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21相认

回档1995 21相认

  

陆老大带着黎舟急匆匆过去,瞧见老婆哭了,一时情急,拿着自己衣袖就擦过去:“别哭,别哭啊。”

叶红玉躲了一下,自己擦干了眼泪,看着黎舟努力露出一个笑容道:“你就是黎舟吧?我听你……陆叔叔说起了,你不要怕,他人性子有些急,你等我一会,我上岸跟你说。”

黎舟眼睛看着她,点点头,嘴角动了下轻声喊了她一句,他难得有些紧张,心跳地突突加快,“您,您等我下。”

黎舟说完,转身跑了。

陆老大急了,抬脚就要去追,叶红玉叫了他一声:“回来!”瞧着没喊住,又加重了声音道,“陆虎臣,我说话不好使了是不是!”

陆老大站住了脚步,急红了眼,看看黎舟的方向又看看老婆那,最终还是转头回来了,“我去找找他啊。”

叶红玉摇头,她眼角还湿润着:“能活着,还能见着,我就满足了……他还活着,你瞧见没有,他长大了,什么都好,刚还喊我一声‘阿姨’。”

陆老大哽咽道:“声音那么小,你也听得见。”

叶红玉含泪笑道:“怎么听不见,他面嫩,但是被教得很好,很好……”她这么说着,忍不住又落了眼泪,陆老大本来心里就酸涩,瞧见老婆在那哭,搀着她胳膊也红了眼眶。

黎舟很快又回来了,一路小跑,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他完好的那只手里提了很多水果,满满一网兜,勒地手指上都有了痕迹,但是他一点都没有留意到这些,只顾着跑到陆老大和叶红玉面前,有些手足无措。

一家三口站在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不知道谁噗嗤一声先笑了,大家就一块站在那傻笑起来。

叶红玉向前走了两步,黎舟下意识举起水果,“这个,给您买的,我不知道哪样好,都买了一些。”

叶红玉才不管那些,她把黎舟抱在怀里,肩膀耸动两下,忍不住鼻尖发酸。

旁边的陆老大也走过去,把他们娘俩都抱在怀里,抱地紧紧的,偷偷抹眼泪。

黎舟被他们抱住,片刻茫然之后,试探着抱了回去。

叶红玉生怕伤着他的胳膊,擦了眼泪问他,“没事了,好孩子,是我不好,这么好的日子不该哭的。”她又看了陆老大轻声道,“他手伤了,你快把东西接过去,别累着他。”

陆老大“哎”了一声,接过那兜水果也不难受了,一个劲儿地傻乐。

他还以为儿子跑了呢,结果也是个傻小子,竟然跑去买了兜水果!

叶红玉没有贸然相认,但是心里有着特殊的感情,瞧着黎舟心里猜着十有八.九就是眼前的这个孩子了,她握着黎舟的手不舍得松开,也不管那船货了,跟他一路上了小码头慢慢走着。黎舟也在看她,如果说他当初瞧见陆老大的时候,只是觉得对方是个好人,现在瞧见叶红玉整颗心都挂在了对方身上,下意识地想要和对方亲近,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情,与生俱来的天性。

叶红玉轻声问道:“孩子,你这手怎么了?”

“之前出了点小意外碰伤了胳膊,小手术,不碍事,今天去医院拆线就好了……”

陆老大惊讶道:“那你今天早上,你不是要走啊?”

黎舟愣了一下,道:“不是,我是去医院拆线,家里人帮我约了医生。”

叶红玉对丈夫了解,看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似笑非笑道:“我走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

陆老大憋红了一张脸,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是想了一会,才去找的他,真的,我就是有点急,我以为他要跑了呢!”

黎舟道:“不走。”

他想了一下,又轻声补充道:“这次要留下来,找到以后再走。”

叶红玉道:“你有什么打算?”

黎舟道:“我来的时候跟妈妈,”他顿了一下,看了叶红玉神情依旧这才放缓了声音道,“跟妈妈说过了,她也支持我来找人,家里情况有些復杂,我原本打算用一到两个月慢慢核查一遍,岛上三个镇,两个开发区,还有几个靠近海岸边的小村子,这些时间足够了。”

叶红玉看着他,眼神里有些动容。

黎舟移开视线,指尖挠了鼻梁两下,“顺利的话,找到之后要回家里一趟,学籍和户籍什么的还要处理一下,我想搬过来读书。”

叶红玉眼里带着笑意,她牵着黎舟的手走了两步,身边的陆老大眼馋,但是黎舟另一只胳膊手上还吊在脖子上,他也只能紧跟在一旁,眼巴巴地问他道,“他们对你好吗?”

黎舟点头,“对我很好,我还有个弟弟,他也对我很好,这几天一直打电话提醒我拆线,今天的医生也是他帮我预约的。”

陆老大可能是想起了自己做的那些莽撞事儿,摸了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

叶红玉看了他胳膊,道:“这样,轮渡太慢了,我找船先带你去对岸,我们先去医院拆线。你已经知道了吧?我们十几年前丢了一个孩子,算起来和你现在的年纪一般大,我们一瞧见你,心里就热乎乎的,不瞒你说找了十几年我自己都不信自己这双眼睛了,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再顺便去做个亲子鉴定,很快的。”

“市第三医院可以。”

