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64章 开窍

回档1995 第64章 开窍

  

黎江松开他, 嘴里还带着血腥味,他舔了舔牙齿, 尽数咽下去。

黎舟想起身, 但是被抱地更紧了, 拧眉道:“黎江……”

男孩没吭声, 伸手固执地把人一起裹在毯子里, 脸颊温顺贴在后背上, 只垂下的眼神发暗。

就是因为这点血——只是因为流着的血不一样,所以大哥才和他这么生分。

帐篷里面安静了好一会, 黎舟才从里面出来。

他换了一件短袖,之前那件被他家小狗咬破了一个洞,他觉得小少爷那口狗牙也够厉害的, 后背现在还有点疼。

晚饭已经煮好了, 黎舟过去拿了一份饭,他刚坐下吃了两口,就有人过来问道:“大哥, 我们队长呢?他怎么没出来吃饭啊?”

黎舟喝了一口粥,道:“他有点不舒服,一会我给他带一份饭过去好了。”

“哦。”

周围的同学还挺为队长考虑,给准备了一份热热粥放在一旁。

黎舟吃完自己那份粥, 就给他带了回去。

黎江已经躺下睡了。

黎舟以为弟弟还在不好意思, 打从刚才咬了人之后就埋头在毯子里说要睡一会, 现在还保持原来的姿势,鸵鸟一样。他过去喊了两声, 弟弟只唔了一声,等他碰了一下露在外面的手臂才觉得有点不对,“黎江,你是不是病了,身上怎么有点烫?”说着又摸了一下额头,确实是烫的。

黎舟眼里带了几分担心,小声叫了他的名字,“黎江?”

睡在那的男孩迷煳喊了一声“哥”,还有些意识,“我不太舒服,想睡一会。”

黎舟把自己的毛毯也找出来给他盖上,道:“你睡,我去找医生。”

黎江想他留下,伸了手过去,但是对方握着他的手塞到毯子里面,又匆匆出去了。

没一会就有人进帐篷里面来了,还有其他人跟着一起过来问了两句,被黎舟拦在了外面。

“先让医生看看,应该是着凉感冒。”

“大哥,我们队长要不要紧啊?要不联络一下带队老师吧?”

“对,实在不行就退赛,身体要紧……”

黎江意识有些不清醒,听到这些忍不住皱眉,他不想退出。

很快又有医生的声音传来:“病情不是很严重,只是着凉了,可能下午进水里有关,不要紧,先吃药……晚上再观察一下,严重就打针……”

黎舟低声问了需要注意的事,同时还问了离岛的事项。

黎江能听到他们对话,想开口让大哥别着急,他不要紧,但是太累了,之前累积下来的疲劳都压下来一样,肩膀重地抬不起来,眼皮也像是千斤重一般,他喊了一声“哥”,对方应了,声音朦朦胧胧的,很快他的手就被握住了。

这感觉有些安心,黎江昏昏沉沉又睡了。

这一夜,黎舟留在帐篷里陪着他。

黎江晚上做了一个梦。

梦里大哥对自己很好,自己也可以撒娇,就像一年前他还在绿岛市读书的时候一样,哪怕把大哥的自行车轮锁了,或者干出更淘气的事情,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赖在大哥身边,拿脑袋抵着他后背那蹭两下,耍赖就这么煳弄过去。

他在梦里也咬了大哥一口,没有什么原因,心情也不是之前带着一点报復想要对方记住那样,他就是单纯牙齿发痒,看到大哥背过身坐在床边弯腰的样子,就忍不住从后面抱着他,咬了大哥肩膀。

大哥一如既往地宠他,被咬了也只是无奈道:“松口。”

他不肯,大哥就挠了他两下,但是他们被毯子缠在一处,动弹不开。

被他抱着的大哥忽然鼻尖动了动,像是闻到了什么一样,惊讶道:“黎江,你是不是在想坏事?”

黎江不懂,但是下意识抱紧了对方。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哥越是纵容,他就越是想要真真切切地咬下去,心里隐隐期盼着一点别的什么。比如大哥生气了,或者对他更激烈地做出一点反抗……他胡乱拱着,不知道要怎么做,无从下手一般鲁莽又焦急,动作都比平时粗暴。

大哥就叹了一声,握着他的手一起往下,在他耳边道:“这样,我帮你。”

黎江目不转睛地看着,喉结滚动几下。

大哥的手很大,也很暖,带着他一起做他从未做过的事。

黎江受不住刺激,很快交代了。

对方和平时一样轻笑一声,“没事的。”

“什么?”

