人打鸟,用了电网,还起了冲突, 见血了。”

薛海龙跟着起身一起往外走, 慌忙道:“东山?!那可不得了了, 今天我还让姗姗带向导陪着那帮孩子们去东山了,快走, 快走,我跟着一起去看看,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陆老大开了车,动作很快但是声音倒是不怎么慌,对他道:“不碍事,小舟他们今天早上也进山了,我为了他们之前特意去跟老石打了声招唿,那片林子老石包下来弄了林场,工人不少,刚才就是他们给我打的电话,听着没吃亏。”

薛海龙还是担心,坐在那一边压着突突直跳的眼皮一边道:“还是老弟想的周到。”话这么说,脸上一点笑都做不出来,他女儿薛姗姗也在山上。

陆老大看着前路,一脚油门就轰了出去,他对这一带熟悉的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路,就算是这样,额头也微微冒了汗,路上连拨了几道电话出去,低声吩咐找人。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半点差错也不能出。

东山,林场。

黎舟他们身边站了七八个工人,而他们身后还有几个半大少年,三个男孩一个女孩,一个随行的戴眼镜向导,这会儿手里握着登山棍双腿微微发抖,他也不是吓得,是刚才不小心踩了一脚电网,这会儿还双腿有些发麻,说话声音都是抖着的。

他们对面是四五个壮汉,一脸横肉,手里还有气.枪,只是这会儿人数明显要少一些,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站在那跟他们喊话,火.药味很足,“你们弄坏了网,还伤了人,自己说吧,赔多少?”

那个向导抖着声音也喊道:“是你们不讲理!你们知不知道捕猎鸟雀这是违法的啊,而且,而且还用电网,还对人动手动脚……”

那四个壮汉哄笑起来,破了头的那个更是指着向导凶神恶煞道:“老子对谁动手动脚了?你倒是指名道姓的喊出来啊,也让爷爷知道那小娘们叫什么,等以后日子长着呢,咱们有缘再见。”最后几个字说的咬牙切齿,眼睛瞪着向导身后躲着的那个粉色身影。

穿了粉色羽绒服上山的女孩小脸白皙,长了一双月牙眼,但是这会儿半点笑模样也没有,瞪着眼睛道:“你给我瞪着,等我爸来了,有你好果子吃!”

那女孩说完,还向黎舟那边靠了靠低声道:“陆亦舟,一会不行你就跟这几个大哥说咱们一起跑吧,他们手里有气.枪,装了铁砂能伤到人的,我手机打不通,山上没信号……”

黎舟看她一眼,低声回了她一句,“没事,林场的人已经去前面打电话了。”

女孩眼睛立刻就亮了。

对面那四个人估计也没见过这么泼辣的女孩,那个头上磕破了皮微微见血的男人往地上呸了一声,恶狠狠道:“你给老子等着!”

女孩有黎舟刚才那句话,立刻竖起眉毛道:“你也给我等着!”

那几个人交头接耳一阵,又拿了对讲机低声说了什么,显然也不是就他们四个进山来的。

黎江眼睛余光只扫了一眼那个女孩,很快就把视线落在那几个人的对讲机上了,那几个对讲机改装过,接收讯号在5公里范围以内,他一边看着,一边在心里迅速计算了一下这附近的地形,如果对方有同伴的话,那应该是在……

黎江视线刚一抬起,就看到成群的鸟雀忽然勐地从较远些的山林里勐地飞起,这次它们没有像之前一样离开,而是在天空中集结盘旋,鸟雀数量太多,简直像是一片黑色的龙卷风,盘旋在半空中几周之后,认准了一个位置勐地一头扎了下去!

那边动静太大,黎舟他们也忍不住看了过去,“他们还留了人在那边。”

有林场的工人道:“那边山雀多,都是成群的,估计也被网了!”

不远处的一处背风山坳处,几张宽大的捕鸟网被扯落在地,唯一的电网更是凄惨,整张网倒是出了力气裹住了猎物,但只裹住了一头驴。驴子力气大,被电了一下之后受刺激尥蹶子就跑出去好远,把张网扯的七零八落,驴也缠在那来回转圈,昂昂地仰天大叫。

一旁有三四个壮汉穿着一身厚重棉服,手里拿着木棍铁棒,这会儿正气急败坏的围着一棵树仰头骂个不住:“你个小南蛮子有本事给老子下来!”

