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55章 柯达胶卷

回档1995 第55章 柯达胶卷

  

小狮子卡还有, 弟弟开口要,黎舟自然是满足他的要求, 拿了一套齐全的给他。

另外正好赶上黎舟生日, 另放了一张照片一同邮寄了过去, 照片上黎舟闭着眼睛在许愿, 面前一个很大的蛋糕, 周围不少人, 陆老大手上还拿着一个纸壳做的生日王冠正要给他戴上去,另一边叶红玉在瞧着他们笑。

很热闹的场景, 即便是匆忙抓拍下来的一张照片,也能看出照片上的少年人唇角微微扬起的笑意。

照片背面写了一句话:过生日,有多切一块蛋糕给你, 我替你吃过了, 很甜。

信邮寄到G市的时候,那边刚下了一场雨,天气略微有些冷, 黎江穿着一件夹克外套在家门前的邮箱里取了信出来。他长高了一些,留着清爽的短发,是一个帅气的男孩儿了,只是没有以前那么爱笑瞧着沉稳了许多, 在拿到信之后发现信封边角略微有点湿了, 这让他皱了下眉头, 很快就用手指抹了两下,带进去拆开看。

沉甸甸的信和以往不太一样, 打开来果然瞧见了那套小狮子卡和额外附加的一张照片,看到照片背面的字的时候愣了一下,很快又翻转回去认真看了右下角的时间,照片洗出来印着的时间是1月17号,在记下日期之后,黎江又盯着照片最中央的那个人看了很久,手指尖碰了两下,把人记在心里。

外面有人敲门,黎江立刻打开抽屉把照片收了进去,刚放好,门口的人就问了声:“小少爷,我进来了?”

黎江应了一声。

刁明山推开门走了进来,瞧见他桌上放着的信纸,就笑了道:“大少爷又来信了?还是你们兄弟感情好,老爷子那边一个月都未必能收到一封呢。”

黎江把信放在一旁,打开课本道:“刁叔找我有什么事吗?”

刁明山道:“没什么事儿,就是老爷子那边收到几张大少爷的照片,也挺想他的,想回信的时候也放张咱们的合照过去,请了摄影师来家里,问小少爷下午有空没有,一起拍一张?”

黎江听到第一句就有些忍不住了,转头问道:“我哥也给外公邮寄照片了?几张?”

刁明山笑道:“邮寄了呀,好几张呢,有在家里的也有在公园里的,小少爷过去看看?”

黎江忍了忍,没忍住起身跟着过去了。

刁明山这次倒是没骗人,黎舟邮寄了七八张照片给黎老,他这些照片都是一样一份,给了黎老这里,也邮寄给了养母黎曼那边,算是给两边大人按时问好,报个平安。

黎江过去把每张照片都认真看了一遍,这些背后都没写字,他心底觉得还是大哥邮寄给自己的那张更私密一些,但是看着这些心里又有点酸,他才只有一张照片呢!

刁明山道:“小少爷之前都忘了给大少爷邮寄照片了,这次咱们多拍两张,给他邮寄过去,也省得他想咱们呀。”

黎江放下照片,点点头道:“好。”

黎老回国之后身边还有家庭医生陪护,身体倒是一直很好,面色红润,在厅堂里坐好之后让摄影师来给他们祖孙两个一起拍了几张。

黎江额外多拍了几张单人的,他抱了黎舟送他的足球。

摄影师道:“黎少会不会其他动作,比如顶球或者颠球一类,拍出来都很好看!”

