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30章 搞事

回档1995 第30章 搞事

  

刁明山连着给黎江买了两天东西, 瞧着小少爷心情逐渐好起来,自己也跟着高兴, 他觉得大少爷离家这事儿算是告一段落, 可以暂时放下心了。

这天刁明山送了黎江去学校, 接了黎老那边的一个电话, 紧赶着就去做事了, 临走吩咐司机一定早晚来接送好, 他在这盯了好几天,公司积压下不少事情。

学校里。

黎江刚进了班级, 就听到有几个人围在那有争吵声,走过去就瞧见最中间的于岩和江彭亮,于岩戴着一副眼镜, 气得够呛, “你才是找事儿!你说谁呢,我作业放这里,你就能拿了?”

对面站着一个略高些的男孩, 长得五官还可以,只是眉毛略稀疏一些,眼角斜飞着长,抬高了下巴的样子像是一个小混混,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了?”

于岩气愤道:“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他又喊了周围几个同学的名字, “他们也看到了, 江彭亮,我看你是抄习惯了吧!”

江彭亮还在那硬杠, “你别血口喷人啊,我就是不小心碰了一下,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他们两个在那吵,很快预备铃响了,班主任老师走了进来,她也是第一次瞧见班级里这么乱,还有不少同学都站在那没有坐下,立刻皱眉道:“怎么回事,班长呢?”

黎江站起来道:“报告,我也是刚来,没管好班级秩序。”他这边一开口,班上同学都安静了,立刻各回各的位置上坐下,就连于岩虽然还是气愤填膺,但也拽着自己的作业本坐了回去,扭头懒得搭理江彭亮。

全班只剩下江彭亮一个人站在过道上。

班主任看了他一眼,问道:“江彭亮同学,怎么回事?”

江彭亮在之前的学校跟老师“关系”好,那是因为他家里给年级任课的老师送足了礼,甚至都能提前把试卷偷出来,这会儿换了新学校,老师对所有同学都一视同仁,只看成绩,江彭亮也不敢跟在以前那个学校一样放肆,眼睛转了一下,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道:“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于岩同学是物理课代表,您知道,我成绩不好,一直想抓紧时间跟上大家,就想看看他的笔记,也怪我,没跟于岩同学沟通好,是我的错。”

于岩怒道:“你……!”

上课铃声又响了一遍,老师看了一下时间,打断他们道:“行了,既然江同学道歉了,于岩也大度一点,这事儿就过去了。江同学刚转学过来,可能还不适应,功课方面跟不上的大家多帮帮新同学,就先这样,准备一下上课。”

江彭亮对着老师很听话,答应了一声就回位置上去了,表面功夫做的很好。

于岩翻书都在生气。

江彭亮个子高,坐在靠后的位置上,他一边听课一边斜眼看黎江。

他刚转学过来的时候,心里只有兴奋,觉得爸妈有本事,小叔疼自己,就算闯了祸也能跳到更好的学校,毕竟黎江就读的这所学校可以说是全市顶尖的学校了。

但是来了之后,他就心里不是滋味起来。

班上的人只有跟黎江平时玩儿的好的那几个知道他们是堂兄弟,而且他和黎江关系不好,那些人也看不大上他,其他同学有些甚至都不知道他们俩有亲戚关系。

黎江是班长,年级第一名,还参加校篮球队,各类科技小比赛拿奖拿到手软,是全班的焦点,而他在黎江面前,哪哪儿都比不上。

他也急过,但是这个年纪的少年人基本不怎么看家世一类,瞧的无非是学习好、打球厉害,亦或者是有别的特长,江彭亮这些都没有,他想跟之前一样用钱买些零食一类哄着班上的同学跟自己玩儿,但是这班级里家境都还不错,也不缺他那点东西,想花钱买人捧着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他成绩实在糟糕,刚转学过来就碰上了摸底考试,考了个全班倒数第一不说,还比人家倒数第二直接低了五十多分,丢人丢大发了。

今天早上他确实犯了老毛病,想抄作业,但是闹了这么一出心思也歇了,这班上没人让着他,不敢太乱来。

下课的时候,江彭亮起身想出去,刚走了两步就被人伸腿绊了一脚,他恼怒地抬头去看,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那人抢先道:“你是不是找事?”

江彭亮都被问懵了,继而脸色涨红道:“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伸的脚!”

卞恺放下书冷笑道:“我脚好好的放在地上,你踩它干什么!”

这话是江彭亮早上的时候说于岩的,他动了于岩的作业本,反过来恶人先告状说于岩找事,一帮小兄弟心里都憋着火了。

江彭亮愤愤转身回来,刚坐下就有一块橡皮弹到他肩膀那,紧跟着掉在地上。

身后一排坐着的一个男学生懒洋洋学着他早上的语气道:“干什么,你是不是找事?”

