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410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410节

    “还有,我们在你的电脑中发现了电子商城购物记录,下午三点你全款支付了一部售价高达三万的全画幅单反相机,这又要怎么解释?”
  “许警官,那是我帮别人购买的。”口中这样辩解着,可顾全的脸色已经发白了。
  “帮谁?”
  “就是那个谁,那个……”

  “打算现编吗?”冷嘲之后,我抛出了杀手锏,“顾全,我们调查得知你是个孝子,你母亲应该能问出实话吧?”
  听到母亲这俩字之后,顾全一下子就崩溃了,他翻身跪坐在床上,低声恳求起了我:“许警官,我求您了,千万不要让我母亲知道这件事儿,她刚做完手术,受不得这种打击,我求求您了。”
  “打算说实话了?”
  “我说,我全说。”
  顾全说,他的手之所以受伤,是因为跟杨光的交易。
  杨光给他二十万,换他的一只手。
  买房掏空了家底,母亲又患上了重病,所以尽管这种交易对顾全来说是残酷的,但他还是答应了。
  “杨光,这么有钱吗?”我问。
  “我也奇怪。”顾全摇摇头,“虽说他平时还算节俭,可工资跟我是差不多的,怎么可能存下那么多钱呢?”
  “我听说他痴迷彩票,会不会是中奖了?”
  “应该不会。”顾全摇头,“据我所知,他就没中过。”
  “那就是赌博了?”
  “有可能。”这次,顾全点了头,“可这还是有点儿不靠谱儿,他一下子给了我二十万,那他手里得有很多钱吧?赌博赌多大,才能发这么大一笔横财?”

  “据你了解,他还有没有其他来钱的路子?”
  “许警官,这个我真不知道。”
  “好,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好好休息。”
  “许警官,杨光真是杀人凶手吗?”
  “是不是,我说了不算,要看证据。”

  “如果他真是的话,那我会不会被判刑?”
  “你知道杨光跟你做交易的目的吗?”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顾全着急的辩解,“他就说帮他个忙,给我二十万,我缺钱就答应了。”
  “这样最好。”顾全胆子小,不像是在撒谎,我顺嘴也就宽慰了他一句,“好好回忆回忆,尽可能帮我们提供些有价值的线索,戴罪立功是会宽大处理的。我走了,你早点儿休息。”
  出门,小王和小张已经回来了,叮嘱他们几句之后,我再一次回到了车上,仔细梳理起了案情。
  杨光,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呢?
  先不说给顾全的二十万,就说跟张平做交易那笔钱数额也不会小,这么多钱难道真是赌博赢回来的?
  我觉得,这不现实!
  首先,十赌九输。

  其次,就算这笔钱真是他赌回来的,那么前期也必须准备好赌资才行,这同样不是小数目。
  最后,最近扫黄打非,聚赌的已经罕有听闻了。
  “不是彩票,不是赌博,那会是什么呢?”
  脑中思索这个问题的同时,我也在翻看着疑点记录。当看到几处相似的“巧合”之后,我一下子跳了起来,脑袋撞的生疼。

  “是这样的,真相一定是这样的,是那些小乞丐。如果杨光真是凶手的话,那些流浪儿一定是被他所操控的。”
  很多事物都是如此,一个个摘列出来,似乎都是单独存在的,可若捅开了那层窗户纸,找到那根隐藏的线,就会发现一切都能合理的串联起来。
  流浪儿不止一次在我的视线中出现过,如果他们真是被杨光所操纵的,那的确会成为他积累大量钱财的渠道。毕竟那不是一个孩子,仅已知的男孩儿就多达四个,那我所不知道的,会不会更多?
  不同于其他的乞讨者,残疾儿童更容易唤起人们的同情怜悯之心,每个心地纯良之人都不希望他们早早便被这不公的命运和残酷的现实所折磨。如此一来,就会给予最大程度的关怀和帮助,金钱就是最直接的途径。
  因为,我们都曾是个孩子。甚至在长大之后,还经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寻找着失去的童真。
  还有,当初我和李剑救济过的那两个小女孩儿,会不会也是杨光敛钱的工具?
  如果是,她们的演技真是可怕。
  如果不是,她们又去了哪里?

  这些天,为何再也没有见过她们?
  思绪翻飞,我感觉内心中涌动着一股难言的悲哀和沮丧,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到底还隐藏着多少未知的罪恶?
  答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杨光完全满足幕后黑手的全部条件,一切征象都表明他在驱使着残疾儿童犯罪。
  我记得很清楚,在第一次前往火锅店的时候,路上遇到了两个小乞丐,他们一个瞎了双眼,一个没了双脚,彼此扶持着蜷缩在寒风中,向路过的人们索求着在黑夜中生存下去的希望。我留下了十元钱,曲冉选择了视而不见,而杨光在去买回热气腾腾的包子之后,又留下了一张老人头。
  当时看来,这是善举,这是品德,可此时回想,那其实是一场戏。戏的主角不光我、曲冉和杨光,还有张初云。那晚的火锅店生意爆满,可我们进去之后却腾出了一个包间,我以为是曲冉所为,现如今回望,十有**是那两个小乞丐通风报信儿的,缘由自然是杨光借他们之口让张初云明白我丨警丨察的身份。
  否则,何来“公家庙里的佛”一说?
  否则,为何那么巧腾出了一个包间?

  曲冉是聪明,且能言善辩,但怕是还没到三言两语便将一桌客人驱离出去的地步,即便使用了免单来作为交换。而她之所以没有说透,一来是她知道是杨光提前通知了张初云,至于是否也知道小乞丐的事情,还需要进行调查核实。二来,我是她带去火锅店的,腾出间包房让她赚足了面子。
  当然,在这之前还有一个疑点,就是曲冉提议去火锅店吃饭的时候,杨光曾表现出过抗拒,其实是怕我知道他和张初云的关系。
  到了孔荷案的时候,校保卫处的人曾在礼堂抓到了两个流浪儿,他们一人少了条胳膊,另外一人则是没了鼻子和耳朵,经盘问得知他们是去偷东西的,可此时去梳理,这完全就是一派胡言。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破坏案发现场!
  由此可以推断出来,孔荷是顺着弃用的垃圾道下到一楼的,两个流浪儿的真正目的就是抹除那里的痕迹。不管最后我们能不能发现,至少当时都扰乱了我们的视线,给了杨光从容善后的时间。
  最后,养老院的人说过,两个流浪儿曾在唐松和林冬身死后两次摸进了养老院。偷钢筋的确是个合理的借口,可他们真正的目的,应该是寻找那双带血的筷子,授意他们这么做的人还是杨光。

  日期:2017-08-02 0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