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384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384节

    首先,经常跑车的人警惕性都比较高的,他很清楚一车渣土的价值,所以当有人以数倍重金索求的话,势必会加以提防。这种堤防往往体现在将出车的事情告知朋友或者家人,以防遭遇不测。
  其次,犯罪嫌疑人如此的谨慎,他怎么可能贸贸然去找一名陌生人呢?
  最后,风险太大,对于司机来说,醉驾相当于在刀尖上跳舞,仅仅是金钱显然不足以做出支撑,势必还有其他更为关键的因素。

  三,无论是方向盘还是仪表台处的血手印,都说明车祸发生后司机曾经有过自救,唯独没有挣扎或是与人扭打的痕迹。由此还是可以认定,司机在死亡的前一刻都没有任何防范,依旧满足熟人作案的条件。
  “疯子,我们先把尸体抬出来,等高洋回来之后,让他立刻带人核实司机的身份,随后展开全面的排查。”分析完之后,李剑示意我搭把手。
  “好。”点头的同时,李剑的话也让我猛然一惊,才想起来由于忙着勘查现场,我们忽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行车本呢?
  驾驶证呢?
  交警有没有根据车牌锁定车主?
  或者说,司机本人就是车主?
  这么重要的情况,交警到场之后没有了解和取证吗?

  “两位,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尸体?”就在我打算喊的时候,那名交警负责人走了过来。
  “尸体我们要带回局里做尸检。”既然司机有着明显的他杀征象,那么我们就必须慎重对待。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那交警刚开口,便被李剑给打断了,“据我所知,交通事故出人命的话,你们是要委托专业的鉴定机构进行尸检的。而且这并非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的一部分。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但你完全不必担心,雷局会向交管局边儿做出安排的。”
  “成,有李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没有了后顾之忧,那交警说话也轻松了起来,“其实我这担心也是多余的交管局本身就受市局的领导,连局长都是市局副局长兼任的,一切就按你们说的办。”
  交警这话,让李剑很是受用,于是便毫不客气的做出了安排:“现场勘查不要受我们的影响,不管是处于车祸的角度还是命案的角度,你们都要出具一份详细的勘查报告,越详实越好。”
  “明白,我马上过去盯着。”

  “等一下。”叫住那名交警之后,我将心中的疑问一股脑倒了出来。
  连珠炮似的问题,让交警有些应接不暇,不过他还是向我们提供了所知的一切情况。据他说,他们赶到现场之后,除了打开车门之外,便是确定司机以及车辆信息,可是没有任何的收获。行车本没有、驾驶本没有,核查车牌后发现这是一辆套牌车,没有任何具备追查价值的线索。
  这样的结果是我和李剑没有预想到的,所以都有些失落,可考虑到案件的复杂性也就瞬间释然了。能将连环案设计的如此“完美”,要是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那才会成为说不过去的。
  看到那交警走了之后,我和李剑将尸体从驾驶室中抬了出来,弄到一侧做出简单的安置之后,听到远处传来了引擎的轰鸣声。
  高阳的办事效率很高,当他从吊车上面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寻找在渣土车上安装钢缆的位置了。
  安装、起吊,一气呵成,基本没有任何耽误。当渣土车被挪开之后,我们也看到了惨烈、血腥的现场。
  那景象,无法形容……
  “疯子,这他妈孙子可真够狠的,彻底成肉泥了。”纵然李剑见惯了各种血腥的案发现场,可当目光落在那红白混杂的泥状物上面时,还是忍不住咒骂了一声,那略显狰狞的脸上更是透出了几分狠厉。
  “剑哥,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抓紧时间吧。”我先后指了指两个地方,“地上,车帮上,你选一处吧?”
  叮铃铃……
  就在李剑左右为难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这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让他松了口气:“疯子,你可别埋汰我,要怪就怪楚致远,偏偏卡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打来电话。”说完,李剑便走向了一边。
  “那就能者多劳吧……”苦笑一声,我从车上取下必需品,戴上手套朝着那一片血腥的“泥泞”中走去。
  作为一名法医,我勘查过太多血腥的案发现场,可无论是肢体分解,还是切骨剥皮,甚至于剖腹焚尸,都远不及眼前的景象惨烈。除了那双伤痕交错的腿之外,再难寻找出任何完整的人体组织。
  处理这样的尸体,已经没有什么难度可言了,因为不再涉及到尸体修复的问题,只需要将人体组织一点点收集起来。没了难度,取而代之的是煎熬,内心与精神的双重冲击,让人始终处于崩溃的边缘。
  尤为无助的是,这份儿工作只能我自己来……
  在我收集碎尸的时候,李剑打着电话,交警继续勘查着事故现场。而高洋则是带着刚刚赶来的技术科同事们对现场物证进行着排检、提取、以及固定,偌大的案发现场没有丝毫声音,透着一股压抑的悲伤和肃杀。
  虽说我们认定死于车祸中的就是唐松,可具体是不是还要进行核实,因此李剑在和我商议之后,直接派出去两组人。一组带着唐松的人体组织回去做dna鉴定,另外一组带着照片前往师大。除却尽快核实唐松的身份之外,司机的身份也必须要尽快查清楚才行,这是一切工作展开的前提。
  随后,李剑就刚才的电话做出了说明。电话是楚致远打来的,在我们离开师大之后,他便将情况对闫肃进行了汇报,随后便带人前往了杨光的寝室。当时,开门的是我曾见过的戴眼镜的顾全老师。
  顾全的讲述:
  最近两天,杨光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晚上便约了我一起去喝酒,地点在校外的张嫂火锅店。我和杨光虽然住在一个寝室,但关系始终不冷不热,于是我便想着趁此机会把关系拉近点儿。

  吃饭的时候,我点了一瓶白酒,本意是想把氛围搞的活跃一些,从而能和杨光推心置腹的交谈。可我低估了杨光的失落程度,或者说我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总之酒一直在喝,话却说得不多。
  一瓶白酒喝完之后,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建议早点回校。可酒入愁肠的杨光,怎么都不同意,不得已我只能又点了瓶半斤装的酒。我和杨光不是肺腑之交,平时深入的交流不多,可在一起住了这么久,他的一些习惯或是生活细节还是清楚一些的。据我所知,杨光的酒量很一般,啤不足升、白不过半,七两酒下肚之后,他已然是到了失态的地步。
  日期:2017-07-26 1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