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瞧着稳重,一个一脸稚气,稳重那个沉默不语,但也在观察四周想办法,年纪小的那个男孩抱着树干骑坐在上面,也气得跟那些人对骂:“你们知不知道野生动物保护法?!赶紧滚啦,不然我叫我律师把你们统统告去坐牢!”

那几个壮汉里有拿铁锹的,被那熊孩子气得也够呛,抡起铁锹就砍了一下树,没怎么砍动,但是把树震了一下,瞧着树上那男孩吱哇乱叫,他们在下面哈哈笑起来:“还叫律师,老子今天就把你弄下来揍一顿,看你还叫不叫律师!”

“你们别乱来啊,我保镖很能打的!”

“老赖子吃饱饭没,砍不动铁锹给我,老子给他弄下来!妈了个巴子,我好好的电网他给我赶头驴进去,鸟没抓住网还赔了一张!”

“谁让你们弄破生态啊啊啊,别砍树!”

“别磨叽,搞快点!”

“你知唔知我系边个啊——?!”

那几个人显然不知道,作势要砍树,乔佐在树上挂着快要哭出来了,他旁边的保镖倒是看起来不是非常担心,眼前这四个人手里的那点东西他都能抢过来,但是他刚才听到有气.枪的声音,这才是让他最为担心的,他能拖住解决这三四个人,但是乔少爷也没地方跑,这里都是山林,万一再碰上拿气.枪的,他担待不起,想来想去还是在树上安全。

保镖低头看了一眼那些人手里的铁锹,就这么一把不算锋利的铁锹,慢慢磨怎么也要七八个小时才能弄断他们现在坐着的树,而他们只要失去联系,不到三个小时就会有人找来,时间足够了。

保镖坐着不动,偶尔还扶一下旁边抱着树干的乔少爷。

乔佐没经历过这么野蛮的事情,吓得哆哆嗦嗦,看了保镖问:“他们,他们会不会对那头驴动手啊?”他把驴赶紧去只想把电网弄坏,现在驴也被捆在网里,看起来跟他处境一样都逃不了,忍不住心有戚戚焉。

保镖沉默一下,摇头道:“不会。”

因为这几个人显然更显对乔少爷动手。

乔佐抱着树腿也盘上来,含着眼泪道:“怎么办,我刚才是过来撒尿的,还没来得啊,我有点想尿尿——”

保镖:“……”

保镖认真道:“要不还是憋一会吧。”下面那几个人已经开始骂骂咧咧砍树了,要是这个时候乔少爷再尿他们头上,那画面真是……怕是再怎么拼命解释对方也一个字都不肯定,啃了树也要把人弄下去打一顿。

他们爬得高,看得也远一些,保镖耳力好,很快就看向东边的方向道:“有车队,有人往这边来了。”

乔佐也振奋起精神,努力抬头看过去,车队的声音由远及近,沿着林场运送木材的土路轰鸣而来,显然不止是一辆车,听着人声也不止几个人,像是来了一批人。

陆老大过来的路上就打电话联系了林场这边,承包林场的石长风和他是拜把子兄弟,石长风不在这里去外地卖木材了,陆老大的话也一样好使,一个电话之后林场的工人们都赶了过来。陆老大自己也叫了不少人,连薛海龙都在路上叫了几辆车的人手,让他们赶到路口等着接应,他们两个一个儿子在山上,一个女儿也跟着进山去了,两个傻爸爸都慌了手脚,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派人手,满山的找。

这边几座山头地方并不算大,无非绕些路的事儿,陆老大带着徒弟们很快就找到了人。

林场之前通风报信的工人带着陆老大他们赶过去的时候,老远就看到黎舟他们完好的站在那,身边还有七八个工人护着,陆老大松了一口气,上去拍了拍他们兄弟两个的肩膀问道:“没事吧?”

黎舟摇摇头道:“没事,爸,他们手里有气.枪。”

陆老大看了一眼,那四个人面生的厉害,拧眉道:“没事,一会我去问问,岛上不让用这东西,禁了好多年了,应该是外地来的。”

薛海龙也看到自己女儿了,慌忙过去上下看了,紧张道:“姗姗,姗姗没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