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368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368节

    “打电话确认过。”
  “那就好。”苏沫点点头,又把话题拉了回来,“你刚才所说的重点,是跪在梧桐树下对吗?”
  “没错。”我指了指旁边的尸体,“除了头之外吕静的全部身体都是浸入水中的,原本我们以为这就是湖水的深度,但事实是那里的水只到腰臀部,根据这点能够得出一个结论,她不是自缢身亡的。”
  “也就是说……他杀?”苏沫深吸了一口气。
  “就我个人来说,更倾向于你说的这种结论。”我点点头,越来越多的相同可疑点出现,想不让人做出联想都不行。
  “那是不是可以说,这两起案件跟二十多年前的车祸案也有着切实的关系呢?”苏沫咬着下嘴唇陷入了短暂的失神。
  “或许吧……”对于这个问题,我不会再妄下定论。
  “先去忙你的吧。”苏沫掐了掐眉心。
  现场勘查,只是法医工作的第一步,重点是根据尸体现象来初步确定受害人的死亡原因、死亡时间、致死物等。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甚至要对案发过程进行回溯还原,从而为侦查提供依据和方向。
  之前我对苏沫说过,死者吕静并不像是缢死,所以我首要做的就是从尸体现象上面排除这一点。
  尸体现象:
  第一,死者面部没有明显的淤血、肿胀,口唇、耳廓未见明显灰紫色,眼结合膜未见出血,皮肤没有出血小点儿。

  第二,死者的脖颈未见索沟。
  第三,没有流涎流涕的现象。
  第四,未见舌尖外露唇外。
  第五,未见大小便失禁以及碰撞伤。

  第六,尸斑现象不明显。
  除却第六点可能是因为死亡时间短没有形成明显征象之外,上述的五点都能成为支撑死者并非缢死这一结论的有力依据。
  “也就是说基本上可以排除缢死了,那吕静的真正死亡原因是什么?”听完我的话之后,苏沫的表情凝重了几分。
  “应该是中毒死亡。”给出结论之后,我说出了另外的勘查结果,“死者的口唇、耳廓以及指甲呈现青紫色,嘴角残留的呕吐物中有着白色的残余物,结合尸体现象来推断可能是安眠镇静类药品服用过量导致的死亡。”
  “安眠药?”

  “吕静的身上有没有其他可疑痕迹,比如受制于人的,又比如扭打、挣扎出现的扭挫伤痕?”
  “目前没有发现。”
  “没有明显的外伤,那会不会是吕静自己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呢?”
  “有这种可能。”
  “这样疯子,你现在就带着吕静的尸体回局里。她是个孤儿,也就不存在征求家属同意再展开尸检工作了,再者说与之死亡性质相似的齐亮案已经立案调查,校方也承诺会给予我们大力的支持,所以他们应该不会从中阻挠的。退一步讲,就算校方加以干涉,如此疑点重重的案子,我们也有权执行强制尸检。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对尸体进行解剖以及毒物和病理检验,务必尽快确定死亡原因。”

  “我这就回去。”
  带着尸体离开的时候,我看到苏沫再度投入到了紧张忙碌的工作中。对此我是理解的,马上就要天亮了,只有尽快做完现场的勘查工作,才能将负面影响降到最小。否则,当学生们看到这一幕后,恐慌的阴云将彻底将师大笼罩起来。
  接连发生的两起案子,充满了种种的疑点,可我不得不承认的是,目前我们还没有掌握任何能够证明齐亮和吕静死于他杀的确凿证据,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尽快打开突破口,谁知道还会不会死第三个?
  苏沫蹲守在案发现场,高洋已经展开了外围的走访、排查工作,所以我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回到局里便钻进了解剖室。
  基于案子的特殊性、急迫性以及后期的不确定性,我在展开解剖、检验三大体腔的各类脏器、提取检材等工作的同时,也让助手联系了省厅的刘法医,一些毒物、病理的鉴定、检验工作,必须要向他求助才行。
  一般来说,涉及到病理切片的检验工作周期会比较长,但因为本案具备证据固定和独特的尸体征象条件,所以当第二天下午我敲开苏沫办公室的门之后,直接将尸检报交到了她的手中。
  一,血液酒精含量95mg/ml
  二,内脏有淤血现象。
  三,肺部出现水肿。
  四,心肺外膜有出血小点。
  五,脑水肿。
  六,胃容物提取苯巴比妥片>20g。
  七,肾脏有损伤,为生前疾病,不致死,初步推断为慢性肾衰竭。(具体是不是,还需等待病理切片检验结果。)
  “苯巴比妥是什么,为什么没有注明具体数字,而是说大于20g?”看完之后,苏沫提出了疑问。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安眠药,至于为什么没有注明具体数字,一来是因为仅仅在吕静的胃容物中就提取到了18g的残余,如果算上溶解以及被吸收的,是远远大于这个数字的。第二则是因为这类药品的安全口服量为0.3~0.6g,中毒量为3~6g,根据每个人的体质不同5~20g都能导致人的死亡,超过20g如果抢救不及时是没有人能够活下来的。”不得已,我只能给苏沫做出解释,“还有,吕静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95mg/ml,这在司法鉴定中已经满足了醉酒的条件。安眠药加酒精是相当危险的,对人的神经可能产生双重抑制的作用,所以极有可能会诱发猝死。”

  “尸体上没有发现任何挣扎或者打斗的伤痕,现场也没有发现类似的痕迹,如今死因又确定为醉酒后服用大量安眠药导致的中毒,看来吕静的死和齐亮一样,充满了模棱两可的复杂性啊?”苏沫蹙起了眉头。
  “这也正是我要说的。”既然苏沫主动提到了这一点,我也就把心中所想一股脑说了出来,“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两起案件的棘手之处在于既可认定为自杀,又可以定性为他杀。”
  “是啊。”苏沫点点头,“齐亮案中,现场找到了致死物,且没有发现他人介入案件的痕迹,无论是走访调查还是从校方了解到的情况,都证实了他有着心理疾病,你的尸检报告中也说了致死原因是他自己使用弹簧刀刺破了心脏,根据这些定性为自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偏偏在你去复核现场的时候发现了门上的血色数字,从而促使我们延展思维,做出了他杀的推断和猜测。”
  话到此,苏沫停顿了一下,看我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继续说了下去:“而在吕静案当中,截止到目前我们依旧没有找到支撑他杀的确凿证据和线索,一切结论依旧是我们根据经验以及她诡异的死亡方式做出的初步推导。疯子,你说是我们太多疑了,还是未知的凶手太狡猾了?”
  日期:2017-07-13 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