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347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347节

    等待,总是漫长的,在我第二十次看过表之后,偌大的礼堂终于安静了下来,闫肃一步步走上了舞台。这场晚会是为校庆准备的,所以不光参演人员要进行彩排,校领导也是要走走过场的。好在闫肃这个人没用的话不多,只是简答的讲了几句,当巨大的幕布拉开之后,晚会的彩排也正式开始了。
  主持人报幕过后,现场便响起了悠扬的音乐声,舞蹈系的同学开始表演开场舞,从编导来看极具水准。
  若在往常,看到朝气蓬勃的莘莘学子们表演各种节目,我一定会沉下心来静静的欣赏,也好趁此回忆一下大学生活。可在此时,我的精神已经彻底绷紧了,迎着闪烁的灯光扫视着礼堂的角角落落,寻找着任何可疑情况。
  我如此,李剑也是如此,当我们目光交汇的那一刻,他打出了一个0k的手势,示意我不必过多的担心。
  舞蹈结束之后,音乐系的师生们开始轮番登场,大小合唱完毕,我听到主持人说接下来登场的是孔荷,她演唱的歌曲叫做“烛光里的妈妈。”
  人的情感、意识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脱离人为的刻意控制,就好比现在的我一样,之前的节目无论多精彩,我都能保证不分心,可当孔荷登上舞台的时候,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
  我看到过孔荷的照片,虽说她的相貌不如曲冉那般给人过大的冲击,却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个相当漂亮的女生。尤其是在精致的装扮之后,站在聚光灯下就像是一颗璀璨的明珠,瞬间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烛光里的妈妈,是歌颂母亲的一首歌曲,当静静聆听的时候,总是会触动内心的柔软。特别是身为孤儿的孔荷来演绎的时候,那种渴望、悲伤的情感伴随着旋律缓缓流淌出来,让人忍不住鼻头发酸。

  哗哗……
  沉浸在这首歌里难以自拔,一直到潮水般的掌声将我惊醒,我才感觉脸上有些发凉,抬手甩落了两滴眼泪。
  孔荷的歌曲演唱完之后,舞蹈系的同学又表演了一个节目,随后对于我们的重头戏到来,桑雪即将登场了。
  就在我精神绷紧的刹那,我感觉到了兜儿里手机的震动,接听之后传来了李剑低沉的声音,“疯子,这里暂时交给你了,我要马上出去一趟。”
  “剑哥,发生什么事了?”

  “罗浩跑了。”
  “音乐系的那名男生?”李剑的话,让我顿时紧张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情,咱们的人呢?”
  “就在刚才,楚致远告诉我罗浩跑了出去,而且跑的非常快,楚致远已经带人分头去追了,我要马上过去看看。”
  “我知道了,一定要找到他。”
  “放心吧。”李剑说完,又追了一句,“对了,我要从礼堂带走两个咱们的人,你多盯着点儿。”
  挂断电话,我赶忙联系了一下后台的一名女同事,她告诉我由于演出节目紧凑,参演人员较多,所以后台一直处于乱哄哄的状态。不过她们始终都在桑雪的不远处,保证不会让她出现任何问题。
  一切正常,我悬着的心总算是沉下了几分,当我将手机装起来的时候,音乐声已经响彻了整座礼堂。

  恰如曲冉所说的一样,桑雪看起来很娇弱,可是当她站在舞台上的时候,脸上却洋溢着满满的自信。就连歌声,也是缓缓迸发出了强劲的力量。
  那是一个秋天
  风儿那么缠绵
  让我想起他们

  那双无助的眼
  就在那美丽风景相伴的地方
  我听到一声巨响震彻山谷
  就是那个秋天
  再看不到爸爸的脸
  他用他的双肩
  托起我重生的起点
  黑暗中泪水沾满了双眼
  你不要离开不要伤害
  我看到爸爸妈妈就这么走远
  留下我在这陌生的人世间
  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风险
  我想要紧紧抓住他的手
  妈妈告诉我希望还会有
  看到太阳出来妈妈笑了
  天亮了
  歌声是人除说话之外最为直接的表达方式,同样的一首歌被不同的人演绎,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尽相同的。这首歌曲冉曾经唱过一次,我承认她唱的很好,可是和桑雪比起来,就有点儿小巫见大巫了。尤其是在情感意境的处理上,二人可谓有着天地之别。悲痛、无助、绝望,被桑雪演绎的是淋漓尽致。
  歌曲唱罢,桑雪在舞台上静静的伫立良久,才有些紧张、害羞的说了声谢谢,在众多师生的欢呼喝彩声中,一步步走了下去。
  呼……
  她一步步走下舞台,我悬着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回落,当透过她掀起的幕布看到两名女同事之后,我总算把那口气出完了。
  而也就是在这时,电话又震动了起来。电话,依旧是李剑打来的,他们已经找到了罗浩,也查明了他匆忙跑出礼堂的原因。
  据罗浩说,他们的节目在桑雪之后,所以当听到桑雪登台的时候,便开始整理服装、器具准备上场。可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罗浩发现自己的笛子不见了,跟导员汇报之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到系乐器室去取。
  在返回礼堂之后,李剑第一时间找到了音乐系的导员,经过核实事实的确如罗浩所讲,完全是虚惊一场。这个结果,消除了我心中最后一丝忧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着晚会的结束了。
  由于彩排的开始晚了点儿,所以当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晚上十点了,就在我打算叫上李剑一起去后台的时候,楚致远走了过来。
  “李队、许警官,闫副校长请你们过去一下。”
  当我们来到礼堂门口的时候,除却闫肃之外的一众校领导已经离开了,他先向我们表达了感谢,随后又询问了一下大致情况。当得知没有人遇害的时候,他那张胖胖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些笑容。
  但是,在这笑容之后,还藏着些许忧愁。
  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失望,也意味着担忧,毕竟没有意外发生,也就说明我们没有找到犯罪嫌疑人。
  “李队,许警官,有事儿就找致远,校方会全力配合你们工作的。”说完,他又补了一句,“当然,你们也可以直接找我。不过最近我的时间不是很充裕,除了学校的事情要处理之外,还有一些别的事情要配合调查。”
  “闫副校长,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打扰您的。”我知道,闫肃最近在忙着实名举报何志生的事情。
  “多谢理解。”闫肃说着,伸出了左手,“那就再见。”
  看到他伸出左手,我不由的愣了一下,在李剑碰了碰我之后,才有些尴尬的将左手伸了出去。
  “许警官见谅,我这腰椎老毛病了,不掐着点儿实在是难受。”说着,闫肃右手在腰部掐了几下。
  “您多注意身体。”李剑也伸出了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