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52章 G市

回档1995 第52章 G市

  

黎舟把那个足球带回房间, 找了个盒子放进去,至于那些球星卡他拿在手里找了两张出来, 坐在书桌前写了祝福的话语, 他这段时间一直给京城邮寄东西, 第一次送还绞尽脑汁想了几个理由, 现在理由也懒得想了, 先哄了再说。黎舟记得上次弟弟和班上同学一起踢过几次足球, 小孩兴趣转变的快,之前喜欢打篮球, 没准现在又喜欢足球了。

他之前送了个篮球,黎江很喜欢,现在再送一个足球, 或许效果也不错。

黎舟正写着, 就听到手机响了,是霍桐打来的。

他之前托人去打听黎江的消息来着,邮寄的一些东西也是麻烦霍桐帮忙转交, 现在霍桐给回音了。

霍桐道:“黎舟,你那些东西我给你弟送去了,他没去学校,我给送家去的。”

黎舟问他:“怎么没去学校?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 看着挺正常的, 说要在家陪着外公。”

黎舟听他这么说, 就放心下来。

霍桐跟他说完这些,又道:“对了, 你地址也给我一下,我把之前咱们班拍的合照邮寄给你,拿去扩洗了几张,一直想给你来着。”

黎舟当时走的匆忙,初中毕业的合照都没来得及拿,应下之后,又对他道:“你要是有空的话,再帮我问下黎江最近的情况……”

霍桐笑道:“行,我帮你打听。”他现在也明白过味儿来了,逗他道,“你们兄弟两个几岁了,还搞冷战这一套呢,你弟也是,我一提你他就拉脸子,但又站那不走,非要干巴巴问上几句,至于吗你俩……赶紧和好吧!”

黎舟叹了一声:“正在哄。”

霍桐心有戚戚,“你这个弟弟,真是比找个女朋友都难哄。”

黎舟听着他不伦不类的比方,笑了一声。

“过几天还有点东西邮寄给你,还要麻烦你再帮我送一趟。”

“成,又给你弟送什么好东西了?”

“没什么,就一个足球。”

“你这也太好了,三天两头的送东西,弄的我都想喊你哥了。”

“别,我哄一个就够了。”

霍桐在那边笑起来,聊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黎舟把那个足球放在盒子里,至于贺卡,亲手写了祝福,也放了进去。

只是这份礼物送去黎家之后,沉寂了将近一个多月,才到了黎江手上。

黎家这段时间有不少事发生,首先是黎老处理了公司里的一些人和事,手段雷厉风行,虽过于严厉但有江家亲戚为例,黎老以身作则,非但也没有人说什么,反而稳定了人心。京城分公司的事情结束之后,黎老就回了G市,老人在那里发迹,总公司也在那边安置,公司大楼已经是地标建筑,在当地口碑颇为响亮。

老人跟外孙长谈之后,黎江这次主动跟着外公一起去了G市,再一次转学却没有给小少年更多时间去适应,黎江过去之后参加了一个考试,连跳两级,正在赶新学校的课程。

黎江比之前沉默了很多,除了学校的功课之外还有刁明山指导,忙成陀螺,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玩儿了,但是房间的架子上始终放着一只篮球,用过几次,已经擦拭地干净,摆在挨着书桌的位置。

书房里,黎江正在努力赶进度,坐在书桌前埋头写着什么,桌面上摊开了几本书,旁边还放着一摞,大半已经做了标记。他肩膀稚嫩,但是需要承担的有很多。

有些时候黎江也会觉得累,不过很快就能调整过来,少年人就这一点好,身体累了闭闭眼趴一会,精神力就恢復了。

刁明山在书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推开一点笑着道:“小少爷还在忙呢,也要休息一会,别累坏了身子。你瞧,这次刁叔给你带什么来了?”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挺大一个盒子,晃起来有轻微响动。

黎江冷着脸看都没看一眼。

刁明山道:“大少爷又来信了,之前邮寄去了京城那边耽搁了一阵子,现在刚转过来,他给老爷子写了一封,还给小少爷带了礼物呢。”

黎江没什么反应。

刁明山又提高了声音说了一遍,黎江笔尖顿了下,道:“我耳朵没聋,听得到。”

刁明山夸张道:“我瞧小少爷一点反应也没有,还以为你没听见呢!”他把手里的那个盒子放在男孩的书桌一角上,勉强能占一点边角放下。“大少爷给你写了贺卡,说放盒子里了,要不要看看?”

“不看,拿走。”

刁明山逗他:“那我把这一盒子都拿走啦?”

埋头写字的人没吭声。

刁明山就当真把盒子拿起来,带走了。

他抱着盒子走到门口,站定了,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在心里计算着。不到一分钟黎江就出来了,脸色比之前更臭,伸了手道:“还给我。”

刁明山一边给他,一边逗他道:“现在又要啦?”

