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苍穹之上 > 分节阅读_27

苍穹之上 分节阅读_27

  

是李维远去的步伐。

“嘿,克劳德。”李维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嗯?”克劳德没有抬头。

“别只盯着一样东西看,那会让你失去整个天空。”

克劳德莞尔一笑,“我是一个学者,而学者这一生的价值就在于只看着他们的目标。”

李维没有再说下去了,转身步入悠长的通道中。

当他带着外卖回去莱斯利的宿舍时,发现对方正靠坐在床头,依然皱着眉。

“嘿,我回来了,你好些了没?”李维将食物放在床头,手指伸过去刚要杵在莱斯利的脸上,对方就将他一把握住了。

“你出去很久了。”莱斯利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扣着李维的手指却很用力。

“诶,我说小王子啊,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啊,我说你吃不吃东西?我特地带了外卖。”李维将外卖袋子打开的瞬间,莱斯利便撑在床边干呕了起来。

“喂——喂——”李维赶忙去扶他,这才想起自己那个时候也是粒米未进的,一闻到食物的味道就会受不了,“你这样不行的,我还是帮你叫医生来打点营养液吧!”

莱斯利点了点头,李维如蒙大赦赶紧拨通了电话。想必是莫里斯早就关照过了,医务人员来的相当迅速。李维认命地陪在莱斯利的身边,这个家伙力气真大,一直拽着李维的手腕,手指都麻了。

“是不是觉得……留在这里没有去酒吧里喝啤酒快活啊?”莱斯利悠悠然问,李维知道要是自己回答的不好,这家伙八成要拧断他的手腕。

“当然是喝啤酒快活……”李维被莱斯利拧的龇牙咧嘴起来,“可是一想到以后我们俩可以驾驶超速战机并肩而战就更快活!”

莱斯利的手指总算松开了。

又是一晚过去了,李维必须回去Z区报到恢复训练。

当他来到Z区的时候,米勒不满地说:“为什么你的军装不是扣错扣子就是皱巴巴的?”

“放弃吧,整洁与我无缘!”李维想要去搭对方的肩膀,很自然地被拒绝了。余光瞥过不远处的克劳德,对方正仰着头看着纯色淑女,丝毫没有搭理李维的迹象。

这个家伙到底怎么了?李维有些猜不透,他知道克劳德正在生气,尽管对方的表情和行为丝毫都没有显露出来。

“嘿——克劳德——”李维嬉笑着走过去,怎么着也想缓解一下两人之间的气氛。

“从今天开始,我和莫里斯在你的训练系统里设置了发射Z-02的训练,希望你能抱有认真的态度。”

“我不习惯你这种官腔。”李维拿开他手中的全息电脑,看进他的眼睛里。

“今天我还有会议要开,希望即使我不在这里,你也能做到不浪费我和莫里斯的心血。”克劳德不给李维探索的机会,只是转身留下离去的背影。

倒是莫里斯不知死活地凑了过来,“嘿,李维,有没有被克劳德嫉妒的潮水淹没啊?”

“什么‘嫉妒的潮水’?”李维扯着嘴角,虽然自己说话的调调和莫里斯很像,但是现在他充分了解到这种调调真的挺让人讨厌的。

27、泡汤的格斗考核

“就是说你要同你的莱斯利双宿双栖了,而克劳德还要帮你们造战机,你说他会不会爽心呢?”

“哈?”李维满脸黑线,怎么克劳德还能和“嫉妒”这个词语沾上边?

莫里斯好笑地摇了摇头,“换个角度说,克劳德也很凄惨。他怎么会看上你?”

