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10记仇

回档1995 10记仇

  

第二天一早兄弟两个先去了别院那边。

黎曼住在西郊一带,距离城区30公里左右,开车过去并不算远。那边环境不错,有山有水,现在这两年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等再过两年附近就会批建一处国家级湿地公园,周边也会多一些高端休闲俱乐部,算是寸土寸金的地方了。

黎舟看着车窗外面,1995年已经开始有些都市化的起色了,不过真要发展起来还要等三年之后。现在的人们可能从未敢想,几年后的一条房改政策让房价和地皮巨幅增长,价格节节攀高,令人瞠目结舌。上一世黎老也是在那个时候力排众议,坚持亲自出面收购了大量地皮,正是有了这些土地,黎家才在业内彻底站稳脚跟,无论十数年后经济危机形势有多严峻,黎家都像是一株大树一般屹立在那,未曾动摇。

黎舟手指放在车窗那轻轻随着车子行驶划了一条线,汽车行驶的快,而他手指动作很慢。

黎江瞧见了,奇怪道:“哥,你在看什么?”

黎舟心想,在看你将来的地盘。

江心远不是能开拓版图的人,守城都略嫌能力不足,等到小少爷成年之后,B市这一片地黎老都给了小少爷,再加上有刁明山这号人物在,短短几年资产近乎翻了一倍,很是出了一阵风头,压住了那些人质疑的口舌。

黎江略微靠近一点,也顺着哥哥的视线看过去,车窗外是一处国营老厂,占地极广,“这厂子怎么了?我瞧着也没什么好看的。”

黎舟回头看他一眼,笑了一声。

小少爷心思立刻转回到他身上,也咧嘴跟着笑了,一路上他都注意着黎舟的胳膊没敢靠的太近,现在大哥一看自己,立刻就高兴起来:“哥,你要不要喝水,我帮你打开好不好?”水不但打开了,还想亲自去喂,黎舟拦住他道:“我就伤了一只手,我自己来。”

黎江坐在一旁和他小声说话:“哥,等会到了我们先把东西放下,要是妈妈还没睡醒,我们就去附近转转,之前我还想全家一起在南岸露营来着,地方都找好了,一直都没时间去,听说那边晚上躺着还能看星星,可漂亮了。”

他说的自然,黎舟喝水的动作却顿了一下,微微拧眉:“是没空去,还是他不肯去?”

露营并不难,难得是一起出行,养母黎曼身体不好是一方面的原因,但选一个天气暖和的日子也不是不可以,最困难的恐怕就是江心远那边。

黎江手枕在脑后,不在意道:“你说爸?他的工作是挺难做的,至少要提前沟通大半年。”

黎舟道:“他有时候生气,其实不是因为你。”

黎江道:“迁怒对吧?因为他现在对妈没感情了。”

黎舟皱眉:“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啊,我有个同学他们家就是这样。”黎江眼神放空了一下,又笑了一声,“其实我就是想不明白,他要是过得不如意,就离婚啊,走就是了,可他又不走。”他说完这句又闭紧了嘴巴,大概不想让哥哥看到自己这一面,没再说下去。

黎舟想了一会,认真问道:“你想他们离婚吗?”

黎江抬头看他,惊讶道:“哥?”

他以为大哥是最想维护这个家的。

“你和妈妈过得好,对我是最重要的。”黎舟斟酌着,尽可能委婉道,“有些家庭不一定非要和大部分人的家庭一样,有些时候不完整也没什么,自己过得好,觉得舒服最重要。”他说的不止是江心远,还有他自己。

黎江坐在自己哥哥身边,明显没有觉察到他另外一层深意,只看了他一会,忽然握着他完好的那只手放在脸边蹭了蹭,跟他小声撒娇,“哥。”

黎舟有些措不及防,不过小狗模样的弟弟还是挺招人心疼的,原本想抽出来的手抬起来,最后还是落在小少爷的脑袋上揉了揉,“要见妈妈了,高兴一点。”

“嗯。”

另一边,江心远也准备出门了,他跟平时一样照常在早上9点的时候出门办公,只是刚踏出别墅的大门就遇到了点情况。

江心远坐着的奥迪车勐地一踩刹车,他人没坐稳跟着晃了一下,呵斥道:“怎么回事!”

司机结巴道:“江、江总,您自己看看吧……”

拦在他车前面的是四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光看身形和架势就知道是职业的,高壮的身躯像是铁塔一般拦的结结实实,显然没有让他过去的打算。

江心远认得他们,昨天刁明山带来不少人,这几个人就在其中。

司机一直跟着江心远在分公司,还没见过这样的架势,一时有些发慌:“江总,这怎么办呀?”

江心远道:“我下去看看。”

他推开车门走下去,那四个黑西装保镖倒是不拦着他,还侧身闪开给他让了一条小路,离着十来米处的路旁,一辆黑色轿车停靠在那响了两下喇叭,车窗放下来,露出了刁明山那张笑面迎人的脸。

刁明山没有下车的意思,江心远也只能负气自己走过去,压低了声音问道:“刁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刁明山笑道:“姑爷这可是冤枉我了,不过是有点事,想请你过去一趟。”

江心远忍着怒火道:“您就是这么‘请’的?”