“长大了,”黎舟揉他脑袋一把,看着他笑道,“是个男子汉了。”

黎江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在梦里把人咬哭了。

他最喜欢的大哥被他按在床上,躺在那微微皱眉说疼了,伸出手去想推开他,但是黎江反手握着他的手腕按在头顶,几乎是贪婪地看着那张他最熟悉也是最喜欢的脸,声音哑道不行:“哥,我行吗,我可以的是不是……?”

“嗯。”

……

梦里的哥哥很温柔,什么都肯教他。

黎江觉得自己像是睡在棉花上,又像是被包裹在云朵里,年轻的身体因快乐而战栗颤抖。他在梦里做了又坏又大胆的事,那是他十几年来做过最坏的事。

躺在那的人全程非常配合他,只是有些时候他太急迫,对方长而浓密的睫毛都被逼出来的泪水浸湿了,眉头微微拧起来一点,抿了下唇看起来还在隐忍。

黎江凑过去一点,心脏剧烈跳动的那一刻,他颤抖着吻了上去。

触碰到柔软唇瓣的那一刻,黎江在心脏砰砰跳动中醒了过了,他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水,身上裹着大概两三条毯子,也难怪昨天晚上会觉得被裹住一样无法动弹。

他醒来没一会,立刻就察觉有些不对劲,拧紧了眉头,还未来得及从毯子里起身的时候,就听到帐篷外有脚步声传来,紧跟着拉链门被打开,一个人钻了进来,看到他坐在那有些惊讶道:“醒了?好点了没有?”

黎江刚从梦中醒来不久,现在看到大哥的脸还有些拘束,只点了点头不肯看他,耳尖泛红。

他觉得羞耻,但是羞耻中又带着隐秘和快乐。

像是真的和大哥有了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一样……

黎江看着大哥,哑声道:“我……”

他话还未说完,就看到黎舟鼻尖动了动,像是闻到什么味道,视线转动过来。

黎江耳朵通红,按着毯子恼羞成怒:“大哥先,先出去!”

黎舟怔了一下也反应过来,他有些尴尬,把水放在一旁对他道:“你先喝点水,一会出来吃早饭,吃了饭吃药刚好。”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黎江过了好一会才换了衣服从帐篷里出来,他感冒已经好了很多,吃过早餐看起来精神也恢復了不少,黎舟请了医生过来又给他看了一下,医生又留了一些药给他们,笑着道:“小孩就是好的快,长身体了,多吃点补补就行了。”

黎江皱眉道:“我不小了。”

医生点点头,并没有把半大少年的话放在心上,一旁的黎舟也在问着药的分量,没有接他的话。

黎江忍了忍,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白天的任务照旧,黎江身体还未痊愈,黎舟就代替弟弟做出安排。

黎队长一天看起来都有点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拧着眉头的时候更多一些。

黎舟留意到了,以为弟弟还在为早上的事感到尴尬,毕竟是青春期少年,黎舟思索了一下,觉得或许应该给弟弟一些私人空间。晚上临睡前黎舟看弟弟精神好了一些,也没有再回他们那个小帐篷休息,拿着睡袋去了一旁的大帐篷那边,里面还有足够的空位让他住下。

但黎江只自己睡了一天小帐篷,就找过来了。

黎江抱着自己的睡袋弯腰进了大帐篷,臭着一张脸道:“我那边的帐篷坏了。”

有男同学还特意跑出去看了下,小帐篷那真的有一道划破的痕迹,像是被树枝剐蹭过一样,弄了一个大口子,大家分析了一阵,也不知道怎么风向就变成了和其他队伍竞争相关,已经有人开始阴谋论说一定是乔佐派人来干的。

“他们小队第二名吗,而且这两天队长身体不好,他还一直过来跟大哥问东问西,一看就是打探情报啊!”

“对对,大哥都说要忙了,他还跑来,上次还说要合作破题!”

“咱们才不用跟他们合作啊,大哥一个人就解出来了!”

……

黎江没理他们,把睡袋放在自己大哥旁边,对一旁的男同学道:“我跟你换个位置,我要睡这里。”

“啊,哦哦,好!”

男同学也没多问,黎江在他们班上就是班长,听他的话都习惯了,还帮着拿开睡袋换了一下位置。

晚上的时候,兄弟两个都睡在搭帐篷里,挨着一起睡了。

黎江下意识翻身去找大哥,看着面前侧身背对自己的那个身影,心里涌起一股陌生的情绪,他想抱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比意识还要快,抱住对方了。

黎舟在半梦半醒的时候被碰了一下,立刻清醒了,压低了声音带着点还未完全醒来的沙哑:“又难受了?”

后面的男孩摇了摇头,贴过来挨着他。

“怎么了?”

