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16良民

回档1995 16良民

  

黎舟笑着看了老头一眼,老头支吾着低头吃面去了,连声喊着香,要再来一碗。

婆婆信以为真,又去给他盛了一碗面。

黎舟凑过去低声问他:“您不是这个岛上的吧?”

“这两天刚来,做点小生意,哎,小兄弟你不知道,这世道日子不好过啊,我们厂原先做方便面的,这两年效益太差,都快要倒闭啦!”老头说着的时候吃面的手都停下了,一脸唏嘘,不过很快又唏哩唿噜地吃完了手里的这碗面,腆着脸接过婆婆递来的新碗,“您做的这个面条可真香,我从早上五点坐轮渡过来,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呢!”

婆婆:“那不是我做的好吃,是你自己饿了。”

这边附近都是住了多年的老住户,像是这家小旅馆和隔壁卖五金的店都是一开始就在这小街上,斜对面走不上几步就有一个小商店,卖些烟酒糖茶和日用百货,顺便还摆了一台电话座机,街上的人一般都去那儿花点钱打电话,有急事往这里打,老板也会喊一嗓子,让人来听。

那老头是个岛外来兜售家中破铜烂铁的假把式,对陆老大知道的也就那么些,里面还夹杂了自己听来的一些,一股脑地吹给黎舟听。

婆婆坐在一旁都听不下去了,哼了一声,维护道:“陆老大才不是你说的那样,他年轻时候也是个俊俏后生,脸黑那是在船上晒的呀!哎哟你没出过海不知道吧,海上日头大着呢,晒成黑脸也没什么稀奇!”

“那他一个打十个总没说错!”

婆婆哼道:“瞎说,我们陆老大从来不欺负弱小。”

“那去年他们在东湖湾那边不是还和人起了争执?总归是动手了吧?”

婆婆纠正他:“那不一样,那是惩恶扬善。”

黎舟听的津津有味,对刚才在街上看到的略微有些改观,或许这个陆老大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听起来是个讲理重义气的人。

关于陆老大的事儿,婆婆知道的更多,黎舟问她,她就慢慢讲给他听:“是呀,这么多年都在找呢,陆家那孩子丢的时候也可怜,那会陆老大还在造船厂工作,刚评上先进,带着一帮小伙子们忙得没白没黑的干活,家里小孩病了,他媳妇一个人背着孩子去医院瞧病,在病房里陪了一天一夜没敢合眼。瞧着孩子退烧了,她就守着孩子趴在小床上眯了一会谁想到醒来孩子就不见了……唉,可怜哪,当娘的都急疯啦,听说那天岛上来过外地人,两口子辞了船厂的工作,凑钱买了船从北到南到处找。”

“陆老大对路边的乞儿特别大方,看到人就给钱,尤其是年岁差不多的小孩子,瞧见都给点。他说做善事,不求别的,万一他儿子也在路边要饭吃,盼着有发善心的人给孩子点吃的,给点零钱。”

“没少做善事呢,也是他积了福报,这些年生意做的顺。”

“搬家?你这是哪儿听到的话,陆老大现在还住着以前的老房子,不肯走。”

“早些年是在城里买了房,但是他找孩子,又要做生意,一般都还回岛上住。”

“有钱了他也不搬走呀。”

“他说怕孩子找回来。”

“找不到自己家。”

……

黎舟放下手中的筷子,慢慢把最后一口饭咽下去,剩下的却是食之无味,一口也吃不下去了。

他们这边吃着饭,就听见对面小卖店的老板站在路边喊道:“哎,付婆婆,喊你家房客来接电话啦!外边打来的——!”

黎舟站起身道:“婆婆你们吃,我吃饱了,过去一下。”

付婆婆答应一声,那老头瞧着黎舟去了对面的小卖店,放下碗一抹嘴抓紧时间跟付婆婆询问黎舟的来历,“老大姐,这个小哥是哪里人?他是不是跟家里人一起过来旅游的呀?”他在这边旁敲侧击打听黎舟家是不是有钱人,付婆婆被问的警惕起来,看着他道:“你是干嘛的?”

老头笑呵呵道:“我呀,我是邱城的,咱们离着近,坐个轮渡就过去啦!但凡从临海过来肯定都要经过我们那,前两年卖的‘木兰’牌方便面还记得不?我们厂做的!外边提起来都说好,那面饼,大着呢,又劲道!”

婆婆打断他,依旧警觉:“那你来岛上干什么呀?”

“咳咳,走亲访友,顺便卖两件家里的老物件,您这么看我干什么呀,我可是绝对的良民啊!岛上那谁谁家还是我亲戚呢,您住这么久肯定认识她家吧?”

