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488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488节

    而更为诡异的是,在女人的身边是一个仅有上半身的木头人,这个木头人雕刻的没有那么活灵活现,但大致的轮廓还是显而易见的。五官、头发、胳膊、甚至是并拢的双手都是一应俱全的。
  与女人一样,木头人的身上也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那是一个马褂,存世应该有很多年了,褶皱中散发着一股子破旧感,与那破败的墙壁似乎融为了一体。当然,也和崭新的鲜艳旗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支,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有些诡异。”
  说话间,我来到了侧面,转头打量两眼看清了女人的相貌,果然与秦培华手中保存的照片是同一人。
  “许峰,能不能看出来杜晗是怎么死的?”

  “所见之处没有明显的尸体征象,无法做出清晰辨别,还是等队里法医吧。”我没有打算亲自做尸检。
  “好吧,现场交给他们,你跟我出来一下。”
  “嗯。”
  走出防空洞,秦培华点了支烟:“许峰,这个现场你怎么看?”

  “秦支,你指的是哪方面?”
  “案情的走向。”
  “我说不准。”案件侦查至此,我开始有了一种无力感,“幕后真凶每一步都走在我们前面,而我们始终都找不到应对的办法。这种感觉就像将全身力气汇聚在拳头上挥出去,最后发现打在了棉花上,挫败感十足。”
  “我明白你的感受。”秦培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岔开了话题,“不说这些丧气话,你有没有觉得幕后真凶开始着急了?”
  “怎么讲?”我打起了精神。
  “这起连环案的显性征象是每当苏沫被转移的时候便会有人遇害,但每次只死一个人,可这次为什么会是两个?”
  “杨培和王海刚不也是丧命于同一案件中的吗?”我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那不一样。”秦培华摇了摇头,“我们曾经分析过,王海刚属于意外涉案,与本案主线没有直接关系。可袁永超和杜晗不同,前者是杀死胡明杰转移走苏沫的人,后者更是与袁永超有着极大的仇怨,不能混为一谈。”
  听完上述所说,我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可不管怎么捋,个中缘由都是捋不通顺的:“秦支,如果杜晗真的是连环案的涉案人,那按照规律来讲,她就是来接应并且要杀死袁永超的人对不对?”
  “对,而且你也看到了,袁永超很有可能就是死于杜晗之手。”秦培华点头。
  “不不不,这种逻辑是不通顺的。”我继续否定。
  “哪里不顺?”
  “袁永超的死亡方式。”我拿出手机,指了指拍摄的案发现场图片,“我们之所以猜测是杜晗杀了袁永超,主要依据就是线缆上面的这些“肉条”,因为杜晗交给曹雨母亲的那封信中详细记载了她是如何处理已故孩子尸体的,正是这种相似的手段让给了我们相信杜晗是凶手的理由,可你不觉得这些骨头有问题吗?”
  “什么问题?”秦培华若有所思,“你是说这些骨头的处理方式和信中所记载的不同,没有磨成粉对吗?”
  “是的。”
  “我们之前推测过,可能是因为时间不够。”
  “问题就在这里。”我示意秦培华做出回忆,“秦支,你再仔细想想,杨培和胡明杰遇害的时候,出现过时间不够的问题吗?”
  “那倒没有。”
  “非但没有,相反每名凶手作案的时间都十分的充裕。充裕到在杀人之后可以销毁现场的可疑痕迹,充裕到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将苏沫转移走,充裕到我们每次赶到现场的时候都是人去楼空。”
  “你这样说也在理。”沉默少许,秦培华索性开始问我,“那你是怎么看的,接下来我们要从哪里入手?”
  “木头人。”
  “怎么查?”
  我理解秦培华这种内心无力的感受,追查一个来历不明的木头人,本身听上去就是有些荒诞的。
  “秦支,不是查木头人,是查明这个木头人寓意着什么?”
  “寓意很清楚,新郎。”
  “没错,是新郎。”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可这新郎意指是谁?是哪里的人?跟杜晗又是什么关系?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查明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做出木头人的画像,然后排查杜晗的人际关系,看看能不能找到与之酷似的人。”
  “嗯。”这个思路没有问题,我马上就安排下去。”秦培华认可了这点,随即又问,“除此之外你还有没有别的补充?我现在最想弄清楚的是,这个杜晗和本起连环案究竟有没有直接关系?”
  “我还是那句话,没有。”我必须要让秦培华意识到这是个误区,“秦支,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幕后真凶设计的每一次转移都是时间充足的。如果杜晗真的是来接应袁永超的,那么她的时间也应该是富余的。如此一来,她就会按照信中所写的手段去对付袁永超,刮肉磨骨两个步骤缺一不可。”
  “那也就是说,袁永超肯定是杜晗杀死的了,对吗?”
  我不知道秦培华是思路乱了,还是说他依旧没有转过弯儿来,总之他现在的状态是有些不对的,因此只能给他提个醒:“秦支,只看悬挂在线缆上的“肉条”,的确像是出自杜晗之手。可她究竟有没有杀人,还有待我们去查明。”

  结合现场情况来看,防空洞的杀人案有着两种可能。
  一种是杜晗的确杀了袁永超,可还没有来得及磨骨,接应袁永超的人便来到了这里,因为此人害怕暴露,所以对杜晗下了杀手。
  另外一种是杜晗没有杀袁永超,她被接应人发现了之后,便知道自己已经活不成了,于是央求接应人以刮肉磨骨的方式干掉袁永超。
  在接应人看来,袁永超反正都是要死的,而杜晗用自己的一条命去做交易,接应人没有拒绝的道理。
  至于杜晗是怎么来的这里,似乎并不难猜测——跟踪。
  在那封没有写完的信中,杜晗已经对萌萌起了杀心,对待一个孩子尚且如此的狠毒,可想而知面对袁永超时会是何种样子?
  而且陈俊他们在之前的排查中证实了最近这段时间杜晗不知所踪,不出意外,她就是在找袁永超。

  如果事实真如我猜测的一样,那么这起案件就会更为棘手。
  杜晗的出现是幕后真凶以及接应人没有预料到的,可他们依旧制造了这样的奇诡血腥的案发现场。
  这说明幕后真凶不仅精于谋算,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也很是出色。
  这样的凶手,是前所未见的。
  进入警队以来,我接触了太多各式各样的案件,其中不乏较为棘手的连环案,然却找不到能与本起案件相提并论的。
  大多数的连环案,都是同一名凶手或者团伙儿所为,如本案这般帮层出不穷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诚然,真正的幕后真凶只有一个,但他所采用的作案手法的确是前所未见的。
  先不说苏沫每次都是被不同的人转移走,就单说这几名涉案人,也全部都在犯案过程中丢掉了性命,这着实太过于匪夷了。
  其实真正让我胆颤的不是几名涉案人的死亡,倘若他们都是被幕后真凶杀死的,那么这起案件也不会如此的棘手。关键点就在于幕后真凶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采用了能最大限度隐藏自己的借刀杀人。
  日期:2018-03-30 0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