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麒麟(现代军文) > 分节阅读_2

麒麟(现代军文) 分节阅读_2

  

在他的心板上。

几年后,陆臻知道了这缕孤魂的名字,他叫夏明朗!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其实在他俩相遇的第一个照面,他已经被他,一枪穿心!

“嗨,兄弟,有烟吗?”

“别那么小气,有就分我一支。”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

注:qbu-88,即88式狙击步QIANG,中国造,使用5.8毫米口径机枪弹。为无枪托的小口径步QIANG,严格说来不能算是狙击枪,属于军用精确步QIANG的范围,因为比起一般中型口径的狙击枪来,它的精确度不算太高。但是分量轻,行携性好。——统一说明,本文注解综合自各百科资料

第一章 麒麟麒麟

第一章麒麟麒麟

1.

2006年4月3日下午3点17分,舰队基地,晴。

基地的大会议室外面坐了不少人,有些没有捞到位子坐的则直挺挺地站着,有的紧张,有的放松,可是不约而同的,脸上都有些困惑。

陆臻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上,兴致勃勃地捧着他的pda就着明媚的春光看小说,站在他身边的宫海星紧张地敲着他胳膊:“副营长,你说这到底是啥事儿啊?”

陆臻挺恋恋不舍地移开眼:“啊?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您这么笃定?”宫海星不信。

“小宫同志,”陆臻拍着他后颈,“既来之则安之,啊!不过呢,内部机密啊!”陆臻眼珠子一转,闪出一点星亮的笑意,勾了勾手指,宫海星俯耳过去,听到陆臻压低了嗓子凑在他耳边说道:“听说,是军委直属下来选人的,简单来说,就是钦差。”

宫海星道:“选了去干吗?”

陆臻用手刀在小宫脖子上比了一下,笑道:“宰来吃。”

宫海星眨巴了一下眼睛,沉默了。

会议室厚重的实木大门被无声地推开,一个军官探头出来:“陆臻?”

“到!”陆臻双腿一合,啪的一下笔直站立。

“进来,到你了。”

“是!”陆臻不落痕迹地把手里的东西顺到裤袋,迈正步走进去,动作流畅,如流水行云。

诺大的会议室里只在边角上坐了一圈人,神色淡漠和气,是经风历雨后的淡漠,是从容不迫的和气。

陆臻敬完礼被众人肩膀上那一水儿的星星晃得眼花,凝眸一个个看过去,一颗金星,一个四星,三个三星,还有个坐在最边上的,肩头上扛的倒不那么吓人,两星!只是年岁上看起来有点特别,陆臻估摸着,这人撑死也就是个三十出头。

春日,午后,阳光明润,漫漫散散地从大窗里落进来,给背光的影子都染上了一层毛边。陆臻莫名其妙地多看了他一眼,那人侧脸的轮廓,从额头到下巴的那一条线,似曾相识。

“坐。”中间坐主位的那位少将笑容明煦如春风。

“是!”陆臻直挺挺地坐下去,背嵴上像是插了钢条,铸死了,不会弯折。

少将又笑了一下:“放松点儿,这是计划外的任务,组织上想和你聊聊,有个事情呢,想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当然,你们慢慢聊,我只是陪客。”

陆臻配合地笑出一副标准照,心里咬着牙细细嘀咕,这衔,这气场,能视而不见的大概都是瞎子。

“陆臻,”严正合上手里的文件夹,“几岁了?”

“二十四!”陆臻一个咯噔都没打就蹦出了自己的年纪,可是视线却落在严正手里的东西上。

严正低头,了然而笑,把文件夹竖起来:“这是你的档案,很漂亮。”

“首长过奖了。”陆臻不自觉挺了挺胸。

“我看过你的本科论文,学的是电子对抗。”严正说话的声音变得缓慢,带着审慎的味道。

“对。”

“可是你的毕业论文是,怎么说呢,一种战略。”

“是的!确切地说是一种战略构想。”陆臻的目光炽热起来,细小的火星在黑亮的眸底闪耀:“然后我设计了整个系统,还有仪器的雏形,所以,我仍然从我的专业上毕业了。”

严正问道:“为什么你会想到写这个?”

陆臻抬手:“dis里全有。”

严正道:“我是指,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要写出这样宏观结构上充满了军事学意味的论文?”

陆臻眸光一闪,有些困惑。

严正继续,声音不徐不急:“你有没有想过,你其实并不满足于你现在的工作,电子营的副营长,陆臻!”

陆臻仍然困惑,却扬起了嘴角在笑:“首长好,我相信没有人会完全满足于自己的现状,筑梦踏实,我们的理想永远在前方,而同时,做好脚下的事。”

陆臻注意到一直坐在最右边偏头看着窗外的那位中校,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很简单的一眼,纯粹的审视的目光,陆臻却蓦然感到心口发凉,有如身为猎物被子弹穿过的错觉。犀利的目光有很多种,比如正在提问的上校,严苛的目光像手术刀一样的锋利,一层层剥皮去骨,像是要从外向里扫描他的灵魂。可是那个中校却不一样,他的目光是直奔着要害而去的,胸前,第三颗纽扣的左边,额头,两眉之间。

这是一种穿心夺命的犀利!

