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471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471节

    二次掩埋的洞口终于被刨开了,当袁永超看到萌萌眼中渐渐消失的神采时,他的心彻底碎了。
  萌萌的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气力,就连温度似乎也开始变得低了,当嘴里喷出一口血之后,她总算将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
  这句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子直接切开了袁永超的身体:“爸爸,你为什么要放手,你不爱萌萌了吗?”
  “爱,爸爸爱萌萌,爸爸爱萌萌……”袁永超疯狂的刨着洞口,任凭滚落的碎石砸在身上,却始终没有丝毫的退缩。
  当那双手沾满鲜血的时候,他终于将女儿抱入了怀里,可不管他怎么呼唤嘶喊,萌萌都没给他任何的回应。
  轰隆……
  当巨大的声响再次降临时,更大面积的坍塌开始了,弥漫的烟尘一点点吞噬了这对父女的身影。
  眼睁睁看着丈夫和女儿消失掉,曹雨的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光了,她不再哭、不再笑、也不再愤怒和嘶喊,而是如同一滩烂泥般倒在了地上。

  那一刻,她觉得全世界都没有了色彩和声音……
  “雨姐,你,你没有和袁永超一起去救萌萌吗?”这个问题很残忍,但我必须要试探性的问出来。倾听了这么久,我可以确定这就是曹雨心中解不开的那个结。确切的说,这是禁锢着她的牢笼。
  “没有。”这是曹雨第一次笑,只是笑容太过凄然了些,“他说他是医生,接受过专业的处理突发尸检的培训,如果我跟着过去只能帮倒忙。而且他跟我保证过,一定会将萌萌救出来,我不该相信他的。”
  “后来呢?”秦培华唏嘘着。
  “后来,他带着萌萌的尸体从地下出来了。”
  “从那时候起,他就患上了幽闭症对吗?”我没有切身经历过,可我能够想象出来袁永超那时的精神是何等的崩溃。
  “幽闭症?”曹雨又笑了,“是不是幽闭症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从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了交流。在我提出离婚之后他就从这里搬走了,不久之后我偶然得知他精神方面出了些问题,已经从医院辞职了。”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你还恨他吗?”
  “如果我说从来都没有恨过他,你相信吗?”曹雨盯住了我的眼睛。
  “相信。”我点头,“而且我还知道,如果换做是你,也会像他那样做的,你真正迈不过去的坎儿,是自己。”
  “……”曹雨没有说话。
  当沉默开始在客厅中蔓延的时,我感觉这静谧当中开始升腾起了压抑的悲痛感,让我觉得身体开始慢慢僵硬了起来。
  “那个年轻人,叫什么?”或许是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儿,秦培华在这个时候打破了沉默。
  “他叫——胡明杰。”
  从曹雨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因为之前所听之事太过于悲痛和压抑,以至于来到车上的时候,我依旧无法从当中挣脱出来。当无法压下的恶心感越来越强烈时,我推开车门吐了出来。

  这一切都被秦培华看在了眼里,他抬手递给了我一瓶矿泉水:“许峰,在屋里时你就有些不对劲儿,到底怎么回事儿?”
  “秦支,我没事儿。”两口水灌下去,那股子恶心感也减轻了许多,“就是觉得有些人实在是恶心了一些。”
  “你说胡明杰?”
  “嗯。”
  “这个人虽然可恨,但所作所为也能理解,生死攸关之际,有多少人能高风亮节将活命的机会让给别人?”
  “求生是本能,的确无可指摘,可他的行为也太下作了吧?”我越想越生气,“他用医生的身份来要挟袁永超,逼迫他放弃救助伤势更重的萌萌。可他怎么就不想想,萌萌与他相比也是弱势的一方,为什么不能获得优先被救助的权利呢?”
  “所以说,人心不古啊……”秦培华长叹了口气。
  “秦支,这大概就是袁永超“吃掉”胡明杰心脏的原因吧?”
  “就算是,也只是原因之一。”
  “怎么讲?”
  “你忽略了曹雨的一句话。”秦培华语气凝重了些。
  “哪句?”

  “嘲讽议论的人群。”
  “是啊……”我不由的感慨了一句,“这就是可悲之处啊,危难之中不肯伸出援手也就罢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同时还总是摆出一副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圣母婊”嘴脸,真他娘够恶心的。”
  “许峰,你相不相信,如果没有围观人群的起哄、妄言、甚至是无底线的批判,袁永超当时或许不会改变主意。而如果他先去抢救萌萌的话,应该能赶在后续坍塌之前将胡明杰给抢救出来。”
  “所以,我们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
  “是的。”秦培华点头,“袁永超之所以“吃掉”了胡明杰的心脏,并非只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怨。更多的是一种控诉,这是说给我们听的,也是说给这个社会听的,更是说给已故女儿听的。”

  “这也是对我们的“审判”对吗?”我苦笑着。
  “或许吧。”秦培华说完,陷入沉默的同时发动了车子。
  冬季的黄昏很短,短到我们驶出别墅区后整座城市便被闪烁的霓虹所淹没了。
  回到队里之后,我和秦培华去食堂简单的吃了些东西,随后便来到了会议室,刚进门便看到了满脸疲惫的陈俊。
  通过交谈得知,杨帅的肺移植手术非常成功。或许是我们解开了唐蕊的心结,她也在今天去医院看望了杨帅,并向徐红玲表达了继续跟杨帅交往下去的意愿,并不顾反对坚持留在了医院里面。

  这一系列案件,为我们带来的都是负面的东西,唐蕊和杨帅的复合,总算是为这寒冷的冬季增添了几分暖意。
  除此之外,陈俊带人走访排查的收获并不大。由于胡明杰居住的小区较为老旧没有被监控设施覆盖,因此他们无法排查胡明杰的最终去向,这也说明想要短时间内找到苏沫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那架无人机,陈俊他们也根据序列号联系了厂家,但这条线最终断在了一家网络商城上。无论是邮寄地址,还是购买者的联系电话,经过排查都是进行过伪装的,显然是早就计划好的。
  至此,案件再度陷入了停滞阶段。为了能够找到具备追查价值的蛛丝马迹,我们只能连夜重新梳理案情。
  从苏沫绑架开始,本起案件当中出现了数名嫌疑人,杨培、王海刚、胡明杰、包括目前不知所踪的袁永超。

  这几人当中,除却王海刚与案件没有直接的关联之外,剩下的三人都参与了接头后转移苏沫的犯罪过程。
  而且,前一人都是死于后一人之手。
  胡明杰接应杨培,将其杀死后并且伪造了案发现场,一度让我们以为杨培是死于王海刚之手。而袁永超在接应胡明杰之后,又将其杀死在了自己的家中,摘除其肺脏之后,又残忍的食用了他的心脏。
  “看来幕后真凶所雇佣的人都是经过细致甄别和了解的,他怎么找到的这些人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无法忽略的,那就是他清楚这些人的过往经历,这或许能为我们打开另外一条思路。”秦培华做了小结。
  日期:2017-12-21 0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