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441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441节

    “调到省城?”李剑笑笑,“这事儿想都不用想,根本就不可能,但退休之后我会考虑考虑的。”
  “随时欢迎。”若能老来相聚,倒也算一件幸事。
  “你敢不欢迎?”打趣我一声,李剑整理了整理衣服,“疯子,叫的车已经到了,就此别过。”
  “以后常联系。”
  酒,很多时候并不仅仅会麻丨醉丨人的神经,还会让感官出现迟钝,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居然在外面呆了一个多小时。
  屋子已经被打扫干净了,师傅也被送到了房间去休息,喊了两声没有回应,去到房间我才发现苏沫也睡着了。
  或许是不胜酒力,也或许是最近这几天太过劳心费神,总之开门、关门以及我走动的声音,并没有将苏沫吵醒。她侧躺在床上,怀中抱着一个毛绒玩具,暖暖的灯光落在长长的睫毛和泛着红晕的双颊上,呈现出一副率真、柔弱的小女儿态,很难让人联想到那个脾气火爆的刑侦大队长。
  如果不是墙上挂着我们的合影,如果不是床头摆着我们的结婚证,我很难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好好睡吧,无论对于你还是对于我,抑或是对于师傅来说,明天都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轻轻吻了下苏沫的额头,我从房间退了出来,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我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梳理梳理。
  或者说,跟过去道个别!
  这种道别不光是在对往事的回忆以及经验和教训的总结、吸取上,还体现在整理、清点物品,明天下午的飞机,总是要提前收拾好的。
  既然我与苏沫走到了一起,既然我答应了师傅和雷大炮等人会照顾好她,既然我已经跟过去道了别,就必须要以一件事来正式开启婚后的生活。
  左右都是要迈出第一步,那就从香城之旅开始吧。

  香城,是我一直想去却始终没能去成的地方。
  这里没有北方冬季遮天蔽日的雾霾,也没有树枯草苍的荒凉,更没有西风撼海沙的彻骨之寒,有着的是如春的四季。
  我喜欢春季,那不光象征着万物的复苏,更象征着希望。之于我和苏沫来说,也象征着挥别过去的崭新开始。
  香城是一座小城,虽说没有省城的活力和繁华,但却多了一份令人安神静思的惬意与平和,着实是个好地方。
  相交于大宴宾朋来说,简单的旅行结婚显得简朴的多。但不能否认的是,这样的婚礼会更加纯粹。
  因为,主角永远只有两个人。

  我和她,或是她和我!
  抵达香城之后,苏沫留在了酒店休息,而我则是瞒着她赶去了提前预定好的一家餐厅,我要给她一个惊喜。
  生活中我不是很有情调,但同时也并非不解风情,虽说苏沫从没有提过什么条件,可我知道她心里还是憧憬着浪漫。
  我要做的事情不复杂,一首曲子、一束鲜花、一顿可口的晚餐,还有一群素昧平生却会在适当时刻为我们献上祝福的人。
  大多数时候,陌生人的祝福才是最真诚的!
  时间定在了晚上八点,七点二十的时候我给苏沫发了一条信息:“睡醒了吗?猜猜我在哪里?”
  信息回复很快:“你先猜猜我在哪里?”

  这条信息让我哑然失笑,随即回复着:“你还能在哪里,当然是在酒店,难不成你跟我出来了?”
  “我的确跟踪了你(坏笑的表情)。”
  “你在餐厅外面?”发送完信息,我开始朝四周打量。
  “没有,我还在酒店。”
  “那你为什么说跟踪了我?”我不解。
  “我本来就跟踪了你,看到你进了一家叫二月雨的餐厅(得意)。”
  “本想着给你一个惊喜的,看来计划泡汤了。”我有些失落。
  “不会的。”苏沫基本是秒回,“我只是远远看着你进了餐厅,并不知道你具体做了些什么?”

  “那还好。”我松了口气,“八点之前能赶过来吗?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千万不要迟到。”
  “难说。”
  “为什么?”
  “因为我也在给你准备惊喜,而且绝对比你准备的要大,猜猜看是什么?”
  “女人心,海底针,猜不到。”我苦笑着回道。
  “我把马尾剪掉了。”

  “真的?”我不仅好奇了起来,“小沫,你不是常说最在乎头发吗,还说誓死都不会剪短的。”
  “说是说,做是做。”
  “你现在在做什么?”我感觉苏沫有些奇怪。
  “喝酒。”
  “喝酒?”这更让我困惑了,“喝什么酒?”
  “红酒……血红色的酒,你要不要来一杯(得瑟)?”
  “不要……”两个字刚刚打出,我猛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赶忙打着,“你不是苏沫,对不对?”

  良久没有回复,我赶忙拨通了苏沫的电话,您拨打的电话正忙的语音提示让我意识到被强制挂断了。
  就在我想要夺门而出的时候,一条信息发到了我的手机上:“许法医,既然都被你猜出来了,那我们就来玩儿个游戏吧?”
  “你到底是谁,你把小沫怎么样了?”此时,我打字的手都有了些颤抖,后背更是寒意凛然。
  “你放心,她暂时还算安全,可如果你不答应陪我玩儿这场游戏,她还能不能醒过来就不知道了。”
  “你说。”这个时候,我必须妥协,也必须要保持冷静。
  “许峰,你是法医,应该知道人体的总血量有多少吧?”

  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猜到与我联系的不是苏沫,完全是之于我对她的了解,源自于日常相处的细节。
  首先,苏沫并不是一个爱撒娇的人;其次,她说话的语气不会那么轻佻;最后,她绝对不会跟踪我。
  既然不是苏沫,那会是谁?
  不管是谁,这人对我都是充满了恶意的。
  当然,对苏沫也是如此。

  “正常成年人的血量,是其体重的7%—8%,以苏沫的体重来作为衡量标准,血液总量大概在4000~4500毫升左右。”我回答了他的问题,也必须搞清楚心中的疑问,“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苏沫怎么样了?”
  “许法医,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必须接受这场游戏。”说罢,电话中传来了发自喉咙深处的吞咽声,“你放心,苏警官暂时还算安全,可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
  “我答应。”不管对面的是谁,他有句话都是富含“真理”的,我的确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权利。
  “你不想先听听是什么游戏吗?”对面的声音有了些沙哑,仿佛喉咙当中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
  “你说吧。”事情到了这步,已经没有了任何转圜的余地,语气磨嘴皮子,倒不如尽快摸清对方的意图。
  “痛快。”沙哑的笑声停止后,电话中传来了气喘吁吁的声音:“游戏用三个字便能概括,那就是——找到我。”
  啪。
  耳中听到清脆的声响之后,我焦急的呼喊了两声,可回应我的只有冲洗马桶的哗哗水声,随后便陷入了寂静。
  夺门而出顺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后,我亮出证件让师傅尽快赶往酒店,路上我又通知了香城警方,将情况做了大致说明。

  日期:2017-09-05 0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