似曾相识,熟悉的感感,埋在心底像藏了沾水的豆芽,悄悄地破土。

严正与身边几个同僚商量了一下,正式发出邀请:“陆臻少校,愿意来麒麟基地吗?这是一个可以让你更快实现梦想的地方。”

“呃?”陆臻有点走神,可是大脑随即高速地运转。

麒麟,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可是细究起来,一片空白。这是一个在军报上找不到,军务室里也看不到的名字,只在新老士兵中口耳相传,像是传说中的圣地,人们知道它的存在,知道它的荣光,可是光芒太盛掩去了真实的质感。

传说中的基地,传说中的部队,鬼魂一般的……

陆臻眼前蓦然一亮,视线不自觉地偏了偏,落到窗边那位中校的脸上,侧脸,从额头到下巴的那一条折线,完全重合。

“我能拒绝吗?”陆臻问道。

“当然可以。”严正微笑,神色间有淡淡惊讶。

陆臻继续问:“好,那么我今后的工作重心是什么?”

严正笑起来:“你来了就知道。”

陆臻抬手指向一边:“这位中校,是狙击手吗?”

夏明朗终于第一次彻底地把注意力转过来与严正对视了一眼,严正道:“是的。”

陆臻道:“首长,容我猜测一下,你们是希望我去做技术支持。”

严正点头。

“我想进行动队。”陆臻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唯一的要求!”

“理由?”夏明朗挑了挑眉毛,笑。

“我的所有军事技能都是优秀。”

夏明朗随手翻了翻,笑容很诚恳:“在我看来,相当一般。”

陆臻清了清嗓子:“可是现阶段研究工作与实战相脱节,理论架空无法贴近真实的战场需要,也无法经历实战的检验,这是研究部门最大的障碍。”

中间坐主位的少将转头过去,对着严正说了几句什么,严正没说话,只是冲着夏明朗摊开手简简单单地做了一个手势。

夏明朗无奈:“好吧,那你就来试试,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到时候不合格被踢回来,你别嫌丢人。”

“是。”陆臻干脆利落地起立敬礼,笑容明亮:“不合格当然要被踢回来,这有什么可丢人的?!”

少将呵呵地笑了一声:“不错不错,还是你们年青人有干劲啊!去吧。”

陆臻脚跟相扣,以标准姿势转身,正步走出门外。

严正转头看夏明朗:“不喜欢?”

“还行吧。”夏明朗眯起眼:“就是体质差了,不知道撑不撑得住。”

长桌另一头一个穿海军常服的上校走过来拍严正的肩膀:“嗨嗨,你们这帮子缺德挖墙角的,美死了吧!”

“老祁,别这么小心眼,大家都是为工作,再说又不是你家的,你心疼什么?”

老祁明显不卖账:“什么不是我家的?就他,旅长的心肝宝贝,本来说送到舰队基地来锻炼几年,回去要挑大梁的。”

严正笑容满面:“好好,兄弟我心里有数。”

“行了行了,下一个了!老祁回你位子上去。”大校笑呵呵地把人拉回去,示意传令官继续叫号,明媚的春光中英姿勃发的军官们进了又出……

2.

麒麟基地,一中队的二楼小会议室里,夏明朗押着几个助理教官们帮他看档案,一叠一叠的档案袋堆了两尺高,方进一进门就被吓到:“队长,这回来多少人?”

“初训有一百多个吧。”夏明朗两条腿架在桌子上,挥了挥手:“慢慢看,总结好优缺点报给我。”

“那队长您干吗?”方进明知故问。

夏明朗耷拉的眼皮抬了一下,特真诚地说道:“我先睡一会儿。”

陈默就坐在方进对面,抬眸看了看他,把笔记本打开调出表格准备打字输入,郑楷、方进等人围着他各自找地方坐了,窸窸窣窣地拆开档案袋来小声讨论。

夏明朗说他要睡一觉,居然,也真的就这么睡过去了,仰着脸睡得很香甜的样子,方进忙了一会儿觉得这活着实无聊,骨头缝里直痒痒,伸一个懒腰,摸到夏明朗面前去。陈默移开视线扫了他一眼,平直的嘴角柔和了些,方小爷天生一副招猫逗狗的性子,那是死多少回都不会改的。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忙活着正事,眼角的余光却各各飞起,准备要看好戏,方进的渗透工作进行到离夏明朗还有一尺远为止,夏明朗蓦然间睁开眼睛,黑眼睛里精光璨亮,没有半点睡意。

“有事?”夏明朗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哦哦……”方进手腕一翻去摸夏明朗的口袋:“队长有烟没?”

夏明朗一脚把他踹开:“得了吧!陈默还在呢,你抽什么烟?都弄完了?”

陈默抬起头,说道:“队长,有熟人。”

郑楷伸手一推,档案袋从桌面上滑过去,夏明朗看着照片嘀咕:“徐知着?”

郑楷道:“还记不记得上回你差点让人给逮了回去?”

夏明朗敲敲头,眼风如刀给了方进一记,方小侯讪笑往后退:“说起来那次还是小默回去救的您。”

“是啊,长短接合,当初是谁跟我搭来着?”夏明朗困惑,好似想不起来。

“是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