不过也没敢逗弄狠了,把东西给他了。

黎江拿到之后,刁明山还想跟他说两句话,他们俩关系也没怎么缓和,虽然上课他说什么黎江都听,但是小少爷喊他叔的次数屈指可数,人前瞧着挺恭敬,背后还跟他怄气呢,刁明山想缓和一下,可刚凑过去小少爷就把房门关上了,鼻尖差点撞到门板。

刁明山揉了揉鼻尖,笑着摇摇头,叹了一声转身走了。

大少爷姑且都要哄这么久呢,他也得努努力,找点什么新鲜东西逗小孩开心了。

黎江把东西拿回去打开看了,盒子里是一个足球,还有一张球星贺卡,上面几句很短的祝他生活顺利学习进步的话语,和之前的那些一模一样,毫无新意。

但黎江看了很久。

他认真看过之后,打开书桌旁的一个柜子,从里面拿了一个木盒出来,把这张球星贺卡放进去,和里面的几张贺卡放在一起,那些贺卡毫无例外,字迹都是一致,显然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至于那个足球,黎江拿起来放在指尖转了一会,又放在了旁边的架子上,挨着那只篮球放在下面一格里,一起享受了最高待遇。

做完这些黎江又回到书桌旁坐下,埋头继续学习。

****

陆老大卖了两条船,把邱城食品厂买了下来,厂子剪彩的那一天非常热闹,陆老大夫妻二人结交的朋友多,好些朋友都特意赶来祝贺。

老厂区门口那摆了好些花篮,一直排到百米开外,全都是朋友们送的,张灯结彩,热闹极了。

除了帮着联系的金玉成,还有几个人站在陆老大身边,有一个矮个子皮肤略黑的人不住地拍着陆老大胳膊,跟他说话,他是最早跑船的一批人,家底丰厚,也正是他收了陆老大两条船。

矮个子男人一边祝贺,一边又忍不住问道:“陆老弟,你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去G市那边发展,那边发展的才好,这两年简直一天一个样,高楼大厦盖起来不说,港口水路哪个少得了货船……”

黎舟模煳听到两句,抬头去看的时候,鞭炮声忽然炸响,掩盖了声音。

陆老大正笑着拍了那人肩膀,和那人靠近了说了两句,鞭炮和礼炮声响起,两个人就算是挨着也得大声说话才听得到,黎舟听不清他们的对话了。

晚上回家,陆老大喝了酒,唱了一首《水手》。他白天说多了话,嗓子哑着,竟然还唱出了摇滚的感觉。

叶红玉哭笑不得,把人扶回房间去,捂着他的嘴不许他说话,“儿子明天还要上学,你小声点。”

陆老大比了手指在嘴上,瞪大了眼睛道:“嘘——你也别,别说话,我儿子明天还要上学。”

叶红玉气得给了这醉鬼脑袋一巴掌。

醉鬼看着她,敢怒不敢言,憋了半天忽然扯开嗓门嗷了一嗓子:“他说风雨中——”

叶红玉怒道:“别说了!”

陆老大:“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

叶红玉:“你气不气人!”

“嘿嘿嘿——”

黎舟在客厅喝水,努力装作没有看到,但是眼角余光也在偷看,看到叶红玉拧陆老大耳朵转了快两圈的时候,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咳了两声。

叶红玉松了松手,当着孩子的面多少给了老公一点面子,又改拧陆老大腰那边的软肉,好歹是让陆老大哼唧着喊疼不敢撒野了。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陆老大酒醒了人也恢復如常,就是他一点都没觉得哪儿丢人了,坐在那兴高采烈地吃饭。

叶红玉一脸无奈,看了黎舟一眼,做了一个揉太阳穴头疼的动作,黎舟都被逗笑了。

一家人坐下一起吃了早饭,黎舟吃着想起昨天听到的那半句话,他昨晚一直记挂在心里,就问道:“爸,昨天那个叔叔,说你卖了两条船,你之前也想跟他一起去G市吗?”

陆老大不以为意,大大咧咧道:“是啊,不过那老哥和咱家不一样,他在那边有认识的人,有路子,生意做好了问我要不要一起过去合伙做生意。”

黎舟惊讶:“那这个工厂……”

“不关工厂的事儿。咱家这点钱在这还拿得出手,去了那边,九牛一毛,船运生意瞧着简单但这两年也没那么容易做了,现在家里这些货船也老旧了些,去了那边怎么也要换新船。”陆老大盘算的清楚,摆摆手一贯的大大咧咧道,“大船贵着了,咱们家现在所有家底都拿出来也差一多半呢,那也就是一个梦想,怎么也得再赚多几年的钱。”

他说到这里那不忘鼓舞士气,笑呵呵道:“再说咱们工厂这事儿办的特别顺利,一看就是好兆头,没准干上几年就有钱买条大船。让他们先去,等咱在这干好了,咱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