坐进驾驶室里,李维苦笑了一下。

他也想知道克劳德怎么会看上自己的。明明这家伙随便挥一挥手,整个K11的男男女女必蜂拥而来。

如果克劳德是真心的,那么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对于那个完美的一丝缝隙都没有的男人,都是灾难。

经历了两天的挣扎之后,莱斯利已经勉强可以下床了。期间有医生来给他打过几次营养液,否则他早就虚脱了。

耳边略微的嗡鸣声,头晕的感觉还未停止。打开水龙头,将脑袋整个浸在洗手池里,猛然抬起来的时候,眼前的镜子依然在摇晃。随手扯过浴巾搭在头上,莱斯利坐在沙发上仰着头。

门铃响了,这个时间应该是来给自己吊针的护士。莱斯利开口说了声“开门”,智能系统自动将门打开。

只是进来的不止护士,还有那个优雅到有几分危险的男子。

“克劳德?西恩。”莱斯利蹙着眉念出那个名字。

克劳德在他的对面坐着,“见到我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我为什么要惊讶。你会亲自来见我,有很多理由。”

此时,护士已经替莱斯利打入了营养液,行了个礼便离开了,整个房间只剩下莱斯利与克劳德。

“比如呢?”

“比如我在纯色淑女的系统里支持了超过五分钟,比如李维需要一个搭档,比如你也很想有人能够在天空中看住李维。”

整个空间里再没有任何客套,每一个词语都不再多余,两个面对面的男子摘下了一切面具,近乎冷锐的审阅着彼此。

“并不是只有你才能在天空中保护他。”克劳德缓缓道。

“只有我能保护他,你很清楚。”莱斯利将盖在头上的浴巾扔在了地上,湿润的发丝垂在眼前,隐约中带着某种笃定,“只有我知道他下一秒想要干什么,他会以怎样的轨迹来飞行,他会在什么时候进攻,他会将自己的后背毫无顾忌地交给我。”

克劳德嗤笑了起来。

“关于这点,是你赢。”克劳德侧过脸去撑着脑袋看向莱斯利,似乎在看着一个近在咫尺的敌人,“不过,也要你确定,在你被安排系统训练的时候不会有某个高级将领勒令我将你的名字再次划掉。”

“这你放心。”

当克劳德走到门口的时候,莱斯利漠然开口:“你是个很可怕的男人。”

“哦,为什么?”克劳德好笑地问。

“当你抬头仰望的时候,你看见的是整个天空。是你让李维傻傻以为自己拥有纯色淑女,拥有比别人更加辽阔的领域,但这些却全部是你给与的。”

“那么李维就是更可怕的男人。”克劳德将门关上前喃语道,“因为他让这一切都心甘情愿。”

当李维结束了早上的练习,便看见莫里斯拍着米勒的肩膀说着一些什么。而米勒的表情……脸颊涨红,拳头握紧。

“嘿——我亲爱的米勒,是什么让你如此烦心?”李维优哉游哉走到米勒身边,搭上他的肩膀。

米勒直接将李维的手臂挥下去。

“好了,李维,今天别烦米勒了。”莫里斯笑道,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又继续说,“李维,你好像还没去参加考核吧?”

“什么考核?”李维皱了皱眉头。

“每年七月——近身格斗考核啊。”莫里斯叹了口气,“因为军部一个秘书官出错,误将我们这些研究人员也编入了考核内。今天早上广播还通知我和米勒去考核。我一去就知道他们弄错了,于是把组织考核的人给臭骂的了一顿。米勒就惨了,不明白怎么回事,还以为是突然对我们的特别训练呢,白白被一个少尉摔到全身都要散架了!”

“哈?”李维这才想起,自己应该也在考核名单上。

“怎么样,有自信合格不?”莫里斯用胳膊肘顶了顶他,“实在不行赶紧去找克劳德!”

“找他干什么?”李维扬起眉梢一副难以理解的模样。

“让他给你安排一个菜一点的对手啊!”莫里斯的眼睛里写着“你是傻瓜吗”。

那一刻,李维想起自己被克劳德压在医院病床上毫无招架能力的画面,心里极度不舒服起来。

“近身格斗而已,我自己可以搞定。”

“嘿,我记得第一天来Z区就被你一个过肩摔摔的我现在还要去接受背部理疗,但是……比起其他军部的精英,李维……我听说你在空军学院里近身格斗的成绩只有B,而且还是教官的同情分?”莫里斯毫不留情地爆出李维并不灿烂的历史。