江彭亮:“……?!”

江彭亮气得够呛,拍了桌子站起来道:“你们合起伙来故意的是不是!”

后面那人没吭声,又弹了他一块橡皮,不轻不重弹在他脸上。

江彭亮刚想发作,就听见黎江的声音:“别惹事。”

他心里的小火苗蹿地更高了,转头愤怒地看着黎江:“你这是当班长的样子?就这么看着全班欺负新同学吗,黎江?!”

后排那男生站起来捡了橡皮,“瞎叫唤什么呢,我们老大那是跟你说话了吗?那是在叫我。”他把橡皮放在桌上,大声应了班长的话,“知道了,班长!”

江彭亮哪儿信他们的鬼话,瞪着斜前方眼里带着怒火。

黎江坐在靠窗的位置,根本就没看他。

江彭亮早上一句话,招惹地班上大半的男生一天内都来问候了他一遍“是不是找事”,方式五花八门。

他到最后敢怒不敢言。

放学之后刁明山派的司机来接了黎江回家,晚上回家自己吃了晚饭,临上楼的时候就碰到了江心远带着侄子走进来。江心远虽然也在皱眉批评,但明显听的出语气偏袒,“下次多用些心思,成绩考成这个样子,以前学校的老师到底是怎么教的……”他抬头看到黎江,又喊住他道,“黎江,你等一下,先过来有点事跟你说。”

黎江走过去,就看到江彭亮大大咧咧地坐在家中沙发的主座上,正在拿挑挑拣拣地拿了一个苹果吃。

黎江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找了较远一些的位置坐下。

吴阿姨看到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到底心疼自家小少爷,跑去切了一小碟草莓过来放在黎江手边道:“小少爷吃这个吧。”

江彭亮啃着苹果,看到了道:“我也要吃,也给我切一碟。”

吴阿姨就站在那道:“真是不巧,家里也就这一碟了。”

江彭亮不满道:“怎么不多买点?”

吴阿姨客气道:“那么下次堂少爷来做客的时候,提前打个电话,我也好给客人准备好。” 她说完就去厨房继续忙了,毕竟是在黎家做事多年的老人,一般江心远对她都客客气气,江彭亮也只嘀咕了两句没再多说什么了。

江心远去换了衣服,走过来随意道:“你这段时间除了上学就是去同学家里玩儿,也该做些正事了,我看彭亮成绩不如你好,请了几个家教老师效果也一般,你们都是同龄人,凑在一起玩着学也不错,不如你带带他。”

黎江道:“太差,带不动。”

江心远脸色不好道:“黎江,怎么说话呢!”

黎江坐在那认真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他成绩说是我们全班倒数第一都是客气的,我们班倒数第二都甩他五十几分啊。”

江心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瞪了侄子一眼,江彭亮坐在那也不敢太放肆了,手里的苹果放下不敢吃。

江心远想了一阵,又放缓了语气道:“所以,才希望你多帮他一下,你成绩好,也没让我操过什么心,彭亮不一样,他以前的学校没你好。”

黎江笑了一声,江彭亮坐在那自己脸红了。

江心远可以这么说,但是他自己心里知道,他以前读的学校也不错,是他自己真的没有读书的天分,耐不下心来去念书。

江心远原以为自己还要再劝,但是黎江比他预想的要好说话的多,先点头答应下来:“可以,我教他。”

江心远挺高兴的,他想让儿子和侄子多在一起,除了读书这一方面,还想让他们多相处一下,增进一下感情。

黎江起身去了楼上,江彭亮也赶忙跟了上去,他之前来的时候对黎家少爷们的二楼很感兴趣,但是吴阿姨一直拦着,还真没上去仔细瞧过,这次黎江带着他走进去,他就忍不住先看了一圈,和自己的做了对比。

房间要大上许多,贴着的球星海报倒是很普通,房间里也没瞧出多少值钱的东西,倒是两个大书柜满满当当,那书柜有些奇怪,两个一模一样,另一个看着要略微旧一点,像是刚从别处挪过来硬塞到这个房间里来一样,隔着玻璃还能看到书柜上放着的是高年级课本。

江彭亮对这些没兴趣,转头看到架子上放着一个篮球,刚想伸手去碰,黎江就呵斥道:“别乱动我东西。”

江彭亮不敢太得罪他,收回手撇嘴道:“我家里也有,比你这个还新了。”

黎江没理他,坐在桌子前拿出书。

江彭亮嘴闲不住,站在那带着酸意又问:“哎,黎江,你怎么每天都让人接送啊?老是坐豪车也太不像学生样子了。”见黎江没搭理自己,又自己找补了道,“哦,我想起来了,你之前差点出车祸来着,难怪家里接送,那回是和你哥一起来着吧?”

