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15“元青花”

回档1995 15“元青花”

  

黎舟不买他的东西,在那跟他搭话,“您这些东西,都是古董?”

老头道:“可不是!这些你瞧瞧,可都是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啊,要不是急着等钱用,我都不舍得从家里拿出来卖呢。”

黎舟没上手,只看了一眼就摇头道:“这些好像有点问题。”

老头吹胡子瞪眼,“瞎说,不说别的,你看我这明清花!这瓷娃娃,做工多好!我瞧着小兄弟你也是同道中人,怎么看东西也这么粗心呢,你瞧瞧这砂眼,这可都是货真价实的老物件,现在上哪儿找这些去呀!还有这釉,釉色青白,厚而肥润,啧啧,好东西啊!”

黎舟笑道:“您这说的,听着不像是明清花,倒像是元青花了。”

老头眼睛一转,顺势做出一副忍痛割爱的表情道:“是么,啊,原来是元青花,你瞧瞧我自己都说错了,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说了,那我也按明清花的价格卖你。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觉得小兄弟你人不错,想跟你交个朋友,一百块钱三件,两百块钱七件全套你都拿走,老头子没二话!”

“可是大爷,您这套烧的是俄罗斯套娃。”

老头:“……”

他们正说着,旁边就过来两个人也跟着瞧,大概是看到黎舟在那看,也跟过来半凑热闹似的问了两句。

老头连忙去招唿生意了,口灿莲花,人家拿起一件器物来他都能给吹上一段故事,不比刚才跟黎舟说的那些差。

“瞧瞧!行家啊,您这一出手拿起来我就知道,今天这物件肯定是遇到有缘人了!”

“呵,宝贝!可不是大宝贝吗,您别以为手里这个是普通的铜钱啊,这可跟咱们乡下做毽子坠儿的那些不一样,来来,你举起来冲太阳底下仔细瞧瞧,上面的那个‘宋元通宝’没有?你看那个‘宝’字,它的写法可有讲究了,一般的‘宝’字都从尔从缶,这个不一样,这钱它从珍,宝盖头下面是个珍字呀!”

“您再看您手里拿着的这枚钱,它和其他的铜钱又不一样了,它包浆好,上头没有浮锈,而且咱们细看的时候也只有它地张里头都是黑乎乎的,瞧见没有……对了,就是那!这是因为刷了一层核桃油,老祖宗刷这个油也是便于它脱模,说到这您一定听懂了,这铜钱它不一样啊,这是当时铸造钱的时候的母钱!”

“这一批‘宋元通宝’换了别的地儿能再找到,但是这做模子的母钱难得,打着灯笼都没地儿找去!”

“不信您就去省图书馆查查,那都是有历史的,有历史的叫什么,那叫文物呀!”

……

那几个人听的津津有味,最后买了俩唿啦圈。

这两年全国人民都特别喜爱唿啦圈,之前北京亚运会的时候就热了一阵,尤其是去年还有个小姑娘一口气同时转98个唿啦圈上了春晚,这下更不得了,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搁着一个唿啦圈赶时髦,颜色鲜亮点的卖的特别好。

老头收了钱,给他们拿了唿啦圈,回头一屁股坐下继续守摊。

黎舟问他:“您这卖着古董,顺便还兼职卖唿啦圈呢?”

老头摆摆手,一脸和善道:“没什么,我就是给别人看着,乐于助人嘛!”

黎舟:“……”

他都瞧见这大爷往自己兜揣钱了,动作贼熘。

老头搓手问他:“刚才那母钱,小兄弟瞧着怎么样?刚才那几个人和这钱没有缘分啊,我瞧着你还是很有缘分的,怎么样,要一枚吧?”

黎舟拿在手里颠了颠,笑道:“这是铁的吧。”

老头道:“对对,铁母钱嘛!”

黎舟把玩了一下,笑道:“我听说过雕母钱,祖钱,这铁母钱的话确实少见,不过我瞧着翻砂好像……”

老头冲他嘿嘿一乐,竖起大拇指道:“小兄弟门儿清,行啦,我也不多说了,瞧着你家里也是做这生意的?”

黎舟含煳道:“家里老爷子喜欢这些。”

黎老当初喜欢这些,每年都会拍一些回来,有时候还会带他和黎江一起去拍卖会,大的小的都去过,有些直接在园子里拍,他见过的实物不少。不说这些铜钱,单老头刚才吹的元青花,黎老手边就有两件,隔在架子上他和黎江从小就见。有些东西他还需要多观察一下,黎江却是抬眼一扫就能认出真假,从小就认的比他快的多。

他想着小少爷,心口那微微酸了一下,回来之后,他还是第一次离开黎江身边这么久,而且归期未定。黎舟心里有点内疚,瞧着老头摊子上有一只青花瓷的小狗,趴在那卧姿灵动,憨态可掬,他想着弟弟属狗,就把这个小件买了下来,回头见面的时候可以哄一哄小孩儿。

老头眨巴着眼睛又想编故事,黎舟唬他道:“说实价,不然不买了。”

老头闭眼道:“忍痛割爱,五块,一分也不能少了!”

