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11铃兰

回档1995 11铃兰

  

两个人换好了衣服,又去小厅等了一会,这边照顾黎曼起居的人给他们端了水果和点心来,带着笑意道:“太太还有点事没弄好,两位少爷先吃点东西,稍等一下,中午有想吃的菜没有?厨房已经准备了安神补血的汤,还有什么想吃的就告诉我,咱们单做就是了。”

黎舟不挑,黎江倒是开口问了一下:“做的什么汤?”

那人道:“有新买来的鸽子,手术后吃这个正好。”

黎江在这里很放松,听了之后道:“别了吧,我妈在前面院子里还养着一群鸽子呢,天天画它们,肯定都画出感情了,中午这汤一端上来她嘴上不说肯定也吃不了几口饭。再说我哥也养鸟呢,不要鸽子,换个别的。”

那人答应了一声:“那我让厨房去换了重做。”

黎江等人走了,又凑过来一点小声道:“哥,我们去瞧瞧你养的那只鹦鹉吧?”

黎舟愣了下,想了一会才记起来自己以前还养过一只小宠物,他养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上一世的时候虽然说是他养的鸟,但都寄养在黎曼这里,他每次过来的时候住上几天偶尔逗弄一下。当初养那只小东西,一来是他自己当时喜欢,再来就是瞧着养母喜爱这些小生灵,他也爱屋及乌罢了。

再后来黎江腿伤了,养母也跟着大病一场,那几年家里一直都乱糟糟的,他也没来得及管那只鹦鹉,好像听说有天没关好笼子它自己飞走了。只是这一世黎江的腿没事,他那只小宠物还挂在前面廊厅那,所有人都知道那是黎家大少爷的心头好,小宝贝。

黎舟自己都没想那么多,反倒是弟弟黎江心思细腻,连碗汤都替他考虑周到。

闲坐着没事,兄弟两人一人端着一个小碟子拿了些水果之类的过去准备喂鸟。黎舟有些不记得路,不过还好有小少爷走在前面,他略微放慢一点脚步跟着就好。

别院这边是中式建筑,最高不过两层,前院还修了回廊和小厅,大概是因为周边有山有水因此即便是夏日也不怎么热,走在木板石砖小路上十分惬意。黎老是真心疼爱这个女儿,修这处院子的时候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连黎曼的画室都特意挑高了只为采光充足,又担心她身体不好,不怎么爱出门,院子也造的宽敞,只在自己家走走也足够。

黎家大小姐从一出生起,家境殷实,单从物质上讲,她并没有受过半点委屈。

黎舟那只虎皮鹦鹉,品种常见,瞧着也呆呆傻傻的,胖成一小团看起来倒是挺精神,瞧见人兴奋地蹦来蹦去,停在横杆上歪头看他们。

黎舟给它喂了一小块果丁,瞧着旁边的小杯里空了大半,给它添了把小米。

“哥,我听说附近还要建一个马术俱乐部,可以寄养自己的马,还有专门的人帮着训练,到时候我们也养两匹吧?”黎江把大哥那碟水果也端在自己手里,站在那跟他说话。

黎舟视线落在他的腿上,“你喜欢就养,不过一匹就够了。”

黎江乐了:“你跟我骑一匹马呀?”

黎舟淡声道:“我就不用了吧,我不喜欢骑马。”

黎江略顿了一下,又笑了道:“那我也不养了,回头我们养别的,我还听同学说有一家店里专门卖手养鸟,也有鹦鹉,叫什么玄凤,脸上两团腮红一样,特别亲人,到时候多养两只,也跟你这只鹦鹉做个伴儿……”

黎舟看他一眼,小少爷话很多,一般话多的时候就表示心情紧张了,虽然小少年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一路不住小声念叨就已经说明了一切。黎舟看的出,弟弟在焦虑,那点公开的小秘密像是含在齿尖,一直想问,但又不敢提半个字,用的还是老招数,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利诱,加大了筹码只求多那么一点牵绊。

黎舟一直没说话,小少爷自己说了一阵,也安静下来。

黎舟看着小鹦鹉吃东西,开口问他:“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黎江沉默一下,道:“在外公那边的时候。”

黎舟点点头,难怪那个时候就一直打电话,一直想他回去。不管怎么样,也比上一世在酒会上闹那么一场好多了,那时候黎江尚还坐在轮椅上,而他跟在江心远身边,兄弟之间关系很僵。

大哥不提,做弟弟的也不肯多说半个字,像是怕说了就灵验一般,跟自己在那较劲。

黎江心不在焉地给那只虎皮鹦鹉抓了一把水果丁,眉头都拧起来,黎舟瞧见了拦住他道:“别给太多,它吃多了水果不好,一点就够了。”

那只小虎皮还在眼睛亮晶晶地等着投喂,忽然间黎舟把到嘴的美食给抢走了,急地飞过去抓着笼子叫了两声,黎舟伸手摸摸它的小脑袋,小家伙还不服气,张嘴咬他手指。

毕竟是养惯了的鸟,咬人跟撒娇一样不疼,黎舟指腹在它小脑袋上轻轻推了一下,笑了一声:“淘气。”

喂完了鹦鹉,黎舟瞧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打算回去。这次黎江跟在他身边安静多了,话都没有一句,只皱着眉头跟在他身边。等两个人快进小厅的时候,黎江才伸手拽住了他衣袖,有些紧张道:“哥,你不会走,对吧?”