“对。”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

他们都是冷静理智的人,谈话几乎是一个说了上半句,另一个就能接上下半句,聊天非常顺畅。

陆老大站在旁边几次想插话都加入不进去,干脆伸手把黎舟背着的那个背包拿过来自己拎着,多少出了点力气,心里也美滋滋的。

陆老大别的本事没有,水路上的本事却有几分,很快就找了一艘快艇过来,紧赶着把人送到了对岸。

他们夫妻先陪着黎舟去拆线,復诊之后确认胳膊上的伤势恢復的良好,这才放心。叶红玉听着医生询问黎舟,才知道他这伤是车祸弄的,黎舟说的再平淡,她还是忍不住眼圈发红,陆老大借口出去说抽了根烟,回来的时候身上半点烟味都没有,眼底也是红的。

等着黎舟拆好线,又拿了些药,他们一起去做了一个亲子鉴定。

市第三医院这两年新开的项目,可以测毛发和血液,也有测指纹的,陆老大每样都做了,原本7个工作日可以拿到结果,他等不及,做了加急的,只需要等6个小时就出结果。

黎舟出来之后对他道:“我去楼下打个电话。”

陆老大连忙把自己带着的大哥大递给他,“用这个,不用下楼,去外面找多麻烦。”

黎舟接过来去了楼梯间打电话,中午了,一般这个时候黎江都会给他打一通电话询问一下,如果不回復,小少爷那边又该着急了,拖到晚上搞不好就要闹着让刁明山找过来,还是及时安抚一下为好。

陆老大眼睛跟着他转,下意识想跟着黎舟一起过去。

叶红玉哭笑不得,坐在那喊他:“回来。”

陆老大就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回来。

叶红玉耐心问道:“他多大了?”

陆老大重重吸了一下鼻子,说:“15岁7个月又22天。”

叶红玉那句“你多大了”就咽了回去,她耐心的劝说:“他这么大了,我们又是十几年没见过面,他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得让他先信你。”

陆老大一脸茫然:“怎么信?我该做啥?”

叶红玉道:“什么都不用做,你给他一点时间,慢慢来,别急。”

陆老大答应了一声,扭头不停去看楼梯口那,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叶红玉又道:“老三办事稳妥,一会让他辛苦一趟,在这守着等医院的检测单出来,你呢,去订一家酒楼弄点好饭菜,忙了一天了,小舟肯定也饿了,再加上你大早上的带人跑去轮渡口抓人,把人家都吓着了,就算是赔罪。”

陆老大这句听进去了,“哎,好,我这就去办。”

黎舟打完电话之后,陆老大也安排妥当了,带着他去了酒楼吃饭。

中午的饭菜他特别注意了,按照医生嘱托的点了些骨头汤一类,大概也没照顾过小孩,不知道黎舟这个年纪的吃什么好,从小孩喜欢吃的八宝饭到松仁玉米,还有山鸡蘑菇、炸蛎黄、葱爆海参,捡着招牌的都点了一遍,满满摆了一桌子。

徒弟们在隔壁小厅坐了,这边只坐了他们一家三口。

一家人刚开始都有些拘谨,黎舟还不动声色地学陆老大的坐姿,也学着他的模样把双脚略微分开一些,手握拳抵在膝盖上。

陆老大原本就有些紧张,这会儿干咳了一声,把脚并拢,手也搭在桌上尽量做出一副文化人的样子。

黎舟迟疑一下,跟着学了。

叶红玉都瞧在眼中,眼底笑意更浓。

她给黎舟盛了一碗汤,又夹了菜,轻声问他合不合口味。

陆老大瞧着他们娘俩,心里又酸又甜,只觉得一颗心都被填满了似的,咧嘴笑道:“你爹我就是个跑船的,没什么文化,不会说啥客气话,你尝尝看这家做的菜怎么样,也不知道你什么口味,回头想吃什么只管说,咱家不说别的,绝对养的起你!”

叶红玉和黎舟动作一顿,齐齐抬头看过去,两张侧脸瞧着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一个眼里带着无奈,一个眼里带着好奇,但都能瞧出暖意。

陆老大还想说话,叶红玉淡然道:“吃你的,别说话。”

“哎!”

陆老大心情好,胃口好,老婆孩子都在身边,吃得格外的香。

黎舟起初还陪着,后来就放下了筷子,再后来目光就有些担心起来。

叶红玉要了两杯山楂消食茶,让黎舟喝着,“别管他,吃的下。”

黎舟还在看。

叶红玉道:“他以前当过两年兵,第一顿饭就出名了,你猜他吃了多少?”

黎舟拿不准:“多少?”

叶红玉轻笑了一声,比了手指道:“二十个馒头,一般人抢不过他,拿了两幅筷子一根上串了5个馒头一气儿全吃了。”

黎舟目瞪口呆,抬头去看看陆老大,又看看他手里吃了一半的馒头。

陆老大脸上有些泛红:“说,说这些干什么,那都是年轻时候不懂事,后来不是不抢了么。”只说不抢,没说少吃。

黎舟看了叶红玉,叶红玉冲他眨眨眼,两个人又笑了。

他们吃过饭又叫了些干果和茶水,坐在雅间里继续等着。

陆老大那个徒弟一直在医院守着,时不时去问一声,还真提前一阵拿到了结果,紧赶慢赶地就给送了过来。送单子来的人一脸喜气,显然是已经从医生那知道了结果,喊了一声师父师娘把东西递过去,手都高兴地发抖了。

陆老大捏着那薄薄的一份单子,重重吸了鼻子,红着眼圈道:“走,回岛上去!今晚摆酒席,我要好好宴请宾客!开最好的酒!”

叶红玉扶着黎舟站起身,牵着他的手眼里含笑,抬手给他理了理头发,“走,咱们回家。”

只这一句,黎舟平素毫无波澜的内心震了震,心底涌起一股热气,直达眼底。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