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500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500节

    和现场勘查人员打过招呼之后,我环视起了整座山洞,因为有蜡烛和手电存在,所以可以轻易将角角落落观察清楚。
  山洞的左侧,是一张用木板和石头搭建起来的床,上面铺着褶皱的被褥。也许是缺乏晾晒,也许是长久未加以清洗,尽管我离那里还有两米多的距离,依旧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酸臭味儿。
  床铺的旁边是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虽然看起来破旧残缺,但对比床上的被褥还是要干净的多。
  山洞的右侧与上述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里显得有些空荡,只有一张简陋的香案紧靠着墙壁摆放。

  香案倚靠的墙壁上,此时固定着一个黑漆漆的雕像,那是木头被涂抹了黑漆所制成的,硕大的蝙蝠看起来栩栩如生。蝙蝠的眼睛被血红的颜色做了点缀,手电扫过时光芒乍现,宛若活过来了一样。
  在香案的正中间,摆放着一个上世界**十年代常用的铝制长方形饭盒,里面是积聚的香灰。除此之外,再有的便是左右两根燃烧了三分之二的白色蜡烛,蜡烛的四周堆积着厚厚的蜡油。
  “法医之前说杜晗的胃里被填满了白蜡,看来那白蜡不是从防空洞里面就地取材的,是嫌疑人带过去的。”秦培华面色凝重的开了口,“当然,前提是这里的确是犯罪嫌疑人一直居住的地方。”
  “这点应该不用再怀疑了。”我指了指那石壁上的蝙蝠,“对于“紫质症”患者来说,这东西的意义是非同寻常的。”

  “秦支,许法医,你们看这是什么?”陈俊说着,从香案下面抽出了一块木板。
  “这有什么?”木板很普通,所以秦培华有些不解。
  “有这个。”陈俊指了指。
  手电光扫过之后,我在木板上面看到了两处凹陷,宛若两只小碗,不由的让我有些动容:“这块木板应该是铺在地上的,凹陷之处是膝盖磨出来的,也就是说嫌疑人经常长时间跪在这雕像的前面。”
  “祈祷?”闻言,秦培华一惊。
  “十只有九。”我点头。

  “走,我们去另外一个山洞看看。”秦培华捏了捏鼻子,似乎有些受不了那股刺鼻的酸臭味。
  “这是什么?”我转身的时候,余光在香案下面瞟见了一个白色的东西,那里刚才被木板遮挡着。
  “防晒霜的瓶子。”陈俊捡起来递给了我,“这是嫌疑人使用过的,还是说他曾经侵害过别的女性?”
  “应该是嫌疑人自己使用的。”我看完之后,又递给了陈俊,“紫质症患者怕光,非要面对阳光时,防晒霜有一定的缓解作用。”
  “许法医,这种病是不是很疼?”
  “是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们在勘查这里的时候发现了多种止疼片的瓶子。”
  “服用大量的止痛药,说明嫌疑人的病情已经很重了,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我示意他向外走。
  “怎么,病情严重很可怕?”陈俊不解。
  “岂止是可怕。”我停下脚步,盯住了陈俊的眼睛,“严重的紫质症会使人的皮肤发生极大的病变,最直观的就是会起大量的水泡,就像浑身长满了肿瘤一样,而且颜色也会变得极不正常。”
  “这么可怕?”陈俊咂舌,“这种病症,有没有治愈的可能?”
  “发现的越早,治愈的可能越大,如果是晚期,基本上是没有存活希望的。”说完,我意识到不该给陈俊这么大的心理压力,于是补充了一句,“当然还要看具体的病症,比如有的进行肝脏移植还是能够保住性命的。”
  “嫌疑人居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哪有条件做肝脏移植。”陈俊说完,悲凉的笑了笑,“如果没有这可恶的紫质症,嫌疑人或许也不会走上犯罪的道路吧?”

  陈俊的疑问,我没有办法做出解答。或许嫌疑人自己都给不出具体的答案,毕竟人随时都是会变的。
  我曾听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说起过,人生其实是一场修行,在这场修行中每个人都有多次选择的权利。
  每一次的选择,其实都是对人性本身的考验。
  因此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无论幸福还是悲苦,其实都是一次次选择的结果。
  命运,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命运,从来都是公平的。

  最初,我不敢苟同这番言论,可随着阅历的增加,经验的累积,愈发觉得这其实是质朴的人生哲理。
  “许法医,你在想什么?”陈俊受到了沉默的影响。
  “在想怎么找到这名患有“紫质症”的嫌疑人,在想怎么解救出苏沫,还在想怎么将幕后真凶缉拿归案。”说完,我大步走出了山洞。
  另外的一座山洞也有着人工开凿的痕迹,不过工程量显然要小的多,无论深度还是宽度,都无法与刚才那座比拟。

  “许峰,动作轻一点。”秦培华站在洞口,竖起食指压住了嘴巴。
  “蝙蝠?”我问。
  “很多。”
  尽管蝙蝠有着昼伏夜出的习性,但在受到惊扰时依旧容易引起骚动,因此我没有继续深入,而是站在洞口那里用手电扫视了一番。山洞顶部可栖息之处,倒悬着很多的蝙蝠,下面是一坨坨或干燥或湿润的粪便。

  “这么多的蝙蝠,想要收集足量的尿液轻而易举。”秦培华压了压声音,“当然,要不怕脏,不怕传染。”
  “秦支,走吧,这里没什么可看的。”我实在是受不了,那密集扎堆的蝙蝠让我头皮都有些发麻。
  两座山洞都已经查看过了,我和秦培华也不打算继续呆下去了,毕竟突破口还是要从杜晗的身上打开。
  “陈俊,接下来你是怎么安排的?”

  “秦支,我打算去趟交管局,看看他们那边儿有什么新的发现没有,有没有找到嫌疑人所使用的交通工具?”
  “嗯,这点的确是困扰我们的问题,必须要抓紧了。”秦培华点头。
  “还有,我已经通知技术科尽快进行物证检验鉴定了,一旦有结果会立即通知你的。”陈俊补充了一句。
  “那好,那就分头行动吧。”秦培华走出两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和许峰接下来会将重点放在杜晗的关系网上,其他暂时就全部交由你来负责了。当然了,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放心吧秦支,保证完成任务。”
  “秦支,你这是打算做甩手掌柜了?”案发现场的所见进一步印证了之前的推断,因此我的心情也宽松了几分。
  “什么甩手掌柜,你应该很清楚,杜晗这条线是最累人的。”秦培华瞪了瞪眼,语气和缓了一些,“实不相瞒许峰,下个月我就要离开刑侦队了,不出意外下任队长就是陈俊,我这也算是让他提前进入角色。”
  “离开刑侦队?”我不由的一惊,“不做刑警了?”
  尽管我和秦培华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在查案的这几天中却建立了较为深厚的友谊。他这个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喜怒无常的,却是极具责任心和使命感的,从杜晗母亲说他不是一名合格的父亲中便能窥见一斑。
  “想什么呢你?”秦培华笑了笑,“正常的工作调动而已。”
  日期:2018-04-18 1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