黎江做了一个颠球的动作很快又把足球抱在怀里了,他耳尖泛红,干巴巴道:“就这么拍吧,做那些太傻了。”

简直要跟卡片上的那只傻乎乎的狮子一样,他又不是玩儿杂耍的。

等拍完了照片,黎江又跟黎老要了大哥那些照片带回去看,一共七八张照片,拍的地点都不相同,有张黎江看到的时候在手边停顿了很久,那是一张黎舟穿着黑色长款羽绒服戴着方格围巾的照片,他人踩在雪地里,有雪花落在肩上,半张脸藏在围巾后面也能从他弯起来的眼睛那看出他心情很好。

北方已经下雪了。

往年初雪的时候,吴阿姨都会在家里煮火锅,江心远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中,只有他们兄弟两个人,他哥都会先给他盛一碗牛肉汤底,吹凉一点让他喝。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依赖大哥,已经远超过父母。

大哥在北方过的很好,他却一点都不好。

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调整过来去做事,但是想要说服心里那个自己却很难。

就算大哥不要他了,他也不想就这样和大哥彻底分开,一想到以后慢慢分开再也没有交集,他就忍不住从心里浮起一阵狂躁,那种压抑不住的感觉让他自己都觉得可怖——大哥不喜欢这样,所以他必须忍耐,不能做坏事。

黎江手指在照片上轻轻划过,垂下的眼眸发暗。

可这是他的哥哥,从小到大,最疼他最宠他的大哥才对……

十四岁的男孩,第一次尝到了心有不甘的滋味。

他不甘心。

****

黎舟在绿岛市的日子过的平凡而忙碌。

他和所有在校高中生一样,每天上课,中午吃在食堂,等到晚上之后却要额外多加班替陆老大解决一些厂子的事情。

有些时候陆老大心疼儿子,不肯告诉他,但是黎舟都会主动去询问,帮他修改一些管理上的问题——他也有私心,原本只是玩票性质随便做个厂子,但是现在他有了一个新需求,想给陆老大买一条新的船。

陆老大为了他才选择办厂,同样的,他也想帮家人实现愿望。

邱城食品厂现在已经步入正轨,盈利逐渐增多,陆老大也逐渐适应了自己陆厂长的身份,事业搞地红红火火,就是应酬也逐渐多起来,有些时候回来晚了都带着醉意,叶红玉怕影响儿子学习,下了最后指令。

“你以后要是再喝醉了回来,我就把隔壁买下来,你自己搬出去住……不许还嘴,也不许捂耳朵!”

陆老大坐在那像是一头喝醉了的熊,双手放在膝盖上规矩地不敢动,撇嘴好半天才道:“那你让老三来,他替我挡酒。”

“那码头上的事儿谁管?”

“老三来这,我去码头就挺好……”

叶红玉被他气笑了,“你心里就盘算这个了吧,想的美,当你的厂长去。”

陆老大拽她胳膊,见叶红玉没真生气,就用了点力气把她人拽过来脑袋挨着她来回蹭:“我就,想开船……开船多神气……”

“当初非要当厂长的是谁?”

“……是叶红玉。”

叶红玉当场就拧了他耳朵,陆老大哼唧两句喊疼。

叶红玉戳他脑袋一下,被这个大粘人熊缠地动弹不得。

黎舟觉得他爸今天可能就要被“家暴”了,只是碍于他在,叶红玉不方便下手,但是再等两天估计当着孩子也忍不了进行家庭教育,黎舟想着,还是给他爸留一点家长的面子为好。

他收拾了书包,背起来道:“爸,妈,我今天去隔壁住。”

叶红玉愣了下,道:“你去哪儿住?”

黎舟道:“隔壁,就是黎江之前住的那套房子,刁叔临走的时候不是留了钥匙在这边吗?我去那边看书。”

叶红玉看了丈夫一眼,也没有留儿子在这里的打算了,点头道:“行,你今天在那边睡吧,早上过来吃早饭。”

“嗯。”

黎舟关上房门的时候,就听到陆老大喊疼的声音,带着委屈,跟白天在厂子里威风八面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简直透着可怜。

他笑了一声,也没管,心里有时候也羡慕这样的夫妻相处方式。他上辈子一直忙事业也没有谈过对象,江心远倒是给他介绍过几个家族企业的女孩儿,不过江心远是希望公司联姻,获得财力支持,他心不在此,只是客气地请对方小姐吃了几顿饭,最后也不了了之。