黎舟揉了一把他的脑袋,没回答。

小厅里已经摆好了饭,菜色瞧着很朴素,至少比江心远那边吃的要养生的多。黎曼已经坐在那等着他们了,黎舟进来的时候,她正侧身微笑着同身边的人说什么,听见他们的脚步声,转身看过来。她无疑是一个美人,但她的美并没有攻击性,犹如荷叶间滚动的第一颗晨露,干净剔透,眼神纯净如稚子。

黎曼今天穿了一身长及脚踝的白色长裙,没带什么首饰,长发编成麻花辫拢在一侧肩头只在束起来的发尾上簪了一朵小花,花很新鲜,应当是她这处小院里自己开的。她招手让孩子们过来,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当妈的人了,但岁月待她很好,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看起来倒是像一位大姐姐一般,“刚才还在说你们呢,快来,让我瞧瞧长高了没有?”

黎江走过去亲昵地抱着她胳膊,玩着她发辫上那朵小花,笑道:“妈妈,这个挺好看,是不是我送来的那包种子开的花?”

黎曼笑道:“是呀,今年新开的,一会你和你哥哥去看看,摘了放在房间里很香呢。”她说着又抬起头来去看大儿子,略微有些迟疑,但还是问道:“小舟的胳膊怎么伤的这么重,不是说打球摔了一下吗?”

养母身体不好,车祸的事也是黎舟和刁明山那边一同商量好了瞒着没有告诉她,黎舟站在那道:“嗯,碰到篮球架了,只是看着严重,其实没什么事儿,养两天就好了。”

黎曼信以为真,点头道:“要爱惜身体。”

黎舟轻笑了一声,点头应了。

中午餐桌上多了一道大枣参杞膏,放凉了做成酸甜口的甜品似的,安神补血。黎舟能感觉到养母一直瞧着自己,为了让她安心,特意多吃了两小碗,里面放了冰糖乌梅,元参的味道压下去一些,吃着倒也爽口。

等着他们吃完,黎曼又送了自己准备的礼物,她给黎江准备的是一幅画,大约是哪次黎江过来的时候睡在外面的回廊那,黎曼瞧见过,就凭着记忆画了下来。阳光,树阴,摊开在一旁的画本和一碟葡萄,黎江手边还有一片没吃完的西瓜,啃了最上面的一点红瓤,男孩在夏日里睡得正香。

黎曼画的很好,隔着画都能触摸到夏日午后的阳光,很暖。

黎江很喜欢这件礼物,围在那一直看着,旁边的人笑道:“小少爷不知道,太太为了准备这幅画,一直画了很久呢,就连今天上午的时候还添了两笔,都不肯出来先见你们。”

黎江故意道:“我就知道,妈妈只要一画起来,就什么都忘记了,连儿子都不要了。”

黎曼没理他,又招手让大儿子过来,拿了一张照片大小的画给他,这张不是油画,而是彩铅绘制,画了一只虎皮鹦鹉,正单脚立在笼中,另一只脚抓了几颗石榴籽。画上的鹦鹉一笔笔画的精细,羽毛根根分明,小家伙强盗似的,眼神里都是得意,十分传神。

黎舟笑了道:“啊,我们刚才还去喂过它,黎江要给它水果我拦着没让,它还记仇呢。”

黎曼也笑了:“咱们这个院子里,就属它最记仇。”

黎江听见了好奇道:“什么最记仇,我瞧瞧?”

黎曼笑着指了指那张画:“喏,在说小皮。”

黎舟揉了鼻尖一下,他当初养鸟图省事,得知这个品种叫虎皮,就随口起了个“小皮”的名字,只是没想到这小东西性子也淘气就是了。

原本是打算晚上再一起吹蜡烛的,但是黎曼脸上有些倦容,黎江就让人把生日蛋糕拿来,在妈妈身边认真许了愿望,一口气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

黎曼逗他:“都许了什么愿望呢?”

黎江道:“也没什么,就是许愿想快点长大。”

黎曼听见笑了,连站在一旁的黎舟也微微扬起唇角,小孩子都是这样许愿的,带着天真的可爱,年纪大了反而想让时间走得再慢一些,再多一点时间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黎曼有午睡的习惯,陪了他们一会就去休息了。

黎舟胳膊刚动过手术,也需要多休息,吃过药在房间里睡了。也不知道是来了别院见了养母精神放松,还是中午的安神汤起了作用,黎舟这一觉睡的很好,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彻底放松下来睡一觉了。模煳间听见有轻微的响声,有人放了什么东西,很快又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黎舟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多,醒来的时候精神饱满,鼻尖闻到一点甜香,扭头就看到床边的小柜上放了一小瓶刚采来不久的铃兰,几枝绿色的花杆上挂着小巧洁白的花朵,圆鼓鼓的像是一串白色小铃铛,房间里开了半扇窗,夏日的风吹过,它们就跟着轻轻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