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433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433节

    “剑哥,我跟曲冉打交道比较多,所以对很多细节也更了解,我敢肯定曲冉会以男性化着装出现。时间紧急,回头再跟你们解释。”
  “走。”
  省城飞洛杉矶的航班只有下午两点这一趟,因此我们需要排查的范围并不是很大,或许是时间比较早的缘故,这里的人还不是很多。跟机场方面进行了沟通之后,我们便藏匿在处搜寻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也越来越多,可始终没有发现曲冉的踪迹。就在高洋忍不住想要去监控室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这人带着棒球帽和墨镜,皮肤看起来很白,虽然个子不矮,但却有种说不出的柔弱感,那股气质更是有些独特。
  “剑哥,目标出现了。”
  “那还等什么?”李建说着便从侧面包抄了过去。
  看到李剑已经到了近前,我也没有了任何顾虑,大步流星的走过去直接喊了一声:“曲冉。”
  声音回荡之际,我看到曲冉的身体猛然一怔,随后便要继续向前走,但被旁边的李剑和赶来的高洋拦了下来。

  “你们要干什么?让开,否则我喊保安了。”
  这声音听着透着几分男性的沙哑,可我依旧能确定自己没认错人:“曲冉,把你的眼镜摘下来吧。”
  “我不叫曲冉,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继续演下去吗?”
  “……”曲冉沉默。
  “如果你执意要抵抗,我们不介意采取强制性手段把你带走,我想你不希望这样吧?”
  “出去说吧。”转身,曲冉朝着外面走了去。
  来到车里,曲冉终于将眼镜摘了下来,她环视一圈笑了笑:“许法医、李队、高队,又见面了。”

  “曲冉,你到底,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高洋更执着于这个问题。
  “是男是女重要吗?”曲冉的眼中,闪过一道黯淡的光芒,“你们既然在机场等我,也就说明什么都知道了?”
  “嗯。”我点头。
  “那就开车吧。”说完,曲冉戴上墨镜靠在了后座上。
  “疯子,我来开吧。”李剑朝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们交换位置。
  我知道他的目的,无非是让我跟曲冉多说说话,为后续的审讯工作定个调子:“曲冉,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许法医,你们不都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们就不问了。”高洋这张嘴,有时候真是碎。
  “呵呵。”曲冉笑笑,“许法医,你那么聪明,猜猜看。”
  我不止一次领教过曲冉这张嘴的厉害,而且从没有讨到过任何便宜,但凡有其他选择,我都不愿意跟她唇枪舌剑的争辩。可此时我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这时候弱了气势,审讯的时候会更加被动。
  “那我就分析分析你与几名涉案人的关系吧?”
  “洗耳恭听。”曲冉点头。
  “第一,你不是闫肃的女儿。”

  “为什么这样说?”
  “一来,据我们调查闫肃只有一个女儿,目前已经定居美国;二来,你们的身上没有任何相像之处。”
  “然后呢?”
  “第二,你跟杨光有着不正当的关系。”
  “这种关系是指什么?”曲冉饶有兴致的盯着我。
  “情侣。”

  “还有吗?”
  “有。”我点头,“第三,张初云不是你的母亲。”
  “你是根据什么得出的这个结论?”曲冉问我,“因为我喊她云姐?”
  “不。”摇摇头,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因为张初云太爱毛国栋了,她不可能跟任何人结婚生子。否则她也不会因为手指被张平摸了一下就绞断它,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别的男人呢?”
  “那我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曲冉没有否认我的话。
  “你是毛国栋的亲人。”我转头看向了曲冉的眼睛,“更准确的说,你是毛国栋的侄子。”
  “等等……”
  话刚落下,高洋忍不住插嘴道:“峰哥,我记得咱们调查过毛国栋的关系网,他是有个侄子不假,可随着他弟弟因病去世、弟媳妇改嫁出门不是失踪了吗?甚至还有很多人私下传着,说已经死了。”
  “高洋,你不都说是传言了吗?”
  “难道,他还活着?”
  “你该问曲冉,而不是我。”

  看了曲冉一眼,高洋若有所悟的点点头;“看来你还真是毛国栋的侄子,失踪是假,被张初云带走是真。”
  “高洋,你又错了。”我提醒着。
  “峰哥,怎么又错了?”
  “因为真正带走曲冉的不是张初云。”说出这话时,我感觉心揪的生疼,可我必须要问出来,“曲冉,是闫肃把你带走的吧?”
  “……”曲冉没有说话,但有着一道憎恨的光芒从眼底显现了出来。
  “峰哥,闫肃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是曲冉的身份太令人震惊了,以至于高洋的脑子现在都没有转过弯儿来。

  “还能为什么?”李剑说了话,“当然是为了胁迫张初云。”
  “为了那批文物?”高洋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很早之前闫肃就开始怀疑张初云了,用一个孩子来做胁迫,真够卑鄙的。”
  “这不是最卑鄙的。”我偷偷瞄了一眼曲冉,看她没有太大的反应,继续说了下去,“更卑鄙的是闫肃直接毁了她。”
  “毁了曲冉?”朝旁边座位看了一眼,高洋咬牙切齿的问道,“是闫肃把你弄成这副样子的对吗?”
  “嗯。”不知道是下意识的反应,还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将伤疤揭露在我们面前,曲冉这次点了头。
  “这个畜生。”高洋忍不住骂了一句。
  “许法医,你究竟是怎么知道我不是女儿身的?”这时候,曲冉说话了,“难道,我的言行举止还不够女性化?”
  “不是。”我摇摇头,“要真是这方面有破绽,你也不可能在女生宿舍住那么久都没被发现。”
  “那是为什么?”曲冉困惑,“我实在想不明白那里露出了破绽。”
  “我给你个提示,火锅店。”
  “火锅店?”曲冉陷入回忆,少许回神说,“那条围巾?”
  “没错。”我点头,“当时屋内的温度很高,而且吃火锅的过程中你也脱下了羽绒服,可即便是额头上慢慢有了汗水,你依旧没有将围巾摘下来,这么做的目的怕是只有一个,掩饰喉结。”
  “……”曲冉没有说话。
  “小心是好事儿,可有些时候太过于小心反倒会引起人的怀疑。”我继续说着曲冉露出的破绽,“你是从小被闫肃戕害的,虽说到了青春期喉结会有凸显,但相比男人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没想到,谨慎有时候也会适得其反。”曲冉无奈的笑笑,“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吗?”

  “有,那盒避孕药。”
  “掉在地上的那盒?”
  “是的。”我点头。
  “这能说明什么?”曲冉不解,“在当今的社会下,带着避孕药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不正常。”
  “哪里不正常?”
  “你忽略了当今社会的潜在现象。”

  日期:2017-08-11 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