刁明山抚了抚鼻梁上的圆镜片,一脸纯良:“啊,对啊,多叫几个人过去以示郑重嘛!”他说话的时候,那四个保镖已经走过来了,二话不说就架起江心远的胳膊把他带上了车!

江心远又慌又怒:“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放开我!”

刁明山坐在前面老神在在道:“姑爷别急,一会咱们就到啦。”

江心远还要发火,但是后面又紧跟着坐上来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沉着一张脸把他挤在中间,江心远再大的火气也不敢随意发作,只是一双眼睛瞪着前面咬牙道:“到底要去哪里?”

刁明山笑道:“今天小少爷过生日,孩子一年才过一次生日,就应该全家人凑在一起才热闹,您说是吧?”

江心远听见他这样说反而嗤笑了一声:“他要过生日,在家里我会帮他好好筹办,去了别院那能有什么热闹?”

刁明山不管这些,吩咐司机开车,把江心远“请”了过去。

江心远原本就是被强迫过来,他近年来已经很少被人这样折辱颜面,等到了别院顶着大太阳站了好一阵,又一次被拦在了门口。

照顾黎曼的一位陪护人员把他们拦在门口,只传了一句话,黎曼不见他。

江心远脸上难堪,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刁先生瞧见了?是她不肯见我。她现如今一天天的脾气越来越古怪了,我都不知道哪里又让她不如意。”

“不管如意不如意,既然是黎家的姑爷,还是常来看看的好。”刁明山面上笑着,话却不软不硬,“不然让人传出去也不好听,是不是?”

江心远被半路挟持过来,又在楼下晒着大太阳站着等了好一阵,最后吃了闭门羹,只得甩袖走人。

这里庭院宽敞,往日来的人也少,江心远自己闷头走出去,丝毫没有察觉到别院二楼阳台落地窗前的一道身影。

黎江站在窗前安静看着,外面阳光很好,落在他身上有淡淡的光晕一般,那张少年人的脸看起来越发俊美了,只是眼底黑沉沉的,没有一丝温度。他一直看着江心远的身影离开别院,走远不见了,离开小院。

身后有脚步声,没一会刁明山就走了过来。

刁明山站在窗边也看了一眼,“可惜了,大小姐不想见他。”

黎江道:“我妈今年夏天又病了一场,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復,见了他未必是好事,走了也好。”

刁明山点点头,摸了下巴上的胡子叹息道:“人心易变呀,当年姑爷人也是不错的,咱们家要不是看他心诚,哪儿舍得把大小姐嫁给这么一个穷小子呢!这真是,才多少年的功夫,连来看看都不愿意了。”

黎江站在那笑了一声,“没事,早晚有一天他会自己‘愿意’过来的。”他这一声说的很轻,说完又恢復了之前的神态,转身道:“刁叔,我去换身衣服,我哥差不多也要换好了,一会我们准备去见妈妈,先走一步。”

刁明山答应了一声,等着他走了,才慢悠悠跟在后面。

他来别院是专门替黎老送礼物的,老人疼爱女儿,也疼爱外孙,给他们都准备了不少东西,就算没有车祸的事,按照往年的惯例,他也是要亲自替老爷子来跑这一趟。

刁明山一路上走着,发现小少爷对这里的环境和人都非常熟悉,甚至连陪护人员的名字都叫的出。他藏在镜片后的小眼睛微微眯了下,刚才来传话说不让江心远进去的,好像就是这个陪护人员。

至于方才的事,是大小姐无心,还是小少爷无意,刁明山略想一下就懒得去管了。

母子连心,他家小少爷做事怎么会错呢?

刁明山还咂么了一会刚才小少爷的表现,他觉得小少爷记仇也不错,算是个优点啊!人嘛,记仇好呀,能激发上进心。前两年南巡讲话不是还说了,甭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这也一样啊,有因才有果,甭管什么手段,现在小少爷能出气、能被刺激的进步就好嘛!

刁先生喜滋滋地想着,这么多年下来都偏心习惯了。

另一边,黎舟正在房间里试着把衬衫穿好。裤子还好办,单手穿着也不难,但是衬衫实在是不方便,他还在奋战,就听见房门被敲了两下,“哥,你好了吗?”

黎舟道:“还没有,你进来吧。”

黎江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合体的西裤,白色的衬衫,像是随时可以去台上做钢琴表演,他瞧见大哥披着衬衫扣子未系的狼狈样子,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哥,你不用非穿这身啊,我不是让人又送了一件T恤过来,你穿那个吧,那个宽松,不会碰到胳膊。”

他说着,又亲自去拿了T恤过来,帮着黎舟穿好。

黎舟略微有些犹豫:“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养母一直都是温柔娴静的,无论何时头发都不见有一丝凌乱,他们穿正装也习惯了,尤其是今天还要拍照,应该正式一些才好。

“有什么不好的,特殊情况呀。”黎江给他穿好,忽然又凑近了闻了下,“哥,你洗澡了?”

黎舟道:“嗯,路上出了汗,简单冲了一下。”

黎江笑道:“沐浴露的味儿挺好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