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438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438节

    “是的。”
  “为什么?”
  “因为纹完之后孔荷说疼,我就给她注射了麻丨醉丨剂。”
  “你是怎么杀的她?”

  “我没有杀她。”曲冉摇头,“注射完麻丨醉丨剂之后,孔荷说她累,想要坐下休息会儿,并且让我赶紧离开,不要被别人发现了我们关系。”
  “然后你就走了?”我无法判断出这话的真假。
  “本来我是不想走的,可后来梧桐林里传来了脚步声,于是我便急匆匆的离开了,慌乱之间还拿走了孔荷的手机。”
  “孔荷的手机?”我看了看李剑,“据我所知,她的手机是于案发之后在化妆间的抽屉里找到的,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许法医,我说了,在这起案子中,我扮演着双重角色。”

  “也就是说,手机是你放到抽屉里面的?”
  “没错。”曲冉笑笑,“如果不是我将手机放了回去,你们也不会查到钢厂的那几部ic卡电话号码,这又是一份儿功劳吧?”
  “功劳不功劳的另说,你怎么证明上述的话没有撒谎?”曲冉的话,我是真的不敢再轻信了。
  “我的手机不是在你们手里吗,里面有几段儿视频,你们可以看看。”
  打开曲冉的手机,找到视频之后我便和李剑看了起来,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觉得曲冉可怕。
  这几段视频中,完整记录了曲冉所做的种种。在齐亮的寝室门上写下数字、向我吟唱着那首与原作略有出入的《天亮了》、指使两个小女孩儿打电话等等,均是支撑她隐性协助警方的证明。
  这其中有着尤为重要的两点,第一是曲冉将那本夹着闫肃爱人与杨光前妻合照的书放到了闫肃家的信箱,第二是她趁杨光不在宿舍时骗过顾全将那双宽大的棉拖鞋放到了床底,并翻开了那本心理学的书。
  正如她所说的一样,视频中还详细记录了她与孔荷见面的详细过程,和她所说几乎完全一致。
  视频可以裁剪、拼接来进行造假,可是时间不能,这也就说明她所有的供述都是事实,不存在任何虚假的水分。
  “这些视频你都是什么时候录制的?”这让我很是好奇,因为有两段儿视频中我也存在着。
  “许法医,当初你去火锅店找我了解孔荷、桑雪以及罗浩的情况时,还记不记得我曾经打开了房间的灯?”
  “那不仅是开灯,同时也是启动了摄像机的开关,对吗?”
  “对。”曲冉点头,“至于另外你存在于其中的视频,都是我趁你不注意时候录制的,这就是我协助警方破案的证据。”
  “疯子,我这就派人去找那两个小女孩儿核实情况。”李剑说完便急匆匆走出了审讯室。

  “曲冉,还有一件事我需要向你证实一下。”
  “许法医请说。”
  “在师大的连环案中,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犯罪征象,齐亮案和吕静案在定性问题上模棱两可、似是而非,可以说做的十分“精致”。而后面的案子则显得要粗糙的多,根本原因其实在于你吧?”
  “你是说前两起案子是我做的?”曲冉笑着。
  “难道不是吗?”
  “许法医,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再重申一遍,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直接参与过任何一起案件。”曲冉的脸色,第一次变得如此凝重,“就连那晚我去杨光寝室,也是他说临时有事外出,要我冒充他逃避查岗,主观上我没有参与杀害吕静。”
  “那你有没有给杨光出主意呢?”
  “我只是回答过他一些问题,算不得什么主意。”
  “比如呢?”
  “比如杨光问我,一个人怎么消失才不会引起警方的注意?”

  “你怎么回答的?”
  “怎么消失都会引起警方的注意。”曲冉眼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最好的方式是让目标人主动消失。”
  “主动消失?”我若有所悟,“接近目标人,找出目标人的弱点,借用外力推波助澜对吗?”
  “没错。”
  “他一共问过你几次?”
  “很多次。”
  “是在齐亮和吕静遇害的那段时间吗?”
  “是的。”
  “这就是前两起案子为何那么“精致”的原因,因为有你时刻指点着。那么后来呢?他没有再问过你此类问题吗?”
  “我的初衷是探究人性,而不是杀人,这也是我协助警方的原因。”话说到此,曲冉的神色黯淡了下来。
  “可是杨光不会放过你的。”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他会百般折磨你。”

  “你知道了?”曲冉略有惊疑。
  “那天在火锅店,你的羽绒服曾掀起来少许,在你的后背上我看到了两条交错的伤痕,那那是出自杨光之手吧?”
  张初云手指被绞断的那天我去过火锅店,后来曲冉送我出门抬胳膊时曾发出过痛哼声,透过掀起的羽绒服缝隙,有两道狰狞的伤疤存在于她雪白的后背上。当时我没有在意,此时想起怕是没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曲冉沉默少许,神色阴郁的点了点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得到自己想要的,势必要满足对方的索求。”
  “那伤痕,究竟是怎么造成的?”我试探的问道,“到底是杨光的嗜好,还是不满你脱身命案不再出谋划策的报复?”
  “二者兼有。”曲冉这次笑的很是无奈,“杨光,是我见过人性最烂的一个人,凡事都会触碰主流大众的底线。他是个做事不择手段的人,这其中包括赌博、包括戕害被拐来的孩子,甚至包括床~事。”
  “这我理解。”我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除却你所说的主流人群之外,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人往往是两极分化的,品行高尚者优点众多,而行事无底线者则缺点汇聚,这也反映出了人性的连锁反应性。”
  “是的。”曲冉点头,“优者从优,日积月累自然品行俱佳,而烂者随滥,聚少成多便会无药可救。”
  “其实,更多的还是杨光对你的报复吧?”我跟曲冉并不是第一次接触,以前没有发觉过类似的事情。
  “是的。”曲冉轻笑一声,“自打我不再回答杨光的问题之后,他开始变得越来越暴躁,越来越喜怒无常,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就不意外了。”
  “主要还是他们感受到了来自警方的巨大压力,或者说,没有了你的帮助之后,他们谋划不出完美之局。”我不得不承认,曲冉的“犯罪天赋”较之闫肃、杨光之流高出了太多,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暴露不暴露那是他们的事情,我在乎的是有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你得到了吗?”
  “我不知道。”曲冉摇头,“或许得到了,也或许……一切都是镜花水月,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吧?”
  “你承认自己有问题了?”
  “许法医,在你看来我的问题是什么?”
  “这里。”我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人们常说天才和疯子就在一线之间,你觉得自己属于哪种?”

  “我?”曲冉失神片刻,凄苦的笑了笑,“哪一种我都不是。我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人,是世人眼中的怪胎,有着严重的心理疾病,也有着令人难以理解的行为。总的来说,我是一个阴暗的矛盾体。”
  日期:2017-08-14 0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