“没事,大哥照顾的很好,我已经好了。”

黎江手臂又小心地探索过去,见对方没有动,大着胆子抱紧了一点,鼻尖在他后颈轻轻闻了闻。

怀里人僵硬了下。

黎江动作停止,但固执地没有挪开手臂,像是竖起耳朵警惕的小狼,等着对方先做出反应,再决定要怎样应对。

没一会,他就听见对方无奈道:“别咬了,真的疼了。”

黎江轻笑了一声,态度跟着软化下来,他挨着大哥蹭了蹭,跟小时候一样讨好地喊了几声哥哥,声音很轻道:“对不起。”

黎舟“嗯”了一声,侧躺着没动,只反手过去胡乱摸了两下弟弟的脑袋哄他道:“睡吧,很晚了。”

“嗯。”

在大帐篷睡过一觉之后,小少爷的心情好了很多,加上身体康復,又恢復了往常的活力。

黎舟对这一点感觉的尤其明显,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弟弟和自己的感情也好了很多,比一年前没分开的时候更亲密一些,小少爷跟突然想通了什么事儿一样,见到他之后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他说什么男孩都听,有些时候还会主动靠近自己。

刚开始黎舟以为他是想要什么,但是次数多了,发现并不是这样,小少爷只是在示好,他说话对方高兴,不说话,对方挨着坐一会也能心满意足的离开,继续工作。

黎舟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能量供给站,而且能源不是特别持久那种,只今天上午弟弟就靠过来三次了。

和弟弟一样往他身边跑的勤快的,还有另一个人,挨着他们露营地的那个乔佐。

乔佐他们找到了“风与海的对话”,那是挂在海边一棵树上面的风铃,他找到之后还乐滋滋地提着专门来给黎舟看了一下,要不是身边队员们拦着,乔佐都要把那个风铃当场送给黎舟了。

乔佐把队伍都交给副队长和其他队员,自己一点都不在意输赢了,频繁往黎舟他们这边跑,每天乐颠颠的。

前两天弟弟身体不舒服,黎舟也没多余的精力应付乔佐,现在黎江身体好了,黎舟也有了点心情,偶尔也和乔佐聊上几句。和夸张的穿戴不同,乔佐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会用敬语,对黎舟也特别客气,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懂事有礼貌的小孩,尤其是那张脸在阳光下笑着的时候,简直像个小太阳一样灿烂。

乔佐自我介绍的时候也说的特别简单,总结下来就是四句话:港城一栋楼,靠收租过日子,衣服随便买,家里奶奶疼。

乔佐笑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道:“而且我还有个大哥,家里老豆也能干,他们会养我,就算不养我就用奶奶给的楼每天收租过日子啦。”家里老人偏疼小孙子,楼是记在乔佐名下的。

黎舟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没心没肺开心的小孩了,觉得挺有意思。

乔佐热心,精力旺盛到用不完一样,在黎舟身边撒欢,黎舟倒是看着他身上的那条长裤有些担心,问道:“小乔,你穿这裤子方便吗?”

乔佐低头看看裤子,有些迷茫:“啊?”

黎舟比划一下道:“裤脚有点大,小心摔倒。”其实不止是裤脚,整条裤子都太大了,感觉走两步就要掉下来,黎舟从未接触过,有些不太懂现在青少年的时尚。

乔佐特别感动,他觉得黎家大哥是在关心自己,“我回去找找,换条穿。”

乔佐这次来的时候还带了一把吉他,跟黎舟他们队一样,也是赢来的物品,这会儿要给黎舟弹奏歌曲,刚调了几下音就被人打断了。

黎江坐在不远处喊了一声,黎舟立刻就起身过去了。

黎江坐在那没动,等着大哥靠近之后才仰头道:“哥,我头疼。”

黎舟弯腰摸了他额头,“又不舒服了?”

黎江微微拧眉道:“我想睡一会,太吵了,睡不好。”

乔佐:“……”

如果是一次就也算了,但是当乔佐第二次过来的时候,黎江故技重施,只要这人一来,他就立刻“不舒服”,非要大哥在自己身边才行。

有两次乔佐还送了东西过来,乔少爷抓了一只大螃蟹,捏着螃蟹壳乐颠颠地就给黎舟送来了,黎舟不好意思拿他们这点可怜巴巴的物资,换了一份他们多出来的压缩饼干给他,乔佐特别高兴。

但抱着压缩饼干回去的路上,裤子上就被人扔了一团泥巴。

黎江拍了拍手,挑眉道:“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

乔佐刚想瞪眼,就看到黎家大哥走过来,照着弟弟额头那屈指轻轻弹了一记,淡声教训道:“又淘气。”

黎江小声嘀咕了句什么,眼睛一直盯着乔佐手上的饼干。

“属小狗的吗,护食这么厉害。”

“大哥老帮他干什么……”