他在公司忙的时间太长,甚至都有些公私不分,不少公务都是带回家处理。

跟在他身边最久的一个助理还曾经认真问过他,是否是无性恋——除了文件,实在找不到他身边最亲近的一样东西,对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冷淡客气。

黎舟自己倒是不这么觉得,他顶多算是有点工作狂,喜欢事业多过于其他,不过那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他现在想要的是享受生活,享受当下。如果缘分到来,他并不排斥,甚至有些期待有个人可以分享自己的人生,应该会很有趣。

隔壁的房间虽然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但是收拾的干净整洁,刁明山特意留了钥匙在这边,叶红玉就顺带帮忙照看着,当成自己家一样爱护。

这边的房间和黎舟之前住的一样,也是三室一厅的房子,兄弟两个人习惯一样,也是留了一间书房,另外两间卧室有一间是刁明山住着的,另外一间是小少爷的。黎舟权衡了一下,还是睡了弟弟那间卧室,躺在床上的时候,还能看到周围贴着的一张记事便签,写着约了人要去踢足球。

字迹还有些稚嫩,但是写的龙飞凤舞,隔着字就能看到弟弟那张神采飞扬的小脸。

黎舟笑了一声,去洗漱之后,回来关灯睡了。

大概是换了一个环境,入睡之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大部分都记不得了,只模煳记得在梦里看到了黎江。

是成年人模样的黎江,永远皱着眉头,看到他就一副不痛快的模样,签了合同之后直接甩笔在桌上,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面死死盯着他冷笑道:“满意了?还要我写几遍,嗯?”

梦里的黎舟被他困在那动弹不得,但是低头就能看到那张合同上的名字,笔迹像是一个初中生随便划的,忍不住笑了一声。

眼前恼羞成怒的小黎总就变成了少年人的模样,耳朵和脸颊通红,懊恼地喊道:“大哥又欺负人!”

“你自己写的丑。”

“那,那你也不能说出来啊!”

……

梦里的其他事都记不得了,只记得逗弄弟弟的心情,实在是有趣,黎舟醒来的时候唇角都是扬着的。

黎舟的缘分没有等到,先收到了一个包裹。

他之前给G市那边邮寄了照片,这次收到的东西很多,除了回信,刁明山还送了一箱东西来。

那是一整箱的柯达胶卷,和黎舟之前邮寄去的照片一样的牌子,一样的型号,搭配陆老大手头那台傻瓜相机简直绝配。

刁明山给邮寄了几张黎老和黎江的照片,另外还特意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信里说:“虽没有什么急事,但彼此还是想念,打电话也互相看不到相貌,就多夹带了几张照片来,盼这边诸事都好。”

他又跟黎舟说了一下老爷子的身体都好,小少爷学习也好,另外讲了一些小孩儿的趣事,都是黎舟打听不到的,总结下来就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刁叔对这样聪明又心思活泛的小家伙又爱又恨,总归还是爱多一点。

信的末尾刁明山状似无意地加了一句:“之前邮寄来的照片,家人都非常喜欢,这次特意随信也邮寄了一点胶卷,希望在大少爷时间方便的时候多拍两张邮寄过来,黎老和小少爷都很挂念。”

黎舟看了那所谓的“一点”胶卷,那根本就是一整箱。

这些要是拍完,岂不是要天荒地老。

黎舟觉得自己也不用再特意买明信片或者球星贺卡一类的东西了,拍了照片邮寄给弟弟的时候,直接写在照片背后都够用,这么一箱胶卷,得什么时候才用完?