黎江道:“要学过来,不学就滚出去。”

江彭亮家里父母说的粗话比这多了去了,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一边走过来一边不经意道:“说起来也是命大,我听说那回你哥差点死了……”

他还没说完,就看到黎江抬手扔了一个什么东西过来,黑乎乎的,勐地砸过来,他下意识侧头闪过才看到是一本厚厚的成语字典,已经砸到墙上整本书都散架了,江彭亮先是吓出一身冷汗紧跟着就恼怒道:“你干什么!你刚才差点砸死我你知不知道!”

黎江眼睛盯着他,脸色阴沉道:“管好你的嘴,让我听见第二次就真砸到你头上信不信?”

江彭亮下意识想顶上两句,但是看到他脸色,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些发毛,勉强梗着脖子点点头,干巴巴道:“知道了。”

他心里也不爽,明明是他和黎江血缘关系更亲近,一个领养来的大哥,算什么东西?

大概是碍于江心远发话,连着几天江彭亮都去了二楼跟着黎江一起念书。

黎江话很少,江彭亮又是个坐不住的人,没一会就忍不住东摸摸西看看的,两个人在一起,大多数时间都是江彭亮一个人在说话。

江彭亮好了伤疤忘了疼,眼馋地看着黎江的房间,他第一天来的时候还不太识货,回家去之后跟人提起,才知道黎江这房间里阳光照过来闪着丝丝金线一般光芒的大书柜是金丝楠木的,他家里也有一块金丝楠木做的镇尺,不过巴掌宽两尺长,他爸当宝贝一样放在书房里炫耀。

他家中最宝贝的东西,不过是黎家少爷们随手用着的日常物品罢了。

江彭亮收回视线,又落在黎江的书桌上,书桌很大,收拾的干净他也分到一小半,上面放着一个黑色扁平方盒,不过扑克牌大小只有两个按钮,怪模怪样还连着铜圈电线,瞧着像是之前科技建模比赛手工做的机器。

他伸手碰了一下,就听见黎江道:“别动那个,弄坏了你赔不起。”

江彭亮道:“这是什么?”

黎江好笑地看他一眼,随口道:“通讯机,没见过?”

江彭亮不懂这些,融不到黎江他们那个圈子里去,但是面上不肯露怯分毫,强撑着面子道:“哦,这东西啊,我也有一个,小叔那天送了我一个,在百货商场买的,就一千多,也不贵。”

一千多,在当时工资一个月人均三四百的时候,算是奢侈品了。

江彭亮又道:“这玩意儿都过时了,你不打电脑游戏吗?”

黎江懒得理他,“看你的书,不看下周就还考倒数第一。”

江彭亮心思动了一下,略微凑近了一点问他:“下周的考试,你有把握没有?”

黎江停下笔,看他一眼道:“怎么?”

江彭亮在家中也懒得伪装,对他道:“你卷子给我抄抄,怎么样?我都打听过了,下周换座位,刚好你就在我前一排,就稍微侧身一点我就能看见。我也不白抄你的,我肯定去小叔面前说你好,再说了,你辅导我一点成绩都没提升,肯定也要挨训对不对?”

黎江道:“如果我不给呢?”

江彭亮道:“你知道小叔有多关心我吧?其实你在小叔那都比不上我一句话,上回你打篮球回来挨训了对不,那回就是我瞧见给小叔打的电话,说你没在学校,跑出来玩儿了。你信不信要是不帮我,我就还去说,让你以后日子不好过?”他得意洋洋道,“就算没瞧见,我瞎编几条,小叔也信我。”

黎江手上的笔转了一圈,点了点桌面,“你想怎么做?”

江彭亮见他松口,眼睛立刻亮了,别的事儿他不在行,但是考试作弊是老手,立刻道:“这样,我抄你一个人的肯定能被老师看出来,到时候你去找你那几个好兄弟,让他们也帮帮忙。”

“怎么帮忙?”

“那还不简单,老师监考肯定要来回转,抓好机会把答案写纸条上啊,橡皮上啊,扔给我就行了,别的也不多要,选择、填空那些容易写的就行!于岩物理好,做的肯定也快,先写了第一页的答案给我,还有卞恺,他英语好,选择题分两次给我,另外还有……”

江彭亮说的兴奋,没有注意到黎江放在桌面上的手,以及不远处亮起蓝色灯光的褐色扁平方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