黎舟没理弟弟,牵着他的手腕往回走,对乔佐道:“拿回去吃吧,这边吃的很多,不够再来,上次的卡片很重要,谢谢你把线索分享给我们。”

乔佐笑了一下,点点头,对方兄弟两个就走了。

乔佐一直看着他们,也觉得挺新奇的,他和黎江认识一年多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小霸王这么听话,简直跟驯服了一样啊!他抱着压缩饼干一边走一边想着刚才黎家兄弟手拉手走的那一幕,虽然黎大哥是帮了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又有点羡慕对方兄弟相处的样子,瞧着可真亲啊。

乔佐送来的这一只螃蟹,显然是不够他们一队人煮着吃的。

闲着也没什么事,黎舟就带弟弟一起去抓了两只。

他在岛上住着的时候,陆老大手把手带他摸过螃蟹,倒是也会一些技巧。黎江在一旁期待地看着他,跟在旁边寸步不离,过了一会道:“和信上写的不一样。”

黎舟笑道:“当然不一样,这边没什么工具,只用罐头做诱饵的话不一定能行。”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们运气不错,很快就有了收获,黎舟把抓到的第一只螃蟹给了弟弟,转身又去忙碌:“这只给你,跟我第一次抓的一样,都是花壳的,挺漂亮的,这里面应该还有……”

黎江放在桶里看了好一会,从来没觉得一只螃蟹会这么可爱。

等回去之后,黎江把大哥送给自己的第一只螃蟹私自扣下,他没舍得吃,自己回帐篷里找了一个水杯把螃蟹扣住,打算等两天带回家去养起来。

晚上帐篷里听着有悉悉索索的响动,有人耳朵灵,听见了问道:“哎你们听,什么声音?”

黎江勐地坐起身,打开旁边的水杯看了一眼,“螃蟹跑了!”

“什么螃蟹?

“白天我哥给我抓的那只……”

满帐篷找了一圈发现螃蟹彻底跑没了影之后,黎江不太高兴道:“我还打算带回去养起来。”

“老大,螃蟹养不活吧,带回去肯定都臭了,跑了也好,没准就跑回海里去了,等它长大了你再来看看它呗。”

“对对,长大了肯定更好吃!”

黎舟洗漱完毕走进来,看到他们凑在那说话,奇怪道:“怎么了?”

黎江摇头道:“没事。”

其他人见到也跟着一起摇头,说没什么事。

黎舟道:“那就洗洗睡吧,对了,刚才碰到老师通知,说明天可以结束露营,按小队成绩分派住宿,大家的行李也都在那边,可以去领取带回宿舍。”

大帐篷里的男生都欢唿一声,高兴起来,也有同学站出来道:“那跟去年一样,我猜下周主要是团队PK,上次我们就是有两道题目输给隔壁学校,大家这次一定要团结,打起精神来,咱们一定拿第一!”

“肯定第一,咱们现在比其他小队的分都要高!”

“冲啊!打败乔佐,拿第一!!”

……

乔佐就是隔壁私立高中的领头人,去年空降过来碾压了周边几个学校,甩了第二名好长一段距离,第一拿的稳稳的。他这几天虽然常来这边刷脸,但是做为一个合格的颜狗,他只跟黎舟一个人说话,对其他人基本上零交流,其余同学对他还是抱有一定竞争意识,摩拳擦掌想把乔佐他们那一队干趴下。

跟猜测的一样,夏令营毕竟收取了高昂的费用,也不好把一帮有钱有闲的富二代们真折腾的这么惨,为期一周的野外露营训练很快结束了,统计完各个小队的分数之后,按照排名分配了不同的宿舍。

“Hero”小队得分目前排名第一,自然分到了位置和配置最好的宿舍。

两人间的宿舍,有床,有热水,还有可以坐下吃饭的餐厅,吃了一个礼拜苦头的半大少年们终于又回到了文明社会,尤其是拿到自己行李之后,还有半天的休假,大多都在宿舍里躺着不肯出来了。

黎家兄弟住了一间宿舍,他们的行李是第一批送来的,黎江在背包里翻找了一会,找出一瓶药膏拿过来道:“哥,我给你擦一下脖子那,这两天晒红了。”

黎舟想了想,也没拒绝,背过身去道:“一点就行了,过几天它会自己好。”

黎江应了一声,用手指沾了一些药膏给大哥擦了之后,又沿着宽松的T恤领口略微伸进去半个手掌。

黎舟有些痒,躲开了点道:“那里没晒到吧。”

“有伤口。”

“什么伤……”

“我咬的,我看看好了没有。”

之前被咬破的地方很浅,伤口早就愈合了,黎江手沾着药膏擦过反而弄的痒起来。

黎舟皱了下眉头,刚想开口说话,对方就把手从他衣服里抽了出来,道:“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