黎舟学着周围的人那样砍价:“两块。”

老头上下打量了他:“瞧你这一身穿戴的也像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啊,这运动鞋就好几百呢,怎么还这么抠唆,几块也砍价……行行行,别走呀,两块就两块吧!”老头把那小玩意给他,自己都乐了。

老头觉得黎舟运气不错,也乐意跟他说话,有黎舟这个小帅哥在这,临近中午的时候还把那套“元青花俄罗斯套娃”卖出去了,7块5的高价,让一个来逛街的小姑娘买走了,临走还红着脸多看了黎舟好几眼,黎舟感受到视线,抬头的时候,那姑娘就捂着嘴笑着跑走了。

黎舟觉得莫名,那老头却砸吧着嘴回忆往昔:“哎,我年轻那会儿,也好多大姑娘小媳妇喜欢呢,那时候我有个外号,叫‘赛许仙’,许仙你知道吗,就是娶了白娘子那个后生,俊着呢!”

黎舟笑了一声,问他道:“那个陆老大,他年轻的时候什么样的?”

老头看他一眼,“他年轻的时候啊,你知道倒拔垂杨柳的那个鲁智深吗?”

“知道。”

“水浒里喝上三碗酒就能徒手几拳打死老虎的武松,知道吧?”

“知道。”

“还有黑旋风李逵,身高九尺、一身力气的蒋门神!”老头见他点头,比划了一下道,“对喽,把这几个合起来,就是陆老大了。”

黎舟:“……”

黎舟还真想象不出来那是怎样一个形象。

老头又叮嘱他:“这岛上的人都挺好的,但是有一点啊,陆家不一样,你可千万不能在那家人跟前提小孩儿,他家孩子丢了,这么多年陆老大两口子都找疯了,就去年那会,还贴了重金寻人,但就一张十几年前的小孩照片,哪儿认的清呀,还有人拿着一把小孩骨头上门冒领赏金呢,你不知道,让陆老大给揍的啊,肋骨都断了好几根!要我说那人也是缺德,真是活该!”

黎舟沉吟一下,“陆家那个孩子,丢的时候多大了?在哪里丢的?”

老头刚要开口说,就听见有街口那边有人声喧哗,他耳朵灵,抬眼瞧见是陆老大家那些徒弟,一个个穿着白色文化衫黑裤子,一帮人正往这边走过来,老远看着他们这边,用手指着喊了两声什么,就冲这跑过来。

老头脸色一变,立刻灵活地卷了包袱撒腿就跑,跑的那叫一个利索。

“快走!陆老大手下的人来了!”

老头这边一跑,黎舟下意识也跟着起身跑了两步,但又觉得自己没犯什么事,就停下回头看了一眼,陆老大那些徒弟似乎是在驱赶老头这样的商贩,但街上其他商贩对他们特别热情,还有人拽着非要往他们怀里塞瓜果蔬菜,为首带队那徒弟就因为被小商贩给塞了一个大南瓜,抱着跑不动,这才没来得及追过来。

黎舟正看着,忽然被人拽了一把,那老头还挺讲义气,低声喊道:“还不快跑,你在这到处打听陆老大家的事儿,小心一会真揍你啊!”

黎舟跟他跑了两步,问道:“他们刚才在干什么?”

“他们,他们……就不让岛外的人来做生意。”老头体力不行,爆发过一阵之后累地风箱一样唿哧唿哧喘气。

黎舟又问:“我刚看到有人给他们送菜?”

“啊,孝敬的吧,我倒是也想给呢,陆老大都不见我的面儿,哎!”

老头绕了两圈,觉得安全了才慢下脚步,黎舟体力好,只是吊着的手臂略微有些疼痛,其余没有什么大碍。

老头几乎没损失什么东西,那些宝贝都卷成小包袱背在身上了,只是这会儿饿的前胸贴后背,他跟着黎舟走了两步,肚子就叫起来。黎舟看他一眼,这老爷子头发花白,额头上都是汗水混着泥土一脸的狼狈,这会还背着那小包袱四处瞧着想赚点钱的样子,他忽然有点心软了,问道:“您中午还没吃吧?要是不介意,跟我一起简单吃点。”

老头有点不好意思,“那一会我再送你一对元青花小狗。”

黎舟笑着点头:“好,一个就够了,不用一对。”

黎舟住的那个小旅馆里婆婆做饭特别香,他这两天都是交了钱,中饭和晚饭跟着那祖孙俩一起吃。

婆婆收了黎舟的钱,这两天做饭也特别用心,瞧见黎舟胳膊还伤着,她都特意做些方便他吃的东西,光是烤饼就变着花样做了四五种,拿着当自家孩子一样照顾。

今儿中午婆婆做的是猪油面,另外炒了三道菜,还有一碟专门给黎舟烙的葱油饼,两面金黄,咸香酥口,巴掌大的一个个小圆饼,单手拿着吃正好。

他们回来的时候正好在煮面,黎舟去说了一声,婆婆立刻又多煮了些面,她这都是手工做的鲜面条,也不计较这些,有人来她还挺高兴的。往常小孙子中午在学校吃,她都是一个人吃午饭,现在人多了热闹些。

老头跟着吃了一碗猪油面,香得不行。

“哎,今天要不是陆老大赶人……”

婆婆听见道:“瞎说,陆老大这么多年一直照顾我们街坊,他哪里坏啦!就算赶,也赶的是不正经做生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