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认认真真拍了几张照片,正好陆老大和叶红玉都在,就拍了一些全家福的,给外公那边邮寄一些,自己家里留一份也好。

拍完这些,又单独拍了几张黎舟单人的。

原本只想拍个几张,但是陆老大拿到相机之后拍地爱不释手,他太喜欢这个了,拍起来没完,到了后面还指挥黎舟怎么站,怎么摆姿势,指挥地兴高采烈,只要是拍自己儿子,怎么都不厌烦。

黎舟一边配合他,一边眼角余光看向那箱胶卷,忽然觉得,如果按照陆老大这么个拍法,估计也用得完。

陆老大拍完了儿子,又要拍媳妇,“红玉你换身衣服,就昨天那件白色羊绒衫就挺好看,我也给你拍照!”

叶红玉坐在那没动,笑吟吟道:“拍我干什么,多给小舟拍点。”

陆老大镜头已经对准她:“拍了很多了,也给你拍,你别动啊,这个姿势好,看镜头……哎,再笑笑!”

叶红玉丢了一颗糖扔在他脑袋上,笑了道:“都说别拍我,回头挑几张小舟好看的给老爷子邮寄过去。”

黎舟道:“没事,这么多,根本用不完,等过段时间我也想去G市看看外公。”

陆老大拍照的手停顿一下,然后道:“哦哦,对,应该去。”他摆弄了两下相机,还是忍不住问道,“过完年就去吗?待多久,啥时候回来啊?”

黎舟摇头道:“厂子太忙,过年可能去不成,等暑假去吧,主要看你们时间。爸,你不是还排了值班表?”

陆老大惊喜道:“咱们一起去?”

“嗯,全家都去吧,也看看那边发展的情况,顺便也去看看船。”

“看什么船?”叶红玉问他。

黎舟道:“我爸不是想买条大船吗?G市有港口,也有船坞,我们可以去看看。”黎家之前打交道的几家里,有造船厂的大老板,刁明山和那边的关系不错,可以帮忙引荐一下。

叶红玉道:“可咱们现在钱还不够吧……”

黎舟宽慰她道:“先去看看也没事,也忙了这么久,就当旅游。”

陆老大得意道:“对对,先看看咱家的船!”

叶红玉笑道:“订金的钱都还不够呢,就喊上了。”

黎舟比陆老大还自信,“现在还不是,将来一定是。”

叶红玉看看丈夫又看看儿子,摇头笑起来,这俩人别的不说,这份野心倒是一模一样。

拍了一些照片,陆老大又高兴起来,嘴里嚷嚷着说要给黎舟买衣服,也要给叶红玉买衣服,已经开开心心地计划几个月后的旅行了。

这次照片邮寄过去的时候,正好是春节前后,黎舟附带了一封信。

他想在今年暑假的时候去G市拜访外公。

黎江在看完信后,压抑了好一会,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

等到晚上刁明山辅导他功课的时候,他特意问了造船厂的事。

刁明山道:“附近倒是有个船坞,修造平台都有,可以去看看,小少爷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我哥问的。”

刁明山看了信一眼,逗他:“大少爷说了什么好听的,把人哄得这么高兴啊?”

黎江在指尖转了两圈笔,心情不错道:“没什么,就让我帮忙。”

刁明山点头道:“问船的事儿是吧,成,我留意打听着,有消息就来跟你说一声。”

“谢谢刁叔。”

刁明山负责辅导黎江一些学校以外的功课,手把手教导他,明显感觉今天小少爷特别配合,他也是今天知道大少爷要来G市的消息,心里盘算着,等大少来了之后,务必询问一下说话的技巧,到底说了什么这么好使?简直像把一头小狮子驯服了似的,可真听话啊!

用了比往常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把功课学完了,刁明山一边感慨一边拿着厚厚的书走了出去。

等人走了之后,黎江忍不住又看了一遍那封信。

暑假的话,时间倒是不远了,还有不到五个月就是7月份,但是假期有两个月,他不知道大哥具体哪一天来……这让他在期盼之中变得焦虑起来,恨不得闭上眼睡一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一下到了七月份,大哥就站在他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