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398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398节

    打电话显然正中王淑芳的下怀,因为她看向我的目光中藏着感激。其实这些我都是能够理解的,普通人面对尸体时心中都会滋生出恐惧之感。况且,林冬的死相是如此惨烈,要说不怕才假。
  法医现场勘查首先要确定两件事,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然后再去根据现场其他征象回溯案发过程。我没有带着专业测量工具,因此无法从尸冷的角度进行判断,不过根据尸斑以及尸僵现象,能够推断出林冬的死亡在十二到十五小时之间,也就是昨晚的八点到十一点。初步认定的死亡原因,是从下巴刺入洞穿的颅骨的那根钢筋,因为尸体其他地方并没有发现明显致命伤。
  “不对啊,血液更多集中在尸体的左侧,这更像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脾脏。心惊之下,我赶忙扒开了林冬的衣服,果不其然,在他的腹腔左上部位,发现了一根钢钉和三处伤口。
  尸体的左侧地上有着大量血迹,由此可以认定钢钉插入受害人的身体更早,且受害人在受伤之后存活了一段时间,随后才被凶手用钢筋贯穿了头颅。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时候受害人已经死了。
  不同于心肝等脏器破裂之下的急速死亡,脾脏即便破裂,人也能够存活较长的时间。当然,这是对比之下的时间,倘若脾脏破裂之后没有及时进行抢救,那就会因出血严重造成休克,直至死亡。我相信,如果此刻将尸体解剖的话,腹腔中一定会发现囤积的大量血液,原因自然是内出血。
  脾脏位置发现的钢钉和伤口,让我推翻了之前的结论,很有可能这根钢钉才是真正导致林冬死亡的原因。

  “就算脾脏破裂,人也不会登时毙命,那也就意味着林冬有自救或者挣扎的能力,可现场没有任何类似痕迹,难道说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是犯罪嫌疑人将其杀死之后才转移过来的?”这个念头从脑海闪过的时候,被我自动否定了。从四起已发案来看,凶手并没有这样的作案习惯。
  “如果不是这样,那也就剩下了一种可能,如同当初的孔荷一样,林冬在遇害的时候失去了行动能力。难道说,凶手又是使用的麻丨醉丨剂?”想到此,我开始在尸体上寻找起来,可最终并没有任何收获,“不是注射,那就是吸入了,如果尸体还要送到刘法医那里,必须让他多多留意此类征象才好。”
  其实除却现场没有挣扎痕迹之外,还有一个支撑林冬遇害时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依据,那就是他的嘴巴内外没有发现被束缚失声的痕迹。嘴巴没有被堵住的前提下,倘若不是失去了知觉,他是一定会呼喊的。
  虽说在深冬时节人们都会注意保暖,会将门窗密闭起来,可架不住距离近,工地与养老院只有一墙之隔,放声呼喊下养老院的人没有理由听不到。更别说当时工地还有王忠奎、张平以及那个女人了。

  念及至此,我又揣测起了一种可能:“林冬,会不会是那个女人杀死的?”细致的梳理之后,我排除了这种可能,一来她想要制服林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二来将钢筋穿透颅骨也几乎无法完成。
  我仔细勘查过林冬的被洞穿的头颅,钢筋是从下巴穿进去的,这意味着凶手不光要具备刺穿头骨的力量,同时还要具备搬动尸体的能力。一个女人想要做到这一点且不留下痕迹,可能性几乎为零。
  “唐松的头被钢筋刺穿,林冬也是。他们不光死亡时间如此接近,就连死亡地点也距离不远。难道说,从一开始凶手就算计了他们两个人?据此,就又能得出一个结论,当时除了那个女人之外,还有其他的犯罪嫌疑人在现场。”
  这个人,会是谁呢?
  会不会是张平呢?

  对已知案情回忆之后,我觉得张平不像是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最主要的依据就是他以失败告终的非礼。能犯下如此罪行,说明犯罪嫌疑人已经有了被拘捕归案或是自我毁灭的心理准备。而当人连死亡都不在乎的时候,会舍弃掉很多平时珍视的东西,比如道德、比如尊严、又比如声誉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不相信那个女人还能对轻薄之事看的那么重,更不相信张平会在拒绝之下无动于衷。

  张平不是,王忠奎同样被我过滤掉了,虽说他城府颇深、世故圆滑,可他骨子里不是那种敢犯死罪的人。
  因为这种人,都是贪生怕死的。
  他们两人都排除了,那会是谁呢?
  百思不解的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当我转头之后,看到李剑带着几名同事赶了过来。
  剑先是让人将尸体送往省厅刘法医那里做尸检,随后说明了调查情况,两个女人和一个女孩儿的事情还没有眉目,移动运营商那里反馈的情况也不乐观。因为ic卡电话是私有,所以钢厂曾经采购过大批的ic卡,除却发放到职工手中的,还有很多被财务部门的人倒卖出去流入了市场,根本就无从追查。至于安装了号码变更软件的电话卡,更是无法做出有效的甄别,因为在特定时间段每个基站发射出去的信号,都能被认定为可疑电话。毕竟运营商没有执法权,没有权利对私人电话进行跟踪和监听。

  银行方面也是如此,纵然各省总行向分行、支行下达了协助警方办案的通知,可截止到目前高洋他们仍然没有获取到任何线索,即便这种调查还在继续,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希望依旧是渺茫的。
  因为我们无法确定犯罪嫌疑人取钱的确切时间,这就意味着,如果犯罪嫌疑人在一年之前策划的谋杀案,那么这一年中的任何时段,她都有可能从银行取钱。就此来说,从监控中搜寻她的踪迹比国足捧起大力神杯还难。
  基于此,我们不得不做出另外一种假设。女人并没有去银行取钱,而是她手里本身就有大额现金。
  而若是这样,就势必要具备以下条件。
  一,她是做生意的。

  二,不管是何种生意,店面不会太大。
  三,去她那里消费的人,使用小额现金比较多,但汇总起来的量会很大。
  之所以框定在这个范围之内,是因为当今社会中的大额交易都会通过转账方式。而较大的生意场所,各种手机支付软件设施又是异常健全的,因此只有较小的店铺,才会使用传统现金交易方式。
  不得不说,李剑这番分析是较为透彻的,也具备极大的可能性,但我更想问问他能否对消费人群给出更准确的定义。
  或者说,确定女人做的是何种生意?

  “可以。”这是李剑的回答。
  “是什么?”我问。
  李剑说:
  首先,排除上班族。因为随着保障体系的日渐健全,无论国企还是私企员工都是将薪水发放到工资卡上的。这类人群外出消费,通常都是刷卡的。除此之外,他们还是手机支付的主力人群,不满足上述条件。
  日期:2017-07-30 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