米勒冷哼了一声,“你还不了解他搞定考核的方法吗?那就是——干脆不去。”

莫里斯眼睛一亮,“啊,啊,李维!看你平常智商不怎么高的样子,原来也有这样的大智慧啊!你现在是唯一的超速战机飞行员,就算你所有考核都不通过,军部也不可能让你退伍。”

李维的眉头抖的更厉害了,“我听得出你在讽刺我。”

“啊,看来我再度低估了你的智商。”莫里斯笑的欠扁,“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参加考核,不然克劳德一定会用更变态的方式让你不好受。”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克劳德那颗觊觎部下的心更变态的吗?

“哦,莫里斯,你真的很了解我嘛。”

克劳德的声音响起,三个人齐齐回头。

“没想到有人会用‘变态’这个词语来形容我,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克劳德的笑容和煦,似乎完全没有把他们的谈话放在眼里,只是目光转向李维,用宽慰的声音说,“李维,明天下午的考核你一定会合格的。”

李维抱住自己的胳膊,耸了耸肩膀,“果然特权阶级就是不一样啊。”

克劳德走到李维面前,唇角的那一丝笑意缓缓隐去,“不过李维,莫里斯说的没错。如果你明天下午没有出现在考核现场的话,我真的会变态的。”

李维乐了,“能有多变态?”

克劳德身体前倾,来到李维的耳边,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会让K11所有的酒吧都停业,我会让你没机会接近任何雌性动物,我还会传出非官方消息——那就是李维?范佩尔只喜欢男人。你要不要试一试?”

李维身体后仰,离开了克劳德的范围。而莫里斯和米勒则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

“放心,我不会给你展示你‘变态’那一面的机会的。克劳德?西恩,你完美的伪君子形象,我会替你好好维护的。”说完,李维转身离开,无所谓地挥了挥手。

克劳德莞尔一笑,望着李维离开的方向。

莫里斯有些担心地来到克劳德身边,“虽然我很相信你有办法制服他,但是我更担心他破罐子破摔。”

“我不会让他摔碎自己的。”

离开Z区的李维赶去看望莱斯利。

他的精神依旧不是很好,李维能从他双眼的焦距中看出来。

“嘿,还在晕吗?”李维的脑袋凑过去,用额头顶在莱斯利的眉心,“有个方法是我以前发昏的时候用的。”

“什么。”有气无力的莱斯利给人以乖巧的错觉。

“看着某个不会动地方,只看着那一个地方。”李维轻声道,这是克劳德曾经教他的方法,只是那个时候,李维看着的是克劳德的眼睛。

莱斯利蹙眉,抬起眼来对上李维的眼睛,他的目光太用力,李维下意识想要别过头去,莱斯利的双手却固定在了李维活动的方向。

“你不是说让我看着不会动的地方吗?”

李维撑着上半身,用力想要向后退,但是莱斯利却不松手。

“那我也没说让你看着我啊。这样让人多不自在?”

“其实不一定非要看着某个地方,如果做某件事情能让自己忘记旋转的空间,也是可以的。”

“什么?”李维微启着唇,他在莱斯利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对方侧过头去,没有反应的时间,舌撬开了李维的上唇,席卷着便是一个绵长的吻。

瞳孔在瞬间睁大,呼吸停滞在胸腔,两秒之后李维猛地推向莱斯利。

对方扣住他的肩膀,一个向下,李维惊呆着被人压倒在床上,唯一支撑着自己的手肘试图将自己撑起来,而对方则更加干脆地扣住他的手肘向后一扯,李维只能无力地砸在床垫上。

莱斯利的力度粗鲁到人神共愤,但是那个亲吻却带着引诱的意味,尽管李维拼命挣扎,对方却始终将他掌控其中。李维闪躲着,莱斯利的吻却充满耐心,不断跟随着他的方向,无法呼吸的李维大力拍打着莱斯利的背脊,希望对方放他一条生路。

像是一个世纪过去了,莱斯利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李维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