这边付婆婆在排查敌特似的询问,那边小卖店里,黎舟接起了电话。

电话是黎江打来的。

黎舟到了之后,给养母黎曼打过一个电话报平安,他倒是也想给黎老那边去个电话,但是接通之后只说老人在忙,并没有亲自接他电话,这让黎舟心里略有些遗憾,不过也算是汇报了一声。只是给黎江的这通电话,他隔了两三天,才打过去。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弟弟,不过还好,小少爷虽然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跟他说话的。

而且每天中午都会给小卖店打个电话过来,跟他聊上两句。

这街上就这么一台座机,黎舟怕耽误老板做生意,每次只跟小少爷简单说上几句。他说的不多,显然不能满足弟弟的需求,那边一叠声的开始追问:“哥,你今天胳膊好点没有?都吃什么了,医生说一定要注意饮食,对了,你记得过几天要去医院拆线,这个千万别忘了!要不还是我提醒你吧,你手机放在妈妈那边没带过来,我让人给你送去。”

“不用了。”

“哥,你还有好多东西都没带,住着也不方便,这样我跟刁叔说一下,让他帮忙给你带……”

“不用了,黎江。”

小少爷那边沉默一下。

黎舟安抚他道:“我在这里过的挺好的。”

那边过了一会,又问:“你见到他们了吗?”

黎舟跟他兄弟两个心意相通,小少爷说什么他都领会的到,轻声道:“还没有,不过听说那家人还不错。”

黎江干巴巴道:“哦。”

紧跟着,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

黎舟试探着问道:“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那边急着喊了一声:“哥,哥你能不能……回来啊?”最后这一句带了点鼻音,又像是忍住了,不肯再多说。

黎舟跟他承诺:“你好好学习,考好了我去看你。”听着那边应了一小声,心软了又哄他道,“我今天逛街,瞧见一个青花瓷小狗特别可爱。”

那边语气缓和很多:“给我买的吗?”

黎舟倚靠着墙壁,低声笑道:“你听话吗?”

“……嗯。”

虽然不太情愿,但好歹是哄住了。

黎舟挂了电话,又在小卖店卖了一小把泡泡糖带回来,他这几天接电话太频繁,总有些不好意思麻烦老板,买点小零食当补偿。老板乐呵呵的,不管生意大小,卖出去什么都挺高兴的。

那一边,黎江在房间里握着手机好半天都没放下,垂着眼睛看不清神情。

手机又响了两声,黎江看着人名恍惚一下,接起来道:“刁叔?”

刁明山的声音传过来:“小少爷,你今天还不去学校吗?哎呀,我也不是逼着你去,我跟你是一伙的,真的,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咱们再玩儿半个月也没事,反正功课都追的上。”

黎江道:“刁叔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刁明山那边笑了一声道:“我哪儿有什么话,是你爸让我跟你说一声。”

黎江闭了闭眼睛,嗤笑了一声:“他?他把我哥逼走,他还想跟我说什么?有本事让他登报再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啊。”

刁明山护短,立刻道:“呸呸呸,要走也是他从咱们黎家走,登报只写他一个人的名字,丢他的人!”

黎江:“他这次又说什么了?”

刁明山道:“没说啥,就是把他那个侄子江彭亮转到你们学校来了,刚好跟你一个班上,说那孩子对学校不熟,有点怕生,让你多照应着点。”他说完也没见小少爷有什么回应,又小声问了一遍,“小少爷,你听见了吗?”

黎江单手插兜懒懒道:“听见了,照顾他是吧,行啊。”

刁明山就放心的挂了电话。

跟在他旁边的助理也是做了多年的,知道黎家这两位少爷的秉性,大少爷瞧着面冷但心却是软的,说上几句软磨硬泡地总能说动了,小少爷则不然,黎家二少最受不得激将法。

助理小声问道:“刁爷,您刚才是故意这么跟小少爷说的?”

刁明山摸了一把胡子,美滋滋道:“什么故意不故意的,我可没有,我就是替姑爷转达几句话而已。哎,小少爷就是太实心眼了,一门心思追着大少爷跑,这个年纪的孩子不读书怎么行呢!瞧瞧,现在有个同龄人对比着,竞争心就起来了吧?还是得多跟同龄人玩儿才好。”

助理心想,这位同龄人怕是玩不过他们家小少爷。

黎舟隔天又在街上转着去听消息,这次他听了老头的意见,多听少问,倒是也从周边小贩嘴里听到过关于陆老大的一两句话,跟付婆婆说的差不多,几乎没有听到一句说他不好的。

黎舟转了一阵,又去了昨天老头卖古董的地方,那块巴掌大的地方今天没人摆摊,黎舟在那等了一阵,正打算走的时候,就瞧见两个穿白色文化衫黑裤子的人走过来,那是陆老大手下的徒弟,他们目标也明确,直冲黎舟而来。

黎舟站在那没动,那两个人走近了,也在盯着黎舟的脸看,“岛外的?”

黎舟点点头:“是。”

其中一个就冲他伸出手,道:“五十块钱。”

黎舟挑眉:“做什么?”

那人瞧着比他还奇怪,“办.证啊,你昨天和一个老头在这摆摊卖东西了吧,摆摊做生意要跟工商局申请.办.证你不知道吗,《城乡个体工商户管理暂行条例》看过没有?”

黎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