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344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344节

    人多力量大,加上这起案子已经引起了雷大炮以及局丨党丨委的高度重视,所以很快便获取到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
  “高队,你说什么,晚上八点师大礼堂要举办一场晚会的彩排?”
  “疯子,我们已经跟校方确认过了,情况属实,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有一个对我们很不利的情况。”
  “高队,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这场彩排音乐系的所有老师学生都会参加,倘若情况真如你和李队推断的那样会有人遇害,那很有可能会引发骚乱。”
  “这确实得做好防范,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由于工作已经全面展开,各个调查点过于分散,以此时的人手怕是不足以应付这样的场面,能不能跟雷局再多要点儿人过来。”
  “高队,这个你不必担心,一来彩排晚上才开始,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做出部署。二来我们的人大部分都集中在师大的校园里面,很容易聚集起来。再说,不是还有学校保卫处吗,把他们全都动员起来。”
  “知道了,我这就去找保卫处长。”高洋说完,挂断了电话。
  结束和高洋的通话之后,我又打电话和李剑说明了一下情况,他同我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
  首先,此时距离彩排还有八个多小时的时间,相对来说是充裕的;其次,省城的春季严打行动刚刚开始,各分局都面临着警力不足的情况;最后,大批的警力进驻师大,势必会将事态扩大,万一打草惊蛇便得不偿失了。
  在挂断电话的时候,李剑说复核现场的工作已经完成,便衣警力以及校保卫处的防范部署工作交给他来完成,我继续自己的任务。

  刑事侦查这方面我本就不如李剑,所以对于他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收起手机便朝着事先和曲冉约定好的火锅店走去。
  路上,李剑给我发来一条信息,我点开看到的是三个名字和几张照片,一男两两女都是就读于音乐系的双亲早逝的孤儿,让我询问一下曲冉是否认识,如果认识的话多做些了解。所以在见面之后,我便直入了正题。
  “男生不是很熟,两个女生倒是都认识。”看完名字和照片之后,曲冉给了我一个还算满意的回答。
  “那就说说这两名女生吧?”我隐隐有种感觉,这两名女生中的一人,即将被举着火把和匕首的“墨格拉”找到。
  根据曲冉的讲述,我了解到了以下情况:
  一,长发的女孩儿名叫孔荷,性格比较刚烈,但极富爱心,在自己经济状况很不理想的情况下,还经常帮助其他同学。每每说起这个人,无论老师还是同学都不吝赞美之词,口碑极佳。
  二,桑雪的短发衬托出的不仅是她身躯的娇弱,还有骨子里带出来的怯生胆小。在平常的生活学习中,她显得有些不合群,只有当她站上舞台的那一刻,那股积极、磅礴的力量才会迸发出来。
  三,从外貌、性格特征上来说,两人没有丝毫相似之处,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她们两人都是音乐系出了名的才女。
  四,曲冉之所以跟她们认识,是因为三人同为话剧社成员。但这种认识也仅限于同学间的认识,并没有什么深层次的了解和接触。
  五,本场晚会是为校庆所准备的,原本不光是音乐系,其他系的师生也都会参加。可由于最近接连发生了两起案件,为了防范起见校方压缩了彩排规模和时间,所以今晚参加彩排的是音乐系全部师生外加舞蹈系部分人员。
  “曲冉,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倘若今晚真的还有人遇害,你觉得会是谁?”这倒不是我在泄密,而是我相信以曲冉的那股聪明劲儿,早已经了解到了我向她打听这两名女生情况的动机。与其遮遮掩掩的,倒不如和盘托出增添她对我的信任感。
  “为什么问我?”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许法医,你这算不算是泄密?”
  “我只知道,如果你的话对后续案件有帮助,算是立功。”
  “那好,那我就直说了。”曲冉的眼睛扫过孔荷和桑雪的照片,最终手指点在了后者脸上,“如果真的还有人遇害,我觉得会是她。”
  “说说你的根据。”曲冉很聪明,这种聪明很容易给人一种好感,加上我曾暗中调查过排除了她的嫌疑,所以在此时也就彻底打消了疑虑。
  “好。”曲冉点头,“许法医,在说出我的根据之前,有些情况我必须对你做出说明,这两起命案发生之后,虽说你们警方和校领导们都刻意采取了低调的处理手段,但已经传的人尽皆知的事实依旧是无法否认的。明面上,老师和学生们都在避讳这个话题,可在私底下却是议论不止的。”

  基于这些议论,基于案件尚未结束还会有人遇害的假设,那么就能得出桑雪会成为受害人的三点根据。
  首先,这起系列案中的受害人有着诸多的相同或相似点。都是孤儿,都是受到资助上的大学,平时生活中都有些不合群。
  其次,无论是齐亮还是吕静,不管是行为上的刻意回避还是精神上的特立独行,都无法否认他们是有着性格缺陷的。
  最后,齐亮也好、吕静也罢,都不是敢于和命运抗争的勇士,而是很容易被生活击败、摧垮的人。
  综合上述三点,性格刚烈、人缘极好的孔荷显然能够被排除掉,所以如果真的还会有人遇害,那就只能是怯生胆小的桑雪。
  “你说的有道理,我也更倾向于后者。”对于曲冉的这番分析我是赞成的,毕竟这些征象都是相当明显的。
  “我可以当做是许法医的夸奖吗?”曲冉歪着头笑了笑。
  “当然可以。”我点点头,又问她,“你还记不记得那首歌,就是那晚你在窗边儿听到的?”

  “天亮了?”
  “记得,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问的是,你听过孔荷或者桑雪唱这首歌吗?”
  “听过。”曲冉点头。
  “谁唱的?”

  “他们都唱过。”
  “都唱过?”
  “是的。”曲冉解释,“我们三个都是话剧社的成员,去年社里参加过一次电视台组织的公益活动,除了表演的两场话剧之外,还曾唱过几首歌,天亮了就是其中一首,所以我才说她们都唱过。”
  “这样啊……”曲冉的话,不免让我有些失望,“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但有个条件。”
  “你说,只要我能满足。”
  “案件结束以后,没事儿多来看看我。”
  “可以带女朋友一起吗?”
  “只要她愿意,我没有意见。”
  “她可能会有意见吧……”想到苏沫的脾气,我发出了一声苦笑。

  日期:2017-07-07 18:18